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悲壯史詩]
明暗經緯錄
·共黨灌輸的麻醉藥比英國的鴉片還更毒
·何謂民主何謂不民主﹖國民黨不需傾家蕩產來便宜別人行事
·分析恨美國人的民進黨
·論蘇起的大是大非 就是中華民國的國運凔傷﹐一把辛酸淚
·催生偉大中華民國再生力﹕國共的對峙台灣海峽就是楚河漢界
·比較國共兩黨的再生能力
·國民黨神海小遊龍贈送共黨一首詩
·國民黨神海小遊龍 贈共黨嫁女一首詩
·給陸委會賴幸媛捎個話
·國民黨刺殺江南與共產黨下獄劉曉波對比
·馬英九與三民主義的民生生計
·公投還是投共﹖
·寄語中華民國韜光養晦人士
·中華民國慶百年特輯小品文之一﹕回憶在艱苦奮鬥的台灣
·滿漢聯手傑作﹕台中东海大學教堂與唐宋校園
·慶祝中華民國百年華誕﹐警世錄一則
·美聯邦政府使用韓國三星牌獨佔鰲頭
·ECFA: 打鴉上架, 壓很大!
·一詞兩制﹕ 由用字遣詞分析兩岸不同的習性
·一馬平川﹐和平在望
·馬英九的仁者見仁之過境貿易軍需之旅
·新國共的談和榜樣﹕ 潭淵之盟的兄弟之盟
·荀子爺爺: 放馬過來
·國民黨的潛力逐漸復甦與希望之苗
·味全和威權無關 評台灣名牌食品味全赴大陸開發
·共產黨﹐你能改篡歷史嗎﹖可以消化的掉國民黨嗎﹖
·台灣大世家族幾度夕陽紅
·“西湖印象” 評Grammy葛睞美音樂獎提名歌曲
·蔣的文星武將﹐ 會是馬英九的救星﹖
·蘇貞昌是另一個陳水扁嗎﹖
·蘇啟遠比陳水扁有國家意識
·陳水扁淘空台灣戰鬥力
·過年與黃花魚的故事﹕我們原是同根文化﹐ 同起于地球
·虎踞龍盤 完美風水是金陵
·獨立是假議題 正朔是真爭端
·228迫害是假議題 拒接收是真實情
·一個故土 兩個祖國 故國不堪回首
·共產是假議題 奪產是真暴動
·評胡錦濤 的中共內部座談會部分談話 今天有不等于永遠有
·胡錦濤誤判標的
·國民黨創立機制 民進黨破壞機制
·將相和﹕放空自己﹐打拼國權
·也談中共全球收購制度
·北京南站幸福路﹕共產主義下﹐人民幸福嗎﹖
·美國年年付給中共500
·中國做一流大國的首要必備條件﹕得賠得起
·孔子送馬英九一句話﹕君子之傷,君子之守
·馬英九與十一國殤日﹕北大成了文化北大荒
·台灣特色的老乩童南方朔 又發作了
·最後的和平使者--馬英九
·殘山剩水錄
·再談上海公報
·南方朔把馬英九射成刺蝟
·善財童子蘇貞昌﹕散盡國產﹐濟助同黨
·美國史丹福大學博物館展出浙江省美術館名畫紀要
·溫家寶哀的美敦書 給台灣阿Q的備忘錄﹕先讓你利﹐再要你命
·慶中華文曲星誕辰﹐兩京國手亮晶晶﹐促中共改革大開放
·蔣家的痴心妄想
·清明的告誡
·易幟的投共高雄﹐你心虛了嗎﹖
·何謂台灣自由獨立意志
·中共驅趕谷歌最終極的原因﹕谷歌老闆是投奔美國的俄國人
·趙忠堯用國民黨的錢﹐打造中共1964年原子彈
·比較兩個國母生平事跡考略﹕ 宋美齡與江青
·傷風敗俗的台灣妹子﹐請莫再下跪求饒
·比較美國獨立精神與台灣獨立定義
·南韓海艦在有爭議的海域上﹐此刻下沉﹐北韓不會師出無名
·國共為何決戰在金門古寧頭﹖
·為何國民黨不能反攻大陸
·上海﹐毋忘我! 中華民國
·論中共領導者 3代江澤民4代胡錦濤
·美國海軍打撈南韓沉艦
· 一中亦非台 何必收關稅 ECFA 重要啟示
·兩岸改良芻議 馬英九胡錦濤如何修和
·ECFA 名不正而言不順 蔡英文同學﹐張教授要妳棄暗投明!
·中共如何經濟發家﹖如何防止倒臺﹖
·嘆台灣的失落感
·由土共到新共
·新共的契機
·魂斷藍橋與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化成中華民國
·中華江山主權誰來定奪﹖
·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經緯之爭 江南案讓臺獨登台﹐詛咒國民黨20年
·美國非核武超音速飛彈 一小時打中地球上任何制定目標
·新共對決土共的戰略組織方針
·中國美國所有核子技術﹐原始來自于國民政府南京中央大學的教育機制建樹
·民進黨沾污國民黨基業 舉例之一
·夢回台中的濕地與台北南港202兵工廠185畝地的爭奪戰
·台北的良心吶喊 為台北的最後濕地求饒
·中研院人格掃地!
·當你擁有一隻紫貂毛筆時
·慶祝中華民國陸軍官校86週年校慶 國民黨軍人風骨永存
·中華命運解析錄
·孔子與環保 環保系列之一
·不尋常的史丹福的紀念教堂
·頌金陵十八景之一﹕ 燕子磯夕照
·現在進行式的中華民國 茶杯是半滿 vs 或半空
·台灣危機﹕財閥與中共交相利
·中共太子黨的攻擊中國山川行為必需停止
·慶祝陸軍官校校慶86年紀實報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壯史詩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國國軍的優雅從容人性
   

   那年1941年﹐父親還是個20歲不到的大孩子。
   
   卻要力拼﹐那全副武裝的10萬多野蠻日軍﹐他們誓要殲滅華北。
   
   "1941年5月7日,自感穩操“胜券”的日軍,于傍晚時分突然一齊出動,由東、西、北三面“以鉗形并配以中央突破之方式”進犯中條山地區。"
   
   國民黨軍隊各地區都被日本軍各個擊破﹐被切斷後補﹐許多將領戰到最後﹐自己飲
   彈﹐當然也有棄部渡過黃河的。
   
   失去指揮的部隊爭相競渡,傷亡慘重
   
   
   部隊被打敗了。
   
   第一屆黃埔軍校畢業的同鄉隊長﹐楊青山將軍﹐用很重的南陽口音﹐陳述慘烈的戰
   役﹐一片傷殘死屍橫陳﹐
   
   他回憶﹕
   
   日本軍就在跟前﹐可以清清楚楚看見日本人的鼻子﹐而他們卻發現不到他﹐這是中
   國神靈的庇護﹐因為無數戰役對他﹐是九死一生﹐生的希望是非常渺茫無期的﹐在
   絕望時候﹐有廟裡道士給他一籤﹐說他能到南方﹐那時就推斷﹐他會到台灣﹐非常
   不可思議。
   
   他在美國的家﹐有小祭祀台﹐仍然拜老家當地的神靈。
   
   楊夫人說﹕我與夫婿在東北認識﹐我是廣州派的新聞記者﹐楊青山將軍自17歲離家
   後﹐再未回鄉過。
   
   
   父親躲進了高粱田﹐日本人的機關槍﹐來回掃射﹐挺。。。霆。。霆。。﹐他蹲在
   那裡。
   
   父親說﹐要渡黃河﹐但是發高燒﹐過不去﹐躺在那裡﹐差不多快死了﹐有一個兵士
   捎來一點水﹐就離開他﹐走了!
   
   我想﹐這就是人性﹐都是士兵﹐看你難以為濟﹐我不能等你﹐也背不了你﹐但是﹐
   我是可以讓你喝點水的。
   
   醒來時﹐四週無人﹐所有人都渡過河﹐離開了﹐他掙扎著﹐進入民居﹐脫下國軍制
   服﹐換上老百姓的衣服﹐回到了家鄉﹐已經是全身襤褸﹐如一個乞丐。
   
   口述歷史
   
   師大王泳教授說﹕
   
   當年在我的家鄉孟縣﹐我問一個身批著爛毯子的士兵﹐怎麼弄成這樣子﹖
   就給他東西吃。
   
   中國沒有投降。
   
   而中國﹐就是在每次戰敗後﹐父親都是全身襤褸破爛不堪﹐如乞丐的回到家﹐家裡
   又從新裝備﹐他再回到單位報到﹐再上戰場衝殺﹐中國如此慘勝日本。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口述歷史
   
   中華文化復興總會
   負責人 蘇莊
   
   
   附文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11/lishi/17954.shtml
   送交者: Daluke 于 北京時間 11/09/2010 (102 reads) [累積16520分 給Daluke發
   悄悄話]
   主題:悲壯慘烈的國軍中條山戰役
   
   [史海鉤沉]
   
   悲壯慘烈的中條山戰役
   
   國軍中條山根据地,位置本身脫离主戰線成條塊狀孤懸于敵后。國軍十几万游擊部
   隊裝備簡陋,很多連隊甚至連一挺机槍都沒有,或者是彈藥极為有限。進攻的十万
   日軍突擊兵力配置飛机坦克和重炮支援,胜負不言而喻。即便如此,國軍將士在敵
   寇重兵圍攻之下也進行了相當激烈的抵抗,一天之內就有七位將軍為國犧牲、舍身
   取義,將軍尚且如此,普通士兵可想而知!
   
   中條山之戰,關于國軍的損失,其實也說法不一。因為國軍部隊很多都是游擊部隊,
   在被敵軍的突擊打散之后,化整為零退守深山,大部分部隊在日寇撤离后重新占据
   原來的地區,直到當年冬天才因為衣食完全沒有補給而南撤。有的部隊靠野菜旅谷
   為食堅持到了1942年春天。可嘆多少國軍將士為守國土而死于奮戰和飢寒!中國的
   國旗(無論是國民党還是共產党的國)是這些為國捐軀將士們的鮮血染紅的。
   
   抗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后,日軍正面戰場的進攻,在速度、銳气和威脅程度諸
   方面均較戰略進攻階段顯著減弱。正當日本泥足深陷中國戰場,亡華無期,進退維
   谷之際,其法西斯伙伴德國于1939年 9月1日,突襲侵占波蘭。接著,德意法西斯互
   為呼應,又取得了對英法作戰的胜利。在法西斯“伙伴”暫時胜利的刺激和鼓舞下,
   1940年底,日本政府調整了中國作戰指導方針,作出“必須迅速解決中國事變”的
   決定,要求“在1941年秋季以前,改變預定計划,不放松對華壓迫,准備在夏秋之
   際,進行最后的積极作戰,力圖解決中國事變”。在此期間,竭盡一切手段,尤其
   利用國際局勢變化,謀求‘中國事變’得到定局。”日本軍方具体分析了中國戰場
   的態勢,認為“山西省由于西面有以延安為根据地的共產軍,南面黃河兩岸有中央
   軍第一戰區的軍隊活動,治安情況极為惡劣。河南、山東兩省的治安也不穩定”。
   “主要占領區域的治安現狀,其安定程度的順序為蒙疆、三角地帶、武漢地區,以
   華北為最差。”而在整個日軍占領區內,華北之“晉南是有蔣直系國民党軍殘存的
   惟一地區”。有鑒于此,1940年12月26日,日本東條陸相和杉山總長在迅速解決對
   華問題上取得一致意見,提出“不要單純考慮南方,要确立以中國和北方問題為主
   的方針”。据此,1941年1月30日,日本中國派遣軍提出“1941年度的作戰,根据當
   前任務,大致确保現在的占領地區,尤其在夏秋季節須發揮綜合戰力,對敵施加重
   大壓力。特別期待于在華北消滅山西南部中央軍的一戰(亦即中條山戰役)。” 
   中條山位于山西南部、黃河北岸,呈東北西南走向,東北高西南低,橫廣170公里,
   縱深50公里,最高峰為海拔2321米的垣曲歷山舜王坪,山脈平均海拔1249米。中條
   山,西起晉南永濟与陝西相望,東迄豫北濟源、孟縣同太行山相連,北靠素有山西
   糧倉美譽的運城盆地,南瀕一瀉千里的滾滾黃河。境內溝壑縱橫,山巒起伏,關隘
   重疊,礦藏丰富。中條山,与太行、呂梁、太岳三山互為犄角,戰略地位十分重要。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隨著山西各主要關隘的相繼失守,中條山的戰略地位愈加重
   要。對我方來說,占之,即可以此為根据地,瞰制豫北、晉南,屏蔽洛陽、潼關。
   進能扰亂敵后,牽制日軍兵力;退可憑險据守,積极防御,配合整個抗日戰場。就
   日方而言,得之,即占据了南進北侵的重要“橋頭堡”,既可渡河南下,問津隴海,
   侵奪中原;又可北上与其在山西的主要占領地相連接,解除心腹之患,改善華北占
   領區的治安狀況。所以,中條山地區被視為抗日戰爭時期“關系國家安危之要地”。
   
   中條山地區雖位于山西省境,但在抗戰時期卻不是晉綏軍的防區,亦不屬閻錫山的
   第二戰區管轄。駐守這里的是國民党中央軍,在戰區划分上則歸之于衛立煌為司令
   長官的第一戰區。1938年春,山西境內的國民党軍為減少正面損失,將十數万之眾
   的部隊分散于晉南地區,建立防御工事,開展游擊作戰。日軍侵占山西后,“為了
   固華北、抑洛陽、窺西安,自1938年以來曾十三次圍攻中條山,但均未得逞”。 
   在上述背景下,為了迅速“解決中國事變”,日方決心集中兵力進犯中條山,并陰
   謀策划全殲中國守軍。為此,日本中國派遣軍“不顧警備地區治安狀況的下降”,
   “從華中抽調第17、第33兩個師團”,配屬華北方面軍。再由關東軍調集飛行第32、
   第83戰隊,第3飛行集團主力,在運城、新鄉兩個机場展開,擔任空中配合。接著,
   日華北派遣軍將其所轄兵力作了适應性調整,編成了參加中條山會戰的序列__第1軍:
   第33、第36、第37、第41師團,獨立混成第4、第9、第16旅團,軍預備隊;方面軍
   直轄兵團:第21、第35師團,原配屬35師團之騎兵第4旅團一部及第3飛行集團。指
   揮官: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中將。總兵力約10万余人。
   
     為了配合對中條山的進攻,1941年上半年,日本組織63個大隊(相當于7個師團)
   的兵力,對我國東南沿海首先實施封鎖。同時,在正面戰場實施了所謂靈活的速戰
   速決的作戰,即發動豫南、上高戰役。并于同年3月,發動了中條山的外圍作戰。以
   第36師團發動對第27軍作戰,打擊了集結在晉東南陵川一帶的國民党第27軍;以第
   37、第41師團發動對第15軍作戰,在翼城以南、絳縣以東地區襲擊了与主力脫离的
   國民党第15軍。以期為向中條山的大舉進攻創造有利的戰役態勢。經過周密的部署,
   日華北方面軍“著由第1軍從山西省方面攻擊,直轄第21与第35師團從河南省方面攻
   擊”,決心“置作戰地區于張馬—垣曲一線,分成東西兩個地區,把重點始終保持
   在西部地區”。企圖“在正面利用已設陣地及黃河的障礙,以挺進部隊切斷退路,
   從兩側地區神速楔入突破敵陣,將敵完全包圍,接著以迅速的內部殲滅戰和反复掃
   蕩,將敵完全圍殲”。
   
     從4月底到5月初,日軍征調頻繁,并制造种种謠言,以此為掩護完成了進攻中
   條山的部署:“第36、37、41師團及第3、9獨立旅團,偽24師,分布于中條山西面
   之絳縣、橫岭關、聞喜、夏縣、安邑、運城、解州、永濟、風陵渡、河津及聞喜、
   夏縣以北各地區。第33師團附第4獨立旅團分布于陽城、芹池、沁水一帶。第35、21師
   團及偽軍張嵐峰、劉彥峰分布于溫縣、沁陽、博愛、董封、新鄉、焦作、高平、長
   子、陵川等地區。”
     与日軍在中條山地區積极部署的同時,重慶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根据“保守要
   地,力圖持久,奠安內部,爭取外援”的指導要領,确定了“加強中條山及潼洛工
   事,積极訓練”的戰略原則。有鑒于此,4月中旬,參謀總長何應欽到一戰區巡視
   (時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因拒絕反共摩擦,受胡宗南等人排擠,不見諒于蔣
   介石,于1941年春到重慶述職后,借故請假逗留峨嵋山未歸)。4月18日、20日,在
   洛陽的第一戰區長官部,何應欽連續兩次主持召開了由第一、第二、第五戰區軍以
   上長官參加的軍事會議。根据各方提供的情報,何應欽判斷:“晉南之敵,似將逐
   次奪取我中條山各据點,企圖徹底肅清黃河北岸之我軍,然后与豫東之敵相呼應,
   進取洛陽、潼關,以威脅我五戰區之側背,或西向進窺西安。”指示:“為确保中
   條山,(一)第一步,應相机各以一部由北向南(93軍),由東向西(27軍),与
   我中條山陣地右翼各部,合力攻取高平、晉城、陽城、沁水間地區,以恢复廿九年
   四月前之態勢。(二)第二步,与晉西軍及第二、第八戰區協力,包圍晉南三角地
   帶之敵,而殲滅之。(三)最低限度,亦須能确保中條山。”4月28日,國民政府軍
   事委員會進一步做出日軍有從濟源、橫皋大道會犯垣曲企圖的判斷,決定:(一)
   加強陣地工事破坏阻塞主陣地前道路;(二)先制出擊打破敵之攻勢;(三)第二
   戰區晉西部隊向同蒲、第五戰區汜東部隊向隴海牽制策應。在上述判斷指導下,中
   條山地區的國民党軍隊主力7個軍進行了相應配置:第9軍裴昌會部在豫北重鎮濟源;
   第43軍趙世鈴部在山西南端之垣曲;第17軍高桂滋部在絳縣地區;第3軍唐淮源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