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话小说之三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
   
   其实,今日的世界并不怕中国崛起,而只怕中国官员不腐败:因为中国官员如果不腐败,那么美國加州的成片豪宅,将因屋主無法再繳納房產稅而被銀行查收;荷蘭的紅燈區立即失去八成的生意;法國香榭麗舍大街的商店會冷清一半;德國賓士和寶馬工廠將有大批工人失業;就連新马泰的遊樂业也會突然爆跌......这也就说今日的世界并不是由公平和正义主宰的世界,而是一个由利益主宰的世界,因此,中国想要要世界看到自己真正的崛起,只能是文明的崛起,而不是野蛮的崛起。

   
   记得《中国不高兴》作者之一宋强说,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来说,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成为一个霸权国家,要么成为一个被遗弃的国家。他表示:“我宁愿选择前者。”宋强大概不知道,这种话希特勒早就讲过。希特勒说:“德意志要么成为世界强权,要么就什么都不是。”
   
   人类社会最凶恶的敌人,并不是那种歇斯底里的贪婪和嫉妒,而是那种制造仇恨不遗余力的力量。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之所以与邪教如出一辙,就在于它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学说,正是这样一套制造人类互相仇恨的理论学说。所以,人类世界最终被拯救的真理,只能是那种让所有人世间的仇恨归于化解,让上帝的爱普照众生的真理。
   
   事实上,当国家犯罪出入无人之境的时候,它的每个国民都是有罪的。因而在一个你我他都是罪人 ,并且至死不悟自己也是罪人的国度里,往往那些有意义的死,总是唤醒不了无意义的偷生。
   
   在我看来,自由虽然是每个人与生具有的无价之宝,但它并不一定适宜于所有的人。事实上,只有那些内心中有爱有恨的人,才会尽力为自己和他人争自由;只有那些以自由为第一生命的人,才会为国家和民族争自由。
   
   人万万不能相信任何政治家的的根据是:世界上从来没有那种甘心情愿为国民服务的单纯政治家,而只有在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甘愿以民众利益为先的极少数优秀政治家。而像林肯那种诚心用灵魂来为自己的国民服务的伟大政治家,其实是上帝的笔误。
   
   其实,希特勒、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早年都是很有文学艺术天才的人物,只不过他们的天才后来发挥错了地方。而百年中国总是腥风血雨循环的总根源之一就是文学家当政,将需要理性和智慧博弈的政治斗争艺术化、情绪化,甚至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浪漫主义诗情画意泼洒到了严酷的社会实践活动之中,其结果就是激进主义的泛滥,至今还是一地鸡毛在,难于清除。
   
   在这个没有什么不被利益裹挟的世界里,没有圣人和救世主,除非你例外。因此你若要得到自救的最好求解方程式是:不求最优;但求次优;不求最爱;但求爱过,也就行了。
   
   当我们宽容别人罪恶的时候,是否意味着自己的罪恶比别人深重1000倍(比如欠人1000万两银子)都已经得到了宽容,才会对那些比自己罪恶更轻10倍的人(比如欠人10两银子)给予宽容?如果《圣经》中耶稣是这样布道的的话,那只能说明耶稣的爱也不是大爱了。
   
   我不知这是否也是中国特色?——国家忽悠国家叫外交;国家忽悠百姓叫政策;上级忽悠下级叫服从;下级忽悠上级叫调查;官员忽悠百姓叫和谐;百姓忽悠官员叫装傻;百姓忽悠百姓叫有请。
   
   当一个人在月夜里赶路的时候,你始终甩不掉的是自己的影子,因而最有可能让你感到恐怖的依然是自己的影子。所以,在你要想进入无畏自若状态之前,必须先认清自己的影子会朝着那个方向倾斜。
   
   一个人在没有信仰支撑的情况下,要战胜外在的恶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原因是他在没有战胜自身内在的恶之前,将会遇到恶的双重损害和抵抗。而这两种力量,既可以互为敌友,又可以互为抵消,最终使人辨别不出恶在哪里和隐藏在什么地方。
   
   民众对暴力的隐忍和漠视是当今极权主义形成恐怖依赖症的原因和结果,也是恐怖能够在社会生活中公开化,甚至畅通无阻的原因和结果。因此,唯有民众对暴力的不隐忍和不漠视才是医治极权主义恐怖依赖症的灵丹妙药。
   
   假如,我们对他人和自己没有耐心的话,那么暴力和血腥至少会反复出现两次:一次是以它自己的方式,一次是以你自己的方式。
   
   对自己和他人没有信心,是中国社会之所以总是黑暗和腐败的原因和结果。因此对那些心中没有信心的人必须保持戒心,进步才会不可避免。
   在一个对自己和他人没有信心存在的社会里,他人是狼,自己也是狼,没有谁能够逃脱被撕咬、被吞吃下去的命运。
   
   中国之大病并不在于穷,而在于人人都想当官,人人都想贪污腐败,于是那些没有机会贪污腐败的人,就千方百计想造反,想革命;于是旧的贪污腐败阶层被消灭了,新的贪污腐败阶层又慢慢产生了。由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直到今天。
   
   不轻易放弃自己的意见与不随意代表别人的意见与不强求别人赞同自己的意见,是组成民主自由社会所必须拥有的特殊软件,但也是民主自由社会之所以值得引人去追求,值得引人去热爱的特殊硬件。由此,从这个意义上看,唯有那些内心具有这些条件的人,才配享有民主自由。
   
   从善到伪善,是统治者政权立足未稳时的统治方略;从伪善到真恶,是统治者政权外稳内乱时的统治方略。因此,当统治者越是不择手段,越是公开撕破伪善脸面的时候,也就是它对自己的统治缺乏信心和耐力的时候。
   
   改造中国难就难在每个中国人都是穷怕了,想钱想疯了的金钱万能者,他们人人都梦想着一夜暴富,一口吞下世界的金山银海,而没有多少人安心于守法经营,勤劳致富的。由此假烟、假酒、假药、三聚氰胺这些危害人类生存的有毒食品,才会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所以谁要想改造中国,就必须先改造了自己内在的贪婪本性再说。
   
   贪污和腐败是中国封建社会遗留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的潜意识,区别只不过是,有的人后天有缘把这个潜意识实现了,有的人无缘把这个潜意识实现而已。所以要想从根本上堵死这个使人都想靠贪污腐败发财致富的通道,必须首先铲除这个使人一有机会就必然要贪污腐败的政治土壤。
   
   记得几年前,我曾经听一位参加并领导12.9运动的老前辈说,我一生看过希特勒法西斯政权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看过蒋家王朝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也看过斯大林极权主义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我今年90岁了,还想亲眼看看zhg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才能合眼......可如今我却不知这样面对他老人家。
   
   人类的悲剧英雄往往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那就是它就像一朵被揉碎的花蕾,你无论拾起任何一片花瓣,都能闻到它那醉人心脾的馨香。
   
   注:摘自拙著《东方维纳斯之二》,仅供本网友们参读,如引摘请注明出处。
   
   

此文于2010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