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大话小说之二]
李咏胜文集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二
     李咏胜
     
     

     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有当政者喜欢和不喜欢的人,关心和不关心的人,甚至爱和恨的人。因此,衡量一个社会的好坏,往往取决于当政者对自己所恨的人采取什么样的态度。而好的社会是当政者能够与人为善,与德化恶,直至化干戈为玉帛,解冤家为亲家;坏的社会是当政者总是逼善为恶,以恶治恶,直至生死相拼,冤冤相报,最后将把它所有国民都推到一个万劫不覆恨的苦难深渊。
     
     我的个人私见是:无论任何自以为比上帝更聪明的人我都可以接受,但只要让这个苦难的民族再多受一点苦难就会得到解放的上帝,我就接受不了,甚至会起而反对这个上帝。
     
     诚然,生活在一个以血思考,以拳头说话的恐怖氛围里,力行以泪思考,以非暴力对抗暴力委实不失为一种无为而不为的大智慧,但是在一个人人都以别人的牺牲为存在依据的社会里,往往这种抗暴收效甚微。因为当年甘地、马丁路德.金所倡导的非暴力反抗,是建立他们的民族有着那种敢于充斥监狱的道德勇气而言的。
     
     有时候,所见英雄们的被然和自燃,尽管能够使黑暗的夜空变得苍白而可笑,让人激发起山河倒流,乾坤倒转的猛士豪情,但更多的时候却使我看到他们的英雄壮举,并没有把那些紧随其后的来者带到光明的所在,反而是把他们引到了地狱之中,心中便不免诚惶诚恐起来:未必社会的进步,就只能这样从它的悲剧英雄中去找寻?
     
     我始终认为,如果把lxb作为一个人,是非常可敬的。但如果把他作为一个神,那是非常可怕的。而与此相反的是,如果把他作为近30年以来中国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一个杰出代表,把他作为中国人反抗专制暴力的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象征,才是值得大歌大颂的。
     
     许多人之所以把甘地首创的非暴力论作为拯救这个苦难世界的唯一的,颠扑不破的,甚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其原因是他们把在英美政治伦理思想影响下的印度、南非(包括美国黑人的反种族斗争)所取得的胜利当作了万能的钥匙和解药。因而,对那种在体制外改革派没有形成,当权者没有感到有任何政治压力的情况下,却指点大众与体制内改革派合作、对话的书生之见必须保持警惕。
     
     是的,无论是甘地倡导的非暴力也好,还是马丁路德金倡导的非暴力也好,再或者是曼德拉、图图倡导的非暴力也好,都是在有政党、教会组织支撑下的非暴力,而不是那种小孩面对大人的非暴力。但却不知甘地的非暴力论,实际只有在有着“政治权力之争有所节制是英国政党斗争的一个可贵品质”(阿克顿语)的英美政治影响的国家体制内才能取得胜利,而在专制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内往往只有失败这一铁的事实。
     
     当代中国社会的死结:一方面每个人心中的黑暗之处是都相从当权者手中获取自己的现实利益,而这恰好是当权者可以肆无忌惮,公然施暴于民的原因和土壤;一方面整个社会从表面上看,似乎到处都燃烧着试图烧毁旧体制的星火之火,但其质这些都是表象,真实的中国仍是“一盘散沙,无药可救”的旧病在复发。
     
     有人认为,如果知道走向民主自由的路无需成仁就能成功,那就根本无法检验出谁是真正的值得相信的领袖。但我却认为,许多人对那种分明不能成功,只能成仁的壮举,总是抱着激励和赞赏之情,好像别人的牺牲是与己无关似的。由此试想,如果我们的成仁,不是为了追求成功的话,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那种值得信赖的领袖是只能成仁的领袖,那最好还是让他靠边去吧。
     
     其实,没有敌人这个出神入圣的完美境界还是应该高度赞美的。只不过它在人的世界里,则只能像米奇尼克、图图们那样由被强暴者变为胜利者之后,再对强暴者说这个话时才具有崇高的价值和意义。
     
     希望并在于那些只会成仁,不会成功的反抗之中。对此,米奇尼克当年的认识实在精辟之至:“持不同政见者有自身的局限性。如果到达了某一点,我还不能找出一条政治出路的话,我就会变成一个索然无味的说教者,成天在那里翻来复去的讲大实话,好象那是什么了不起的政治思想。那样的话我就完了。”
     
     倘若站在极权者的角度看,他们以什么罪名或以什么形式打杀异类都是合法又合理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的所谓异类,其实都是些溃不成军,形单影只,没有任何缚鸡之力的不足挂齿之辈。故而要他们把异类当成同类,只有哪天他们对巨大的权力和利益游戏玩腻了,才会生出那种利他主义的正义冲动与妥协和解的恻隐之心。
       
     中国人的良知和人性正在以几何级数般的堕落和沦亡,此乃中国万痛之痛中的最痛也。记得10年前牟其中落难时,几乎所有的中国知识精英都作壁上观,唯有中国人大著名法学专家高铭瑄挺身站了出来为之作法律声援。可如今竟连他也站在以言论罪的审判席上了,真让人对中国之事无可奉告的悲哀。
     
     许多人之所以把甘地首创的非暴力论作为拯救这个苦难世界的唯一的,颠扑不破的,甚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其原因是他们把在英美政治伦理思想影响下的印度、南非(包括美国黑人的反种族斗争)所取得的胜利当作了万能的钥匙和解药。但却不知甘地的非暴力论,实际只有在有着“政治权力之争有所节制是英国政党斗争的一个可贵品质”(阿克顿语)的英美政治影响的国家内才能取得胜利,而在专制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内往往只有失败这一铁的事实。
     
     我之所以对中国人没有信心,其实是由于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因为在中国文化这个没有终极道德审判的社会里:我想我一旦当了官,必然是三妻四妾;一旦发了财,必然是要大红灯笼高高挂,而一旦当了皇帝,必然是要三宫六院。所以在中国这个千百年来鼓励兽性大发的国度里,所谓人不过就是兽性的遗传多少而已。
     
    依我看,中国当代社会的主要社会问题是:官员厚黑成性;知识人奴才成性;百姓无赖成性;男人好色成性;女人好利成性.......如此等等,构成了人类社会史上的另一个奇观:中国人在没有宗教信仰支撑的国情下,彼此、个个、人人都是狼,谁也比谁好不到哪里去。
     
     当一个人在月夜里赶山路的时候,你始终甩不掉的是自己的影子,因而最有可能让你感到恐怖的依然是自己的影子。所以,在你要想进入无畏自若行走状态之前,必须先认清自己的影子会朝着那个方向倾斜。
     
     一个人在走向内在真实的过程中,要做到知与行的统一是极为困难的事情。除非他在面对和战胜外在的敌人之前,已经战胜了自己心中那些内在的敌人,否则是不可能进入到自在、从容状态的。今天的中国社会,其实并不需要什么认知识方面的文化精英,而是需要那种在知与行方面堪为表率的人格英雄和精神领袖。
     
     愤怒犹如女人,拥有是你人性还没有丧失的证明,但当你把他们作为人生的目的和意义拥有时,你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
     
     民众对暴力的隐忍和漠视是当今极权主义形成恐怖依赖症的原因和结果,也是恐怖能够在社会生活中公开化,甚至畅通无阻的原因和结果。因此,唯有民众对暴力的不隐忍和不漠视才是医治极权主义恐怖依赖症的灵丹妙药。
     
     所谓现代化,就是人的动物化。当人把物质的追求享乐作为生活的目标之后,精神的东西也就成了自身的累赘。因而人要在这种物化的世界里,寻找诗意的有灵性的生活方式,也就只有以自己为净土建来构精神家园了。
     
     寄望于中国的文化人来改造中国社会,只能是病急乱投医,乱吃药。事实上中国社会之所以几千年来无大进步,原因正在于中国的文化人自春秋开始便蜕变成了一群卖身权贵,追名逐利的市侩小人。直至今天那些没有名的,眼睛便盯着那些有名的;而有了名的,便盯着那些有了利的;已经有名有利的,便盯着那些名大利大的。所以,根据法国哲学家朱里安.本达的远见卓识:人类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其实都是由于知识分子对人类良知和正义的背叛所造成的恶果之一。
     
     有些人引人注目,是由于他们善于用自己的情绪来启发人们思考。而有些人引人注目,是由于他们善于用别人的情绪来启发自己的思考。
     
     我近来越来越对那些受难者发出的抱怨之声感到不理解:既然你受难前没有担当不被理解的精神准备,那事前又何必如此大义凛然呢?再说你也可以否定自己,没有人强迫你非如此不可的。须知,如果太阳也这样要求理解,那么人类也就走到了末日。
     
     权力从它产生出来的第一时间起,便是以不断制造对手和敌人来为自己壮胆助威,提高威慑作用,从而更好地奴役大众的。所以,民主社会就是源于对权力的不信任而采取的一项补救措施——对权力不间断地进行制约。
     
    中国如果还有救的话,就在于重建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价值的伦理道德体系。中国如果没有救的话,就在于像现在这样把人都教化成只要钱而不要脸不要命的流氓无赖之徒。
     
     中国史是一个漫无边际的黑夜,这其中又以中国人内心的黑夜最为漫长。即便在现代文明之光的强烈照射下,中国人要走出这个无边黑夜的路还依然漫长。这个无边黑夜之所以形成的根源,就是中国人天生没有宗教意识而产生的信仰缺位。从儒教文化上看,它即是实用理性主义精神所育化出来的民族性格:有奶便是娘。
     
     中国人,严格地说是汉族,自秦伊始便被统治者的暴虐驯化成了只认拳头和奶头的软体动物。他们一生对这个世界的审美判断力始终在这两极中摇摆,舍此之外绝不会有何经验价值之外的追求。以致今天,如果要他们在现实利益与民主自由之间进行选择的话,那么被抛弃一旁的无疑是那些与他们自身利益无关的东西。
     
     你不必等待太阳升起之后再往前赶路,这样的话你看到的永远不会是风景,而只是你内心之中最怯弱的那些阴影,因而也就永远不知道光明的所在。
     
     一个人在没有信仰支撑的情况下,要战胜外在的恶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原因是他在没有战胜自身内在的恶之前,将会遇到恶的双重损害和抵抗。而这两种力量,既可以互为敌友,又可以互为抵消,最终使人辨别不出恶在哪里和隐藏在什么地方。
   
     
     注:摘自拙著《东方维纳斯之二》,仅供本网友们参读,如引摘请注明出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