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大话小说之一]
李咏胜文集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一
   
   李咏胜
   
    我始终认为,几乎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由于只看到了人性中崇拜权力的一面,所以使他们施暴于民,滥用权力的兽性成为可能;几乎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由于没有看到人性中反抗权力的一面,所以使他们寄望用暴力维护权力的理想始终成为不可能。以致到历史的审判到来之时,所有的专制独裁者都是以臭万年而告终。

   
    依我的一己之见,对于一个屡遭劫难的社会来说,存异比求同更为重要;得救比沦亡更为重要;忍辱比无畏更为重要;退守比成仁更为重要。甚至可以说,退守与妥协是民主自由社会得以实现和存在下去的前提条件。
   
    对我而言,内心最反对的始终是那些外在于我的力量,而不管这种力量是以国家民族大义,还是以个体人格要求为条件的,都是我的最恨之一。因而我只信守一个原则:那里没有我的自由,那里就是我的异国他乡。
   
    自由之内,人类没有永远的敌人。专制之内,人类没有永远的朋友。因此,如果人类要永远生生不息下去的话,只能在自由的社会中才有可能。
   
    个人利益当头,人性就是非理性。权贵利益当头,不掠夺国家资财就是菲理性。国家利益当头,不欺凌弱国就是非理性。由此可以说,所有的人性之恶,都是被利益害的。因为凯撒大帝早就说过,这个世界比我的宝剑更有力量的是利益,比美人更有力量的是美人。
   
    也许作为个人来说,我们中的每个人,都有力量反对人类的敌人――专制极权者,但遗憾的是,我们中的每个人,又都是专制极权者存在的社会基础――因为我们在内心里与专制极权者常常会产生某种利益上的一致:和气生财,忍者得福。
   
    自由之内,人类没有永远的敌人。专制之内,人类没有永远的朋友。因此,如果人类要永远生生不息下去的话,只能在自由的社会中才有可能。
   
    中国的历史始终是一个良知和正义总是失败寡助,暴力和邪恶总是得胜多助的历史。因此在这种以成败论人的功利主义作用下,世人的价值取向始终只会倒向成功者一边,而逃离失败者一边。因此,在这种作恶比行善更讨人喜爱的生存困境下,谁能够改写这个恶胜善败的历史,谁就是让民众看到了良知和正义的希望。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为何至今不能成为推进民主社会进程的重要力量?其实一个的原因,是由它先天必须依附在旧体制这块腐尸上吸取残留营养物才能生存的恶劣条件所决定的,以致到今天,在旧体制对它还有吸引力的情况下,寄望它弃利从善,变狼为羊,我以为只能是一种发育不良的乌托邦幻想。
   
    其实造假是中国人天生的本性。往好处说它既是向统治者学的,又是被统治者给逼的。往坏处说是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已经扭曲了中国的人性,只剩下兽性才能够生存下来。
   
    在我看来,只有在英美文化影响之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国家,对政治斗争才会有所节制。,因而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图图等人推行的非暴力运动也才会有实现的可能。所以,奥威尔说,:“在英国统治下,有新闻自由,甘地才有机会变成一个传奇般的人物。在其它国家,类似的人只会秘密消失。”
   
    中国社会近百年来的致命症结问题,很多时候都是书生误国,或者换用今天的时髦话语来说就叫“知识人误国”,也可以叫做“知识人政治”,究其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总是站在精神贵族的道德高度去指点江山,妄图一夜就把千年不变的暴政推倒,一步就把愚昧无知的民众救渡到民主宪政的文明社会去。其结果总是行小善而成大恶。比如陈独秀、李大钊当年的引狼(布尔什维克)入室,就是一个贻害中国百年的惨痛教训。这正如胡适早年所深刻洞见的那样:“中国人总是精于制度层面的设计,而疏于具体措施的建设。”
   
    虽然,有人甘愿为了社会的进步不惜牺牲自己,舍身成仁,这虽然是一个弱势民族还有可能走出漫漫黑夜的一点希望,但太多太多人的牺牲和成仁,反过来却有着增强邪恶势力不可战胜的恐惧,让更多的民众失去了反抗邪恶的韧性和信心而使整个社会处于更加溃败和混乱的灭顶之灾之中。
   
    许多人对那种分明不能成功,只能成仁的壮举,总是抱着激励和赞赏之情,好像别人的牺牲是与己无关似的。对此,我虽不能断言这种人就是那种以他人的崇高来掩盖自己渺小的人,但仅此就正义的价值判断而言,则是不公道的。
   
    关于波兰、捷克民主转型的过程、经验与中国的民主转型所面对的现实、对策;关于《77宪章》与《xx宪章》所产生的背景、运作目的、策略以及米奇尼克的中国之行有何启发、意义等问题已经到了该冷静反思的时候。这对至今仍在没有任何外在成功模式可仿效,没有任何外在力量可依托的我们尤为重要。
   
    可惜很多人对极权国家警察的暴虐缺至今仍乏认识,以为他们仅此是遵命执法而已,不知他们已是既得利益阶层,成了利益链条中的齿轮。相较之下,希特勒的党卫军虽然也暴虐,但他们其实是一群被纳粹国家主义煽动起来的人,没有个人的利益所裹挟,因而这种暴虐不会有如此残忍和丑恶。
   
    中华民族是一个天生只认识和屈服于拳头和奶头的民族,因而也就不会坚守真理、良知、正义一类非实用的东西。所以,它的历史永远都是罪恶得胜的历史。究其原因在于: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优汰劣胜的历史。或者说,就是一部精英、栋梁之材的悲剧命运史,一部不断消灭民族优秀基因的历史。
   
    事实上甘地所主张的非暴力,是在有印度教、国大党支撑下的非暴力;马丁.路德.金主张非暴力,是在有教会、有色人种促进会支撑下的非暴力;温尼.曼德拉、图图主张的非暴力,是在有教会、非国大党支撑下的非暴力;马尔文萨、亚当.米奇尼克主张的非暴力,是也在有波兰团结工会、教会支撑下的非暴力。由此我想:倘若要是他们在没有任何社会力量支撑的情况下去搞非暴力运动的话,那么他们的民主自由化运动也不可能会成功。
   
    有许多人总是对体制内的自发性民主变革心存幻想。须知,今天的极权者已非亚当.米奇尼克时的极权者也。那时的极权者还没有与利益集团完全合污同流,而现在的极权者已成为利益集团中人,且已从上到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网,因而在此权贵利益相互裹挟下,即便是胡耀邦、赵紫阳身处其中,恐怕也不过只有被权贵利益集团裹挟而去而已。
   
    虽然,我对于英雄勇士们反抗黑暗势力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义薄云天的担当精神,一向敬如泰山仰止,但私下还是不免心存疑虑:这种只求成仁,不求成功的义举太多,一方面会助长黑暗势力自以为不可战胜的骄狂自负,另方面会动摇了民众战胜黑暗势力的勇气和信心。
   
    在我看来,当反对派有力量产生对抗时主张非暴力,是示强逼和;而反对派没有力量产生对抗时主张非暴力,是示弱乞怜(因为一个没有力量反抗的弱者从何而来暴力);当强势者主张和解时,是由于良知的觉醒而产生的理性认知,而弱势者主张和解时,是因为自己没有力量逼和而以道德高度去空手套白狼。
   
   注:以上短语均摘自拙著《东方维纳斯之二》(待出),仅供本网友们参读,如引摘请注明出处。
   

此文于2010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