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刘水文集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支乐队,来自俄罗斯的柳芭乐队,几个毫不起眼的中年男人,随意、即兴,不卑不亢,饱含真情,吟唱战争与和平、友情与爱情、草原与河流、勇敢与忠诚。他们跟自己饱经沧桑的民族站在一起。20年前,他们与他们的国家终于摆脱了制度噩梦。

   我们不能摆脱俄罗斯文学艺术在少年时期别无选择的阅读取向下埋植的记忆,这种记忆与老毛制造的文革恐怖气息——人民互斗、城市居民下放农村、知青插队、食物短缺、文化空白,一脉相承。社会主义革命灌输也是有选择的,截取美化苏联和斯大林的文学、音乐和电影,作为输出革命的有机组成部分,自北而南,横扫欧亚大陆。与暴力革命同时输出的还有文化,这些文艺作品,并非展示遍布劳改营的真实苏联——没有几个人知道,从列宁建立苏维埃那天起,在强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背后,每10个苏联人中就有一个被投进劳改营。这种邪恶制度连他们的人民都不会相信,但仍有人献花鼓掌赞美出卖。我们要感谢索尔仁尼琴等不怕死的苏联作家,他们曝光苏联真相,也为我们今天提供了参照。

   斯大林洗脑完自己的人民,他的一套把戏,被“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的暴徒移植到中国,再来给我们洗脑,这叫输入革命,然后被中国输出到越南、柬埔寨。1918年列宁建立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近百年国际社会主义在欧洲和亚洲的实践证明,即实行恐怖野蛮的统治,残暴屠杀自己的人民,动辄百万、千万计。国家意识形态定位着人民的思维和视野,人们没有选择自由。现在回头看,或早已显示,输出社会主义革命,实际上就是输出武装暴力夺权的系统理论和实操手法,无关乎正义、平等和自由。

   在强大严密的全能政府的控制下,作为个体,非常微弱,恐惧、隐忍、躲闪、出卖,相互伤害,最终保全下来的只有一个个站在权力顶端、满含笑容向他的人民挥手致意的大独裁者。如果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宗教传统和传统文明滋养,人民就会被独裁者裹挟着在邪恶道路上狂奔,一路尸骨累累,直到独裁者吐血而亡。

   一位不知名的中国乐迷评价:Lube,一支来自俄罗斯的优秀乐队。他们歌唱俄罗斯的土地、人民与逝去的光荣史。他们深情的歌声里饱含着泪水、惆怅与痛楚,又带着俄罗斯民族特有的忧伤与旷远。听着Lube的音乐,总是让我想起那部我疯狂喜爱的俄国电影《小偷》。那是一部关于爱与背叛的诗篇。在一个让人不敢爱也不可能爱的时代里,男人、女人和孩子彻底而又绝望地相互爱着,慰籍着,伤害着。所有的一切注定要毁灭。什么都不存在。不存在。在极寒的雪天里,老托杨拉着手风琴唱起一首沙哑忧郁的歌,像极了Lube的歌声。也许这歌声里潜藏着俄罗斯人古老的梦想与创伤吧。这个骄傲而深情的民族永远在寻找着某种事物……

   

   更多柳芭乐队歌曲参看视频链接: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Type/Folder/Fid/2035938/Ob/1/Pt/2/sid/XMjY5NjM5Njg=/v.swf

   

   你带走了我的河流

   Ты неси меня река (Краса)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E4NTQ0Nzg0/v.swf

   

   (歌词大意)

   

   你带走了我的河流

   在那峻峭的岸边

   我的田野啊我的田野,你在哪儿

   我的森林啊我的森林,你在哪儿

   这是我亲爱的故乡

   住着一位浅兰色眼睛的美人儿

   她是我心爱的姑娘

   

   夜是如此的漆黑

   河水是如此迅猛的奔流

   天上的月亮啊

   她是如此的孤寂

   而永恒的等待着我

   

   在那微弱的星光之外

   他离我仍是那么的遥远啊

   请你帮助我吧

   好风送我去那甜蜜的幽会

   我要给那等着我的美人儿细语呢喃

   她的眼睛在暗夜里闪闪发亮

   

   夜是如此的漆黑

   河水是如此迅猛的奔流

   天上的月亮啊

   她是如此的孤寂

   而永恒的等待着我 

   

   原文新浪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6d82990100lzds.html

   

   2010年9月

(2010/11/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