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我知道,一定有某个人或者某群人会质问我,你这篇博文不是跟你上次发的博文矛盾吗?你想”造谣“吗?没有确证的消息就不可以发,否则你是在毁掉你的“公信力”。类似的话我听过很多遍了,回答也基本类似的。“你不会这点常识都没有吧?你以为我喜欢发些没有确证的消息?你去找找看,有吗?中共把持国内一切媒体,然后完全封锁了消息,你来要求我有准确性?你们在唱双簧吧?你们不就是想封住我的嘴巴吗?抱歉,我不合作。指责我造谣?那我就造谣好了,中国人不都是傻瓜,不都是你们想怎么骗就怎么骗的。
   
   第一摘
   
   

   
   据免费代理河北大学飙车案受害学生陈晓风家属的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知名维权律师张凯透露,张凯11月5日下午接到多时联系不上的陈晓风的父亲、河北石家庄 农民陈广干的电话,称他们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张凯询问是如何解决的,陈父说不方便说。半个小时以后,张凯收到律师事务所的电话,称陈家到事务所解除了合 同。
   身为基督徒的维权律师张凯表示,据他了解,陈家受到了各方面的强大压力,而他本人不久前也被承受高压的律所约谈,要求他终止代理这起 “官二代飙车案”。张凯说,此案处理的模式不是依循法治,而是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他说:“事实上,这个案件和其他公共事件的处理模式基本是一样的,就是说,发生了这个事件,然后会有很多网民、记者、媒体关注,会有律师。但很快, 现在国内的媒体已经基本被和谐掉了,没有声音了。律师也被解聘,然后私下里来解决。中国的许多这样的案件都是这样处理的,象邓玉娇案。我认为这种模式是一 种恶性循环,它不是一种法治模式。”
   
   另外,对河大飙车案从开始有详尽跟踪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王克勤亦表示,他目前遭受巨大压力,不便与记者谈论李刚 案。
   
   他说:“我很不好说话,我被谈话。所以,我现在接受你采访会给我带来一系列的麻烦。我想,作为一个新闻业同仁,你理解国内的处境。所以,我不能跟你 说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比张凯来讲,我受管制的程度要比他高得多,他相对来说比我要自由。”
   
   维权律师张凯曾为了查清河大飙车案真相,于10月26日向河北大学师生发出公开信,请求目击证人作证。10月29日,张凯又亲自将此信交给河北大学 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请求转交广大师生。张凯表示,令人不解的是,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与他联系作证之事。出于对此事的困惑,张凯在网络上发现大量关 于河北大学“封口令”的说法。
   
   打电话给河北大学校长办公室、党委、党委宣传部,都无法联系上任何人核实。
   
   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刚的儿子李启铭撞死人案件受到中//宣//部高度重视,中//宣//部为此举行一次舆论导向研讨会,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被邀请参加。这次会议的结论导致对所有报道“我//爸是李//刚”事件的新闻全面封杀,河北省长发话,对司法调查发出指令性命令,调查戛然而止。不过目前没有其他 独立消息来源证实有关报道的内容。
   
   针对河北大学“封口门”,张凯律师在11月5日被解聘前,发布了“请求保定市公安局对河北大学相关人立案侦查建议书”,要求保定市公安局核查该情况 的真实性。张凯律师认为,如此事属实,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伤害到公民作证的权利,应当依照涉嫌妨害作证罪立案侦查。
   
   张凯律师11月7日在博客上发表“陈晓凤案的终结随想”,称“李刚案是一个需要我们全民反思甚至忏悔的起点”。
   
   张凯说,“因为一句话唤起了万人的愤怒,显然也阵痛了官僚阶层的神经,而面对着这样的阵痛。我们看到省长发话、央视专访、施压律师、解聘律师、和谐 新闻、受害人失声。而这一切岂能真的消减内心的伤与痛呢?当我们拍案痛骂官僚阶层的时候,我们谁敢拍着胸口说:‘我不曾与他们合作、勾结、迎合。在他们作 恶的时候,我不曾沉默。’岂不知: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目前公安局对河北大学飙车案肇事者李启铭的立案调查已经结束,案件以“交通肇事案”被移交给检察院。
   
   第二摘
   
   前教育部发言人:河北大学对李刚事件极不负责
   
   
   
   北京晨报11月12日讯 “发生撞人事件后河北大学的态度,肖传国雇人袭击方舟子后,肖传国的校方华中科大的态度,都是错误的,甚至可以说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前天,在某网举行的 2010年教育年度总评榜的启动仪式上,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再次语出惊人。
   
   王旭明表示,在如今的教育界,主动的争取和调整太少,“被”字现象流行,什么“被先进”、“被当选”、“被发言”等。他表示,期待教育界能增强主动 创新意识,面对问题和需要解决的矛盾应勇于站起来。王旭明还表示,河北大学和华中科大已经做了坏榜样,应该被整个教育界批评,并且已作为2010年教育界 的大事件遭到全社会的谴责。据悉,在下月中旬的教育年度总评榜的发布仪式上,王旭明还将有“猛语”抛出。
   
   第三摘
   
   李刚门新消息:李刚发警告后 陈晓风家里顶不住了
   
   
   李刚门新消息:李刚发警告后 陈晓风家里顶不住了
   ——河北大学死者父亲被警告会失去另一亲人
   
   刚刚上网,听到保定一位同学说,“李刚门”事件的死者的父亲,因为不堪忍受多天来一次又一次,一拨人又一拨人的威胁,思想已经动摇了,他不想再失去 另一个孩子,对方已经警告过他了,不要不懂事,要不,他会失去另一亲人!所以,对方搞尸检来推翻结论,他也无奈的答应了!真是一个悲剧!女儿死了,却不能 为她讨回公道,原因就是对方有个能量非凡的好爸爸-李刚。
   
   同样是父亲,一个女儿死了,却不敢讨回公道!而另一个,儿子撞死了人,却要替儿子洗脱罪名。同样是父亲,要面对不一样的经历,我理解陈晓凤的父亲,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因为讨公道再失去另一个孩子,所以,他想到了撤诉,因为对方太强大了,大到出乎大家的想像! 所以,陈父已经受不了这么强大的压力,要屈服了。
   
   而代理律师,也收到了威胁,声称如果他再管闲事,让他在律师行业没有法混下去!所以,律师也动摇了!而律师从来到保定那天起,就收到了各种各样的阻 挡,抛开那些威胁不说,正常的去取证,保定方面也不配合!
   
   简单的案件,事情太简单了,只因为他爸爸不简单,所以就让它不简单!想想我们的李局,能收买CCTV,能让众多媒体闭嘴,确实不简单,大家没有发现 吗?各大网站上关于李刚门的消息越来越少了吗?
   
   我们可以理解,因为我们太熟悉社会的潜规则了!说是要查李刚的家产,查了吗?河大校长明显的抄袭,却没有人来查,正常吗?“孔方兄”是能办了一切事 情的,不要说我的思想偏激,事实就在眼前!
(2010/11/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