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胡锦涛传(五)]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传(五)

27:温家宝与胡锦涛仕途你追我赶
   
   
     ●被宋平所发现、提拔的人,陈光毅可以算得一个。但陈光毅为官多年,政绩平平,宋平是否会多少感到失望?迄今没有令宋平感到失望,甚至可能还会唤起更大期望的,是他极力提携的温家宝
   

     曾任江苏省长、化工部长、现任全国妇联副主席兼书记处第一书记的顾秀莲,也曾经在甘肃呆过不少时间,曾经有人推测她被擢升高位,也有宋平的功劳。但是细查一下,却并非如此。
   
     顾秀莲在甘肃呆的时间比较早,她一九三六年出生于江苏南通,比胡锦涛要大六岁。一九五八年进沈阳冶金机械专业学校学习,一九六一年毕业之后到甘肃金川有色金属公司修械厂当工人。一九六四年,她离开了甘肃,调任机械工业部技术员,一九七三年十月,即宋平正在甘肃担任省革委会副主任之时,顾秀莲升任国家计委副主任——正巧是宋平曾在国家计委所担任过的职务。她后来于一九七七年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在下一次党代表大会上成为中央委员,调到江苏省委当书记,第二年当省长,是中国第一位女省长;一九八九年,调回北京担任化工部长。一九九八年,调到全国妇联担任领导职务。从她的经历看,与宋平总是交臂而过,并非宋平所提拔的人。
   
     被宋平所发现、提拔的人,陈光毅可以算得一个。陈光毅毕业于东北工学院机电系,一九五九年被派往甘肃白银市有色金属公司任技术员,“文革”前夕调往兰州有色冶金设计院。担任过甘肃省重工业厅副处长等职。宋平主政甘肃时,将陈光毅调到自己最熟悉的省计委,提拔为副主任,列为重点考察、培养的干部。后来宋平离开,陈光毅继续上升,一九八三年担任中共甘肃省委副书记,甘肃省省长。一九八六年他从西北到了东南,成了“福建王”,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并先后兼任省政协主席、省人大主任。八年后陈光毅到北京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局长,一九九八年当选为九届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光毅为官多年,政绩平平,宋平是否会多少感到失望?
   
     迄今没有令宋平感到失望,甚至可能还会唤起更大期望的,是他极力提携推荐的温家宝。
   
     温家宝在仕途上前进的轨迹,简直与胡锦涛像是两滴秋水般相似。
   
     温家宝是天津人,一九四二年九月出生 ——比胡锦涛要大三个月。但他上大学要比胡锦涛晚一年,是一九六○年至一九六五年就读于北京地质学院矿产系地质测量及找矿专业。与胡锦涛相同的又一点是,他也是在大学毕业前夕加入了中共。但他比胡锦涛的学历要高:一九六五年到一九六八年,他在北京地质学院地质构造专业读了三年研究生——从“文革”风暴卷起之后,他的研究生课程一定也就只剩下了“学毛著”和“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这两门了。一九六八年,他与胡锦涛前后脚到了甘肃,不过,他往西走得更远,被分配到了张掖地质力学队任技术员。与胡锦涛又一次异曲同工的是,后来他也转向了政工,先后担任了政治干事、政治处负责人。一九七八年,他接任地质力学队副队长,该队是依李四光的“地质力学”理论,唯一从事地质地学勘察研究的专业队。
   
     温家宝沿著这条道路走下去,说不定也能成为不错的地质学家。但是仅仅一年,他就又步上了胡锦涛的后尘,到省里地质局担任了副处长。提到副处级这一层,他落在了胡锦涛后面;但是第二年,他赶上了胡锦涛的步伐:同时被提为副局级,被擢升为省地质局副局长。一九八二年,又与胡锦涛同时被调到了北京,他出任国务院地质矿产部政策研究室主任。第二年,晋升为副部长兼全国矿产调查委员会副主任。
   
   
   28:重返京华感受思想解放之风
   
   
     ●刚刚打过了“真理标准讨论”的思想战役,中央党校是当时中国思想最为活跃的地方之一。胡锦涛重返京华,来到这里培训,接触到了许多新鲜的思想空气
   
     一九八五年,温家宝调到了党中央系统,任办公厅副主任,这时的办公厅主任,是团中央第一书记王兆国兼任——胡锦涛和温家宝这段时间竟都分别给王兆国当副手。但一九八六年,四十四岁的温家宝就接替了王兆国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要职。
   
     温家宝是一个能文能武的人才,传说他懂英、俄、法三门外语(有的资料上说“精通三门外语”,可能有所夸大),不仅头脑清晰,文笔敏捷,而且会开摩托,能驾坦克,还可以双手同时使枪,百发百中——说得有点神!
   
     宋平并不仅仅将胡锦涛放在一个省建委副主任的位置上就算完了。不,他要负责到底。宋平看好胡锦涛是可堪造就,担当党国重任的“栋梁之材”,他要为胡锦涛的晋升创造更多的条件。
   
     胡锦涛在建委副主任位置还没坐定,一九八一年一月,宋平应他的老同学姚依林之召,上调北京任国家计委第一副主任、党组副书记,行前他不忘叮嘱省委继任者安排胡锦涛到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中央党校这一届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培训对象是厅局级官员,有一百四十二名学员,为期一年。在邓小平、胡耀邦等改革派刚刚取得对华国锋、汪东兴等保守派的胜利,中共党内新老交替的关键时期举办,具有非常的意义。进入这个培训班,就意味著进入了中共立即考察、拔擢的对象的行列。
   
     胡锦涛重新回到了京华。事过境迁,物是人非,一切都与十三年前离京迥然不同,满心兴奋中夹有期待,回忆起当年离京思绪茫然和心情沉重,恍若昨日,又恍若隔世。
   
     中央党校毗邻颐和园,林木扶疏,景色清幽。刚刚打过了“真理标准讨论”的思想战役,党校是当时中国思想最为活跃的地方之一。胡耀邦亲自部署于一九七七年七月创办的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对上报给中央,对外发给中央各部委和各省市委负责人,对内,党校学员人手一册。这个内部刊物,由深受胡耀邦信任的党校副教育长兼哲学教研室主任吴江主持,基本上每星期一期,堪称当时党内思想最解放、视野最开阔的理论园地之一。胡锦涛从这里接触到了许多新鲜的思想空气,从《理论动态》这些题目,便可以想见当时中央党校思想讨论和政策探索的广度:《略论我国国营企业领导制度的改革方向》(第二九一期),《农业生产责任制与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第二九九期),《遵守党的决议和保障科学研究的自由》(第三三○期),《关于国际领域的人权问题》(第三三九期)……
   
     我们也必须指出:在胡锦涛当中央党校学员的这一年间,党内政治对垒、思想交锋极为复杂,《理论动态》在思想解放运动期间创刊时的那种锋芒毕露的锐气收敛了不少,也发表了不少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章,在讨论经济体制的文章中,也时见“坚持计划经济”等等论述。
   
     胡锦涛这个班有二十多人,除了在老师的指导下钻研马列基本理论、钻研中央文件政策精神,批判“四人帮”的思想路线,同学们也为改革开放中的种种问题从早上争论到深夜。同班同学中有一位是后来当过财政部长的刘仲藜,当时是黑龙江省计委副主任;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是北京大学历史系六八届毕业生,时任中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也成了胡锦涛的同班同学,据说他曾将胡锦涛请到自己父亲家里,胡锦涛切身感受到中共总书记的爽朗坦直,嫉恶如仇。
   
   
   29:胡锦涛进党校天时地利人不和
   
   
     ●胡锦涛进中央党校学习,赶上了千载难逢的天时,地利,也赶上了格外激烈的“人不和”:中央党校正处于政治斗争和人事纠葛非常复杂尖锐的阶段
   
     胡锦涛在一九八一年到一九八二年进中央党校学习,赶上了千载难逢的天时,地利,也赶上了格外激烈的“人不和”。
   
     说“天时”,此时正是中共紧锣密鼓筹备召开十二大之时,中央为了加紧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规定了与会党代表年轻人的比例。于是,胡锦涛沾了年龄的光:因为年仅三十九岁,还在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期间,就被告知当选为甘肃省出席十二大的代表。
   
     不仅如此,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共青团中央正在筹备召开团的十一次代表大会。一九七八年在团的第十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团中央第一书记的韩英,早就被邓小平、胡耀邦等人看不入眼,内定要换下去,党中央正在天南海北地物色接任人选。他们选拔团中央领导候选人的标准有四条:一,年龄在四十五岁以下;二,有过青年工作经验;三,既有学历又有基层工作经历;四,政治思想过硬。这四条,可不正像是为胡锦涛量身打造的!
   
     说“地利”,中央党校的学员近在中央眼皮底下,成了被中共改革派就近盯住的栽培对象,他们常常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来给学员上课,吹风加压,开一点政治思想“小灶”。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日,培训班毕业,要求党主席胡耀邦来讲话,他没有来党校,却专门把学员接到中南海去作了一次讲话,提出了对中青年干部的六条要求。另一方面,培训班学员又是送上门来被中央人事领导小组盯住的考察目标。试想,如果胡锦涛还在兰州当他的省建委副主任,考察起来就要费事多了!
   
     说“人不和”,是指胡锦涛在参加培训班期间,中央党校正处于政治斗争和人事纠葛非常复杂尖锐的阶段。
   
     一九七七年三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决定恢复中央党校后,党的主席华国锋挂名当校长,汪东兴为第一副校长,中央决定起用在中国科学院工作,并遭到审查、批判的胡耀邦,来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并主持日常工作。他在这里实际工作到一九八一年六月,接替华国锋为中央主席为止。按照中共惯例,党校校长由党的主席兼任,胡耀邦接任了党主席,应该也接任党校校长。但是他不仅拒绝了,而且不再过问党校内部事务——上述对培训班学员的讲话是个例外。到中共十二大前夕,他的党校副校长职务也正式辞去。一九八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央书记处任命党校新领导班子,王震当上了校长。
   
     按照吴江在其《十年的路——和胡耀邦相处的日子》(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一九八五年)的说法,由于胡耀邦在改革开放初期触动了党内若干政治派别,“王震出任党校校长原本就是某种势力针对胡耀邦的策划”。
   
     当时,原主持党校日常工作的第一副校长,“文革”前的中央组织部长、胡耀邦的亲家安子文去世后无人代替,胡耀邦调来的常务副校长冯文彬因兼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大半精力花在中办那边;教育长宋振庭因癌症动手术住院。王震到任,立即动手清除他心目中的异己力量:吴江,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参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执笔者之一孙长江,《理论动态》编辑、研究室副主任阮铭。胡乔木在一次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提出:将此时已经退居顾问的清华大学老校长、教育部部长蒋南翔请出来担任中央党校第一副校长。吴江认为:蒋南翔过去在共青团中央工作时是冯文彬的助手,调他来“其目的不必说是为了挤走冯文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