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胡锦涛传(十)]
拈花时评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传(十)

73:谨言慎行,循规蹈矩
   
   
     ●胡锦涛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一把手,自然具有“新闻含金量”,媒体记者频频要求能报道他的新闻。但是胡锦涛瞻前顾后,秉持一贯的低调作风,多半婉拒,曝光率极低
   

     胡锦涛对在贵州的校友、过去各个阶段的同事、部属,只要抽得出时间,都尽量能见一见,聊一聊。像一九八六年十月,中国青年报社在贵阳开记者会,胡锦涛知道了,专门抽时间去参加会议,与时任社长李至伦为首的该报同人一起合影留念。不过,胡锦涛把住底线:欢聚尽管欢聚,叙旧不妨叙旧,他也乐于从这些非正式渠道得知更多的信息;却不对他们许诺超越原则的愿,一切按规定办事。
   
     这确实是胡锦涛一贯的特点:反对追逐权力名位、纠缠个人待遇。可想而知,来贵州没多久,他遇到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怪事时,是如何雷厉风行地处理了。
   
     一九八六年元月,贵州省纪委对贵州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主任熊冬华,贵阳市人大常委会综合处副处长王成志,省政府经济科技咨询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匡等人搞非法组织活动的重大案件,进行调查。此事其实是在胡锦涛来贵州之前发生的:熊、王和陈虽然都是读过书的文化人,却毫无常识,徒贻笑柄。
   
     一九八四年五月,他们结识贵阳铁路分局女工张世菁,这个女工为了发表作品而谎称自己是“军委总参情报局贵阳总部的指挥长”,是“中央某首长”的“私生女儿”,能通过“嫂嫂直接和中央领导打交道”。他们竟对这一派胡言信以为真,以为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一九八四年八月,熊拼凑一个自任社长的贵州人民出版社“领导班子”的名单交给张,请她通过“中央”给省委打招呼批下来。随后他们又三次分别推荐所谓“省委班子人选”及“补充人选”,请张上报“中央”批准。其中,熊任“省委副书记”,王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陈匡也提出要任“ 组织部长”!
   
     此事堪称天方夜谭,却也并未触犯刑律,只是违反党纪、败坏党风而已。胡锦涛抓紧让省纪委进行处理,对伸手要官跑官者敲响一记警钟。
   
     胡锦涛担任地方诸侯,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一把手,在他身上自然具有“ 新闻含金量”。一九八五年从上到下干部掀起年轻化浪潮,追风的媒体记者更频频要求能予报道。但是胡锦涛自从到贵州后,在这些方面变得更加瞻前顾后。面对络绎不绝的媒体要求采访的要求,他秉持他一贯的低调作风,多半婉拒,曝光率极低。这段时间,全国有影响的报刊上关于胡锦涛的报导甚少,只有《经济参考》一九八六年一月五日登载了王伟强等人的《走出“夜郎国”》,以及《嘹望周刊》海外版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刊发的张殿光所写的《胡锦涛在黔北探讨致富之道》等不多的几篇。
   
     当然,也有实在拒绝不了只好接受采访的时候,胡锦涛除了含蓄地表达自己某种信念和看法外,往往很明确地要求对方理解他的苦衷,不要过多地“拔高”他。
   74:“不适当报导只能加速我垮台”
   
   
     ●贵州官员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中国惯例,新官上任总是要换掉一批人。然而胡锦涛一反惯例,只要没有因违反党纪国法而受到查处,现任几级班子一个人都不换
   
     他在回答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一定要长期呆在贵州。要改变贵州这样地方的贫困面貌,需要一批乐于献身的人。我心目中的省委书记形象是:“有坚定的信念和强烈的追求,又有脚踏实地的精神,不图虚名的人;不官气十足,高高在上,和群众心连心的人;发扬民主,又在关键时候能够决断的人;热爱生活的人。”
   
     胡锦涛曾经掏心掏肝地对相熟的记者说:“自从踏上贵州的土地,我就觉得命运已经和贵州三千万父老兄弟的富裕幸福连在一起了。不过,我不愿意你们宣传我,不适当的报道,只能加速像我这样年轻的省委书记的垮台。”
   
     胡锦涛到底是从团中央出来,很注意塑造一个不同于传统僵化官僚的新形象。
   
     在被问到什么是“热爱生活”,他解释说:“对事业的责任感,对友谊的忠诚;爱
   
     运动,爱文艺,爱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
   
     他还说过:“中青年干部一定要有好作风,说实话,办实事,讲实效,把深入基层、了解实情作为一项基本功。如果把主要精力用在应付‘场面’,迎来送往等方面,虚虚飘飘,不务实际,急功近利,那就很容易沾染上‘骄娇’二气,走入歧途。”
   
     一位中国大陆著名作家曾经对笔者谈过他到贵州听到当地官员谈起胡锦涛:“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中国的惯例,新官上任总是要换掉一批人。他们见过多少任省委书记了,都是上任没多久,就开始对省里的班子、部委办局的班子、地市县的班子以各种名目动手术。虽说是“惯例”,他们对此也是同情、理解的:新官上任要推行自己的主张、政见,总得有听话、顺手的人么。然而胡锦涛这个新官一反惯例,不由得不令他们印象深刻:他一来贵州就宣布,只要没有因违反党纪国法而受到查处,现任的几级班子一个人都不换!他鼓励大家积极工作。胡锦涛这么说,也这么做,为政三年,确实不搞“一朝天子一朝臣”。
   
     因为胡锦涛的低调内敛,在贵州工作期间,总算在复杂的矛盾中化解了戒心,
   
     理顺了关系,保持了平衡。
   
     与胡锦涛同一时期执掌夜郎国,担任贵州省长、省委副书记的主要搭档,是王朝文。
   
     一九三○年出生的王朝文,也是中共十二届中央委员,长年在贵州工作,而且他是苗族,多了一层身为少数民族的优长。
   
     说起来他的资历也算与共青团沾边:一九四九年就担任过青年团镇远地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一九六○年又任过贵州团省委副书记,还进入了胡耀邦为第一书记的团中央委员会;文革虽一度受到冲击,但十三年后,又重返团省委副书记席位;早在一九八○年,他就担任了中共贵州省委书记,一九八三年担任省长、省委副书记。
   75:化解省长的戒心
   
   
     ●贵州省长王朝文与新来的省委书记胡锦涛较劲,虽未露于形色,但还是留下蛛丝马迹。不过,在升官无望、平调出去又得不偿失的情况下,他与胡反而可以相安无事。而胡锦涛本来就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论年龄,王朝文比胡锦涛大一轮(他也属马),论政坛辈分而言可以说高了一辈——他是五十年代中共建国前后参加革命,而胡锦涛是在六十年代文革期间参加工作;
   
     从团内资历上讲,他在担任地区团工委书记之际,胡锦涛连团的大门还未跨入;而他当上副省级干部之时,胡锦涛才刚刚由副处长被越级提拔为副局级……加之他是土生土长的“地头蛇”,对贵州的政情民情来龙去脉,尤其是未能见诸文字的活材料,就算博闻强记的胡锦涛也远远难望其项背的。经营了数十年的上下左右人脉关系,更使他左右逢源,进退有踞,“老少咸宜”。要他居于胡锦涛之下,即便口里说理解中央培养接班人的战略部署,说尊重和配合省委一把手,他心里怎么想这位胡老弟,人们也不难猜测。
   
     王朝文及其手下与新来的省委书记较劲,虽未公开露于形色,但还是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就拿笔者查到的《贵州年鉴》上看,关于王朝文的记载比比皆是,能提就提,关于胡锦涛则惜墨如金,能不提就不提。一九八六年版《贵州年鉴》记载前一年即一九八五年该省的资料,开卷就有王朝文的数张照片,却不见早就于当年七月上任的胡锦涛踪影;如果说,这是因为对中央空降胡锦涛来贵州的意图感到心中没有把握,不知道到底算是下放镀金还是放逐贬黜,未免有些势利眼的话;那么下一版的《贵州年鉴》,记载一九八六年资料,在大事记中,关于王朝文的记载竟多于关于胡锦涛的记载,这在一贯重视论资排位的中共笔下,就未免显得有点出格。
   
     更明显的是一九八九年版的《贵州年鉴》,记载前一年即一九八八年一年的政经文化各种资料。这一年最重要的政治活动,莫过于中共贵州省第六次代表大会。《年鉴》中记载:“大会听取了胡锦涛……作的《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改革开放步伐,迎接贵州九十年代的新发展》”,并特别在括号内注明“全文详见本书《特辑》部分”。但查遍该书《特辑》乃至查遍全书,却不见胡锦涛这篇重要报告。很明显,本来按计划这篇报告是一定得列入《年鉴》的,但是十二月中央对胡锦涛另有任命,《年鉴》的策划、编辑者们就悍然将报告抽走了!
   
     王朝文在官场上打滚这么久,当然心知肚明,他更上一层楼、升到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之类,是难上加难了;而调出去当一个国务院部长的前景,则未必对他有多少吸引力。王朝文在这种情况下,与胡锦涛反而可以相安无事,客客气气过得去。而胡锦涛本来就善于处理人际关系,“退一步海阔天空”,化阻力于无形,在小小夜郎国没有发生一班人马势同水火的龃鼯冲突。
   76:三匹“马”拴到了贵州马槽上
   
   
     ●从事业角度来衡量,胡锦涛痛感贵州干部队伍素质低劣。他多次向中央汇报,要求充实、加强省委领导力量,中央从中原调来了原河南省委副书记刘正威,专职担任居于王朝文之后的省委副书记
   
     当然,如果不是从人事角度,而是从事业角度来衡量,胡锦涛不可能不感到贵州干部队伍的素质低劣,自己势单力孤。他多次向中央汇报过这一情况,希望能够充实、加强省委领导力量。一九八七年六月,中央从中原调来了原河南省委副书记刘正威,专职担任居于王朝文之后的省委副书记。
   
     刘正威生于一九三○年,与王朝文同龄,也是属马,加上胡锦涛,这下三匹“马”拴到了贵州的马槽上。刘正威本是河南干部,一九五三年被地质部党组书记刘杰调进北京,从此跟随刘转战地质部、国务院三办、第二机械工业部。一九七七年刘杰到河南任职,刘正威随之被任命为河南省委副秘书长。一九八一年刘杰升任河南省委第一书记,立即提拔两人担任省委书记(相当于后来副书记),就是刘正威和罗干。刘正威一度比罗干前途更看好,一九八二年中共十二大起刘便已是中央委员,而罗干在十二大上与胡锦涛一样,只被安排进入候补中央委员。但罗在一九八三年被调到全国总工会,为正省部级待遇,而刘正威却在河南副省级徘徊八年。这次在河南升不上去的刘正威调到贵州来,接受胡锦涛领导。
   
     后来经胡锦涛推荐,中央又从贵州省委常委中,提拔了龙志毅为副书记。
   
     经过一段时间共事,胡临从贵州调走之时,向中央表示刘正威“有能力、有资格”接替自己。王朝文仍然在省长岗位上与新任省委书记刘正威共事,一直到他六十三岁退居二线——一九九三年,年过花甲的王朝文在省八届人大上失去省长职务,次年任省人大主任。但他在全国人大挂上了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头衔——虽无什么实权,却毕竟是个响亮一点的名头,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晚年活动舞台,可以为他增加很多国内国际交往。我们有依据推测,昔日与他共了三年事的胡锦涛,这时正主管组织人事大权,对他取得这一职位,至少是顺水推舟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