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拈花时评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关于这个话题,我早就想说些什么,即便不能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还是想说些什么,尤其是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无论如何,所有的海外民运人士都是中国民主的先进分子,六四那年,我和我的同事朋友都曾经仰望过他们。方励之、吾尔开希、王丹、柴玲、王希哲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曾经景仰的名字。记得那年我进入了一家中外合资的金融公司,是一家很难进的公司,工作舒服、工资高、福利好。为国家的民主而牺牲吗?那时候的我宁愿卑微地仰望这些名字,然后拿着自己的高工资享受生活,现在想起来非常非常惭愧。
   
   关于民运分子相互间内斗的信息,这几年也听过不少,也没太往心里去。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不要说只有中国人才这样,其实我接触过的外国人也内斗的。只不过相对而言,他们不会有宁与番邦不与家奴的想法,而我们不仅仅是朝廷这样想,连普罗大众都这样,尤其是知识分子。但是,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以后,我所读到的相当一些文章,相当地不堪。有揭露刘晓波在六四后写认罪书的,有揭露零八宪章不是刘晓波独自完成的,他其实不过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润色了一些,还有批评刘晓波愿意与中共妥协合作的,甚至有人说他坐共产党的牢是舒服牢没有受苦所以不算数的。
   
   这不禁让我想到南宋的“中兴”之主宋高宗。数百年来关于岳飞冤死的原因有很多,大家多指奸臣责秦侩、万候卨、王氏、张竣四人,至尽四人塑像依然跪在岳飞墓前。但是,史家近些年的主流意见是真正的凶手是宋高宗,因为岳飞是大将,没有皇帝的首肯怎么可能杀得?而宋高宗杀岳飞、罢韩世忠,是因为害怕假如宋钦宗归国对其皇位不利。且不说一个是中兴复国之主,一个是被俘解救的亡国之君,即便真的威胁他的皇位,难道个人利益比国家利益还要高?还有明末北京陷落以后,其实不是没有复国之机的。假如不是南明的几个小朝廷互相攻讦,至少争取划江而治还是有可能的。就因为几个皇家集团相互攻击,结果渔人得利,白白便宜了女真人。

   
   有这么多的历史教训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写认罪书是刘晓波的污点,难道不能允许他改过?人谁无过?零八宪章很可能不是他独立完成的,但是他被判重刑十一年的时候没有人提出这一点呢?在他被判重刑的时候他也没有拿这一点来做辩护,不是吗?至少在这一点上他做得非常高贵。至于他主张与中共妥协合作以争取中国民主的机会的,这纯粹是政治观点的争论,他绝对有权力这样主张的,这连过都算不上。至于他坐舒服牢,那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中共给他的待遇他有选择权力吗?难道要他自己主张去更艰苦的牢狱?这太不符合逻辑了,要那么做纯粹是矫情。
   
   不管怎么批评他,都不能否认这一点,二十年来他没有出国居住。他没有选择逃跑,他选择了重刑十一年仍然坚受他的民主思想,这一点令一切安全地居住在海外的民运人士失去了批判他的资格!想要实现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吗?想无愧地讨论中国的民主事业吗?回到中国来,哪怕是坐牢杀头,回到中国来。回来坐共产党的牢,否则,就失去了批判他的资格。假如自己躲在万里之遥的国外,那凭什么指责他呢?又凭什么号召国人反抗中共呢?躲在国外,就无法逃脱被中共边缘化,这些年海外民运认识基本没有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有任何帮助作用,原因无非就是这个。
   
   有些民运人士尝试过回国,不过都被中共拒绝入境,这是事实。但是不是出了一个冯正虎吗?他不是令中共尴尬至极,最后又不得不重新接纳的吗?假如同一时间,在纽约、落衫矶、巴黎、墨尔本等地国际机场都出现冯正虎现象,这本身就足以触动中共,同时将全世界的眼光都集中在中国的民主事业上。假如你们想拥有与刘晓波同样的历史地位,真心要为中国的民运事业奋斗,回来吧,回来把共产党的牢底坐穿。
(2010/11/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