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胡锦涛传(七)]
拈花时评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传(七)

43:太子党擒贼先擒“王”
   
   
     ●如果说陈昊苏对王兆国、胡锦涛看不顺眼,主要是他的书生气与他所认为的官场习气颇有隔膜,何光炜则完全是出于权力的计较了。一些因为王、胡来团中央而权力地位受到威胁的人,不时闹点地震
   

     当然,如前所述,太子党也不是铁板一块。像陈昊苏,是研究军事史出身,当年他的父亲、中共著名的儒将陈毅,对他寄予厚望。他爱好舞文弄墨,书生气十足,不像一般官员那样好弄权势,也不那么谨言慎行——在他来讲,或许是无所求也就无所畏。他自己的兴趣,更多地在于战争史。谈起战例,如数家珍;而混迹官场,如坐针毡。
   
     这样的性格和领导风格,与团中央那些基层来京的机关干部(第二类),自然难以说到一块去,倒是与更后来从大学毕业分配到机关来的新干部有些共同语言。他的思想也逐渐趋向于开放。本来在团中央当书记时,他还狠抓共产主义教育,认为青年尤其是他所分管的学校部的工作对象——大中学生,“非政治化倾向”要抓紧扭转;可是后来调任北京市副市长,转管文化教育和卫生,形象大变,深为李锡铭和陈希同不满,说他“向右走得太远”;再后来,他在北京市开党代会之前识相地提出不参加差额选举,被调任国务院广播电影电视部副部长主抓电影时,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思想更加“自由化”,与中宣部长王忍之、广播影视部部长艾知生等人更尿不到一个壶里。终于在一九九○年三月七日,被安插了一个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的闲差,近几年更是在政坛几近完全消声匿迹。对于一个当时才四十九岁的帅门之后,这确实是相当异乎寻常了。
   
     如果说陈昊苏对王兆国、胡锦涛看不顺眼,主要是他的书生气与他所认为的官场习气颇有隔膜;何光炜对王、胡看不入眼,则完全是出于权力的计较了。
   
     何光炜是另一种类型的“太子党”,就像他的父亲何长工没有陈毅那样的满腹经纶一样,他也是典型行伍出身,又娴于权术。而倚仗父辈馀荫,口气狂妄。在公开场合,他满脸不屑地当众评论另一个军队团干:“他神气什么?!我们那时候,他还在穿开裆裤!”那么,依此类推,王兆国、胡锦涛这样的干部,更不在他眼里,集结了一些因为王、胡来团中央而权力地位受到威胁的人,不时闹点地震。
   
     这些人擒贼先擒“王”——王兆国。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团中央书记处的新班子中,胡锦涛可以与“太子党”多少扯上点瓜葛,因其岳丈的关系,他虽非“太子”也可算是“驸马”;而第三把手刘延东,是如假包换的“红色后代”,其父亲刘瑞龙论资格比陈毅、何长工并不逊色多少,他一九二六年秋入党,参加过长征,官至华东野战军第二副参谋长兼后勤司令、第三野战军后勤司令兼政委;中共建政后担任过上海市委秘书长、国家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一九八三年又当上六届全国人大常委。相比之下,王兆国没有这些显赫背景,只是自恃为邓小平点将来此,锋芒毕露,上升势头正猛,自然就成了“太子党”集中攻击的目标。站在第一把手身后保持低调的胡锦涛,作为团中央直属机关党委书记,与管后勤行政的何光炜工作接触甚多,二人还能相安无事。
   
     但后来情况逆转:王兆国调升中办主任之后,胡锦涛接替团中央第一书记,没了屏障,首当其冲;王兆国这时翅膀稍硬,也不是他们几个人能扳得倒的了。于是有人便退而求其次,来跟胡锦涛为难了。
   
   
   44:左右为难吃喝风
   
   
     ●胡锦涛遇到“吃喝风”有他的高招。他对手下解释过,下面团组织盛宴招待,有他们不得已的苦衷:他们想藉团中央书记来视察,在省委官员面前推进一下团的工作。你硬不给他们面子,反而会给该省团的工作带来阻力
   
     在个人生活待遇上,胡锦涛非常注意影响。
   
     他的妻子刘永清随他一起调回了北京,开始安排在团中央属下的中国青年旅行社工作,不久,胡锦涛就设法将她调到北京市建委,一来这样更“专业对口”,便于她发挥才干;二来也避免“瓜田李下”,将来若遇到提级、奖励之类的事,不至于被人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到团中央之后,机关总务处在机关大楼旁边,同样位于前门东大街旁的团中央宿舍楼里最西头,按照其级别,给胡锦涛分了两套三室一厅的住房。因为靠西,每到夏天下午傍晚,房间里热得像蒸笼,这样的住房在几个书记中间是最差的。胡锦涛毫不计较,总是说:“机关住房紧张,这就很不错了。”一住就是好几年。
   
     上级官员下基层时的“吃喝风”一直是中共屡禁不止的头疼难题。说实话,上级官员未见得个个都是老餮或者酒囊饭袋,但有时形势使然,不得不逢场作戏。团组织本不是有钱有权的实力机构,但是团中央书记到了省市自治区,团省委同样要山珍海味,还要请来中共省委第一书记或者分管共青团工作的省委书记、省委宣传部长等政要,一起入席。
   
     团中央官员遇到这种情况往往头痛不已:他们都在政治上有一番企图心,并不想沉溺于口腹之乐,而这么大吃大喝,如果有人告到中纪委,倒有可能断送前程。可是要想抵制吧,又会闹得上下关系紧张。例如后来调来任书记处书记的李源潮(后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文化部副部长,现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南京市委书记),也是一位书生气较足的官员,下去时坚持要遵守中央规定的“四菜一汤”,否则就不肯入座就餐,或者坚持要自己付费。下面团省市委接待者当然不允,于是弄得场面矜持,有时团省、市委书记很是下不来台,事后一肚子意见。
   
     胡锦涛对这种问题有他的高招。他对手下的人通情达理地解释过,下面团组织盛宴招待,也是有他们不得已的苦衷的:他们想藉团中央书记来视察的机会,与省委官员们沟通一下,联络感情。你要“坚持原则”,“不留情面”,硬不给他们面子,反而会将事情搞砸,给该省团的工作带来阻力。胡锦涛在面对下级设宴时,表现出相当的灵活性。他在刚到达当地时,会有言在先,要求团省委负责人“不要过分奢华铺张”,进餐要尽量节约、简单;但是当团省委安排好了正式场合,当著赴宴餐叙的省市委负责人,他又善于应对,与那些诸侯们觥筹交错,给团省委一个大大的面子。
   
     在视察期间,他也不为交钱的事与接待人员推让拉扯,但是回京之后,他会要求他的秘书给团省委将钱寄去。其中广为人知的是到广西视察,就遇到非赴宴不可的情况,胡锦涛回京后,令其秘书叶克冬,寄去三十元钱——这在当时,也相当于他一月薪水收入的十分之一了。
   
   
   45:卫生值日从不参加打扫
   
   
     ●胡锦涛非常注意小节,滴水不漏,但是在卫生值日问题上,却恰恰“不拘小节”:基本上没有参加过。与他排在一天值日的一位青年干部虽然每次都得多干,对他这一点倒是颇为赞赏:说明他实事求是,不摆样子
   
     对胡锦涛从实际出发,团中央机关干部还能回忆起许多小事。当时团中央机关强调“保持耀邦时期的好传统”,没有雇专人打扫办公大楼里的清洁卫生,各办公室内由科室干部自己打扫,各楼层走廊、厕所和楼道,则由该楼层科室干部分片包干,每天早上轮流值日打扫。对团中央书记们和部长们也一视同仁,排进了轮流值班的名单,悬挂于每楼走廊。
   
     王兆国每次轮到自己值日时都准时来到,扫地、拖地、倒垃圾;而胡锦涛则不一样,前面我们说他非常注意小节,滴水不漏,但是在卫生值日问题上,他却恰恰 “不拘小节”:基本上没有参加过打扫。与他排在一天值日的团中央研究室一位青年干部虽然每次都得多干,对胡锦涛这一点倒是颇为理解和赞赏:这说明他实事求是,不摆样子。众所周知,胡锦涛每天晚上总是要在办公室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电梯关闭了,大楼的大门也锁了,他每次得步行下楼,到传达室叫门卫起床开门才能出得去。书记就是书记,不是清洁工,他为全团的事已经耗尽心力,每周值日早上他何必要走过场、装门面,来挥舞一下扫帚拖把?
   
     有相当长的时间,在一般人的印象里,提到胡锦涛,往往联想到王兆国——尽管现在他们两人的地位已有了不小差距,一个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家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另一个仅为中共中央委员、统战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而当年他们两人在一起共事时间其实也不算长,不到一年半:从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底双双被“选为”共青团中央书记起,到一九八四年五月王兆国“更上一层楼”,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为止。虽然王兆国的团中央第一书记头衔后来还继续挂了一段,胡锦涛直到该年十一月底才获党中央任命、团中央委员会全会选举正式接任第一书记,但是王兆国在这半年中实际上只能全力以赴应付中央办公厅那摊挠头事务,不可能抽出精力来考虑团中央工作了。
   
     人们将两人相提并论的这一印象,也并非毫无道理。胡锦涛与王兆国,确实具有很多共同点:
   
     他们年龄相仿,王兆国出生于一九四一年,比胡锦涛大一岁;都是六十年代初的大学毕业生,同具理工科背景;他们都曾经在文革期间前往边远地区从基层干起;尤其是,他们都是在一九八○年代中共权力结构新旧交替之际,被邓小平等中共元老发现、甄选,前后脚提拔上来的。
   
     而人们之所以将他们两人连在一块儿,关键还在于他们都被列入了中共政坛上的“共青团派”——与胡耀邦线上有了瓜葛;现在,二人又都被列入中共第四代“跨世纪接班人”。
   
     胡锦涛与王兆国两人的仕途运气,虽然都被人们看成少年得志,平步青云,都有戏剧性的冒升,但是如果要将两人的官场轨迹画出图来细究一番,区别也一目了然:两人上升曲线的峰值有五六年时间差。
   
   
   46:王兆国先盛后衰 胡锦涛后来居上
   
   
     ●王兆国是在一九八七年猛然下跌,落到胡锦涛之后的。不少人分析原因是:中共政坛激烈动荡之时,王兆国处在旋涡中心,胡锦涛则远离风口浪尖。此说有理,但还得具体分析两人的思想理念、经验素质和为人风格等内在因素
   
     王兆国先盛后衰:刚过不惑之年一步登天,大红大紫,而后乐极生悲,降级安插,虽然近年缓慢回升,但毕竟由中央大员降为地方官员和部门主管;胡锦涛则后来居上:到京城工作后起先在级别上总比王兆国略逊一筹,从团中央第一书记任上又外放到最艰苦的边疆省份转任诸侯多年,年近天命时来运转,一下成为“六人之下,亿人之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十五大上又前进两档,成为党内老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