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井蛙文集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井蛙
    ―― 给艾未未
   
   1.
   

   
   你在你的位置上玩梦在梦里寻找舒服的颜色
   
   
   安格尔画纸的尺寸环绕着整个春天的安格尔
   瓦罐里的时间冬天里因为焦渴被迫放慢脚步
   
   你去年丢下的纽约自画像至今下落不明
   街道拥挤没有多余的空间让成群的乌鸦雨天里飞起来
   
   什么逃窜的声音如此响亮惊醒你窒息的凌晨
   你渴望一个人裸体与一个国家下盘纹丝不动的棋
   
   这么多移动的脚步无声无息监狱的窗户终于开了
   你拉长胡子靠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你与上帝彻夜难眠
   
   横格子与竖格子的脸庞交换着绝望的秘密
   一个陌生人碰上熟悉的语言他突然与世隔绝
   
   他嘶哑着咽喉站在高声喇叭下痛哭流涕
   
   他吸烟他感到焦虑这些人的记忆是从哪棵树上掉下来
   他看不见任何景色也摸不着轮廓和线条
   
   他被一场没有颜色的雪覆盖
   
   2.
   
   下了多久的雪啊白色下没有远方通向远处
   
   我看不见你来回走动的双脚像画框里飞走的昆虫没有形迹
   去年这个时候你与很多人交谈过瓦砾堆里的楼房和尸体
   
   胡同里迷路的老人找不着回家的大门
   天空下一个囚犯穿着白色囚衣在等午间的太阳
   
   你在空旷的废墟狂跑进另一个空旷的废墟被虚无吞没
   成群的警察风吹的蒲公英闹市里纷纷扬扬
   
   他是谁在结冰的铁门前泼洒白色水墨优美伫立一个下午
   
   你身上没有颜色可是你走进镜子寻找破碎的语言
   你在楼梯背后与相反方向的线条重新组合你的五官
   
   纽约人和中国人都清醒地过着安静的生活
   他们熟睡在吵闹的床铺上已经多年他们睁开眼睛可睡梦仍在延续
   
   院子里玫瑰开了很久没人伸手向零度的单纯解释什么
   每一种单纯的色调可以铺满你手中皱褶的时间和空间
   
   冬天黄昏里的凋谢更像去年
   
   3.
   
   你在高度照明灯下与刺眼的白昼周旋
   这是一个国家的棋局你带着勇者的声音指证那些墙壁上的黑暗
   
   你被黑色湮没在绝对光明里整整十年
   你递给上帝:这是今天街上的行人禁止在天安门广场
   
   名单里都是衣履整洁的人民在议论今夜的雪景
   一场颜色的革命终于展现在一个行人与自己交换语言的地点上慢慢蔓延
   
   梦境里你来回走动的棋子黑了又白
   他们在凌晨静坐他们僵立让每一座雕像都面带死亡的遗容
   
   生者在这里与死者一起度过上午和下午
   他们都相信时间在空间里会交织成一片坍塌的房屋
   
   你可以为老人画幅画像张贴在夜幕光影下使明天不再困顿
   
   你可以拥抱你的裸体狂想一场大雪在夜幕光影下的棋局成败
   或大会堂来往的人群雨天里乱跑
   
   蒲公英的羽毛落在纪念碑上燕子遇上春天的安格尔
   
   你永恒的阳光在你的梦境里与黑夜彻夜交谈
   你刻画着今朝梦醒的模糊轮廓和线条
   
   你在丢失的自画像前瞻仰自己脸上惊恐的神色
   像终于理解一个身穿灰色囚衣的犯人午间垂直形影最后的希望
   
   2010-11-20
   CHINA HILL
   
   
   
   
   
   
   
   
   
   
   
   
   
   
   
   
   
   
   
   
   
   
   
   
   
   
   
   
   
   

此文于2010年11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