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0-9]
井蛙文集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0-9


   
   
   
   

   
   
   
   烟雾在厨房里飘,我的薯仔烧焦了。我的茶也满溢开来,壶里的水太多就把茶壶变得很小。
   我把厨房收拾干净后,我开始觉得厨房太小。因为我在看毕纱罗的画,我的颜色无法静止的状态在烟雾中升腾,也一下子消逝殆尽。从黄色变成绿色,越来越绿,也越来越深。我把薯仔扔掉,把茶壶洗干净,然后重新再煮。
   (2010/9/30 JINGWA)
   除了颜色,我们还能利用风的力度去理解生命的形式。就像我从玛儿的瑜伽那里感悟而来,静止的风的力度,和摇摆的风的姿势都是人的生命形式。
   
   (2010/9/29 JINGWA)
   
   瑜伽一定能医治好她的忧郁。一定能。看那像是与天空持直立线条的肢体,多么优美。这么优美的艺术,若不能带给身体的健康,我想也能带给她的艺术以最丰富的想象。天、地、人的关系,就这看似一个动作上,其实已经达到艺术与哲学的精神高度。我深深为此鼓掌,我似乎也找到了自然与我之间的平衡点。
   
   (2010/9/28 JINGWA)
   
   玛儿确实是一个内心充满灵性和智慧的画家。她的画真带着感人的力度在颜色之间行走。我不认为好的画家必需有超然的疯狂行为。她的疯狂则蓄藏在内在自然的忧虑之中。有时候则是坦然的流畅。我希望,她能健康地画更多的画,我不在乎她画很多插图式的作品,然而,那些插图很多都是充满灵性的孩子的语言。
   上帝应该让这种人活得健康,假如不能活得没有缺陷。
   
   (2010/9/27 JINGWA)
   
   玛儿的《回家的路》,轻盈的蒲公英,支撑起一个天空的力度使我对轻盈产生无限遐想。因为,真正的力度就是轻盈的,她这幅画的内涵,就是一枝枝独立的与相互依存的花梗,它们都是笔直向上的展现一种既不是强烈也不是软弱的生命状态。最自然的状态不是随意,也不是迫使成长,而是有意的随意的结合。这里的颜色都是粉色的,粉色减弱了强烈的感觉,变得更加轻柔。而空间上的结构非常美,左边从低到高,然后从高到低的向着右边的花梗自然而去。中间两枝高大的花梗平行地支撑着整幅画的结构。矮小的两枝并行在中间位置的,则稳固了这幅画的平衡感。使得这些看上去像是随风飘摇的蒲公英枝梗,却有意而随意地稳定在一种轻盈状态中的力度美。
   
   (2010/9/26 JINGWA)
   
   我小时候困扰我的最大的宇宙问题是我发现每一个人的脸都长得不一样。到现在,这个儿童的宇宙问题也一直在困扰我。但是,没像儿童时代那样困扰得厉害。儿时,当我发现这个宇宙问题时,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一些看起来比较相似的面孔。现在,我困扰的是没能找到与我相似的面孔。
   
   (2010/9/25 JINGWA)
   我一夜之间睡醒理解了塞尚的色彩与空间感,不仅仅是对艺术的理解。我已经研究出一套医治胃病的药方,就是我前些天谈到的颜色能改变人在时间刻度上的情绪变化。因此,颜色能使人身上的波长改变,那么,人的精神的紧张程度和平静的状态也将得到改变。我除了发现使用艺术的透视法写诗外,还有发现医治胃病的良方,真使我开心。不过,这个颜色药方却也许只适合我一个人服用。
   
   (2010/9/24 JINGWA)
   凡高对圣雷米精神病院工作人员的吼叫,今天在我脑海里反复出现:“让我画画!让我画画!我什么都不想干除了画画!”这句可怜的话却成了我一生激励我不断工作的动力。除了工作,我什么都不想参与,爱情也好,非爱情的交往也好,我都提不起精神来。那些爱情故事的可笑,实在对我的生活造成毁灭式的干扰。我不愿意谁来干扰我的生活,我的工作。谁都不例外。因为,对于一个画画的人除了画画,没有什么是乐趣。而对于一个不干别的工作的人,我只能留在家里,让时间与自然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小。让我的生命与颜色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和谐。
   
   (2010/9/23 JINGWA)
   颜色一时之间没将我的胃病治好我感到我今天的颜色不是灰色,而是灰色加白色,于是,就成了淡灰色。比灰色稍微有点好转。我喝了热茶,也吃了一块饼饼,让自己不要饿着。心情也稍微好了起来,没到晚上,又看了一幅凡高的麦田,像是快活起来了。于是,我身上的颜色变了,淡灰色加金黄色,变成土黄色。啊,我笑了起来,终于胃疼也就是减缓了。睡前,再喝了杯热茶,病全好。我在梦中像是变成红色的苹果。
   
   (2010/9/22 JINGWA)
   
   耗时间去谈论我早已感到乏味的话题会加重我的胃病。我的胃病其实就是我的精神洁癖症。精神洁癖导致我的胃病在时间的刻度上失去平衡。胃病就是胃酸与时间的关系不对称所致。我胃病了一整天,人感觉就是灰色的,也就是黑白相间的颜色。没有苹果的活力。我把自己关进睡房里,一个人呆着像个灰色的苹果。如果苹果变成灰色,塞尚看了肯定会自杀。我不想吃药,因为,我一直告诉自己,我的胃病就是自然与时间的关系混乱了,因此,我要治疗我自己的是使用颜色来治疗一种来自情绪的病症。
   
   (2010/9/21 JINGWA)
   我喝了一杯浓茶,看了一本好书,还吃了一碗美味的粥。然后,我睡了一个好觉,做了一个怪梦,起来我还喝了一杯浓茶,看了一幅塞尚的画,然后我就感觉到我身上的颜色是红色的,因为,我精神充足,我双脚走起路来的声音也很沉稳。说明,我在时间的刻度上与自然是平衡的,风在外面吹,树上的叶子也轻微地摇晃着。动物没来,我把茶杯轻轻地放在桌子上,书本没怎么振动,因此,心境也没什么不安。
   
   (2010/9/20 JINGWA)
   一种热情遭遇到冷漠,说明自然在时间的刻度上突然失衡。因为,自然与时间在一起的永恒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平衡。可惜,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都是出现同一种不可协调的问题,那就是自然在时间的刻度上被风颠覆了,或者遭受到风的吹动。于是,热情与冷漠就变了颜色。热情是塞尚苹果的颜色,而冷漠是死亡的本来颜色。昨天的思考,是让死亡也具有苹果的颜色,那么冷漠也可能从死亡转变为生命的热情。这时候的中轴线就是颜色,颜色也是情感的媒介,因为来自光线的颜色都被赋予情感的波长或者波段。波长越长,也就是距离死亡越远,而波长越短,距离热情的生命也越远。因此,懂得光在情感上的波长理解,也就能将人与人之间的热情与冷漠利用颜色来治理彼此的失衡,时间的刻度在自然生命与自然死亡之间起到的作用确实很大,但颜色却是能医治情感也能将死亡赋予颜色的艺术生命。
   
   (2010/9/19 JINGWA)
   如果风能将死亡吹散,那么死亡将有自己本身的自然状态,它不是静止状态的。死亡如果有了风的吹动,死亡就有了生命了。死亡有了生命,那么就可以与生存相互平行地行走在时间的刻度上。死亡与生存是并存地平行着,那么时间便可以调动这两者不同的状态了。被视为不存在的死亡空间,会是黑白的还是也有塞尚苹果的颜色?如果,塞尚的苹果可以表达生命的消亡或者已经进入死亡状态,那么,塞尚的苹果静物将能让我们看到从生存到死亡的两条道路。但时间,还不是媒体,不是生命的中轴线。那谁会是生命与死亡之间的中轴线呢?是风吗?风既然是动态的,它就不可能成为一条线的无限延长和无限缩小。它是一种无限来回无限旋转的状态。我想,生存与死亡的中轴线应该是颜色了。颜色能与时间在一起,同时构成了生存与死亡的两种不同状态。那么,死亡在这里绝对不能是黑白的或者黑白之间。它一定要调配上阳光的颜色。
   
   (2010/9/18 JINGWA)
   我不能老在外面呆太久,呆久了我就想念我家里的热茶和书本。这种不像对人的眷恋,我对人从来就不狂热,我很多次谈恋爱都是被迫地与时间平行地向前走。而真正能感动我的自然风景,还是我内心深处的那一幅。我的自恋狂,已经迫使我无法找出能让自己厌恶的一丝一毫来。
   一回来我就躺在床上想,风不能静止,但人的死亡是静止的,我在想,如果人的死亡是静止的,那么,人的生存之所以不能静止,都是因为风的缘故。风使得万物都不能静止,就像颜色使得黑白流动,也就是黑白是静止的。那就是死亡已经是黑白,梦是没有颜色的吗?还有,风吹不动死亡吗?
   (2010/9/17 JINGWA)
   我是在一夜睡醒后理解了高更和高更的艺术,我也是在一夜睡醒后理解了塞尚和塞尚的苹果。这种空间结构的设置以及结合颜色之间的相互关系,使得一幅静物画达到比自然本身更和谐更生动更有结构美。物物之间的关系,科学可以使之平行、立体、或者对称,而颜色的艺术可以使之鲜亮、优美以及充满活力。物我之间的关系,则是自然与时间的平行,时间的刻度在自然秩序中彼此和谐地相互制衡相互存在。
   
   (2010/9/16 JINGWA)
   中间这根柱子,与盘子上那只最高处摆放的果子对称,成为整幅画的垂直线。这里可以看出,塞尚是个画画与生活都很认真的人。他不是凡高的悲情大发,也不是高更的执意表达思想的深邃。他在追求一种形式美,一种比形式更美的状态。这种色彩与形体的结合,如果不是树上的苹果,也该是盘子里的。我想起那句话:塞尚的成就就是将他的苹果画得更像苹果。
   
   (2010/9/15 JINGWA)
   
   我一天到晚都沉醉在塞尚的盘子和果子里。躺着时,我在想象一只苹果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砸坏了我的脑袋。然后,我的脸变形,变得越来越圆,像一只苹果。脸色被吓得变成青里透红,或红里透青。我的手臂长出一两片叶子,头发稀稀疏疏,一些掉在地上,叶子啊,多美。如果能有一只花色大水罐,该更美了。
   我能否就是这只水罐,而很多果子陪着我傻。
   我喝了口茶,红茶的好处是不会喝醉。但是,观看这些画真的会醉。
   (2010/9/14 JINGWA)
   这种鲜亮的色彩不亚于凡高的向日葵。一看到果盘与水果,大水罐的均衡搭配,就知道这就是塞尚的作品。白色果盘非常显眼,衬托橘红色的橙子非常美。下面一只孤零零的苹果,与白色果盘成为一条直线,也就是中轴。而近处,白色果盘同时是左边两堆果子的中轴线,右边的花色大水罐也是它左右两边的中轴线。不管从哪个角度观看这幅画,它的画面都充满几何感。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塞尚的“线条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间的对比。物象的体积是从色调准确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出来。”
   我明白了。
   (2010/9/ 13 JINGWA)
   塞尚永远使用这种几何对称的画法,两只果子对于一只蓝色花瓶与另一只果子的中轴线是一只橘红色的小瓶子。而蓝色花瓶也在白色盘子之间。左右两边的门框或者门柱相互对称着。颜色远淡近浓。门里的朱红色与左边的朱红色大瓶与花朵的颜色非常协调地组合在一个空间里。它们雅致地摆放在桌面上,像特意也像随意,但事实上这一切的组合是特意的。他要战胜巴黎的就是这种手法,科学与美学这时候的结合多么完美。我安静时,一想到塞尚的苹果以及他的瓶瓶罐罐,心里就激动不已。它们是生活的,也是美学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