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异端的命运 ]
井蛙文集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两个吸烟的人
· 蝴蝶蝴蝶蝴蝶啊蝴蝶这么多蝴蝶
· 蝉,树叶,花开甲午
·需要一面镜子
·花花花花花灯已
·一个落魄书生的周日下午
·杜青的色彩空间
·叔本华:峭壁上先天的花朵
·雨中的珍妮的眼睛--致莫迪里亚尼
·林昭的精神疾病分析
·無意識單色死亡,蝴蝶還是飛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异端的命运

    异端的命运 井蛙
   
   
   今天,我要谈的不是卡斯特利奥之于加尔文式的异端。 我是诗人,我只谈诗人这个特殊物种在不同种类群体中的命运。我写给晓波的《献给庞德》一诗,指的就是庞德(Ezra Pound, 1885-1972)这个美国异端被关押在精神病院长达十四年,经过海明威等著名作家们的苦心营救,出狱后,他仍选择死在意大利。这绝非墨索里尼情结促使庞德在意大利终结他作为诗人的精神根基。因为诗人的墓地,允许跨越地域疆界。再者,那个庞德批评不得的美国,从来就没有他安放骨头的空间。
   庞德于1940年代由于多次发表演讲攻击美国罗斯福(Roosevelt)政府对于战争的错误政策,因此,1943年被指控“叛国罪”,这个叛国者1944年在意大利被美军所俘,关押在比萨。后来,在华盛顿却过着长达十四年的精神病院生活,但因此也完成了从日文翻译过来的孔子的《论语》。这不是最可笑的,最可笑的是海明威等人为他呼吁而获释,是没经审判就取消了叛国罪。可见这个叛国罪的指控只是极权政府对于反对者的一种随意。

   在诗人眼里,庞德始终是诗人。而美国之于庞德,只是一个叛国者的故乡,一个连死都不值得逗留的地方。政治,在诗歌领域,很多时候都是可笑的。他就是一个以诗歌来嘲笑政治的诗人。艾略特的《荒原》就是献给这位“最卓越的匠人埃兹拉. 庞德”的。
   诗人庞德的伟大,除了他的诗歌成就,其次就是他的精神向往以及他的人格与良知都被极权政治逼上对另一种极权政治的背叛。可以这么说,他生存的年代里,没有一种政治不是极权与暴力。
   诗人作为异端的命运,即使庞德死多几十年,也改变不大。中国政府对于刘晓波的随意,我即使不看判决书或者新闻报道,也知道是“颠覆政权”和“煽动国家”这类政府百玩不厌的游戏。若诗人与政治扯上关系,不是矮化了诗歌就是幼稚了政治。庞德在精神病院不幸的十几年,却有幸地保留了他诗歌的声誉。而美国政治对于诗人的罪恶,却永远也不可谅解。否则,他在精神病院里,翻译中国的《论语》,一个正常的汉学家不一定能完成这等重任,何况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庞德,如果不是一个正常人,那就是神。美国政治将神拘押了十几年,罪恶就更深重了。
   就像中国政府文革时期遭受迫害的诗人食指导致他“精神失常”,这也是政府意识形态下人与人之间的随意,而对于诗人自己却灾难深重。中国诗人与西方诗人之于政治的想法有些不同,但是,任何一个政府对待异端的手段却极其相似。
   10月11日,我第一次在西方世界参与了图书馆员工会议,每个员工对自己图书馆的工作提出各种意见都被主持人Elain. Z.Jennerich.写在墙纸上,就我的例外。我看到她蔑视我这个诗人的眼神,或者蔑视中国人的面部表情,使我为她感到悲哀,成为诗人以来,不管在何处,我都没受过这等尴尬。我脑海里突然流星一样穿过两个英文字“Heresy”, 异端。我在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对待一个陌生中国诗人的非理性感到不解,也许她就在我的额头上,经过灯光效果,透视出这“Heresy” 的立体字。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希望图书馆的中文书水平可以稍微提高,若这样将更好。”这不被接受的一行字,使得另一个图书馆员对此提出质疑:“你把所有人的意见写上,那她的呢?”这个疑问没有得到任何解释。这种态度与极权政治对待不同政见诗人的态度实在太相似了。这是在漠视不同声音。
   这是东方之于西方的异端形态。虽然,我无意成为阿拉米达图书馆(Alameda Library),这个文化部门的异端,却被有意地异端化了。我作为中国人对于中文书的意见,难道不可接受吗?这个会议主持人的胸襟庆幸不代表整个西方。苏格拉底(Socrates)时代古希腊“理想城邦”的全民民主,施特劳斯(Leo Strauss)的理论却只希望精英成为全民,那么民主才成其“理想”。是的,城邦与国家,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因为,精英文化能造就全民的道德教育。如果,一个城市里,一个文化部门的会议一开始就提出:“种族歧视”,那么,这种“道德教育”所要面临的危机,若回到庞德时代,是否意味着该判“叛国罪”?
   若阿拉米达图书馆的员工会议主持人Elian Z.J. 在东方之于西方这个异端面前所表现的行为是代表了西方,那苏哥拉底为古希腊的全民民主所作的“殉道”显得多么可笑。
   诗人食指在文革时期遭受迫害,是因为他救助了被围攻殴打的教师。他的精神失常,与庞德非常相似。他们在精神病院里都能写诗。他的《在精神病院》里的诗行:有时止不住想发泄愤怒/可那后果却不堪设想……./ 天啊, 为何一次又一次地/ 让我在疯人院消磨时光!”
   今天早上,我回图书馆,看到《世界日报》头版,关于刘霞探望晓波的消息。晓波在10月9日已经得悉自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痛苦地落泪:“诺贝尔和平奖是属于六四亡灵的。”
   晓波与庞德对于政治的理解恰好相反,前者是理性、人性的,后者只是带着诗人的疯狂在反对自己的国家以及尝试用法西斯最极端的方式去拯救世界。每个诗人的血液深处,都有“叛国”的基因。就像14世纪的大诗人但丁(Dante 1265-1321)因为“叛国”而遭受流放,客死他乡。这点,与疯子庞德也有相似之处。似乎,伟大的诗人都想救国,到头来却成为“叛国者”,成为一个国家的异端。世界上,没有一个尝试“救国”的诗人有好下场。
   不信,看看那位“诗人中的诗人”雪莱(Percy. Shelley 1792-1822)只活了30岁。《无神论的必然》,就是他对于宗教、社会政治问题的随想,却遭受牛津大学开除,而他伟大的《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被英国政府评为“最恶劣的作品”。这个诗人,心里充满了对政治不满的愤慨。《告爱尔兰人民书》就是典型。1816年,雪莱的好友,另一位伟大诗人拜伦(George Byron 1788-1824)也是一位由于捍卫自己对国家(英政府)的抨击而在1816年开始他一生的流亡生涯。从此没再踏上故国一步。
   这些“叛国者”们都是社会的异端,但也是行使“道德教育”的人文教育者。他们用诗歌表达对理想信念的坚守,即使在黑暗的牢房里,在精神病院里,在异国他乡,他们活着是为了捍卫作为一个异端者的坚定立场,一种“精英道德”的延续和传播。刘晓波的政府在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前宣言刘晓波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宽恕的;而庞德的美国政府,把他视为全美国人的敌人,因为“叛国”意味着是判“美国人”的国。这点,与阿拉米达图书馆这个文化机构,会议主持人脸上对于东方人的傲慢却恰恰相反,她在一种无知的引诱下成全了放弃该有的“精英文化”群体的位置与职责。
   为什么说精英文化造就道德教育而普及了道德教育,因此造就了“理想城邦”弥补了这苏格拉底时代所延续下来的西方民主传统。斯特劳斯还道出了最让异端者放心的一句:理想城邦是不会迫害哲学家的,更何况杀死哲学家。是因为希腊的全民民主制度杀死了我们的哲学家苏格拉底。
   刘晓波的政府,显然不是“理想城邦”,他因为言论不自由而被扔进监狱里;庞德的政府,更不是“理想城邦”,原因也一样;我这个美国民主制度下的文化团体却洋溢着“种族歧视”氛围,显然也不是“理想城邦”。因为,我看不到这些文化人像庞德、刘晓波、雪莱、拜伦等坚守着“道德教育”这个信念,为自己的社会承担了“精英文化”的责任。或者,我根本就没看到精英。
   所以,斯特劳斯对于国家(State) 与城邦(Polis)的概念指出最大的区别在于:城邦是由具有道德教育组成的精英们建立的,而国家只是一种简单的政治形式。政治,有好的政治,也有坏的政治。庞德之所以生活在精神病院里,是因为美国有坏的政治;刘晓波之所以被关在监牢里,也是因为中国有坏的政治。我在2010年的10月11日,生活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下,却有“种族歧视”,当然,这不能等同于德国人的“排犹”,显然,Elian.Z.Jennerich 非但不是文化精英,更别谈“道德教育”的延续与传播者,阿拉米达图书馆 (Alameda library) 这文化机构,便给美国,浓缩了一幅“非理想城邦“的透视图。尤其,当我意识到我这个东方诗人的流放地,却只是雪莱与拜伦所放弃的国家,我强烈感到“理想城邦”的理想在眼前迫近。
   
   2010/10/12
    CHINA HILL
(2010/1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