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姜维平文集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今天,海外的新闻网站刊出了四篇重要文章,值得大家的关注,一篇是《王军涛谈“物价飞涨和社会不稳定”》,它从流传民间的一些形象化的词汇来分析目前中国物价问题,非常深刻,文章说,如“豆你玩”:指豆类在涨价;“蒜你狠”:指的是大蒜在涨价;“糖高宗”:指的是糖在涨价,等等。现在,深圳的居民偏要跑到香港去“打酱油”,购买普通的生活用品,这表明当今中国涨价之厉害。 另两篇是重庆新华网刊发的《警惕物价上涨趋势,重庆四季度经济发展有利条件大于不利》,和一篇记者调查,其不仅罕见地渲染国内物价飞涨的严峻形势,而且,告知读者:重庆“风景这边独好”,另一篇报道郭伯雄讲话的文章由博讯网转发,则表明了军队对胡锦涛的支持,如果,把这些文章联系起来看,就会明白,薄熙来操控的媒体公布物价实情,其目的显然是挑起民众对胡温的不满,以便乱中夺权,因此,王军涛所指出的社会转型已箭在弦上,中国的变局已是不可避免。

   从上述媒体的报道看,根据政府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今年八月份涨价为3.5,九月份为3.6, 十月份为4.1,而十一月份,据估计还会往高处走。这都是事实,以中共的惯例,对这种有可能引发社会不满的信息,媒体报道是十分慎重的,薄熙来更是勒紧记者喉咙的霸道人物,他在大连当政时,是绝对不允许媒体披露有关物价的负面消息的,但非常奇怪,这次,他通过重庆新华网刊出了长篇记者调查,详细报道了物价飞涨,民心燥动不安的形势,其原因是,物价问题是由胡温为首的中南海领导人无能造成的,老百姓对此越愤怒越好,如果搞乱了社会,薄熙来求之不得,只有乱局才能打碎定势,他才有起死回生的机会。我认为,王军涛希望通过民主和平转型,给中国人民提供一个投票选举,宪政民主的机会。薄熙来则相反,他希望保持一党执政,只是把胡温赶下台,他夺权谋私而已,而在公开物价信息方面,大家却戏剧性地达成一致。这就是历史预伏了社会变革的契入点。

   新华网的报道说,因为农副产品价格的上涨,目前市民的通胀预期越来越强烈。而近几个月CPI逐月升高,一些市民开始囤积各种物品,不仅有米、食用油、黄豆这样的食品,也囤天然气和衣服,甚至连纸巾也开始囤积,这种囤积不是怕物资短缺,而是想减少可预期的经济损失。另一些市民,开始通过投资股市、楼市与黄金等来达到资产的保值增值,进而抵抗通胀。囤物的大多都是老年人,而年轻的白领囤物则更是盲目,这显示了目前中国社会地火般的深刻危机,不论薄熙来抱有怎样的险恶动机,但记者的调查报道的确是讲了真话,这就应当予以肯定。

   这篇文章还以“米油堆了半间屋”

   天然气 ”等许多小标题,大肆渲染物价上涨引起的社会民心动荡,这使读者很容易想到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通货膨胀的严峻形势。王军涛在文章中指出,1989年,在中国兴起惊天动地的民主浪潮,显然,这与1988年的通货膨胀直接有关。在1988年的时候,邓小,“买的衣服可以穿两三年 ”,“一次买400立方米平提出,物价改革要“闯关”,于是,就出现了物价大通胀,当时,老百姓非常恐慌,纷纷抢购物品,还到银行去取款,出现了挤兑风潮,搞得人心惶惶。1988年或之前,一般的平民百姓还不怎么支持民运的事情,觉得共产党还过得去,有不满者还戏称“一边吃肉(生活好),一边骂娘(共产党)”,但是到了1989年情况就大变,物价上涨得已经忍无可忍。另外一个引起民众愤恨不已的,就是贪污腐败。这二个因素相结合就引发了社会大动荡,到后来的89民运时期,学生上街游行赢得了市民的极大支持。

   我认为,他说的这两个因素现在都再次出现了,而且,十八大之前党内的权力分争也呈现在世人面前,薄熙来从重庆发出的对温家宝的挑战,已越演越烈,这次高调披露物价,就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要知道,我们写的这些文章,由于国内封网,影响不大,但新华网的报道则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可见,薄熙来又做了一件大好事!

   新华网幸灾乐祸地披露,孙凤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做部门经理,家里有房有车,最近,她本来对物价上涨没有什么感觉,可前些天,在QQ群里看到一条消息,让她改变想法。说是一个老太太,在1979年,把手中的400元钱拿去存银行。当时,400元可在省城买一套房子居住。到今年,31年过去,400元的存款变为1000多元,在中国的省级城市,都无法买一平方米的房屋。

   这一细节等于告诉老百姓,中共是通过悄悄涨价的办法,吞噬了人民群众的财富!这当然是我的解读,薄熙来另有用意,他在故意埋汰中共最高领导人,为自己涂粉抹脂,故此,上述新华网的记者调查,又以“腰包比通胀鼓得更快 ”为题说,昨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10月份的经济运行数据,其中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百分之4,4。但结合重庆来看,城镇居民的腰包鼓得更快。国家统计局重庆调查总队,公布了前三季度重庆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情况。今年1至9月,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112元,与上年同期比增长11%。 而市政府“智囊团”市综合经济研究院在11月8日发布的“2011年重庆经济展望”调查报告中称,2009年,我市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了17191.1元,同比增长9.4%。预计今年可达19210元,同比增长11.7%。明年,重庆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有望突破2万元大关,达到21500元,同比增长11.9%。

   我认为,上述数字不可信,薄熙来是造假高手,他在大连以至辽宁当官时,就以玩弄数字而出名,他亲自选任的负责统计的官员,都是溜须拍马,吹牛撒谎的专家,他曾对大连市政府副秘书长讲过,我需要什麽数字,需要多少,你听“喝”就是啦!“喝”是什麽?“喝”是东北土话,是指驴马对主人指令的无条件服从!薄熙来为了达到贬低他人,抬高自己,抢班夺权的目的,已经变得疯狂了!试问:全国都涨价,重庆是中国的一个内地省份,怎麽能独善其身?他讲的这组数字,没有一个不是假的!前不久,他还讲让重庆老百姓六年半买房?现在不是变了吗?又大讲廉租房,看看明后年吧,他再出什麽花点子?所以,像他这样一个惯于吹牛说谎的官员提供的数字,有公信力和权威性吗?

   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薄熙来不是在为老百姓讲话,不想解决物价的问题,而是别有用心,他与李长春相勾结,操控了新华网,企图利用媒体挑拨民众对温家宝的不满,进一步取而代之!其卑劣的手法与当年李鹏酷似。

   这是因为,近期以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短期内8次提出政治体制改革,他所说的“停滞和倒退,违背人民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的话,最刺伤薄熙来的神经,这不仅由他父亲薄一波出卖胡耀邦的故事所决定,而且,他们的家族,特别是他太太谷开来借办律师事务所大肆贪污受贿,罪行累累,必将在民主转型后受到人民的清算,因此,他对温家宝岂能不恨之入骨?更为重要的是,习近平已在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内定为储君,他再也无法争夺这一位置,唯一的希望是挤进常委,再攻占温家宝倒出来的总理职位,故此,他举起发大镜,照着温家宝的一举一动,添油加醋,大肆渲染,以上记者长篇调查就是证明。

   不过,胡锦涛虽然在政改上与温家宝有分歧,但还不至于两人撕破脸,在警惕和阻挡薄熙来的问题上,他们始终是保持一致的,所以,基于目前政治体制改革成为海内外媒体热议话题这一现实,胡温则予以强有力的回应,据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日前强调,要坚决贯彻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坚决抵御意识形态领域各种错误思潮的影响,始终站稳政治立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锦涛主席指挥,确保部队安全稳定。

   我认为,这话不仅是针对海内外发起的支持刘晓波的《零八宪章》的民主运动,而且,还应对了党内包括薄熙来在内的野心家的发难和躁动。不然,它不会强调“中央军委听从胡锦涛指挥”的说辞。

   据中国军方《解放军报》11月11日报道,郭伯雄10日在北京军区驻保定部队调研时强调,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决落实胡主席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大力加强思想作风建设,振奋精神,扎实工作,推动部队全面建设又好又快发展。

   我们对此要注意两点,一是文章故意透露地点“保定 ”,突破了军事报道的禁区,是因为那是离京城最近最大的军区所在地,如有谁敢操控哗变,揭竿而起,必有此处援兵救主;二是“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并列,说明江泽民的影响力和胡锦涛的控制力俱在。他们也还没有撕破脸皮。十八大之前,党内各个派别还有抗衡,整合,重组的空间。

   上述王军涛的文章指出,上一方面,大量发放货币使得物价上涨过快,另一方面,房屋价格上涨得更为快速,已经上涨了的物价又再次投入到炒作之中,致使少数炒作者暴富的同时,却使得老百姓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两种因素合并在一起,导致了社会的大动荡。

   我很赞同他的观点,王军涛不仅有“六四事件”的切身经历,而且,有海外民运的丰富经验,他的人品和言谈举止都具有非凡的魅力。当然,他对国内形势的变化非常敏感,对其分析也更是切中时弊,他说,当一个国家发生通货膨胀时候,老百姓肯定会相当不满,这不光是中国的情景,但这恰是会导致社会民主大变革的一个重要契机。民主国家通货膨胀的政治后果是更换政府,但中国是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老百姓不满执政者却无法更换之。于是,百姓的不满会导致要求更换政治体制。根据转型理论,一个非民主国家的转型有两个契机,一是最高权力继承关头,二是执政者有重大治理失误导致公众普遍不满。在第二种情形中,经济危机和战败是主要类型。如果中国这次通货膨胀持续恶化,那么,中国会有政治转型的机会。

   我想再补充一点,就是:根据“六四”前的形势,也根据中国的现实,转型还需要党内的裂变,这一点可以从1989年赵紫阳与李鹏的明争暗斗找到影子,现在,江泽民在模仿邓小平,而胡锦涛,温家宝,薄熙来等人在重复当年赵李姚乔等人的故事,一党执政的体制又使他们都自我感觉良好,互不服气。但他们目前裂变的口子还不大,还没达到“六四事件”前的激烈程度。

   毫无疑问,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中国史剧的大背景没有变,但有一点彻底变了:知识份子知道如何与一党执政的官员巧妙周旋,人民群众知道报纸要倒着看,并保持沉默,部队的各级军官知道见风使舵,高官和富豪知道向海外转移资产。。。。。。总之,别看江泽民在垂帘听政,胡锦涛在学习邓小平等强权人物,郭伯雄在信誓旦旦,薄熙来在蠢蠢欲动,但是,假如再来一次“天安门事件”,他们谁也调动不了部队,江泽民不能,胡锦涛不能,薄熙来更不能,这正是他们把所有异议人士软禁在家里的原因。如果胡锦涛用军队对付人民,中国将出现兵变,民变和国土分裂,进入全面动乱之中,薄熙来将在内地实行重庆自治,他如果借民意打进了北京,胡锦涛和温家宝就成了更大的文强。不论谁上台,轻信而善良的老百姓,都会像1976年10月,听到伪造的毛泽东遗言“你办事,我放心”那样,敲锣打鼓,一片欢呼,这就是今天重庆新华网传达给我们的秘密!2010年11月12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11月12日首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