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姜维平文集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L女士到底是否是辽宁省委书记G的二奶?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久,在90年代初期,《文汇报》驻东北办成立开始时,我急需人才,报社计划要成立三个分支站点归我管,即驻辽宁省沈阳,吉林省长春,黑龙江省哈尔滨记者站,人员分两种途径选定,一是我公开登报招聘,二是报社领导通过自己的关系推荐,但不论如何,我是首席代表,都要我审核满意才行。L女士是辽宁省委书记G选出的,并通过省委宣传部发函报社力荐,故社委会十分重视。副社长刘永碧是这样介绍L的:女性,年纪52岁,以前没做过新闻工作,但性情十分开朗,交际能力超群,在沈阳某国企任宣传部官员,是党员,对省委省政府特别了解,和某书记关系很好,等等,她又通过外联部主任陈桂雄告诉我,不需要你考察了。这个人上面已经定了。她近期去大连拜访你,你要好好接待,我问:她没当过记者,能行吗?领导说,上面说定了,你不必怀疑!我当然不敢有抵触情绪,但我很担心领导不了她,因为我从未见过G书记,也不了解G书记推荐的女能人,我也不是党员,对党委宣传部长的工作,也不便评估!故我有些不快,陈主任在电话里安慰我说,你的特长是写新闻,她的长处却是能拉广告,报社调她进来对你有利啊!我只有点头称是。话音刚落不久,自称姓L的女士,以大姐自居,就和我电话约定,次日见面,并说她老公亲自开车来大连看我,几句话就把我的疑虑冲淡了。
    我至今还记得她银铃般的嗓音,和一口一个“大姐”,“老弟”的甜蜜称谓,那时,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我非常高兴地在大连的唐山街宾馆第一次与其相识,别有一种相见恨晚,一见如故的感觉,她太能讲了,她几句话就能使一个陌生人信任她,虽然她长得并不漂亮,甚至显得姿色有点过早地衰老,但她善解人意,体贴入微,不得不使我解除了对她的戒备,她在沈阳,我在大连,各有分工,她与省委关系越好,对我以后开展工作越有利啊!
   
    而且,他的先生特别纯朴,始终对我没讲一句话,只是傻笑,她介绍说,他是某机关司机,他们感情很好,她说他开了5个小时的车,没喝水也没停,就想早一点见到姜主任,见到了就是缘分,有了缘分就是姊妹。于是,我连声称谢,又在饭店请他们吃饭,还在他们连夜赶回去之后给陈主任汇报了情况,我兴奋地说:我很满意,又有了一个好同事。
   

    但是,从此,新成立的办事处就变得并不平静了,再加上吉林省委宣传部推荐的L女士,也大概如此,我遇到了同样的难题:独立。最初,她们在没认识总社领导之前,对我很客气,但后来就矛盾重重,她们都要求自立门户,单独核算,直接归总社领导,我生性没有权欲,总想写点东西,当然也同意她们分离出去,以求清静,问题是领导最初都愿意由我分管东北,这并非完全是信任我,而是过多的分立账号深藏危机,关齐云事件就是前车之鉴,他们对两个女将还想再考验一段时间,于是,我们在深圳的一次会议上发生了冲突。
   
    大约是1996年某一天,报社召集全部内地驻站负责人云汇鹏城,研讨各项工作,非常奇怪的是,既然东北办依然领导新成立的沈阳,吉林两个记者站,何必让她们远道而来开会呢?我深知独立是早晚的事,越早我越轻松,故我漠然处之。在会议间隙,我见到了L某,她完全地变了,不仅对我十分冷淡,而且什麽也不和我汇报,特别是此前,我去过沈阳,省委的朋友告诉我,她真的和G书记过于密切,我问:可能吗?她已经年过半百啦!那人说,在六十多岁的老G看来,她正是最有魅力的年代。。。。。。而且,又有人证实,她已经离了婚,我立刻愕然,我想,这种关系,何谈舆论监督呢?我越想越生气,气不打一处来,小会结束时,我躺在房间了生闷气,想心事,忽然,L女士敲门走了进来,她微皱着眉头,脸色红红的,表情很不自然,她声音不大地说,刘永碧批评了她,要她来找我解释,文汇报东北办归我管,她必须服从我的安排。。。。。。我告诉她,问题不在这里,我们是一张报纸,不是省委机关下属处室,必须与其保持距离,广告要做,稿件也要写,而你连新闻稿都写不了,怎麽办?我真的领导不了你啊!她听了,扭头就走了!十分钟后又回来,给我送来了一盒礼品,里面有什麽也不知道,而且进门就哭天抹泪,她说:如果我不收留她,刘永碧就会不要她了。她一边哭,一边把鼻涕眼泪抹到墙上,竟湿了一大片,令人恶心,我非常生气,油然想起她的老公,我问,有人说,你丈夫与你离婚了,是吗?
   
    她答:你管这干啥?
   
    我勃然大怒:你忘了,他开了5个小时的车拉你到大连,你对他都变心,你对上级还能忠诚吗?你只会利用人!你给我滚出去!。。。。。我抓起她的礼品盒,推开门使劲地丢到走廊里。“咣当”一声,盒子碎了,里面的玻璃器皿变成了闪亮的碎片!。。。。。。
   
    L女士哭喊着一溜烟跑了!后来,刘永碧批评我是一个不懂工作方法的人!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但正是我这个没有领导能力的阿斗,帮助她揩屁股。大约在1997年底,闻世震由省长接替G某当上省委书记,L女士立即失去了靠山,她自已不会写新闻,又没了广告来源,报社让她独立,她连工资都赚不出来,以及无法自负盈亏,只有打报告辞职,刘永碧,陈桂雄多次打电话命令我去清理账目,我亲自驾驶车辆来回往返大连与沈阳10多个小时,连饭顾不上吃,才把L某遗留下来的金柜和几件办公设备拉回大连,我一边行驶,一边心里骂刘永碧,如果不要这个女宣传部长,该有多好啊!她浪费了我多少宝贵的时间啊!
   
    省委书记的儿子私藏枪支?
   
    由于有了以前的教训,《文汇报》驻黑龙江省的记者站,很长时间没有成立。只有两个特约记者。后来,也是该省的某领导推荐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时年30出头,戴一副金丝眼镜,中等身材,皮肤细嫩,声音油滑,我第一次与其邂逅。印象还不错,但后来接触了几次,便感到其人无法无天,深不可测,他说,你把记者站交给我,我当站长,再找几个人代劳,每年广告几百万没问题,我了解了他的情况,深感震惊,省委书记岳岐峰竟有着这样一个敢干的儿子?
   
    那时,我常去黑龙江省采访,和省长田凤山,书记岳岐峰都有工作上的来往,岳在公开场合给我印象很正统廉洁,但他儿子却不择手段地敛财,又贷款又办公司,一点顾忌也没有。有一次,他请我参观他办的几家公司,其中最大的名叫D房地产,他说,拿到了几块地皮,再银行贷款,还没开工,就收预付款,转手就有暴利,还当着我的面,把公安局的某领导叫来,说,我们拟定了个方案,马上让全哈尔滨市的机关企事业单位都行动起来,把公章换成原子印,一律有哥们的公司独家干这笔生意。。。。。。事后,他对我说,你看到了吧,把《文汇报》记者站交给我,保证你名利双收!我说,我个人什麽也不要,只要省委宣传部把每年财政批的外宣经费给《文汇报》就行了!那时,按规定,每个省都有这笔费用,为失落这些,我没少挨刘永碧批评!省委书记的儿子笑了,他说,我回家跟老爷子说说,这事算个啥?
   
    我随后把这件事向陈桂雄做了汇报,表明了我犹豫不定的心情,他请示了刘永碧,这回她变得聪明了,陈指示说,“外宣”经费虽好,但书记的儿子也容易闯祸,你不妨再深入观察一段时间再议。
   
    大约在1998年初的某一天中午,岳某请我和他的一个助手吃饭,他又披露了省委省政府大院里的一些希奇古怪的故事,还大言不惭地表白,他有两个老婆,大连市住一个,哈尔滨市住一个!
   
    我看他喝得满面通红,眼镜片上还有几滴油光,禁不住问:都登记了吗?是啊!他放声大笑,笑声很狂妄!我说,这违法吧!公安局怎麽能批?他忽然大声说,公安局顶个屁,公安是我家开的呀!。。。。。。
   
    饭后,他与我肩并肩走到毫华的汽车旁,说:要不要去打猎?我以为是去狩猎俱乐部之类的地方消遣,我以前从不光顾它,就推辞说,那里室内空气污浊,声音嘈杂,算了吧?!
   
    他又放声大笑:不是,是真刀真枪啊!到野外打猎呀!说完,他猛然打开汽车的后备箱,我吓出一身冷汗:四支微冲黑亮黑亮的,刺痛了我的眼睛,几百发子弹装在木盒里挤满了空位,上面印有编号,我醉酒的感觉醒了:这是非法持有枪支啊!我连忙摇头:啊?枪!算啦!算啦!我今天还有事!改天吧!。。。。。。后来,我对陈桂雄说,周莲香和白桦{我们两个特约记者}虽然能量不太大,毕竟是专业媒体人士,她们不会给《文汇报》抹黑,我们还是忘了那笔“外宣”经费吧!
   
    再后来,我从手机的来电显示上看到岳某的号码,便不接了,慢慢地我们失去了联系。1999年底,我最后一次见到岳岐峰和田凤山,两人均出席了黑龙江省对外宣传工作座谈会,但他们的矛盾已表面化,互相都不搭腔,我们记者和他们交谈要分别进行,感到憋扭。听岳书记侃侃而谈,我想起他的公子,像吃了蒼蝇,反倒觉得寡言少语的田省长很清廉,不过,后来却知道他因贪腐落马了,岳书记则平安落地,入土为安了,而关于他儿子被捕入狱的传闻不断,假如他真的和辽宁的L女士一样调进了《文汇报》,会做出什麽伤天害理的丑闻,也是难料。反正他绝对不会把鼻涕眼泪抹到我下榻处的墙上,大概是抹在了牢房的地板上吧!
   
    争利内讧,动了刀子?
   
    《文汇报》给读者的印象是一片远离物质利益的高雅净土,但入围之后,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失落感,报社设在内地的十几个办站,实际上是以新闻为辅,广告经营为主,我们这些负责人,既是记者,也是外企驻地法人代表,每年初,报社从未下达过报道任务,但广告指标却硬性规定,连年增长,我是表现最差的一个,但既便如此,只有三四个人的小办事处,也是定额100万人民币,一年到头,的确压力很大。
   
    那时,我最怕到报社开会,虽然会议地点选在香港,广州,珠海,深圳,住豪华酒店,吃免费宴席,还有旅游项目,但我很紧张,因为整天都在研究招揽广告的经验和秘密,如果把这些东西拿到西方,和海外媒体加以比较,会吓人一跳,中国的媒体胆子太大了,《文汇报》和《大公报》,《商报》一样,都把经济效益放在首位,把新闻报道放在附位,而且,拉广告的手段五花八门,无所不用其极,通常的行贿办法叫退佣,即谁给广告给谁钱,几乎当地的官员都卷入其中,比例最高是百分之三十,这就造成很多官员与《文汇报》记者个人关系很不正常的状况,同时也严重地污染了社会风气。
   
    报社每次开会,都让排行榜的冠军代表介绍经验,并不认为这违背了新闻工作者的准则,大家还沾沾自喜,理直气壮,我身在其中,令人汗颜。记得珠海记者站的刘某,武汉办事处的Z某等人表现不俗,他们每年广告总额都近千万元,而其领导下的员工才不过三五个人啊!
   
    大家拉广告的秘密不外乎有这样几种:一是找省市领导批条子,下令给文汇报搞专版;二是用报纸版面换经济利益,即有偿新闻;三是以各种灵活的手段,肆意妄为,诸如请客送礼,介绍关系,高额行贿等等,总之,只要能赚到钱,交给《文汇报》真金白银,它绝对不怕钱烫手!
   
    在90年代中期,文汇报各个办站内部人员,因为奖励分配不均,经常发生矛盾,也出现一些突发恶性事件,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是武汉办的负责人Z与下属员工发生纠纷,有人竟动了刀子,惊动了当地公安局,好在公安也被文汇报吹捧过,对其宽容处理,没有处罚。但又有内部被辞退人员举报办事处领导贪污公款,这个可能性存在,也露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文汇报领导很油滑,他们研究认为,个人贪点是小事,毕竟她每年给报社几百万的广告费啊!报社一位领导对我说,摆到桌面上,对谁都不好!特别是牵出了贪官,以后谁再给《文汇报》财路啊!。。。。。。于是,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