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时间过去了许多年,我想把它彻底忘记,但实在做不到,往事像一团乱麻,时常缠绕着我的心,其中的谜团至今没有确切的答案:是谁策划了四起对我的暗杀,并操控了具体的实施?所幸一次也没有成功,其中最严重的一起,也最富有戏剧性,如果那天我上了小Z驾驶的那辆车,而恰好又变更了路线,会怎麽样呢?是不是读者就永远看不到我揭露官场腐败的文章了,而许多故事永远以谎言存在,薄熙来等人的真面目就会被进一步掩饰,美化!总之,我用最简捷的办法,测量过去留下的生活足迹,谁是整死我的受益者?他也许就是幕后真正的黑手?我承认没有充足的证据,但我记忆里的生活细节,却如山泉一样以文字方式流出,然而,人们读到的却是命运的苦涩和悲愤。
   

摩托车贴近鼻尖飞过


   
   2006年1月3日,我走出牢笼,但迎接我的是更大的监狱,与以前5年零一个月不同的是,过去,我可以全部身心充满警惕地面对它人对我的暗算和折磨,一次次躲过或化解危机,而且,想置我于死地的人,不论后台多硬,他的前台表演者和施暴者,必在电网与围墙之内,故此,我目光所及,一览无余,不论他们多麽阴险狡猾,都无处藏身。而如今不同,我不仅要找工作,要赚钱养活自已,难免要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而且,生活的高山峡谷,原野河流,一下子回到了我的面前,各种声色犬马等诱惑不绝如缕,我不能确定接近我的人是朋友还是敌人,我随时会堕入陷阱。果然,我遇到了第一次惊险的事故。

   
   2006年3月2日上午,大约11点钟,我乘坐一辆由站前驶往马栏子的大巴,它路过大连市政府北门的站点,我的寓所与其不过一步之遥,每天出行大都是这样,与普通市民无异,确曾有过被特务跟踪的时候,但这一天很清静,没有尾巴,也没有人认出我来,我被关押了5年多,已被这个590万人口的城市遗忘,忘得我有时会找不到出行的路线,但这一次我没有搞错,我听到了服务员报站的声音,很甜美,很清晰:市政府车站到了!我从坐席上站起身感到头晕,狱中患上的疾病像一个藏在暗处的野兽,随时会跳出来吃我,故意镇作一下精神,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边朝车门走去,一面跌跌撞撞,一个年轻人禁不住扶了我一把,我笑了,我知道自已老了,到了需有它人照顾的时候了!我以这样困窘的刑满释放的方式,步入人生的晚年,真是莫大的悲哀!
   
   就在我沉思默想的刹那间,汽车停下了,除了我,没有人下车,我迈步走下汽车踏板,也没有左右巡视,5年多的监禁夺走了我的眼神,我只会一个劲机械地前行,前面是民生银行所在的越秀大厦,如同每个人一样,当汽车停在马路边时,按照交通规则,绝对不会想到有任何车辆,会从下车的乘客面前出现,但中国的悲哀是,官方规定的制度,最大的破坏者恰恰是各级官员,我没有想到,当我的一只脚已经悬空,另一只脚也即将跟随而至之际,忽然间,一阵轰鸣,由东向西飞快地驶来一辆摩托车,它不仅进入了下车必经的人行道,而且,它的后座席上,还载着几根铁棍,好在,我的身体已经前倾悬空,但右手和汽车的扶手正处于若即若离之间,也就是说,再有一两秒钟,风驰电掣的摩托车就会把我撞个正着,还是那个扶我的年轻人大喊一声:“危险!”我本能地缩回了身子,右手凝聚了握力,出了一身冷汗,只见一个穿黑色风衣的家伙骑着摩托车飞驶而去,他载的物品几乎贴着我的鼻尖掠过,我眼冒金花,头晕目眩,连他的车牌都没有看到,只听那个年轻人狠狠地骂了一句十分难听的话,又愤愤不平地说,他怎麽能这样开车啊!差一点就把这老头撞死了。
   
   是的,我成了一个倒霉的老头,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秃顶老头,我回头望了一眼,用目光感谢那个提醒我的年轻人,又一次走下了汽车,并在方砖步道上踽踽而行,我知道以后被软禁的时光会很长,会更难过,我或许等不及与家人团聚的日子。
   

我放声大喊:杀人啦


   
   此后,我增加了警惕性,孤身一人,不得不深居简出,但我必须去菜市场,我在监狱关了5年多,很少见过绿色蔬菜和新鲜鱼肉,我得补充营养,故我一般在晚间七八点钟乘车去大连商场购物,那时打折减价的东西比较多,而回家时大约在九点左右,为了安全,我不带手机,免得像上次那样,被暗害我的人“卫星定位”捕捉到,但2006年下半年还是又逃脱了一次暗算。
   
   在我家楼前有一块花坛绿地,大约有五六百平方米,既使是在冬天,里面的冬青树也长势较旺,只不过地下布满枯枝败叶而已。我住在六楼,从我家厨房的玻璃窗能看到附近几栋大楼,其中最近的一栋是在对面,也是七层建筑,底层西头一个单元,挂着“大连市西岗区离退休人员服务中心”的牌子,但邻居们告诉我:那是为监视你准备的。大连国安局进进出出的特务们,已经与我混熟了,他们深知除了读书写作,我没有多大本事,也不敢再在海外媒体发表文章,故在跟踪盯梢了我几个月之后,就撤走了大部分的人马,只留下一两个人值班。既使到了晚间,也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
   
   但这一天有些诡异,那个监视我的房间外门早早地上了锁,而且熄了灯火,一切被一片少有的寂静和黑暗所笼罩。我拎着一大包东西走下出租车时,大概九点多钟,在停车场与我的寓所间有百米的距离,其中就有那片花坛绿地和方砖步道,虽然路程并不远,但要沿着楼角拐两个弯,每个弯在夜间都令人心惊肉跳,就是在此处,1999年某一天曾发生一起恶性事件。一个带着女儿外出洗浴的中年妇女,被两个四川人用刀子架在脖子上,抢走了她的手提包,其中一个歹徒用另一把匕首刺穿了妇女右手的虎口。。。。。。待她喊来邻居,大连110警车赶到,匪徒早已逃之夭夭,最具讽刺味道的是,大连市公安局长王某就住在这个中年妇女的楼上,至今既没也没做报道,也没有破案。。。。。。不知道为何,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想起这件往事,我想抚去心中这块阴影,但却无济于事,仿佛第六感官提醒我,今晚必有突发事件出现。
   
   果然,当我接近福德街寓所之时,猛地从冬青树和草丛里跳出两个人,中等身材,其中一个圆脸,有很浓的胡须,另一个大约30多岁,细长的脖子,像烤鸭一样难看,他们先是站起身来看我,只移动了一步,我想,他们可能是对我识别,然后采取行动,这时,我已经到达楼房前的步道,在左手还有一条通往东面“九三社区”的小道,但由此到达楼外的大道,还有200米的距离,我感到情况不妙,正在犹豫,要不要掏出钥匙,打开一楼邻居们共用的铁制“盼盼牌”防盗门,如果打开了,我就没了退路,除非我能在几秒钟内跑上楼梯,并确定能关闭铁门,但那门由于年久失修,已经成了老牛破车,关开都很费力,我一边踌躇再三,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其中的一个较瘦的人,开始从右侧跟上我,后边的还没动,正在东张西望,我明白了他们的把戏,如果我打开楼门,我就死定了,因为从一楼到六楼,我很容易遭到后来人的利器攻击,胆小怕事,互不往来的邻居,谁也不敢在夜间给陌生人开门,我立即头皮发麻,不论是故意暗算我的人,还是如同上述偶然出现的匪徒,我都无力反抗,忽然,右边的人移动了脚步,已与我只有三步之距,他的两只手却始终在裤袋里。。。。。。我在监狱里和许多抢劫犯聊过天,他们谈过这个习惯动作的用意,通常这是在准备武器:手枪或匕首,至少是工具刀。。。。。。猛地,我大喊一声“杀人啦”,“杀人啦”,一边喊一边朝左手的小道飞跑,一路上丢掉了物品,引来了几个围观者,等大家赶回我家寓所门前时四望,已是人去楼空。。。。。。很快,次日,邻居们传开了:被薄熙来抓了又放了的那个记者傻了,本来没人跟踪抢劫他,他却大声地又喊又叫,说有人要杀他,这说明监狱太可怕了!把一个聪明的读书人关了五年,关成了傻子!
   

我要撞死日本鬼子


   
   如果说,上述两次暗算还具有某种偶然性,那麽,2007年2月21日对我的又一次攻击,则是苦心经营的,但它的失策却具有必然性。
   
   此前,为了生存,我在位于大连天津街的古玩城租了一个三尺见方的摊位,卖我的狂草书法作品,生意还算不错,日本《读卖新闻》驻上海支局的首席记者加藤隆则,在2月13日,通过当地工商局找到我,他电话说,要约我采访,我当然同意,他原定在2月20日从上海先飞北京,再转飞大连,与我初次见面,这也是我出狱后第一次接受外国记者的访问,我想,日本的国民喜欢中国书法,如果加藤隆则先生能为我宣传一下,或许我会经济上有些收益,我的即定目标是沉默后争取出国,出国后再大声讲话,眼下我只琢磨生存的事,尽管如此,特务们依然执行了他们的暗杀计划。
   
   说来也巧,加藤隆则乘坐的飞机按航班信息,应当在2月20日,即大年初三午后飞抵大连,但因为天有浓雾,临时在空中改变方向,备降到了青岛,何时重新起飞,时间一时难定。他怕我急,给我发了短信说明情况,我是这样复他的:“道不虚行,有缘必应,切毋焦急,自然天成”,虽然,加藤隆则没说要我去机场接他,但正巧我的一位新闻界的朋友的妹妹小Z,有一辆崭新的银灰色的面包车,她答应届时帮忙,这段时间我们在电话里商定了行程,并通报了加藤隆则的班机变更情况。
   
   那天,小Z打电话说,她在大连商场购物,过一会儿路过市政府,离我家比较近,给我送些年货来,还说,她妈妈认为我一个人过年,实在太孤单可怜,想接我去她家吃饭,我客气推辞了一番,但随后她就开车过来了,大约在我处停留了十几分钟,我婉拒了她的热情邀请,却收下了她的礼物,我想,可能她儿子考大学前,曾请我辅导过几次作文课吧,她过意不去!我不去她家的理由非常简单:我正在写回忆录,的确时间紧,她说:没关系,我一定出车帮你去接日本记者!那就随叫随到,保持联系吧!
   
   然后,她就开车走了。但不料十几分钟之后,我忽然接到她焦急求助的电话,她说,姜老师,糟了,我的车被撞了!。。。。。。我很快赶到了肇事地点,大连沙河口区五一广场立交桥上,它离我家不太远,我搭的士七分钟就赶到了。所以,我看到了还没有出现警察的现场:小Z的车正常行驶在道的右侧,被忽然从后面冲上来的一辆车碰伤,原本这辆车从离开我家,就跟上了她,并咬住不放,幸亏她是一个熟练的司机,紧急避险时,她向路的右侧打方向盘,汽车往护栏奔去,那辆疯狂的轿车刮伤了小Z的车后,却失控了,跑到了南北行的反道上,以巨大的惯性和冲力,与迎面的一辆崭新的黑色皇冠牌房车相撞,我看到了发动机扭曲的那辆车,还在冒着青烟,故意袭击小Z的那辆车前窗玻璃粉碎了,车盖也凹了,但驾驶员却在车里昏睡,我打开车门惊呆了:首先,一股呛人的酒气扑鼻而来,后是一个身着军装的小战士,把头趴在方向盘上似醒非醒,脸上没有任何伤口,而惊怕之余,我的朋友有点歇斯底里,她说:别管他,叫他睡!睡!。。。。。。我却没有仇恨,我想,不论如何,救人要紧啊!我摸了摸司机的头,很热很红,我又摸了摸他的脉搏,确定他没有大的问题,我用力摇醒了他:喂!喂!哥们!你身上有没有受伤!我可以扶你出来吗?他点点头,于是,我把他慢慢地拖了出来,他没有喊痛,身上也没有血迹。。。。。。这时,被撞得那辆车的车主{一对年轻的情侣}走了过来,大连西岗区交警大队的民警也赶来了。凑巧的是,那辆被小战士撞得报废了的汽车的主人,竟是大连电视台“法制天地”某记者,他刚买了一辆新车,花了二十几万,太不走运了,但万幸的是,他本人,连同他的女友和未来的岳母,都没有受重伤,而小Z的汽车左侧,只是被划了几道外伤,并无大的问题,这就是说,我做过记者,被撞的车主是记者,小Z也是新闻界的人,这起车祸真是绝了!而且,它还与大名鼎鼎的“法制天地”节目有关。仿佛要搞一次新闻发布会,人们会问:这就是中国的法制吗?我想,试看背后策划的人如何收场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