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姜维平文集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俗话讲,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用这话去看《文汇报》的从业人员,真是恰如其分,别看香港文汇报是一张在海外出版发行的报纸,但它的人员构成则五花八门,威震天下,有的是地道的港人,有人是后来移居香港的大陆人,更多的是临时从内地或世界其它地方选派的神秘人物,比如副社长刘永碧的先生是宣传部副部长刘芳安,副总编张卿云的太太是副部长周珊珊,北京办事处的记者滕越的父亲是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滕文生,公关部的杜明明是杜导正之女,主笔何亮亮之父是大名鼎鼎的散文家何为,海南办主任林刚的太太是作家蒋子丹,上海办副主任吴菲的先生是著名作家陈村,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由于我的出身和背景平平淡淡,《文汇报》的高层领导不可能真心信任我,故他们不会在大会上和私下里透露更机密的东西,多年来我对核心层的人员详情所知甚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作为共产党设在香港的外宣阵地的特点,则决定了他的领导人必须和中共上层保持密切的关系。当然,这个上层主要是指新华社香港分社宣传部。
   
   我1994年初至2000年底,这段期间,我印象中是张浚生在主持中共在香港的宣传工作,他公开的身份是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也是宣传部和报馆的顶头上司,中共在港沿用内地的管理模式,禁锢香港《文汇报》,《大公报》,《香港商报》和《香港经济导报》,这令我首先感到震惊,后来渐渐地随着见识的增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文汇报》工作的人,不论来自何方,不论处于什麽位置,都仅仅把工作当成一碗饭,未必每个人都赞成文汇报的“党八股”,假大空,只有“六四”时期除外。那时,编辑记者的人格是统一的:同情学生,推进民主,大家拧成了一股绳,都把《文汇报》当成一项伟大的事业来做。
   
   而后来呢,人们看到了政治人物的升降起伏,一党执政的丑恶和残酷,也意识到了文人的渺小和卑微,对国家民主化的前程心灰意冷。于是,我发现,《文汇报》的员工回避敏感话题,特别是领导层从不向员工深谈报纸的背景和历史,更掩盖中共中央宣传部遥控他的实质问题,当然,没有任何人细谈过“六四”时期《文汇报》的黄金岁月。每个员工都把广告,发行,出版,印务,公关等当成第一要务来抓,而新闻则按照中南海的声音附和,具体部门是中宣部和国务院新闻办,而各地的设在宣传部的外宣办,则对文汇报的基层办事处或记者站起监控作用,但总体上来讲,新华社香港分社的作用举足轻重,副社长张浚生的角色尤为显眼,在一般的情况下,中央的指示精神是通过他代为传达的。

   
   我见过张浚生不过几面,没有单独谈过话,他可能对我没有太深的印象,但我记得刘永碧曾把我介绍给他,他说,东北人都高高大大的!实际上,我是东北人里的矮个子!不过,他给我的印象相当深刻,我认真地听过他许多次讲话,应当讲,他的外在形象和口才都不错!总的感觉是,用“鸡蛋掉在油锅里”形容他的言谈举止,可能最为恰当,在香港回归的过渡时期,他领导中共对香港的宣传工作,我看很合适,因为他很油滑,能随机应变,口若悬河,八面玲珑!但细听他的演讲,可知大都是诡辩,其内容由上级而定,他像一个中共设在香港的新闻发言人。他自己说,他在香港过马路有时闯红灯,被媒体批评过,以表明英国人盯着他,我想,在讲话方面,他是不会闯共产党的红灯的,他总是鹦鹉学舌,而《文汇报》则是他领导下的鹦鹉群!
   
   1997年香港《文汇报》举办五十周年庆典,我有幸参与,在一次豪华的宴席上,第一次见到了原《文汇报》社长李子诵,以前我读过许家屯的回忆录,故对其十分敬仰,宴席上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他也应邀入席,这表明共产党比过去有点进步,对“六四”“开天窗”起义的老报人李子诵还手下留情,但《文汇报》的领导谁也不和他搭腔,而且,张浚生对他十分冷淡,虽然,他们被安排同桌吃饭,但形同路人,几乎大家都不和李子诵亲近,只有我主动要求与其合影,我认为他是香港新闻界的一条汉子!新闻记者需要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在《文汇报》许多同仁身上已经死了,但还藏在他身上,尽管他老态龙钟,步履蹒跚,但他头脑清醒,目光深邃,我知道张浚生和张云枫与他有隔阂,显然与“六四”事件有关,这个疙瘩结了这麽久,已是无解,使当时的气氛很尴尬,我深感悲哀,一时语塞。
   
   实际上,中共亏对老革命李子诵,据说,《文汇报》1947年注册时,主要是以地下党员李子诵的名义申办的。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创办《文汇报》,《大公报》,《商报》和《香港经济导报》等四家媒体,其初衷是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但他们不太自信,一是担心英国政府的打压,二是媒体竞争的残酷性,可能会使它们夭折,故当时多注册了一些,以为优胜劣汰,能活下来一两家就行了,但不料香港风水特别好,四家都存活了,但也出现了新问题,到了如今,四家国企,各养一大批人,均被允许在大陆发行,同是共产党输血供养,同是党中央的宣传喉舌,同拉大陆的广告生意,却内斗不止,自相残杀,恶性竞争,大概张浚生最头疼的事就是平衡这几家左报内部的纷争了!
   
   滑稽可笑的是,《文汇报》伊开会,社长总编就自我吹嘘说,自身是中央认可的政治性大报,他们是政治家办报,但《大公报》对此不以为然,则强调历史悠久,也是政治大报,他们才是党的忠诚的喉舌,真正的政治家,而体现在报社领导人身上,则是讲级别,排场,物质待遇,等等,围绕这些问题,大家争吵不休,互相告状,纷纷争宠,闹出很多荒唐的故事,张浚生不胜其烦。但张社长也会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到《文汇报》讲话,强调《文汇报》的独特性,到《大公报》作指示,再讲《大公报》的重要性,反正每个媒体的老总都敬着他!逢年过节有好事,请客送礼,迎送往来,都有他的大份子!
   
   《大公报》驻深圳的一位记者告诉我,王某某原为山东局级干部,但到香港《大公报》当一把手后最敢干,他经常去深圳开会,每每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吃喝玩乐,十分腐败。《文汇报》的领导对此心里不平衡,也去攀比,但刘永碧,张云枫到东北,还没有这麽奢华过,较之王某某还有点自律。只记得1994年11月,刘永碧在大连的确和王社长攀比过礼遇,她说,《大公报》的王社长到大连,市领导薄熙来,曹伯纯均出面接见他,那麽,她也应当得到同样的安排。她不知道自己是副职,曹书记有理由拒绝见她,但见了她并盛情款待,是破格礼遇。总之,上行下效,张浚生和左报的领导们,都过于追求物质待遇和满足虚荣心,对记者的天职和民间疾苦则漠然待之。这当然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的,如果没有一党执政,没有新闻封锁和“一国两制”,就他们这些人能力来说,自己拿钱办报,能不能喝西北风,都是一个问题!
   
   两刘龙虎斗,下属无所适从
   
   我在《文汇报》工作的那几年,常有机会和社长,总编见面,但彼此没有深入的了解,张云枫给我一种高不可攀,深不可测的印象,而刘再明呢,则有点诗人般的动辄信口开河的激情,据说他以前是《南方日报》总编辑,很有办报经验,但在我看来,他们都是被中共驯服了的文人,而秘密武器就是恐吓与收买,不论总编,还是社长,他们都是被历次的政治运动吓破了苦胆的人,为了保住共产党所给予的优厚物质待遇,他们不得不放弃言论自由的原则,虽然,他们心里可能也有不满,但行动上只是顺从。此外,我接触最多的是副社长刘永碧,因为她具体负责外联工作,经常在全国各地跑,与我跑熟了,也相处不错,但她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人,其过人之处是讲原则,从不感情用事,她从不与我谈论社委会决策的任何问题,但她和刘再明的矛盾却越来越表面化了,以致两人经常发生冲突,令下级十分尴尬。
   
   有一次,在深圳开会,中午吃过饭,我和海南办的主任林某同处一室,我们都正在午睡,忽然被吵闹声惊醒,我翻身下地推门看到杨某急匆匆地走过来,她刚离开了一个房间,据说,他们当领导的太忙,牺牲了午休时间开会讨论问题,结果,刘永碧和刘再明争吵起来,竟拍了桌子,刘永碧是女强人,凡事要拔尖,刘再明是总编,也不甘示弱,她们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服谁,竟为了某项人事任命各持己见,最后闹翻了脸,刘永碧还气呼呼地坐在那里,但刘再明已气愤地拂袖而去,别人拉都拉不住。我生性爱凑热闹,想过去看个究竟,广告部经理杨某说,你赶快离开吧,最好别看领导吵架,这对你不好!。。。。。我遵命了,但他们的摩擦绝非一日,也不止一次,所以,也回避不了,《文汇报》盛传“二刘”龙虎斗,斗个不休!
   
   2000年上半年,情况有些不妙,刘永碧可能受到上级的压力,与陈桂雄找我谈话,问:你在香港给某报发稿了吗?我知道,为《前哨》供稿的事,尽管用了笔名,也难免走漏风声,心里忐忑不安,我誓口否认,刘永碧说,没这事就好!我看出她一直对我很期重,也不忍心辞退我。但5月份风云突变,我最后一次去香港开会,也第一次主动要求与刘再明私下谈话,却很不投机。明显看出,他把对刘永碧的不满转嫁到了我的身上,仿佛我是通过后门打通了刘永碧的关系进了《文汇报》的,我感到委屈,便向他作了解释,我还告诉他,我1991年还在深圳写信给他求职呢,他好像不相信,他说没看到这封信,我说《文汇报》办公室给我一封加盖公章的打印信函,说没有在东北建站的计划。。。。。。后来,我才知道,《文汇报》很多事由办公室主任刘伟昌私下做主,他是一个喜欢把领导架空的人!我为刘再明不能公正地对待我而遗憾,但一切都无济于事!
   
   再后来,刘永碧带领刘伟昌,陈桂雄赶到大连,在大连国安局拘捕我之前,先以东北办迁往省会城市沈阳为幌子,把我辞退了。这样做是为了撇清《文汇报》与我的关系,以便下一步薄熙来放心地整我,但我还蒙在鼓里。我清楚地记得,当我把汽车,电脑,账本等物品如数上缴之后,刘伟昌把我的同事留在另一房间“策反”,刘永碧坐在办事处外间的皮沙发上,忽然浑身抖动,头发凌乱,无声地哭了起来,我把纸巾递给她,她擦了一阵子眼泪,但怎麽也止不住,我苦笑了:别难过!你可以再聘其他人,为什麽要这样?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后来,我在狱中把这一情节回想了无数遍,我想,她可能知道我将被捕,但她不敢告诉我,又知道我是个书生,她不忍心!如果她透露给我,凭我的关系,就能躲到一个薄熙来找不到的小地方,藏它几年,等平安无事再回来,但我不幸,我没有陈建平和鲁平的那种关系和运气啊!。。。。。。2006年初,我获释了,主动打电话给刘永碧,她还是那麽快言快语,我想问她,假如她与刘再明没有矛盾,都一起保护我,会不会有奇迹发生呢?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刘永碧说,没办法,你知道《文汇报》的情况,你爱人打电话求助于我,唉!我实在是帮不了你啊!。。。。。。
   
   
   昧着良心,出卖员工
   
   刘永碧所说的《文汇报》的情况,是什麽呢?是它的党报性质吧?正是这个可恶的东西把人性中最美好的友谊,信任,热爱,感情践踏了!先不讲他的言论自由的原则,只从经济基础的角度讲,1993年底,关齐云携款潜逃,留下一个东北办的烂滩子,《文汇报》一分钱也没有,只有几个空账号,是我用个人的多年积蓄筹建了班底,又用多年的人脉关系为《文汇报》创造了效益,我还撰写了大量的新闻稿,为刘永碧等领导访问大连奠定了基础,此后文汇报的事业才发展起来的!但我一旦受到国安局的审查,《文汇报》立即把我出卖了,如同当年抛弃陈建平一样,毫不留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