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姜维平文集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过去,我在一篇题为《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的文章中,说余杰是踏进了展示中国民主橱窗的模特,中共伪善的一面,还需要他的表演,故他虽然时常发表批评中共领导人的言论,但他一直还可以自由往来世界各地,前不久,他在美国洛杉矶还与我有电邮往来。但如今,秋天还没过完,中国政治的严冬就无情地降临了!
   
   据海外媒体报道,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国政府加强了压制行动,多名异议人士遭到软禁,其中包括独立作家余杰。由于失去行动自由,余杰原定在香港及台湾参与的一系列讨论会也无法成行了。 这真是一个再坏不过的消息了,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余杰不仅是一个态度温和理性的作家,也还是一个不会说谎的大孩子,他的可爱之处在于,身处极度危险之中,却坚持不懈地写作,他辛辣嘲讽和批评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不是一把手,就是二把手,他对级别较小的封疆大吏不屑一顾,而胡温等权力至高无上的中南海高官,动一动小指头,他就会被捕入狱。因此,余杰不仅仅是才华横溢,而且,勇敢无比,故我多年来对他崇拜不已。我形容他是安徒生笔下的那个不会说谎的孩子!他需要指出皇帝的新衣,来证明他的好奇,进而显示他的存在价值。
   
   记得90年代中期,我在香港《文汇报》作记者时,每当出差外地,多有余杰的作品与我共渡寂寞的旅途光阴,我没有余杰的勇气,故批评薄熙来的文章,不得不变换着多个笔名,在香港《前哨》发表,尽管如此,我还是难逃牢狱之苦,在那些暗无天日的与世隔绝的岁月里,我的太太给我送来许多书籍,有李敖的传记,也有余杰的《老鼠爱大米》,李敖的文字使我知道了台湾民主和平转型的艰难和坎坷,余杰的力作点燃了我对威权体制向民主过渡的中国期待的希望,前者晚年的变化和媚共嘴脸令我叹息,后者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令我敬佩。

   
   2009年初,我来到加拿大之后,曾询问太太靠什麽,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生活了近10年,她说,是书籍,是包括余杰在内的作家们的文字,她举例说,当国安的特工使我忽然从人间蒸发,她夜夜都是失眠,她睡不着觉,就读余杰的书,好在我家里有一房子的藏书,《火与冰》等几乎余杰的全部著作都应有尽有,她读到了一篇描写俄国十二月党人的文章,妻说,我就是新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不仅要活下去,给狱中的丈夫送食物,而且,还要把孩子平安健康地带大,迎接丈夫的归来!。。。。。。妻子认为,一个有良心的作家,一部传世的作品,就能使一个身处困境的人活下来!余杰,这个不会说谎的孩子,就是这样,以他为社会底层民众呐喊的力作改变着中国人,以俄国历史上对沙皇专制制度抗争的故事鼓舞了我们一家人,所以,我对他非常感激,2006年我出狱时还带出了那本《老鼠爱大米》,还保留着我在大连南关岭监狱里的《读书笔记》,里面就有关于余杰的文字。
   
   现在,这个讲真话的作家,不得不整天坐在家里了!据报道,10月8日,刘晓波获奖消息公布之后,一些中国公民自发进行了庆祝活动,但官方的打压随之而来。10月中旬之后,陆续有人遭到警方骚扰或者软禁的消息传出,其中包括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还有徐友渔、崔卫平等自由知识份子,以及刘晓波好友丁子霖,独立作家余杰。根据余杰在推特上发布的信息,目前他已被警方软禁在家中超过十多天,完全失去了行动自由,甚至只是在小区内的餐馆吃饭和理发也遭到警察拦阻。此外,余杰及其妻子的手机遭到无故停机,他们向移动通信公司申诉,对方表示对此并不知情。这是多麽荒唐而又令人愤怒的举动,何以要这样呢?
   
   我想,可能是基于这样几点,一是官方从惯性思维出发,从反的方面接受了所谓教训,他们不认为老百姓的不满,是执政党的专制造成的,却认为是像余杰之类的文人煽动的;第二,他们深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海内外民运人士是巨大的鼓舞,如果喜庆之余,他们聚集起来,唤醒了民众,一发而不可收拾,中南海领导人想干预,但谁也调动不了军队。所以,他们对自身的安抚与镇压能力都失去了信心;第三,中共历来认为海外媒体的批评是美国敌对势力所为,余杰行走于世界各地,到处都有粉丝,他又是独立中文笔会的骨干,而笔会已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助,余杰对该笔会拥有很大的影响力。故此,这次,中共有了紧迫感和危机感,就加大了对他的打压力度。至于我所形容的“民主橱窗”就只好彻底砸烂了!
   
   据报道,按照原定计划,余杰将从10月28日起前往香港、台湾等地讲学,以及参加讨论会,但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出行计划被迫取消了。台湾允晨出版社原定本周六在台北举行余杰新作《泥足巨人》的首发式,并邀请王丹、林保华等人进行讨论。由于余杰无法出席,因此,出版社方面只得取消了新书发布会的安排,允晨出版社的代表廖志峰对德国之声表示:我们当然是觉得很遗憾,因为这本来是一个很中性的互动,让余杰用自己的心得和台湾的读者作一些交流。
   
   海外的媒体人士不理解中共为何对中性的互动也加以严控,原来,中共由其政治本质所决定,最怕的就是人们讲真话和民众有了知情权,因为那样将有可能使他们丢掉手里的权利和物质利益。所以,根据形势的需要,他们忽紧忽松,忽左忽右,没有规律可循,完全凭长官意志,刘晓波的获奖,狠狠地打了胡锦涛一个耳光,他怎能不恼火呢?恼羞成怒时就失去了理智,上述这些席卷全国的非正常的大规模监禁,软禁,抓捕等举动,也就不奇怪了!
   
   另据余杰最新公布的推特信息,警方在他住宅对面安装摄像机,用桌子堵住了家门,以加强监控,此外,还驱赶前往当地采访的外国媒体记者和去探望他的艾未未。余杰说,他妻子自10月27日晚发热感冒,欲到医院治疗,同样被国保警察阻拦,无奈之下从推特上发出求救信,幸好有一个热心的网友帮忙打120求助,医生到家后,与警察据理力争,最后他们终于同意其妻和医生一起去医院输液,警察依然不放他本人出门。我们从这些任意侵犯公民权利的举动可见这个被刘晓波吓瘫了的政权,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合法性和信心,底气,完全堕落成了臭无赖似的黑社会组织,反正是苟延残喘一天是一天,上午不想下午的事,今天不想明天的事!
   
   是啊!一个用桌子堵住讲真话作家大门的国家,怎麽能有美好的前途呢?!我的预见是,别看它貌似强大,不可一世,但只要某一个燃点不小心起火,就能照亮黑夜,他们就会一夜间政权坍塌,到那时,作家的门户或许还堵着呢,但自由,民主,法制,人权的信息和普世价值已深入人心,传遍各地,当更多的民众都行动起来,官衙门不知不觉地失效了!警察自己的家都没了,还去堵谁的家门呢?届时,中国向全世界展开怀抱,敞开大门:一个民主宪政的新中国应运而生!
   
   2010年10月30日深夜改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11月1日首发
(2010/11/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