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传》后记]
姜维平文集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传》后记

   这是我在海外出版的第一本书,里面主要收录了我2009年2月4日移居加拿大之后撰写的24篇时评,一部报告文学,还有作为附录的2000年12月4日被捕前发表在香港《前哨》杂志的3篇文章,它们问世的时间相距竟长达10年,而此间我入狱5年零1个月,大概在目前的世界上,只有在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才能出现这种荒唐的怪事。这些文字有一个共同特点:用一个记者的眼睛,冷静地观察生活,批评了中共官员薄熙来,不论是他任大连市长,辽宁省长,还是商务部长,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我都对其持有否定的批评态度。
   
   依据我自1984年至今长达26年的目击与思索,我得出结论:他是中共一党执政下出现的最具有欺骗性与破坏性的官员之一,如果他的职务再进一步上升,将给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带来巨大的灾难!虽然,他在重庆摇身一变,唱红打黑,像一只正在开屏的孔雀,把最灿烂的假面具展示在世人面前,博得了不少人的喝彩,许多海内外媒体都被他所欺骗,但在我的眼睛里,他无法掩饰其反动本质和狼子野心。
   
   现在,很多人,特别是挣扎于生活底层的民众,因为两极分化,社会不公,很容易被薄熙来美丽的谎言所骗,不论在党内外,还是国内外,他都有一批鼓吹者,竭力推动他进一步上升的势头,他似乎距离夺取中南海最高领导权,仅一步之遥。唯其如此,我才暂时推迟了我的狱中回忆录《欲加之罪》的修改与出版,其目的非常明确:用事实讲话,把真相告诉人民,让他们做出正确的抉择。

   在中国,一个记者要批评一个共产党的高官,必须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甚至面临死亡的威胁,我竟不屈不挠地奋斗了20多年,并付出了坐牢的代价,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典型的悲剧。需要说明的是,我揭露他的动机并不是出于个人恩怨,而是一种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依我当时的条件,我可以选择丰衣足食的道路,但我舍弃了一切物质待遇,仗义执言,身陷囹圄,义无返顾,原因非常简单:道之所在,虽千万人,我往矣!
   我是一个从小就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人,没有人具备我的独特条件:作为一个记者,我可以与薄熙来近距离接触;作为一个诗人,我对生活充满着激情;作为一个良心犯,我付出了生命中最宝贵的年华;作为一个流亡者,我至今无怨无悔。我敢说,他近期在重庆的精彩表演,与我对他过去施政缺失,以权谋私,徇私枉法罪行的不遗余力的揭露,不无关系,这正是舆论监督收到的最佳效果。显然,中共的封网在重庆尤为严密,但“翻墙”知情的网民很多,何况近年来到香港旅游的大陆客人越来越多,经常发表我文章的《前哨》,《开放》,《争鸣》等刊物大量传进了内地,我拥有一大批忠实的读者,故此,我虽然远在异国它乡,并不寂寞。从大量的电邮,信件,口信得知,国内的读者认同,支持和喜欢我的文章。他们的鼓励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力量源泉。
   但是,毫无疑问,民主政治与多元文化的加拿大,给了我自由写作的最佳条件,在免于恐惧的条件下,天马行空般地辛勤笔耕,虽然收入微薄,却是一种精神上的巨大享受。人生苦短,笔意情长,我想把真相告诉世人,以便他们对专治体制上滋生的这个奇特的“薄熙来毒瘤”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旦成功地解析了他,也就深入了解了一党执政的中共。中国之所以至今依然游离在民主与法制的社会之外,就是因为善良轻信的国民被首先剥夺了知情权。建立在无知基础上的行动只能是愚昧和盲从。建国以来,许多薄熙来似的中共官员忽悠了人民群众太久,中国绝对不能再这样持续下去了!这正是本人多年来立足用新闻自由,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使命所在!
   我首先要感谢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它聘请我以特约评论员的身份,发表了许多文章,它从未对我的评论设置任何条条框框,本集中的大部分文章是其首发。而原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特派员王建民也给予我很多鼓励,他主编的香港《多维月刊》连载了我的长篇报告文学《薄熙来传》,影响深远,他自1998年与我相识以来,不论是我担任香港《文汇报》记者,还是不幸成为了入狱的囚徒,和获释后的失业者,以及流亡海外的独立批评人士,他都一如既往地给予我指教和帮助,令我感动,难以忘怀。类似的新闻界同仁还有:香港《前哨》杂志社长刘达文,《开放》杂志社长金钟,执行编辑蔡咏梅,《博讯》新闻网的老板韦石,《大纪元》新闻网的编辑们,《新世纪》新闻网的社长张伟国,《议报》新闻网的编辑杨宽兴,《北京之春》主编胡平,《纵览中国》新闻网的社长陈奎德,《观察》新闻网的编辑们,《独立中文笔会》新闻网的编辑野渡等许多笔友,因为收录于本集中的61篇文稿,如果没有他们的鼎力支持和无私帮助以及大力推介,是难以成功的,由于时间紧迫等其它条件所限,我没有一一注明每篇文章的准确出处,希望得到他们的谅解!在此,我对他们表示最真诚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次外,我还要感谢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加拿大笔会及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他们的鼓励和错爱都是我完成这部书的精神动力!
   最后,我还要说明的是,由于来历不明的网络黑客,对我电脑的不断设陷破坏,我不得不在草出文稿后立即发出,故许多文章错字很多,令我惭愧,这次收集出版时作了细致的修改,但依然难免挂一漏万,在此谨向广大读者致歉。或许还有不足之处,恳请读者指正!
   总之,我觉得每一天,都在与中国的专治统治者和网络黑客赛跑,智斗,较量,他们的暗中捣乱,使我更加勇敢和勤奋,并且坚信:这本著作不是轻松的文字堆积,是匕首,投枪,响箭,它带着我的血和泪,记录了铺满荆棘的岁月,孕育着美好的希望,我用心把每一个字点燃,但愿照亮中国新闻自由,民主转型的曲折道路!
   2010年8月12日于多伦多。
(2010/11/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