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姜维平文集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这几年,各地城管暴力执法的案件经常通过媒体,有所披露,其中有的把小商小贩活活打死,有的造成他们不同程度的肉体伤害,但性质都是一样的:不受制约的公权力,对升斗小民的轻蔑和侵害,已经达到了司空见惯,麻木不仁的可怕程度,像今天新华网报道的这起案件,情节就特别恶劣,它不仅令人发指,而且,潜伏着花钱私了的隐忧,折射出了中国社会的人生百态,它再次告诉我们: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堪忧!据新华网南京11月14日报道,11月10日,发生在江苏省高淳县的城管人员扯断卖菜老太手指的直接责任人孔某,目前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伤者已入院接受治疗。根据最新消息,犯罪嫌疑人正在寻求通过积极赔偿的方式,获得受伤者的谅解。我想,这一新闻开头的导语,透露出两个信息,一是经媒体披露发酵,官方担心民愤而拘捕了城管人员,不论什麽动机,应予肯定,二是肇事者正企图通过经济补偿的办法,摆平这件丑闻,应当引起人们的高度警惕。
   据媒体介绍,11月10日上午7时许,63岁的高淳县老太太邢春生,来到县城怡城花园农贸市场外面,销售自家种植的青菜,这本是利众便民的一件好事,但尚未开张,一辆车身印有“城管”字样的车就开过来,几名城管队员,摇下车窗,大声喊话,让她赶紧离开,不得占道经营。我想,这说明此处根据政府规定,可能不允许卖菜,但邢春生没有理会,她见这些人喊了几句离开后,以为没事,就继续经营,哪知几分钟后,这辆车又回来了,看到还有人在卖菜,便下车驱赶,其中两名执法队员上前抢夺邢老太的杆秤。报道至此,我们已经看出了问题,即当小民百姓,由生活所迫,没有遵守城管规定时,政府人员如何执法?新华社的报道说,据邢老太的女儿介绍,当时,邢老太左手无名指正套在悬挂秤砣的细绳里,拉扯间一紧,手指头就被死死套住,挣脱不开。突然间,对方猛地一拽,秤砣脱离杆秤而去,邢春生一阵剧痛,发现左手无名指的一截手指头,已经被扯下来了,挂在秤砣连着的绳子上。随后执法队员上车离开。周围住户看到这个血腥场景,立刻拨打报警电话。断了的手指后来被人送来了,可医生说血管和神经损伤得太严重,接上去的希望非常渺茫。我认为,新华社的报道之所以强调是邢老太的女儿说,是表明它的倾向,似乎还有别的说辞,还留有信口雌黄的余地,但不论城管人员多麽能言善辩,狡猾抵赖,一个人的手指能被活活地扯下来,完全断裂,可想而知,这是多麽大的力度,城管人员对民众带着多麽大的仇恨啊,国家的执法者抱有这样一种视民众如敌人,如粪土的心理,怎能不造成惊人的悲剧?切不要以为这是偶然事件,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各地,时有发生,它都有了地说明了,在中国一党执政的体制下,凡是手里掌控某种权利的人,大都难以自制畜牲般践踏弱者的疯狂!我想,假定邢老太是占道经营,违反了城市的有关规定,但该当何罪呢?该受断指之罚吗?谁规定小商小贩在非市场销售,就可以被他人扯断手指?显然,这个简单的道理,连小学生都懂,为什麽城管人员可以肆意枉为呢?难道他们的上级,没有在执法前告知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吗?这只能说明,国内的带着大盖帽的所谓执法人员,已经堕落成了黑社会和土匪!他们是长在政治制度上的毒瘤,从上到下都流着危害人民生命的脓血!新华社的报道说,据高淳县相关部门人士介绍,接到报警后,民警赶到了现场,将邢春生送往高淳人民医院后,又立刻联系了城管部门,然后将涉事的城管队员带回调查。其中一名城管执法队员已被刑事拘留,原因是涉嫌故意伤害。这名队员姓孔,是造成邢春生手指扯断的直接责任人。我想,姓孔者绝对不会在驱赶邢老太之前思考一个问题:作为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为何还要那麽辛苦?她不卖菜吃什麽?她不在繁华热闹的居民区卖菜,如何能赚到钱,她不赚钱,如何养家糊口?假如邢老太是她的妈妈,他该作何感想?但中国的悲剧在于,身处社会权力地位金子塔上端的各级官员,从不会为下端和底层的人们着想,既便他们是从底层艰难爬上来的,也大都如此,因为每个爬上来的人,大都不相信命运的沉浮有可能使他回归旧位。这是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造成的严重社会恶果。因此,发了一次善心,讲了一点真话的新华社欲言又止,接着报道说,据高淳县市容局城管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姓孔的队员是聘用人员,几年前通过招聘进入了当时的高淳县市容局行政执法大队,之后就进入了城管大队工作。目前,邢老太伤情还算平稳,城管大队会尽力帮助治疗。犯罪嫌疑人孔某,目前正在寻求积极赔偿的方式,以期获得对方的谅解。这段话藏有很深的玄机,第一,据城管说,表明记者底气不足,连记者也不相信城管部门的辩词,第二,姓孔的是临时聘用人员,这等于声明,其他正式聘用的人不会这样做,显然这是在丢卒保帅,他们以为撇清了城管和姓孔的聘用人员的关系,就能保住上面领导的位子和面子!我们不禁要问:为什麽让一个临时聘用的人员,去驱赶商贩,去做这个对民众生计相关的城管工作呢?!高淳县的政府应当明白,人的生命是最为宝贵的,包括手指在内的器官失去了就永远不能再回来,邢老太既便得到了巨额赔偿,也不能再五指双全,而市容市貌受到影响,可以重新整治,修复,姓孔的被辞退了,城管局可以再聘它人,而且,城管的声誉搞臭了,也永远不能再得到老百姓的认同和谅解!由此可见,城管此举,不论对国家,还是对个人,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新华社的报道说,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主任贾政和认为,从案情来看,孔某已经构成刑事犯罪,积极赔偿不是其免罪的理由,根据相关法律条款,如其认罪态度好且积极赔偿,法院可酌情减轻刑罚。我认为,他讲的确有一定道理,但问题是,当地政府能真正地站在邢老太的民众一边吗?会不会像1999年,薄熙来在大连那样,袒护打死人的城管人员,先把肇事者拘捕,再掩人耳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想会的,上面的政府官员会想,反正中共永远是执政党,城管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不保护姓孔的,谁再给他们当打手,谁再敢为形象工程卖命?没有以城建和税收为标志的政绩,官员如何步步升迁?
   总之,高淳县的悲剧不是独幕剧,是史剧,只要不变革中国一党专制的政权,不彻底铲除滋生践踏人权行为的土壤,类似故事还会换个背景和舞台,变个情节,再次上演,但只有一个主角不会改变:处于社会底层,为生计痛苦挣扎的小民百姓,依然是悲惨的角色!是啊!扯断了邢老太的手指,也就扯碎了民众的梦!而梦醒时分,泪眼迷离,路又在何处?2010年11月14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11月16日首发
(2010/11/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