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关于价值观

     黑匣子主义认为,价值观,指的是人们对于人、人性、人的生命、人类社会、人与社会的关系以及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等等方面的总的观念、思想、意识、精神、态度、方法及立场等,可以包括人生观、财产观、家庭观、社会观、人权观、政治观、国家观及世界观等。人的价值观念或曰价值需求,来源于或曰根植于人性——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人的天性。
   
    如前所述,黑匣子主义认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是为“人类普世人性论”也。因此,人类是应该具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唯其如此,人和人类社会才可能存在,也才可能发展。而人性——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此乃天赋观念、天造地设、与生俱来、自然而然,是为“天性”,不可违犯也;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乃人性之所需,天性之所向,是为“天理”,不可抗拒也。所以,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则应该而且必须既合乎天性又顺乎天理;这种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亦即既合乎天性又顺乎天理的价值观,便称之为“人类普世价值观”。
     此乃唯一科学的人性论,即人类普世人性论。
     
    从上述唯一科学的人性论即人类普世人性论可以看出,虽然人的自然属性即私性基本甚至完全相同,但人的社会属性即理性却只能大致相同而已。且最糟糕的是,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及其天然代表独裁专制主义者,以及恐怖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或马列毛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之类的极端非理性,乃至反理性,甚或自外于人类的害群之马乃至害人之魔,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可能有出现与存在,而他们的价值观——如果说有的话——却是与“普世价值观”(或曰“大同价值观”或曰“主流价值观”)不相同的,甚至是正相反的;或者说,是格格不入的,有如水火之不能相容,又若冰炭之不可同器。而尤其可悲可怖可恶的是,马克思之流的共产魔教主义者则是根本没有价值观的,只有其所谓的“意识形态”,且主张其意识形态是由“社会存在”决定的,但却又坚决否认“人”、“人性”、“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以及“人的共性”的客观存在,只承认“阶级”及“阶级性”的客观存在,并进而坚决否认“个人”的客观存在,只承认“社会”的客观存在即其所谓“社会存在”,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彻底反人性,与人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而根本否认和反对人类普世价值观。反正,不难看出,共产魔教主义意识形态,其实也就是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也。
    所以,亦如前所述,科学社会政治学的全部问题可以集中到一点,那就是本着上述惟一科学的人性论即普世人性论,从人的共性即人的天性出发,建立起一个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社会价值体系(包括社会、政治、经济、法律、道德、文化、艺术、教育、哲学、宗教等的总和,且其中主要的、起决定作用的是社会政治体制),宣传及弘扬人类普世价值观,发展并完善人类普世价值学,以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和发展私性,弘扬理性,促使社会人性化,解决有效防范极少数自外于人类的反人性的极端非理性主义之大奸大恶者应劫而生,扰乱天下,危害社会,殃及人类文明的问题,以便尽可能地减少人祸,最大限度地降低社会政治成本,全人类同心同德同舟共济面对天灾,求得共存共荣共同发展。
    黑匣子主义认为,说到底,就价值观方面而言,普天之下,无非两种人:自由主义者与专制主义者。
    那也就是说,这世界上只有两种基本的价值观:一曰自由主义;一曰专制主义。(注:专制主义,其实只不过是一种“意识形态”;这里为了叙述的方便,姑且也称之为“价值观”。)
    因此也只有两种基本的社会价值体系:一是“自由主义+民主宪政+市场经济”;一是“专制主义+独裁暴政+垄断经济”。
    而且,社会价值体系主要取决于社会政治体制,即:有什么样的社会政治体制,就必然产生什么样的社会价值体系;反之亦然。
    至于二者究竟孰先孰后的问题,亦如究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大可不必深究,惟求二者皆优相得益彰而已矣。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没有价值观,尤其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就等于没有灵魂。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如此,对于一个民族、一个政党、一个社会或一个国家来说也应该是如此的。
     
   
    (二)关于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认为,在社会生活中,自由及自由主义,首先与民主及民主主义紧密相连,不可分割。
    何谓“民主”?“民主”乃尔,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确实很复杂,自古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黑匣子主义认为,简单地说,顾名可以思义,民主也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意思,而民主主义乃“人民当家作主”的一种社会制度,或曰社会价值体系。
     自然,这“人民当家作主”,首先则意味着每个人应该而且必须“当自家的家、作自家的主”(“自家”或曰“自己”、“自身”、“自我”、“本人”……),即“当自我命运的家、做自我命运的主”,亦即人人都有权——天赋之人权——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干自己愿意干的活、说自己愿意说的话、想自己愿意想的事、走自己愿意走的路、谋自己愿意谋的利、信自己愿意信的教、唱自己愿意唱的调、结自己愿意结的社、投自己愿意投的票、入自己愿意入的党……;并且同时也不干自己不愿意干的活、不说自己不愿意说的话、不想自己不愿意想的事、不走自己不愿意走的路、不谋自己不愿意谋的利、不信自己不愿意信的教、不唱自己不愿意唱的调、不结自己不愿意结的社、不投自己不愿意投的票、不入自己不愿意入的党……总之一切随己之愿而为之也。简言之:一切“由自”(或曰“由己”、“由心”、“由私”、“自愿”、“自主”、“自我”、“自私”、“适意”、“独立”等)。而“由自”二字前后换个位不就是“自由”么?所以,民主就其本义而言,首先就意味着“个人自由”,“不民主”也就首先意味着“没有个人自由”,即“个人不自由”;或者说,“个人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是民主赖以扎根的土壤。那么,正是在这个首要的且根本的意义上,又可以简言之,民主即自由;反之,自由即民主。自由与民主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为手段、互为目的、紧密相连、不可分割,实乃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亦如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梁启超先生道:“西方之言曰:人人有自主之权。何谓自主之权?各尽其所当为之事,各得其所应有之利,公莫大焉,如此则天下平矣。”(梁启超:《论中国积弱由于防弊》)
       并且,在每一个人“当自家的家、作自家的主”的同时,还应该而且必须要“当社会的家、作社会的主”,即“当社会命运的家、作社会命运的主”,贯彻实施“天下为公,主权在民”之精神,即民主主义价值观念或曰社会制度,行驶个人主权以实现“社会自由”。
      那么,每一个人既“当自家的家、作自家的主”,同时又“当社会的家、作社会的主”,亦即既有了个人自由,同时又实现了社会自由,这就叫自由主义。显然,也正是在这个首要的且根本的意义上,可以简言之:民主主义即自由主义;反之,自由主义即民主主义。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也是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为手段、互为目的、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实乃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天下为公,主权在民。天下是大家的天下,社会系大家的家庭,自然应该而且必须由该天下的每一个人,该社会大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来“当家”,来“作主”,来“管理”,亦即行驶个人主权。此乃天公地道天经地义之谓也。所以,早在公元前500多年,雅典人就创造了“民主”(de mo curacy)一词,即由人民来统治的意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民间也早就潜藏着一种朴素的民主观念,即如二千多年前那“侯王将相,宁有种乎?!”的呼号,应该也便是一例吧。
      黑匣子主义认为,从社会学意义上说,人是社会化的高级动物,或者说,人是高度社会化的动物。一方面,个人自由不能独立于社会而存在,单独一人若完全脱离人类社会去谋生存,则其所能获得的自由充其量也只能与野生动物的自由相提并论。因而我们这里所说的自由则首先且主要是指生活在社会中的自然人的个人自由。另一方面,生活在社会中的自然人,祸福相倚伏,利害互纠缠,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其个人自由有时难免相互冲突或相互抵触;而在一个民主社会即公民社会中,公民即自然人的个人自由则必须以不至于侵害他人的个人自由为前提、条件或曰界线,公民即自然人既有行使个人自由的权力,同时也有尊重他人个人自由的责任或曰义务。“给别人自由和维护自己的自由,两者同样是崇高的事业。”(林肯语)“个人自由并不仅仅在于做他愿意做的事,而在于永远不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卢梭语)换言之,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其私力有时难免相互冲突或相互抵触,甚或相互抵消,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繁荣及个人自由的发展,应该而且必须创造一种私力的相对平衡状态。私性恶性膨胀,或曰非理性主义,或曰无政府主义(无政府主义其实就是自由主义的扭曲形式即私性恶性膨胀的一种表现),也不合乎社会自由的需要。于是,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繁荣及个人自由的发展,就有一个如何对个人自由或曰私力进行维护、规范、完善及发展的问题。——说到底,一部人类社会文明史实质上也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及发展个人自由或曰私力的历史。
         显然,这个问题的解决,一靠道德,二靠法律。
       道德,源于理性,或者说,道德即理性,为传统上约定俗成,潜移默化,自然无为,一般不成文,也不具有强制性。这是因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所以人类在道德方面很容易达成共识,形成诸如“天理良心”、“推己及人”、“将心比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忠诚守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自由、平等、博爱”、“尊老爱幼”、“救死扶伤”、“尊重生命”、“敬畏生命”以及“悲悯之心、恻隐之心、自爱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之类约定俗成的默契。那么,也就是说,既然你不愿意他人干涉你的个人自由,你也就不应该去干涉他人的个人自由。总之,人的私性与理性的有机结合,正体现人对自身内在自然和外在自然的直觉而艰苦的超越。道理就这么简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