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匣子说话
·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公开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被控告人蔡楚,打着“自由 民主 人权 宪政”的幌子,公然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民主中国”的刊物——《民主中国》据为一己所有,变成了“一言堂”,其不仅枉费了美国纳税人的钱,也亵渎了美国国会致力倡导并全力支持的“自由 民主 人权 宪政”之普世价值及神圣事业,而且造成了对控告人的严重侮辱!

事实与理由如下:

控告人本匣子曾满腔热忱地应被控告人蔡楚的《民主中国》开展“中国民主转型路径探讨”征文活动之“诚望”,而于2010-11-24 17:48 发去征文投稿(其中博文五篇,共计6万余言。附后)。

并且,为了足以引起被控告人蔡楚的瞩目,控告人本匣子还郑重其事特地撰写了如下一份1400余言的长长的引言、前言或曰序言——

   《民主中国》编辑部:

    兹奉上拙作博文数篇(详见附件),烦请审阅,看可否合乎征文之要求也。

    但这里需要首先声明的是,笔者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请详见博讯博客-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栏目),该理论体系(或曰话语体系)则基本体现于《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及《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尚待完成中)两篇专题论文中,而其内容涉及范围很广,历史跨度也很大,并触及诸多人类思想理论方面的元命题,诸如:什么是生命、生命力、生存竞争、人是什么、人类起源、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什么、人性论、有没有人性这个东西、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私性与理性、人的共性、有没有无私性的人、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的关系、阶级、阶级论、阶级主义、有没有阶级这玩意儿、价值观、社会价值体系、所有制、私有制、公有制、自由主义、专制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毛魔即毛共、毛氏“三独”主义、国家、政党、政治、革命、民主、人权、道德、法律、人类尊严、西方文明与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且大都为独家之言独树一帜并能自圆其说即自成体系也。

   那也就是说,这两篇专题论文便是笔者撰写文章时立论的理论基础及进行论证的理论依据,乃至于笔者的文章、观点或话语很可能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或有“独树一帜”之意味。

   更何况,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尤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又是裹着一件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锈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的;那么,现在要将那件裹着的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锈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剥下来,还其“异端邪说”之本来面目,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笔者自己撰写文章有时也觉得既不胜其怒而又不胜其烦,同时还生怕表述不到位呢,乃至于乍看起来笔者拙作难免“啰啰嗦嗦”或“乱七八槽”之嫌。

    随便举个例子说吧。现如今在民运人士中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一党专政”。但笔者则认为这种认识还很不到位,亦即还远远不够,甚至问题很多且很大矣。“一党专政”的情况其实并不鲜见,在其它地方或其它国家(例如新加坡、埃及等)也都存在,但却决不至于出现类似大陆中国这样的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灾难与问题。而笔者则认为:大陆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一‘帮’专制”。或者说:大陆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至今还没有一个“政党”,只有一个“匪帮”在无法无天胡作非为。——这便是“与众不同”的地方——自然,要把这句话解析清楚可就不那么简单了(请参阅《〖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再要进一步地回答个“为什么?”则就更不那么简单了(请参阅《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再譬如说吧。现如今在民运人士中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中国需要“改革”,需要“转型”。 但笔者则认为,中国——首先是大陆中国——需要的是“革命”,是“解放”。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更主要且更重要的问题是,笔者的基本宗旨概括地说则是:通过“讨马讨毛讨共”以达到“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并进而建构一门完整的全新的人类科学学科——“人类普世价值学”之最终目的。那么,这应该是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了。

   总之,这也就是说,笔者这数篇拙作博文也必须紧密联系笔者自己的理论体系(或曰话语体系)亦即必须搁置在笔者自己的理论体系(或曰话语体系)中才可以理解清楚的,否则,很有可能会被看作是“一派胡言”呢!

   暂且就这五篇吧。那“匣子说话”栏目中的尽可挑选,选中后再通知笔者,笔者则定将原稿呈上。

   专此布达

   此致敬礼

    匣子 2010-11-24谨启

邮件发出以后,几乎当即(2010-11-24 20:15)便收到了被控告人蔡楚的回应,控告人本匣子不免喜出望外,可打开一看:“来稿收到,本刊不能采用,请另投他处。谢谢支持!”

出于礼节,控告人本匣子则亦当即回复:“收到回应。谢谢!”——毕竟被控告人给出回应了嘛。

不过,“谢谢”之余,控告人本匣子却又难免骨鲠在喉,似乎总想着应该说些什么的。于是又再次回复,并强烈要求被控告人蔡楚给控告人本匣子一个“本刊不能采用”的切实的站得住脚的理由。内容如下——

   《民主中国》编辑部蔡楚先生:

    对于您对匣子投稿的当即回应,本匣子亦当即表示了“谢谢”。不过,“谢谢”之余,却又难免骨鲠在喉,似乎总想着应该说些什么的。

   这是因为,您所开办的不是“民主中国”的刊物嘛!?您所打出的不是“自由 民主 人权 宪政”的幌子嘛!?您所标榜的不是“本刊非常愿意为大家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平台,乐见不同观点的表达、商榷、切磋与争鸣,诚望各方贤明不吝赐稿!”的承诺嘛!?……

   那么试问,究竟又为什么要拒本匣子拙作博文五篇之“不吝赐稿”于千里之外乃至不屑一顾呢?!为什么仅仅用“来稿收到,本刊不能采用,请另投他处。谢谢支持!”而不假思索地加以打发了呢?!难道本匣子并非您眼中的“各方贤明”么?!难道本匣子的“不吝赐稿”也就根本不能算是一种“不同观点”么?!所以根本无权“畅所欲言”么?!所以根本不许参与“表达、商榷、切磋与争鸣”么?!难道这就是您所搞的“自由 民主 人权 宪政”么?!……

   总之,您应该而且必须给本匣子一个“本刊不能采用”的切实的站得住脚的理由,不然,本匣子将公开指控您不仅枉费了美国纳税人的钱,而且严重亵渎了美国国会致力倡导并全力支持的“自由 民主 人权 宪政”之普世价值及神圣事业!(发出时间2010- 11-25 20:51)

但至今也未见被控告人蔡楚的回应了。故而控告人本匣子不得不特此发出公开控告状。

“每个人均有…借助任何媒介、不顾疆界地寻求、接收和传送信息和思想的自由。”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

控告人本匣子坚持认为,不仅控告人本匣子有权力也有责任有义务要求被控告人蔡楚给出一个“本刊不能采用”的切实的站得住脚的理由,而且被控告人蔡楚也有权力有责任有义务给出一个“本刊不能采用”的切实的站得住脚的理由。那就是因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民主中国”的刊物——《民主中国》并非他的私有刊物,他无权将其据为一己所有,变成他的“独立王国”,搞成他的“一言堂”;同时,控告人本匣子也无权对他这种不仅枉费了美国纳税人的钱,而且严重亵渎了美国国会致力倡导并全力支持的“自由 民主 人权 宪政”之普世价值及神圣事业的非法行径听之任之,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至于具体说到被控告人蔡楚,他之所以对控告人本匣子的征文投稿竟然如此之反感,如此之藐视,如此之不屑一顾,其实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了,根本无须深究,也根本毋庸置疑,他自己也根本不会当回事的,控告人本匣子本来也就无须特别地系怀的。因为类似的人与事本匣子见识的多了——多老了呢!

   ——君不见!本匣子潜心研究数十年几乎用生命撰写成功的50余万言的“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檄文——《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当初作为邮件前前后后发出了百多份,举凡能在网上找到其邮箱地址且基本认同其价值取向之海外民运人士或组织、团体、报刊、出版社、电台及网站等差不多都有发去过,哪知结果收效甚微,应者寥寥,最后仅有劳改基金会主席吴宏达先生及时回应收到了,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秦晋先生及时回应给予认可肯定并主动伸出了援手,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及时回应给予认可肯定并准备立即开启出版程序,其他却全部泥牛入海了……

   ——君不见!这位以“开放”命名的刊物——《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在本匣子满怀希望地翘首企足于那50余万言的“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檄文——《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的出版面世而白白耗费了三个多月的宝贵时间之后,他竟然将其当做一个“烫手的山芋”甚或一颗“不定时的炸弹”给抛回来了,而其理由则是:“很抱歉,这样大框架的理论批判,本刊不适合刊登。”因为“我们不是学术刊物,是新闻媒体。与风险无关。”云云。(请详见《〖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君不见!尔后,本匣子不得不重新特别选择那决意以“明镜高悬 以史为鉴”为宗旨的出版社——《明镜出版社》再投稿,讵料,在静静地等候了二十多天之后,并当着本匣子又进一步将一篇14万余言的“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专题檄文《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奉上供其选择出版之时,当即(即22分钟之内)便收到了退稿的回应,而其理由则是:“大作理论性较强,读者受限。望联络其它出版社。谢谢赐稿、垂询。明镜。”显然,这就足以表明了其编辑部对于本匣子后面寄去的专题檄文根本不屑一顾。至于前面的那50余万言的“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檄文顾没顾,顾了几顾,则就不得而知了。(请详见《〖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君不见!当着本匣子尔后接连不断地多次将那些个“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专题檄文投稿于以“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化和社会公正为宗旨”、以“请给我言论自由,我要举起整个地球”为座右铭者为主编之海外唯一的平面印刷民运月刊——《北京之春》,但却始终得不到任何回应。莫非不认可、不支持、不采用甚至不理睬本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檄文,就足以确保能“促进中国的人权、民主化和社会公正”了么?就足以确保能有其主编的“言论自由”并进而能“举起整个地球”了么?就足以确保能有“北京之春”出现了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