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匣子说话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看中国论坛》坛主版主:

    贵论坛总的来说办得不错,基本合乎自由媒体之要求,故而本匣子也乐于在此浏览并发帖。但今有一个不情之请,不揣冒昧诉诸于次:

    首先请求各版主不要随心所欲地挪动本匣子所发帖子的板块。譬如,本来是发帖于“时事及当前热点交流”栏目的,却被挪到“中国杂谈”板块中去了,让人觉得不爽,甚至莫名其妙。因为本匣子在此所发的帖子不是“杂谈”,也没有“杂谈”,全是当前“热点”、“重点”甚至“难点”,并且是围绕着一个主题即“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而展开的,有先后顺序,有前后联系,有独特的话语系统,拆开了孤立地阅读可能不好理解。

   正如《〖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一文所言,笔者本匣子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请详见博讯博客-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栏目),该理论体系(或曰话语体系)则基本体现于《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及《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尚待完成中)两篇专题论文中,而其内容涉及范围很广,历史跨度也很大,并触及诸多人类思想理论方面的元命题,诸如:什么是生命、生命力、生存竞争、人是什么、人类起源、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人性论、有没有人性这个东西、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私性与理性、人的共性、有没有无私性的人、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的关系、阶级、阶级论、阶级主义、有没有阶级这玩意儿、价值观、社会价值体系、所有制、私有制、公有制、自由主义、专制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毛魔即毛共、毛氏“三独”主义、国家、政党、政治、革命、民主、人权、道德、法律、人类尊严、西方文明与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且大都为独家之言独树一帜并能自圆其说即自成体系也。

   那也就是说,这两篇专题论文便是笔者撰写文章时立论的理论基础及进行论证的理论依据,乃至于笔者的文章、观点或话语很可能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或有“独树一帜”之意味。

   更何况,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尤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又是裹着一件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锈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的;那么,现在要将那件裹着的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锈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剥下来,还其“异端邪说”之本来面目,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笔者自己撰写文章有时也觉得既不胜其怒而又不胜其烦,同时还生怕表述不到位呢,乃至于乍看起来难免“啰啰嗦嗦”或“乱七八槽”之嫌。

    随便举个例子说吧。现如今在民运人士中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一党专政”。但笔者则认为这种认识还很不到位,亦即还远远不够,甚至问题很多且很大矣。“一党专政”的情况其实并不鲜见,在其它地方或其它国家(例如新加坡、埃及等)也都存在,但却决不至于出现类似大陆中国这样的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灾难与问题。而笔者则认为:大陆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一‘帮’专制”。或者说:大陆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至今还没有一个“政党”,只有一个“匪帮”在无法无天胡作非为。——这便是“与众不同”的地方——自然,要把这句话解析清楚可就不那么简单了(请参阅《〖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再要进一步地回答个“为什么?”则就更不那么简单了(请参阅《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再譬如说吧。现如今在民运人士中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中国需要“改革”,需要“转型”。 但笔者则认为,中国——首先是大陆中国——需要的是“革命”,是“解放”。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更主要且更重要的问题是,笔者的基本宗旨概括地说则是:通过“讨马讨毛讨共”以达到“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并进而建构一门完整的全新的人类科学学科——“人类普世价值学”之最终目的。那么,这应该是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了。

   总之,这也就是说,笔者之博文帖子也必须紧密联系笔者自己的理论体系(或曰话语体系)亦即必须搁置在笔者自己的理论体系(或曰话语体系)中才可以理解清楚的,否则,很有可能会被看作是“一派胡言”呢!

   也正是因为上述缘故,特此不揣冒昧还进一步请求《看中国论坛》坛主增开一个板块或专栏,并命之为“讨马讨毛讨共”。然后将本匣子此前所发帖子全部搁在一起,再让本匣子自己来重新排序并进一步充实之。则完全可以预言该板块或专栏肯定会热门会火爆起来的。

   以上要求,当否请酌。

(2010/11/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