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匣子说话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如前所述,从社会学意义上说,人是社会化的高级动物,或者说,人是高度社会化的动物。而在社会生活中,人的本质属性——私性的外在表现形式,则是因人因事因时因地因势而有所不同的,何况可能还有伪装,还有假象呢,真可谓是千差万别而又千变万化,这就造成了社会的多元化、复杂化,并从而形成了人的社会属性,即人的个性。在任何时代和任何社会都找不到两个在个性方面完全相同的人,就像同一种树或同一棵大树上长不出两片外观形态雷同的树叶一样,亦如现代指纹技术可以仅凭借人的指纹就足以鉴别所有的人。反正,每一个人的个性都有其不同于别人的特点。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子产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岂敢谓子面如吾面乎?”这里所谓的“人心”,其实指的就是“人心”的外在表现形式,并非“人心”的本质属性;“人心”的本质属性都是一样的,即都是自私的,凡人都有私心,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而不管隔不隔肚皮;无论是谁,也甭管他白天如何表现或表演,晚上夜深人静时扪心自问一下即可了然。而且,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心之不同”,也并非全然“如其面焉”那么简单;要不,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或文学艺术家只需一台照相机不就妥了嘛。

显然的,人的社会属性,即人的个性,乃是人的非本质属性,或曰附加属性。

   并且,人的社会属性是后天的,是多元的,是复杂的,是多变的,是可塑的,是有“善”与“恶”、“好”与“坏”、“是”与“非”、“美”与“丑”……甚至“罪”与“非罪”之别的,真乃万类而不齐,驳杂而无纪,光怪而陆离,变幻而靡常,三千世界,百态人生,无奇不有,是简单的所谓三六九等划分不了的,更不是那所谓的“阶级”、“阶级性”、“阶级成分”、“红五类、黑五类”或什么“人民内部、人民外部”及“左派、中间派、右派”三派等所能划分与概括得了的,当然与那所谓“生肖八字”、“属相”、“星座”“手相”或“血型”、“颜色”之类也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而且,这正是文艺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所在,因为文艺就是反映与表现人的本质属性——私性的外在表现形式即人的社会属性亦即人的个性的。简直可以说,一个人就是一本书,一个人就有一出戏。

   故此必须引进“理性”这一概念来对人的多元、复杂而多变的社会属性加以抽象与概括。这里所谓“理性”,就是指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从社会的私力相对平衡出发,或者说,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出发,在维护私性、拓展私力、谋求私利、辨别是非、处理人际关系及利害关系等所应该遵循的、普遍适用的、自然形成的、永恒不变的行为规范或曰伦理标准,包含有理智、道德、操守、良知、良能、良心、善性、教养、修养、文明等人文、人道或文化方面的意义。如俗话说的“天理良心”,“推己及人”,“将心比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忠诚守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宽容精神”,“互助、互让、互谅”,“自由、平等、博爱”,“人道主义”,“尊老爱幼”、“救死扶伤”、“尊重生命”,“敬畏生命”,以及“悲悯之心、恻隐之心、自爱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等等,都是有关于人的“理性”问题的,也是“理性”对于社会中的人最起码最基本也最自然的传统要求,是传统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荀子曰:“万物同宇而异体。”以“异体”故必自由自主自强自利自亲亲始,以“同宇”故必以同心同德同舟共济仁民爱物终,以求共存共荣共同发展也。

   有了“理性”这一概念,就可以用理性程度(或曰理性水平)来概括人的社会属性的多元性、复杂性及多变性。

   于是,可以这么说,人——不论性别、年龄、出身、贫富、贵贱、肤色、种族、民族、信仰、地域、阶级、进餐是用筷子还是用刀叉或是用手抓……只要是人——活着的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即都具有私性,但理性程度却是各不相同的,而且是变化多端甚至变化莫测的。不过,在任何一个历史上自然形成的、开放的并具有相当规模的社会组织或社会体系中,其组成成员理性程度的分布却必然遵循着某种统计规律。一般而言,是理性的、基本理性的和比较理性的人数加起来,占社会总人数的大多数甚或绝大多数,而超理性的人数与反理性的人数则都只能是少数甚或极少数,亦即呈中间粗两头尖的纺锤形或橄榄形。

   

正态分布曲线示意图

   不过,若借用数学模型概率曲线(正态分布曲线)来比拟,可能更形象、更贴切。如上图所示:x为理性程度,y为具有该理性程度的人数占社会总人数的比率,A为顶点,B、C为拐点,y轴为对称轴,其右为理性,其左为非理性。可见,A点表示基本理性(或曰安守本分)的人数为最多,往右随着理性程度的逐渐提升而具有相应理性程度的人数便逐渐减少,且极限值为零,但到达B点时,其减少的速率开始放缓,从而出现拐点;往左情形刚好相反,随着理性程度的逐渐下降而具有相应理性程度的人数也逐渐减少,且逐渐趋向于零,但到达C点时,其减少的速率也开始放缓,从而也出现拐点。所以,该曲线图象清楚地表明,B、C两个拐点之间的人,俗称“中间派”,处于理性与非理性的交界或曰交织地带,理性程度的变化大且频繁——往往今天是理性的,明天可能变成非理性了;干这件事是理性的,干那件事可能又非理性了;早上还是理性的,下午可能就不那么理性了;等等——所以才要“吾日三省吾身”嘛!这种人可能大错不犯但小错不断,属于理性、基本理性或比较理性的群体,占了总人数中的大多数或绝大多数,是建设民主制度与公民社会的坚实基础。B点而右的人,俗称“右派”,属于修身养性比较成功甚或卓有成效的群体,其理性程度比较高甚或非常之高(超理性),有的可以称之为“君子”、“达人”或“圣人”了,是建设民主制度与公民社会的中坚、脊梁或曰精英。C点而左的人,俗称“左派”,属于无教养无修养以至严重非理性甚至反理性反人性反人类的群体,其中有流氓无产者、专制主义者、恐怖主义者、共产魔教主义者及法西斯分子等等,是建设民主制度与公民社会的消极因素或负面力量。而B点应该是普通人与所谓“君子”、“达人”或“圣人”的临界点,C点则是罪与非罪或违法与合法的临界点。

   诚然,这里谈的是社会学问题,并非纯数学问题,而用任何数学模型来比拟社会问题都只能是近似的。并且,一个社会或一个国家,由于社会政治体制的不同和变革,该曲线的顶点及对称轴也会随之发生些许位移,亦即,在民主自由主义制度下,其顶点会升高,对称轴往右移,表示整体理性水平的提升;反之,在独裁专制主义制度下,其顶点则会降低,对称轴则往左移,表示整体理性水平的下降。不过,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不可能“六亿神州尽舜尧”,更不可能“六亿神州尽毛匪”,那流氓无产者、独裁专制主义者、恐怖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马列毛主义者之类极端非理性乃至反理性甚或自外于人类的害群之“马”都可能有,但就比率而言,民主社会比专制社会肯定要少得多多。并且,该曲线无论向右还是向左都趋于零,表明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有可能出现极端的理性主义者或极端的非理性主义者,但少之又少,如凤毛麟角。有如《红楼梦》中的贾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扰乱天下。” 尤其是大恶大奸若毛魔祸东者上下五千年才出那么一个呢!——那么,这就是人和由人集合而成的人类社会。

   顺便说说,岂止人和人类社会是如此的,其实,其它动物及其社会也都大抵是如此的,亦即其它动物也都讲求理性,其社会也都是靠理性来支撑、维系和发展的;假如缺乏理性,同类相残,同室操戈,阶级斗争,你死我活,腥风血雨,则早就同归于尽了,根本不可能作为一个动物种群保存与流传下来——早就绝了种了,或者压根儿就不可能形成一个独立的动物种群。不过,人乃万物之灵,人及其社会所能达到的理性水平的高度则是任何其它动物及其社会所望尘莫及的,这是足以让人们感到自豪的地方;然而,十分遗憾的是,相反的命题同样成立,亦即人及其社会所能达的理性水平的低度则也是任何其它动物及其社会所望尘莫及的,这可是足以让人们感到悲哀的地方。可见,习惯上将那些个严重非理性、反理性、反人性、反人类的邪恶之徒一概斥之为“畜生”,即与禽兽之类的动物相提并论,等量齐观,则显然是有失偏颇的——有抬举了他们之嫌。即如卢梭所说:“此人和彼人的差别,超乎人与兽之差别。”更不用说那些个下定决心自外于人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了。

   也顺便说说,抽象与具体,本质与现象,共性与个性,本质属性与非本质属性,人的自然属性与人的社会属性……这些个逻辑范畴的两个方面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并不是一回事,所以不能混为一谈,更不可本末倒置。这应该是普通逻辑学的常识。讵料那自诩为思辨哲学家黑格尔之高徒的马克思,竟然连这样的逻辑常识都不懂得,甚或还故意利用这样的逻辑常识大打马虎眼,大施迷幻药,玩弄其诡辩逻辑。实在不可思议。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就是表明了“人性”——“人的自然属性”——“人的本性”——“人的私性”——“人的私力”是不可改变的,也是消灭不了的,而所能移易的只是其“外在表现形态”即“社会属性”而已;即如江山之沧海桑田一样,所改变的也只是其地形与地貌,而其本性即物质性及物质的运动性(即引力作用)则是绝对不可移易的。所以,海可枯,石可烂,专制主义江山可改朝换代,人的私性绝不会变。所以,私有制及私有观念不仅是不应该被消灭的,而且是绝对消灭不了的。


此文于2010年11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