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郭国汀律师专栏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二十三、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郭国汀译著
   
   南郭点评: 1910年汪精卫因暗杀亲王失败被捕名声大燥,汪成为孙中山遗嘱记录者并非孙中山认定汪是最佳继承人,因为当初孙中山北上和谈时并未料到自已一去不返,汪仅是孙较信任的一位追随者,但孙中山最信任者其实是胡汉民和蒋介石。由于汪精卫是鲍罗庭看中的能受其操控的国民党领袖,故力推其登上国民党总裁宝座。事实证明一旦汪看到日本侵略军的强大无比,他便失去信心,转而甘愿当汉奸。值得一提的是,陈公博,周佛海均是中共一大代表,但皆追随汪精卫成为汉奸。近来大陆有些人莫明其妙地为汪翻案,将汪说成是大英雄,然而历史真相不容任意串改,汪精卫本质上是个对权力有极大欲望的政治投机分子,尽管他不乏勇气,这就是他为何反复改变政治立场的根源。
   2010年11月7日第245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二十三、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在上海汪精卫与陈独秀进行了长谈,陈建议发表国共联合声明,以澄清两党的地位与关系:4月5日汪与陈独秀发表国共联合声明,号召两党团结合作。[1] “国民革命已经取得了胜利,我们更有必要团结,两党的合作,可能形式上有别。但是重要的事乃是两党的主要党员,应当有诚意来解决他们的分歧…那些理解共产党有关革命的理论及其对国民党的真诚态度的国民党员,将不会怀疑孙中山的 ‘联共’政策的智慧。”[2] 许多国民党人认为这违背了孙中山原来的条件,接受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仅是作为忠诚党员,而非与国民党平起平座。[3]对许多国民党人而言,它构成汪精卫承认共产党是作为与国民党平起平座了。次日,国民党领导人开会时,吴稚辉问汪精卫“是否中国将由国共两党共管了?”汪大笑避而不答。吴接着问“接受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是基于他们以个人身份,根本与共同控制无关。如今共产党甚至连共管也不满足了,他们要主管了,汪是否想被共产党排挤出局呢?”汪同样未作明确的答复。鲍罗庭之妻在一苏联船上被捕后押至北京,引发1927年4月6日张作霖袭击苏联驻北京领事馆事件。[4]
   
   4月6日,汪精卫突然秘密离沪赴武汉,在一艘外国汽船上,汪给蒋介石,张静江和李士曾各一函,解释了为何离沪的理由,“1924年的精神永远不能牺牲,党的纪律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必须维护。”汪暗指蒋介石牺牲精神,破坏纪律和党的团结。
   
   汪精卫主要是个政治投机分子。尽管他有不少绝佳的机遇,有许多个性与心灵闪光的品质,他却从未取得真正的领导权。他其实一直是追随者而非领导者。共产党要他到武汉是为了给左派政权合法性与威望,故拼命恭维戴高帽,推他兼任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和国务委员会主席,但他实际上仅是共产党的工具而非领导人。
   
   当汪精卫离沪后,共产党发动反蒋宣传攻势。“反帝反军阀并不够,我们现在必须反蒋介石。”北伐军中的共产党员被告知:“黄浦军校毕业生全部是反革命,所有蒋介石的学生和其部下,皆是他的工具和走狗。”[5]
   
   由于武汉政权的外长陈漠拒绝前来上海外理南京事件和上海外国社区问题,蒋介石才指定Quo T’ai-Chi处理外交事务,与外国当局正式进行交涉,武汉政府又谴责蒋介石越权。
   
   [1] Colin Mackerras, China inTransformation 1900-1949.(Longman,London and New York, 1998)p.45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4
   
   [3]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 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5
   
   [4]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58.
   
   [5]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6
   

此文于2010年11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