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郭国汀律师专栏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美国1776年弗吉尼亚权利法案
·美国1862年解放黑奴宣言
·美国1777年邦联条款
·美国1776年维吉尼亚权利法案
(C)***英国人权法律文件
·英国1998年人权法案
·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英国1689年权利法案
·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52)郭国汀论法官与律师
·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法官律师与政党 郭国汀
·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值得尊敬吗?!
·郭国汀与中国律师网友论法官
·法官的良心与良知/南郭
·法官!这是我法律生涯的终极目标! 郭国汀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唯有科班出身者才能当律师?!答王靓华高论/南郭
·律师的责任——再答李洪东/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南郭
·我为北京16位律师喝彩!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与网上警官的交锋
·我是中国律师我怕谁?!
·郭国汀 好律师与称职的律师
·温柔抗议对郭律师的ID第二次查封
·第五次强烈抗议中国律师网无理非法封杀郭律师的IP
·中国律师网为何封杀中国律师?
·中律网封杀删除最受网友们欢迎的郭国汀律师
·最受欢迎的写手却被中共彻底封杀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郭国汀
   
   中共对我的第七次政治迫害,是一九九八年我受理了一起涉港特大案件。当时福州市公安局采取抓人质的方式逼香港公司还债,这家公司大概欠大陆公司三千多万,加上利息一共近四千多万人民币。因此公安根据中方的要求,也根据福州市政府的决定,把经济合同纠纷转变成为刑事案件,把正常的经济合同争议,当作经济合同诈骗,把香港公司总经理的妹妹及香港公司福州办事处主任抓做人质。

   
   在抓人时先定其经济合同诈骗,亦即先定罪抓人,后找证据,这是共产党掌控下的大陆司法经常发生的类似事件。中共公安无理抓人,香港公司当然不干,所以他们请律师抗辩。当时香港当事人在福州找了好多律师都不敢接案,因为一打听这案子背景,都害怕市政府和公安干预。后来有人推荐当事人找我,记得是一九九七年春节,大年三十晚上,当事人从香港打电话给我,问我敢不敢接案?我告诉他,你只要跟我说实话,我谁都不怕;当事人既然委托我,就要信任我,你要告诉我所有的事实真相,不能编造虚假的东西,然后我根据你虚假的东西打官司,这不行。他向我保证说所有事情全是真实的,而且都有证据,他约我去香港调查,所以我就受理了这个案子。
   
   当然,一旦受理该案,我发现我越卷越深,彻底得罪福州市政府市公安局。一九九六年一月我跟七个朋友合伙创办了至理(福州)律师事务所,事务所经营得非常成功,第一年我们的创收就跃居全省第二名,这是非常少见的;第二年开始连续三年成为第一名。其他合伙人担心我受理该案,会影响事务所整体及其他合伙人的利益,我告诉他们一切责任都由我承担,我说我不会乱来,全部都是按照法律程序,按照宪法法律行事。
   
   尽管我的行为完全合法,但是公安受市政府指令,开始对我施压采取各种迫害手段。首先威胁我的客户,比如:当年我有两个重要客户,涉及公安介入的经济案件,公安强迫我的客户不能请我,用掐断我的案源的手段,旨在逼迫我退让;但公安的威胁对我无效,所以我有两个涉案千万元的大案被公安强制故意搅掉了。
   
   随后公安的威胁升级,通过我的四个不同部门的朋友出面分别警告我,叫我“不要卷入太深,很危险”,这是“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这种威胁,对我仍然无效;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我意识到不能再在福州呆下去了,因为他们采取了黑社会流氓手段,中共通过前面两次威胁都未见效,就采取实质性的黑社会手段。
   
   当年我骑摩托车,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觉得车子有问题不好使,于是把车推到修车铺修理,当晚去拿车时,修车师傅告诉我,好在你把车拿过来,否则的话非常危险,很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就出了车祸。因为摩托车的刹车,是非常细的钢丝绳绞成的粗揽,师傅发现我的刹车钢缆,被人为用剪刀给剪得只剩下两根钢丝吊着刹车。换句话说,如果当天没去修车,继续骑车,车速只要达到三十公里,整个人可能就飞出去,高速行驶中一旦刹车,刹车钢丝肯定断掉,人就会飞出去,或撞车或不能刹车控制。这个事件提醒我,各种威胁无效后他们已经下手了。我认识到共产党迫害人时是不择手段的,凡是不听话的,敢于对着干的,共产党必将不择手段消灭之;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心离开福州到上海创业。
   
   创所三年至理律师事务所连续全省业务创收第一名,我的客户均在福州,我在福州当律师已经十四年,也就是说在福州当律师可以轻松带愉快地赚钱,因上不可能突然决定离开,上海我不认识任何人,没有任何背景关系或客户,怎么可能抛弃福州的一切呢?但是面对这种现实,跟流氓政权没有办法打交道,只好走人。
   
   决定到上海,现在看又是一种错误的判断,当年我认为上海是全中国最先进的地方,社会经济政治最发达,法院司法系统较公正。加之上海重点发展的是金融、保险、贸易、海运产业,而我是个海事律师,国际贸易、海事海商、海上保险都是我的专业强项,所以认为长远看上海大环境对我的律师事业有利。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调到上海华利律师事务所任付主任,一切从新开始,等于从新创业。中国律师很大程度上是靠关系的,而我在上海连一个同学都没有,没有任何社会关系,所以是非常不利的。但这种情况下,我到上海加盟华利律师事务所,凭着我那一点名气,第一年还凑合,干的不错。次年我转到上海市小耘律师事务所又干了两年,在上海执业三年后,我决定重新创办事务所。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创办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设想软硬件一步到位,像当年在福州创办至理律师行一样,可是上海的环境大不一样,尽管设想法很好,但实际情况与现实差得很远。
   
   结果一年下来,天易律师行亏得一塌糊涂(共亏损一百万),合伙人一年白干;原来租了四百五十平米高档写字楼,聘了好多律师助理;第二年我们调整了方向政策,降低人员和房租成本,整个事务所创收持平,既没有赚钱,也没有亏损,取得了相当成绩;第三年,经过两年多的创业,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小有知名度,天易律师事务所成立于二零零二年六月,没有花一分钱广告,但是到零四年底,天易律师行在网络上的知名度,已经是全国律师第一名;亦即天易律师行的信息量在国际互联网上全中国律师第一名,为事务所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可是很遗憾,我本来已经决定创业定居上海,在上海买了房子,创办了律师事务所,可是中共对我的最后一次政治迫害,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把我的一切全给毁了!
   
   自从零二年六月始,我学会上网,使用电邮,发表博文;由于事务所没有基金做广告,我在北大法律系信息网、中国保险网、中国航业网,中国律师网设立了四个专栏,通过撰写和发表大量文章,诸如法学论文、案析、评论、时评等,使天易律师行的知名度迅速扩大。
   
   零三年一月始,我对人权特别关注,起因于刘荻事件,刘是北师大心里学系大三的一个女生,她因在互联网上发表十余篇文章,用调侃嘲弄的方式,讽刺共产党和中共政权,被逮捕关押,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是因为刘荻事件,使我对人权问题特别关注(不过,如今的刘似乎早已面目全非甚至很可能已成另类五毛)。此后长春市的残疾人刘永忠;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四个年轻人组成新青年学会,专门研究中国农民问题)被逮捕无罪重判;湖北作家杜导斌,相继被捕无罪重判;这使我对人权案件越来越关注,他们被捕时,我每次都声明支持,公开表示愿意为之抗辩。零三年六月我成为上海郑恩宠律师的辩护律师,郑是上海专门打拆迁官司行行政诉讼的专业律师。他一共代理了五百多起‘民告官’的案件,即行政诉讼、行政复议案,也就是老百姓告政府的案件,主要是强制拆迁案。他被抓的原因是他的客户把周正毅(上海滩第一大富翁)告上法庭。周正毅背后的利益关系人(官商勾结的上海市政府高官,包括陈良宇,韩正及各区头面人物)非要置郑恩宠于死地,事实上陈良宇、韩正均与周正毅密切相关。
   
   郑恩宠把周正毅告上法庭,严重威胁到上海高官们的切身利益。于是我自告奋勇成为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使我成为真正的人权律师。因为郑恩宠被捕后,没有上海律师敢为他辩护,尽管郑恩宠认识很多上海律师,但是上海律师都非常精明,不会那么傻来做这种事。或许我属于比较傻的那种人,历来不畏强权无所畏惧;我愿担任其辩护律师,其实很简单,一是我认识郑恩宠,我知道他是个非常正直的人,而且非常有正义感,他不可能犯罪,他的所做所为均是光明正大的,都是真正维护老百姓利益的,如果他被捕,没有律师站出来为他辩护,那是中国律师的耻辱,既然无人敢辩,我当仁不让。
   
   我认为我有能力为他强力抗辩,虽然我是小有名气的海事律师,但是我对政治、人权、历史、哲学历来有浓厚的兴趣,因此我做人权律师会比海事律师做得更好;加之我认为中国处理政治民主大革命的关健转析时期,特别需要人权律师,而人权律师因风险巨大收入低微而无人敢于问津,我天生即敢想敢为,所以我决定转行成为人权律师。
   作为郑恩宠的辩护律师,我彻底得罪了上海市政府,我在福州执业时彻底得罪了福州市政府,但是得罪上海市政府,并不是我的本意,不是我故意要得罪他们,因为我的律师执业格言乃是:一不怕死,二不爱钱,故我始终认理不认人。
   
   郑恩宠事实上得到了海内外公众的理解和支持,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支持他,反对他的都是五毛党徒,或上海当局派到网上捣乱的人。尽管我与张思之大律师为郑恩宠作了非常强有力的抗辩,被阉割的中共法院仍然不顾一切无罪判刑三年,上诉被驳回,申诉至最高法院如石沉大海!
   
   郑恩宠案再次证明中国司法法院的彻底瘫痪,因为共产党独霸操控一切,用《九评共产党》的话来说,即整个中国法院都被共产党邪灵附体,中国法院对所有政治敏感案件彻底丧失了法官本原应有的截断是非,维护正义与公道的正常功能。
   
   中共对我的第八次政治迫害,是我转变成人权律师后大量为政治良心人士和法轮功抗辩。在成为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杨天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张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师涛(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案)、李法官(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安)等政治良心人士的辩护律师后,我受理了法轮功学员黄雄失踪案。
   
   零三年二月始我连续在中国律网发表六篇文章为法轮功抗辩。黄万清大概看到了我为法轮功抗辩的文章后,让我帮他找他的弟弟,于是零四年七月,我正式受理第一个法轮功案。随即受理翟延来(法轮功讲真相)再审申诉案,翟是上海交大毕业的高材生,他是中共镇压以后才开始修炼的,因为她母亲和妹妹均是修炼人。他因编辑法轮功讲真相的文章被共产党秘密绑架,然后秘密开庭判了五年徒刑,他母亲是判刑生效后才知悉儿子的下落,她到上海来找我为她儿子申诉再审。
   
   受理黄雄失踪案时我对法轮功没有研究,只是找人不需要研究法轮功。但是为翟延来申请再审,我必须作详细研究,什么是法轮功?尽管此前我已撰写文章为法轮功抗辩,但我是从法律和道义上辩,而为翟延来辩护,则必须首先详细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要了解法轮功的来龙去脉。
   
   因为判决生效后,当事人虽然有权申请再审,法院确没有法定义务必须受理申诉,如果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没有新证据,法院不可能受理,所以申诉案难度非常大。
   因此我花了三个月,从网上下载所有能够找到的法轮功信息、文章、书籍及李洪志的各次讲法,并全部精读了一遍;在此基础上,我才真正开始为法轮功全面抗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