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郭国汀律师专栏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郭国汀
   
   中共对我的第七次政治迫害,是一九九八年我受理了一起涉港特大案件。当时福州市公安局采取抓人质的方式逼香港公司还债,这家公司大概欠大陆公司三千多万,加上利息一共近四千多万人民币。因此公安根据中方的要求,也根据福州市政府的决定,把经济合同纠纷转变成为刑事案件,把正常的经济合同争议,当作经济合同诈骗,把香港公司总经理的妹妹及香港公司福州办事处主任抓做人质。

   
   在抓人时先定其经济合同诈骗,亦即先定罪抓人,后找证据,这是共产党掌控下的大陆司法经常发生的类似事件。中共公安无理抓人,香港公司当然不干,所以他们请律师抗辩。当时香港当事人在福州找了好多律师都不敢接案,因为一打听这案子背景,都害怕市政府和公安干预。后来有人推荐当事人找我,记得是一九九七年春节,大年三十晚上,当事人从香港打电话给我,问我敢不敢接案?我告诉他,你只要跟我说实话,我谁都不怕;当事人既然委托我,就要信任我,你要告诉我所有的事实真相,不能编造虚假的东西,然后我根据你虚假的东西打官司,这不行。他向我保证说所有事情全是真实的,而且都有证据,他约我去香港调查,所以我就受理了这个案子。
   
   当然,一旦受理该案,我发现我越卷越深,彻底得罪福州市政府市公安局。一九九六年一月我跟七个朋友合伙创办了至理(福州)律师事务所,事务所经营得非常成功,第一年我们的创收就跃居全省第二名,这是非常少见的;第二年开始连续三年成为第一名。其他合伙人担心我受理该案,会影响事务所整体及其他合伙人的利益,我告诉他们一切责任都由我承担,我说我不会乱来,全部都是按照法律程序,按照宪法法律行事。
   
   尽管我的行为完全合法,但是公安受市政府指令,开始对我施压采取各种迫害手段。首先威胁我的客户,比如:当年我有两个重要客户,涉及公安介入的经济案件,公安强迫我的客户不能请我,用掐断我的案源的手段,旨在逼迫我退让;但公安的威胁对我无效,所以我有两个涉案千万元的大案被公安强制故意搅掉了。
   
   随后公安的威胁升级,通过我的四个不同部门的朋友出面分别警告我,叫我“不要卷入太深,很危险”,这是“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这种威胁,对我仍然无效;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我意识到不能再在福州呆下去了,因为他们采取了黑社会流氓手段,中共通过前面两次威胁都未见效,就采取实质性的黑社会手段。
   
   当年我骑摩托车,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觉得车子有问题不好使,于是把车推到修车铺修理,当晚去拿车时,修车师傅告诉我,好在你把车拿过来,否则的话非常危险,很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就出了车祸。因为摩托车的刹车,是非常细的钢丝绳绞成的粗揽,师傅发现我的刹车钢缆,被人为用剪刀给剪得只剩下两根钢丝吊着刹车。换句话说,如果当天没去修车,继续骑车,车速只要达到三十公里,整个人可能就飞出去,高速行驶中一旦刹车,刹车钢丝肯定断掉,人就会飞出去,或撞车或不能刹车控制。这个事件提醒我,各种威胁无效后他们已经下手了。我认识到共产党迫害人时是不择手段的,凡是不听话的,敢于对着干的,共产党必将不择手段消灭之;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心离开福州到上海创业。
   
   创所三年至理律师事务所连续全省业务创收第一名,我的客户均在福州,我在福州当律师已经十四年,也就是说在福州当律师可以轻松带愉快地赚钱,因上不可能突然决定离开,上海我不认识任何人,没有任何背景关系或客户,怎么可能抛弃福州的一切呢?但是面对这种现实,跟流氓政权没有办法打交道,只好走人。
   
   决定到上海,现在看又是一种错误的判断,当年我认为上海是全中国最先进的地方,社会经济政治最发达,法院司法系统较公正。加之上海重点发展的是金融、保险、贸易、海运产业,而我是个海事律师,国际贸易、海事海商、海上保险都是我的专业强项,所以认为长远看上海大环境对我的律师事业有利。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调到上海华利律师事务所任付主任,一切从新开始,等于从新创业。中国律师很大程度上是靠关系的,而我在上海连一个同学都没有,没有任何社会关系,所以是非常不利的。但这种情况下,我到上海加盟华利律师事务所,凭着我那一点名气,第一年还凑合,干的不错。次年我转到上海市小耘律师事务所又干了两年,在上海执业三年后,我决定重新创办事务所。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创办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设想软硬件一步到位,像当年在福州创办至理律师行一样,可是上海的环境大不一样,尽管设想法很好,但实际情况与现实差得很远。
   
   结果一年下来,天易律师行亏得一塌糊涂(共亏损一百万),合伙人一年白干;原来租了四百五十平米高档写字楼,聘了好多律师助理;第二年我们调整了方向政策,降低人员和房租成本,整个事务所创收持平,既没有赚钱,也没有亏损,取得了相当成绩;第三年,经过两年多的创业,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小有知名度,天易律师事务所成立于二零零二年六月,没有花一分钱广告,但是到零四年底,天易律师行在网络上的知名度,已经是全国律师第一名;亦即天易律师行的信息量在国际互联网上全中国律师第一名,为事务所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可是很遗憾,我本来已经决定创业定居上海,在上海买了房子,创办了律师事务所,可是中共对我的最后一次政治迫害,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把我的一切全给毁了!
   
   自从零二年六月始,我学会上网,使用电邮,发表博文;由于事务所没有基金做广告,我在北大法律系信息网、中国保险网、中国航业网,中国律师网设立了四个专栏,通过撰写和发表大量文章,诸如法学论文、案析、评论、时评等,使天易律师行的知名度迅速扩大。
   
   零三年一月始,我对人权特别关注,起因于刘荻事件,刘是北师大心里学系大三的一个女生,她因在互联网上发表十余篇文章,用调侃嘲弄的方式,讽刺共产党和中共政权,被逮捕关押,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是因为刘荻事件,使我对人权问题特别关注(不过,如今的刘似乎早已面目全非甚至很可能已成另类五毛)。此后长春市的残疾人刘永忠;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四个年轻人组成新青年学会,专门研究中国农民问题)被逮捕无罪重判;湖北作家杜导斌,相继被捕无罪重判;这使我对人权案件越来越关注,他们被捕时,我每次都声明支持,公开表示愿意为之抗辩。零三年六月我成为上海郑恩宠律师的辩护律师,郑是上海专门打拆迁官司行行政诉讼的专业律师。他一共代理了五百多起‘民告官’的案件,即行政诉讼、行政复议案,也就是老百姓告政府的案件,主要是强制拆迁案。他被抓的原因是他的客户把周正毅(上海滩第一大富翁)告上法庭。周正毅背后的利益关系人(官商勾结的上海市政府高官,包括陈良宇,韩正及各区头面人物)非要置郑恩宠于死地,事实上陈良宇、韩正均与周正毅密切相关。
   
   郑恩宠把周正毅告上法庭,严重威胁到上海高官们的切身利益。于是我自告奋勇成为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使我成为真正的人权律师。因为郑恩宠被捕后,没有上海律师敢为他辩护,尽管郑恩宠认识很多上海律师,但是上海律师都非常精明,不会那么傻来做这种事。或许我属于比较傻的那种人,历来不畏强权无所畏惧;我愿担任其辩护律师,其实很简单,一是我认识郑恩宠,我知道他是个非常正直的人,而且非常有正义感,他不可能犯罪,他的所做所为均是光明正大的,都是真正维护老百姓利益的,如果他被捕,没有律师站出来为他辩护,那是中国律师的耻辱,既然无人敢辩,我当仁不让。
   
   我认为我有能力为他强力抗辩,虽然我是小有名气的海事律师,但是我对政治、人权、历史、哲学历来有浓厚的兴趣,因此我做人权律师会比海事律师做得更好;加之我认为中国处理政治民主大革命的关健转析时期,特别需要人权律师,而人权律师因风险巨大收入低微而无人敢于问津,我天生即敢想敢为,所以我决定转行成为人权律师。
   作为郑恩宠的辩护律师,我彻底得罪了上海市政府,我在福州执业时彻底得罪了福州市政府,但是得罪上海市政府,并不是我的本意,不是我故意要得罪他们,因为我的律师执业格言乃是:一不怕死,二不爱钱,故我始终认理不认人。
   
   郑恩宠事实上得到了海内外公众的理解和支持,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支持他,反对他的都是五毛党徒,或上海当局派到网上捣乱的人。尽管我与张思之大律师为郑恩宠作了非常强有力的抗辩,被阉割的中共法院仍然不顾一切无罪判刑三年,上诉被驳回,申诉至最高法院如石沉大海!
   
   郑恩宠案再次证明中国司法法院的彻底瘫痪,因为共产党独霸操控一切,用《九评共产党》的话来说,即整个中国法院都被共产党邪灵附体,中国法院对所有政治敏感案件彻底丧失了法官本原应有的截断是非,维护正义与公道的正常功能。
   
   中共对我的第八次政治迫害,是我转变成人权律师后大量为政治良心人士和法轮功抗辩。在成为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杨天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张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师涛(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案)、李法官(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安)等政治良心人士的辩护律师后,我受理了法轮功学员黄雄失踪案。
   
   零三年二月始我连续在中国律网发表六篇文章为法轮功抗辩。黄万清大概看到了我为法轮功抗辩的文章后,让我帮他找他的弟弟,于是零四年七月,我正式受理第一个法轮功案。随即受理翟延来(法轮功讲真相)再审申诉案,翟是上海交大毕业的高材生,他是中共镇压以后才开始修炼的,因为她母亲和妹妹均是修炼人。他因编辑法轮功讲真相的文章被共产党秘密绑架,然后秘密开庭判了五年徒刑,他母亲是判刑生效后才知悉儿子的下落,她到上海来找我为她儿子申诉再审。
   
   受理黄雄失踪案时我对法轮功没有研究,只是找人不需要研究法轮功。但是为翟延来申请再审,我必须作详细研究,什么是法轮功?尽管此前我已撰写文章为法轮功抗辩,但我是从法律和道义上辩,而为翟延来辩护,则必须首先详细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要了解法轮功的来龙去脉。
   
   因为判决生效后,当事人虽然有权申请再审,法院确没有法定义务必须受理申诉,如果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没有新证据,法院不可能受理,所以申诉案难度非常大。
   因此我花了三个月,从网上下载所有能够找到的法轮功信息、文章、书籍及李洪志的各次讲法,并全部精读了一遍;在此基础上,我才真正开始为法轮功全面抗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