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二姐]
非智专栏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姐

   
   非智
    第一次见到妻子的二姐,是2003年冬天同妻子回新疆。驱车经过冰雪覆盖的天山,穿越山谷,那时还没有后来的高速公路,到离乌鲁木齐近五百公里远的库尔勒,早晨出发,在弯曲不平的道上,一路颠簸,到库尔勒已是黄昏。二姐到车站接我们,看到妹妹回来,高兴地搂着妹妹,姐妹俩很亲近,不停地说笑着。二姐个头看起来比妻子高,见面的那天晚上,她脸有倦色,似乎没休息好但还是乐哈哈。二姐同父母住在一起,她是妻子家中承担着照看老人最多的一个,而且常常以此为乐,这一点实在很令我感动。
    去年8月我同妻女一同回新疆探望岳父岳母,第二次见到二姐,相隔有七年,以前的印象早于模糊,这次却有着不同的感觉,看她似乎神情快乐,精神许多。
   二姐性格开朗幽默,为人热情爽快,只要二姐在,就永远有笑声,在她身上似乎透着一股欢快的孩子气,妻子的父母说她是长不大的小孩,她却呵呵笑着说:长大了,早远走了,还在你们身边看着你们?二姐原有个家,只是没有孩子,久了,二人呆在一起,无趣无味,又加上她工作奔忙,最后两人分开,她在库尔勒买了套高级公寓,就在孔雀河边。库尔勒的孔雀河是新疆有名的河流,横穿城市,河岸建起了小公园和游人休闲区,绿化得很漂亮,每日有许多人,尤其是退休老人到这儿练身漫步,二姐家就在公园旁边,正对着孔雀河,在一栋高层建筑的十九楼,每日从窗口望去,便可看到美丽的河景和公园里游玩漫步的人们。二姐买下这套高级公寓后,将父母接过来住在一起,为便于他们到河边公园练身散步,也是想让两位老人能好好享有晚年。妻子每当谈起二姐这些事,总是很感慨,心里充满感激。

   同大姐相比,二姐虽少却了大姐的文雅,却有了更多的爽气。那天她得知我们已到乌鲁木齐,即刻从库尔勒赶过来,见到久违的妹妹,她高兴得大声叫起来:“怎么不早点让我知道,好让我到机场接你们。哇,一年多没见,小四零可长高了。”呆了不到一天,她就急着要带我的女儿四零子回库尔勒,大姐说:“急什么,多呆几天吧,小妹在乌鲁木齐还有些事要办。”二姐对我和妻子说:“ 姥姥、姥爷还等着看四零子呢,我先带她回去,你们等事情办完再过来噢 。”“再住几天,一起回去吧。”我说。“老爷子等不急了,我明天就回去,”她转头对四零子说:“先跟我回去看姥姥、姥爷好吗?”四零子欢快地奔跑着喊道“去看姥姥姥爷喽。” 第二天,四零子高兴地跟着二姐走了。
   “二姐似乎有点性急。”我说,
   “这是她的性格,说干就干,为人爽气。” 妻子说。
    二姐有时也很逗乐,妻子告诉我,四零子第一次同她回去的时候,有一天大人们在厅上边看电视,边吃着日本芥末豆,四零子见到大人吃得津津有味,也嚷着要吃,二姐对她说这豆豆很辣,小孩不能吃,可小四零就是不听,执意要尝一尝,二姐就拿一颗芥末豆塞到她的嘴里,辣得四零子哇哇乱叫,眼泪直流,拉着二姐的手就咬,逗得妻子和姥姥、姥爷哈哈大笑。我听了妻子所说,也不禁笑了。那时四零子才二岁多,却从此见到绿色豆子,就远远跑开,怕再被辣着。
   去年,她将四零子从乌鲁木齐带回库尔勒照看一周,常带她出去玩,当街上不认识的人夸奖四零子漂亮可爱时,她就会笑呵呵地说,这是我的女儿。她确实将四零子当成她的女儿,四零子不叫她二姨妈,而是叫她“小燕妈妈”,可见她们间的亲切。凡四零子所喜欢的,她都毫不吝惜地买给她。四零子有个“喜羊羊”敲鼓的玩具,她爱不释手,从早晨起来敲到晚,而且嘴里不停地说这是“小燕妈妈买的”。二姐常开玩笑地说:她要多努力赚钱,好给四零子将来留着。
    二姐同她的朋友合办一个大农场,不仅栽种葡萄、棉花,还养着一大群牛、马鹿等,事业做得很不错。平时她十分忙,有时间同我们一起到餐馆吃饭,她都忘不了要为她的工人带点吃的回去,二姐有着一颗善良关照他人的心,妻子常对二姐无怨无悔地看顾父母表示敬佩。
    去年九月离开库尔勒时,二姐说要到澳洲看我们,一晃,离开已一年多了,我现在还一直期待着二姐的到来。
   
   2010年10月18日于柏斯
(2010/11/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