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因那个心愿]
藏人主张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那个心愿

   因那个心愿(诗四首)
   
   安乐业
   
   --------------------------------------------------------------------------------

   
   这些狱中诗歌,是我在牢房里用油笔芯子把烟盒纸上记下来的每周感
   受和灵感。虽然,当时隐藏着皮肉之苦和加刑临头的危险,但幸运的
   我,在(汉、蒙、回等)难友们的庇护与帮助下,逃过了那个灾难。
   时至今日,我为他们的真诚而感动不止,同时也领悟到了人与人之间
   的真诚交往能够创造奇迹的真谛。
   
   
          冬天来了
   
          冬天来了 一切在打颤中起程
          花儿的遗嘱风卷摇撼
          来自远方又惦念天堂的蜜蜂
          失落于敞开裂缝的天地之间
          头缠皑皑白雪的孤山们在哭泣
   
          每一次惊动雪域夜空的当下
          向东方五体投地的草木森林
          淹没于寒风和野兽的脚下
          岩石边只有 只有青松在吐绿
   
          (1993.10.24日于青海省平安县看守所)
   
   
          因那个心愿
          ──为第一审开庭而作
   
          阳光淋湿的诗句在远方照耀
          隐藏着云彩深处的溜溜心语
          夕阳下 冉冉升起的时候
          为何不能回首童年经过的域境
          那是雪山被风雨洗刷后的废墟
          雪还那么大风还那么猛
   
          自从寻找自我而自己祭天
          手心那么大的一片蓝色
          时常飘浮过眼前
          手心还可能没有分裂于祭祀
          路上
          时隐时显的月儿吊在空中窥视
          可能给追求信划逗号的那个女孩
   
          岁月啊!骑在时间的阎罗天子
          我们为欣赏那首无暇的诗句
          信念与决心 已寄向银河的浪花
   
          (1997.7.28日于青海德令哈监狱)
   
   
          我在这样想
          ──致才让措
   
          初夏 或许谁也不想成为回眸中的石碑
   
          绿雨抚摸航阿草原脸颊的那天
          你和你的笑容被俘虏过的我
          寂静与风雨共舞之中
          行于远方 远方的黑色世界
   
          当猫头鹰或乌鸦在尖叫无回的时候
          那个宁静的夜空向人间撒下的金泪
          无论 是一种欣赏或过渡的开端
          一滴泪珠 是我赠给你的思念
          与祝福之托
   
          (1995.3.25日于德令哈监狱)
   
   
          人在印北
   
          请勿嘲笑!魂髓终秋的金叶
          飘荡于山下
          山虽那么高 路虽那么远
          顶极并非追寻的目标
   
          想喝一杯清茶 又是一个
          冬季 从远方流向身边
          也许 风雪飞舞的一天
          回到了苦寻一生的归宿
          我们在期待期待中仍在漂泊
   
          请勿嘲笑!脚下延伸还是行道
          我们属无攀登天梯【注】的一代
   
          (2001.11.19日于印度达兰萨拉)
   
   【注】指西藏天座七赤赞普(约公元前825~约前545年),传说诸赞
   普到最后由“登天之绳”(即天梯)上升虚空而消失了。因此,他们
   都没有陵墓。
   
   --------------------------------------------------------------------------------
     2002.5.3 c 《民主论坛〉
(2010/11/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