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因那个心愿]
藏人主张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那个心愿

   因那个心愿(诗四首)
   
   安乐业
   
   --------------------------------------------------------------------------------

   
   这些狱中诗歌,是我在牢房里用油笔芯子把烟盒纸上记下来的每周感
   受和灵感。虽然,当时隐藏着皮肉之苦和加刑临头的危险,但幸运的
   我,在(汉、蒙、回等)难友们的庇护与帮助下,逃过了那个灾难。
   时至今日,我为他们的真诚而感动不止,同时也领悟到了人与人之间
   的真诚交往能够创造奇迹的真谛。
   
   
          冬天来了
   
          冬天来了 一切在打颤中起程
          花儿的遗嘱风卷摇撼
          来自远方又惦念天堂的蜜蜂
          失落于敞开裂缝的天地之间
          头缠皑皑白雪的孤山们在哭泣
   
          每一次惊动雪域夜空的当下
          向东方五体投地的草木森林
          淹没于寒风和野兽的脚下
          岩石边只有 只有青松在吐绿
   
          (1993.10.24日于青海省平安县看守所)
   
   
          因那个心愿
          ──为第一审开庭而作
   
          阳光淋湿的诗句在远方照耀
          隐藏着云彩深处的溜溜心语
          夕阳下 冉冉升起的时候
          为何不能回首童年经过的域境
          那是雪山被风雨洗刷后的废墟
          雪还那么大风还那么猛
   
          自从寻找自我而自己祭天
          手心那么大的一片蓝色
          时常飘浮过眼前
          手心还可能没有分裂于祭祀
          路上
          时隐时显的月儿吊在空中窥视
          可能给追求信划逗号的那个女孩
   
          岁月啊!骑在时间的阎罗天子
          我们为欣赏那首无暇的诗句
          信念与决心 已寄向银河的浪花
   
          (1997.7.28日于青海德令哈监狱)
   
   
          我在这样想
          ──致才让措
   
          初夏 或许谁也不想成为回眸中的石碑
   
          绿雨抚摸航阿草原脸颊的那天
          你和你的笑容被俘虏过的我
          寂静与风雨共舞之中
          行于远方 远方的黑色世界
   
          当猫头鹰或乌鸦在尖叫无回的时候
          那个宁静的夜空向人间撒下的金泪
          无论 是一种欣赏或过渡的开端
          一滴泪珠 是我赠给你的思念
          与祝福之托
   
          (1995.3.25日于德令哈监狱)
   
   
          人在印北
   
          请勿嘲笑!魂髓终秋的金叶
          飘荡于山下
          山虽那么高 路虽那么远
          顶极并非追寻的目标
   
          想喝一杯清茶 又是一个
          冬季 从远方流向身边
          也许 风雪飞舞的一天
          回到了苦寻一生的归宿
          我们在期待期待中仍在漂泊
   
          请勿嘲笑!脚下延伸还是行道
          我们属无攀登天梯【注】的一代
   
          (2001.11.19日于印度达兰萨拉)
   
   【注】指西藏天座七赤赞普(约公元前825~约前545年),传说诸赞
   普到最后由“登天之绳”(即天梯)上升虚空而消失了。因此,他们
   都没有陵墓。
   
   --------------------------------------------------------------------------------
     2002.5.3 c 《民主论坛〉
(2010/11/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