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藏人主张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採訪人:「推特茶坊」主持人戈曉波(簡稱戈)
   
   
     被訪人: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先生(簡稱艾)
   

   
     訪談形式:電話錄音
   
   
     訪談時間:二○一○年十一月六日十一時五十八分──十二時二十三分
   
   
      隨著艾未未先生參與設計建築的奧運村主場館「鳥巢」,汶川大地震過後的公民調查行動,還有關於楊佳事件的介入,以及帶領他的工作室那幫年輕的藝術家製作 出來的《老媽蹄花》等一系列紀錄片,相繼成為我們這個國家非主旋律的重大事件之後,事實上,艾未未已成為具有公民意識的人們家喻戶曉的公眾人物了;艾未未 用身體被國家暴力機器襲擊的代價,換來的「艾神」與「艾嬸」等讓人感到親切與溫暖的昵稱,更使得他成為成千上萬不願被主流意識形態規訓的網民們所擁戴。
   
   
      戈:艾未未先生,您好!今天,我們想請您立足於藝術家、推友與公民的角度,在我們這個新開設的「推特茶坊」欄目上,談談您近期的工作與您所遭遇到的事 情。據悉,您被上海嘉定區馬陸鎮鎮政府邀請到他們的地界上興建的工作室,這兩天就要被強拆了,關於此事件請您簡單介紹一下相關背景。
   
   
     被政府邀請的「違章建築」
   
   
      艾:兩年前,我被上海市嘉定區政府邀請在上海開個工作室,當初,建這個工作室的邀請是被我拒絕的,因為我告訴我的助手不要跟政府打交道,我們曾經在與政 府打交道的過程中遇到過很多麻煩,我基本上是處於不信任狀態;那麼,當我的助手在上海見到區長後,他很有信心,他說;「沒事兒,我到北京去」。這樣,他就 來北京了。
   
   
     戈:這位區長來後,你們談的咋樣?
   
   
     艾:這個人,我覺得蠻有熱情和衝動,他邀請我們去。我就說:「可以」。答應下來後,就有人去看場地,然後就跟當地簽約,再然後就進入到了兩年時間的設計、建造階段。在這過程中,(對方)多次催促我,匯報呀,甚至還拍了紀錄片。
   
   
     戈:房子建好後呢?
   
   
      艾:房子建完了,忽然接到通知,房子是違章建築,必須要拆除。我覺得是不是搞錯了,沒搭理,(這)是區政府邀請的嘛。這是一個舊的廠房,情況可以在我的 推特上看到。這樣一來,我就沒太搭理這事,認為只是一個笑話。沒想到是真事兒,結果要求我們必須二十天拆除。哎,我覺得這事有點嚴肅了。後來我對他有個答 覆:我們對這個「判決」有點兒不太滿意,怎麼說,我們都是受到政府邀請,在一個違章的土地上,蓋上了一個違章的建築,顯然是不通。
   
   
     戈:除了您之外,還有其他藝術家被當地政府邀請去建造工作室,是不是其他的藝術家都遇到了這種麻煩?
   
   
      艾:當時邀請了十幾個藝術家,其中有周春芽、我,還有岳敏君,房子都是由我來設計,除了我的必須拆除,其他都沒有拆除;而且,我聽說有些還正在加緊地給 他們辦證,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對這個判決是很不服氣的,上海的局長專門飛過來和我談判,他們對我說:錢,我們會付給你,而且還付給你們更多,但這個事不要 鬧大。讓我能理解他們的苦衷。這個命令(級別)非常高,所以局長和他們的書記都決定不了。在這種情況下,我說這不可能呀,因為要我接受一個是我「違法違 章」的命令,還把我的房子拆了,只賠償我的錢,這是讓我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千人聚會吃河蟹北京軟禁艾未未
   
   
     戈:當地政府不是願意給您賠償嗎?對此結果您為什麼覺得不能接受呢?
   
   
      艾:在這個建築沒成為建築之前,它只是一堆磚;一旦這個建築成為建築之後,它就不是一堆磚了。正如一張畫,不是說可以用墨汁與一張紙來衡量它的價值的。 我不同意他們這種做法,當然,他們政府是不會和我們討價還價的,也是不會理會你的想法的。這一來呢,我就不同意他的做法,我只能等待。我說:我是否還有機 會?他們說:沒有機會了,必須得拆!
   
   
     戈:接下來呢?
   
   
      艾:這樣一來,我只能說告別了。這個沒有被啟用但已裝修好了的房子,本來它會接受一個教學的項目的。按計劃,挪威的一批建築系學生,本來會過來的。拆除 前,我說去看一下,很多人都說很想去看,這個建築蓋得很特殊,我們就把這些照片放到了網上。我說:七號舉行一個party的儀式,請大家一起吃河蟹,就是 大閘蟹這樣一種食品。
   
   
     戈:網上的反響如何?
   
   
      艾:我們在網上逐漸收到報名將近千個左右,這個數據並不準確,要來的人數實際上是大於報名人數的,我相信實際上報名的人數有五千左右。然後,我就接到了 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取消這個party的要求。我說做一個party,我是不可能取消它的,除非是有一個強制性的措施讓我不去,否則我是會去的。他們和我三 次商討未果的情況下,就在昨天(十一月五日)中午一點半鐘,來給我宣佈一個強制性的措施,我被處在一個監視居住的狀況中了,直到這個party──這個好 玩兒的事兒結束之前,也就是在十一月七號二十四時之前,我不能離開我這個房子。
   
   
     個人財產與國家財產
   
   
      戈:我們注意到了您前兩天發的兩條推文:「如果無數的學校倒下,成千上萬死去的學生至今沒有一個名字,拆除個藝術工作室不是事。不要學楊佳,要淡定」, 「在違憲的警察面前,不失做人的尊嚴,要對得起自己的公民身份。」您在《老媽蹄花》曾與蒲志強律師有段對話:「等著吧!這個社會會有很多楊佳出現的」。同 時,您也花了大量時間與金錢拍攝出了《一個孤僻的人》及它的姊妹篇《王靜梅》,那麼,當您耗去七百多萬元資金剛剛興建起來,一天都沒使用的上海工作室在即 將遭到被迫拆除的前夕,您卻號召並安慰那些推友們,以理性的姿態對待毫不講理的政府行為。您能圍繞著這個事件談談您的悖論式的心態嗎?
   
   
     艾:哈哈哈……。我覺得這個沒必要掩飾,這是一個個人財產受到損失的問題。我曾經這樣問過公安機關,當然他們也不能做主。我只說:難道個人的財產,不是國家的財產嗎?如果這個國家的財產中沒有個人的財產的時候,這個國家,還有財產嗎?
   
   
     戈:的確如此,離開了個人財產來談國家財產,實在有些荒唐,但是,你所面對的是中國呀,人們會說國情有所不同。
   
   
      艾:都說我們國家是一個共和國,那麼實際它是應該包含保護個人財產這一部分的。我曾經在二○○六年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說,北京拆除了很多非常的建築,這種 所謂的非常建築,就是普通百姓的建築吧,那麼我想,它們當然是違章的。因為所有的貧民或者移民來城市建設,來蓋大樓,他們來為它出一份苦力,他們必然會住 在某一個違章建築裡的,土地當然是國家給他們提供的,房子蓋完後,他們就是一批可以滾蛋的人,所以說,這些人即使在沒有錢的情況下蓋出的房子,它是人民的 財產,也是國家的財產,對不對?
   
   
     戈:不僅對,而且對極了!
   
   
     中國是一個最具歧視性的國家
   
   
      艾:中國是一個最具歧視性的國家,假如農民房子倒了,活該,他們幾乎不是人,違章建築應當倒,對不對?死了多少人?他們會說:這房子是學校的房子,學校 房子是政府蓋的。政府蓋的房子是豆腐渣不行,人民蓋的房子是豆腐渣也不行。他們都是公民,他們的價值和另外一個人是相等的。那麼這種概念在中國是不存在 的,包括財產。
   
   
     戈:正因為這個國家沒把人民的利益當做國家利益的組成部分,所以,才鬧出了前赴後繼的唐福珍的悲劇,沒想到您這樣一位聞名全球的藝術家今天也要面臨如此境遇了。
   
   
      艾:我覺得這個社會,是一個非常絕望的社會,一些基本的概念、基本價值或普世價值,在中國是沒有的,是沒有什麼基礎的。所以,拆我們的房子,雖然花了一 筆錢,但房子本身是個人的財產;同時,它又是文化的一個產物。上海市也好,中國也好,你需要文化生態、一種價值與產出,一個打工仔,那麼需要文化需要創 造,但實際上呢,這種文化不是你有錢來就能買來的,也不是你想拆就拆掉的,因為拆的過程,本身就是建築的一部分,本身就是一個文化產生的過程。這些就是通 過一個完整方式展現出來的。自我也是需要展現的,自我也有奇蹟,你不能快樂,不能在家開party,不能夠請他人吃河蟹,你不能夠……甚至離開北京。這些 人恐懼的是什麼?恐懼的就是自由。因為一旦人民自由了,就是他的末日。
   
   
     「瓜子兒」成敏感詞淘寶網被關
   
   
     戈:接下來,我們談談您在英國倫敦泰特藝術館渦輪廳展出的那一億顆陶瓷瓜子兒的作品吧。本來,藝術家只對作品負責,而意義則應由批評家來負責闡釋,但是我們還是想聽聽您對您的作品的自我闡釋。
   
   
     艾:作品,我通常不闡釋它是什麼意義,這件作品是由一千六百個景德鎮的技術人員,通過將近兩年多的時間來完成的,它們在泰特舘一直展到明年五月,這是我幹得很成熟的活兒。
   
   
     戈:當您把這些「瓜子兒」拿到淘寶網上以每粒五毛錢的售價一一出售之時,您想到了它們也會變成這個國家的禁忌──「敏感詞」嗎?您對此結果有何看法?
   
   
      艾:我覺得這個事情蠻好笑,因為很多人想要這個瓜子。我就說你想要的話,那就放到淘寶上,我也不想賣,只好一粒二毛五,兩粒五毛吧,其實就是送給大家, 讓大家能有機會,誰能想到在幾個小時內,淘寶居然會被關掉?這是一個非常傻的商業行為,可見中國網絡的控制和控制的標準都是很有問題的,我覺得。顯然…… 這是我們的處境吧。
   
   
     戈:後來,您轉念把它們乾脆當做禮品免費送給那些喜歡它們的網友時,這些「瓜子」們的此種流向,對您這件作品具有何種意義?或者說,您對它們有何預期?
   
   
     艾:我講過,哈哈哈……,有很多網上人說:我需要四顆瓜子,我說,瓜子,是一個我們很熟悉的一種中國的產品,過去我在新疆呆過。其他涵義嘛……,我不想太多的解釋我的作品,作品本身就是。
   
   
     拍紀錄片:我們需要公開化
   
   
      戈:在過去這個月裡,您的工作室高效率地攝製出了三部紀錄短片──《事實就是這樣的》、《警察來了》與《上面打招呼了》,它們從三個側面真實記錄了我們 國家這段時期的一個面貌,也成為了為藝術家與公民的艾未未先生用藝術的手段干預現實的一個記錄。請您分別談談拍攝它們時的想法。
   
   
      艾:我們需要公開化,其實是每個人公開,作為這一點,其實就像打掃衛生一樣,既尊重別人,也是對自己生活的一種尊重。如果我說我每件事都公開的話,這實 際上不是這樣的,這樣的政體,它之所以能夠維持,也是在極大的掩蓋和這種不敢公開化,他能夠公開化嗎?它最大的問題就是它不能夠有媒體的監督,我覺得這個 很恐怖,所謂的這樣一個共和國或者政府,居然不能公開任何事情,包括學術問題什麼都不敢公開,非常膽小,但他們卻要統治這個社會、壟斷這個社會最大的資源 和怨氣,這是一個非常悲哀的一個時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