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外交与威慑]
藏人主张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交与威慑

   丹真宗智:外交与威慑(Diplomacy and Deterrence)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因为不解决中国与西藏的基本冲突──即汉族中国对于西藏人、蒙古人、伊斯兰突厥人和满洲人的种族主义主张,中国和西藏之间将不会有和平。我们可能会进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类的处境。

   
   
   作者 : 丹真宗智,
   
   
   發表時間:11/7/2010
   
   原作: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印度西藏之友會祕書長)漢譯: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臺灣北社法政組召集人) 我從來沒被任何人憎恨過,除了狗:這隻狗對我狂吠和攻擊,使我在鄰里袖手旁觀的人們面前只好成為惡棍。這隻狗從沒忘記我在某次差點被它咬到時踢了它的鼻子。所以我現在都避開那條路。
   四十五年來,我們被狗追趕而一直在流亡。中國人非法入侵西藏,並以強力鎮壓和人權侵犯維持其殖民統治。我們的抗議有其成效。今天,西藏人流亡中的鬥爭,獲得媒體報導的青睞,雖然各國政府將維護自己的國家利益放在首位,而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沒有中國的軍事、政治或經濟實力,也沒有他們宣傳部門的厲害,但我們贏得了世界人民的心。
   就在這個時候,兩年前,西藏流亡政府對所有西藏人和西藏支持者發出一項「請求」,「避免反中國的抗議」。此舉乃造成我們力量的分散。雖然相當一部份人主張自己的民主權利而繼續抗議集會,一部份人則是一頭霧水,不知道該怎麼辦。流亡社會還處於學習民主的過程,所以,不奇怪他們仍然把政府的「請求」
   當做命令,期望百姓將「請求」僅視為請求而非命令,實在想太多了。
   這在流亡社會中造成過去兩年半裡的混亂。這次抗議集會,本是任何一個西藏人基於個人對於鬥爭的貢獻所能做到的一件事,但卻是令人感到沮喪的。那些走在前面的已經被看作是叛亂份子。是的,我是對該一「請求」唱反調的。西藏流亡政府正在執行議會的政策,尋求談判的解決方案,因此此一方面的努力都會進入它自己的進程。它必須且只能這麼做,而不是從事支持西藏獨立鬥爭者威懾的工作,特別是當這些抗議集會都在進行中的時候。如果我們都保持沉默,只是因為我們對於談判和正在建立中的信任措施抱著希望而不抗議,丹增德勒仁波切活佛可能就會在下個月被行刑了。西藏裡的西藏人們已經冒著這麼多的危險,盡一切可能援救他,現在就只能依賴我們使執行停止。
   近日,西藏代表團在訪問中國和西藏後返回。洛第嘉日先生在十月十日達蘭薩拉的新聞發布會上,就第三次談判再次表示,中國和西藏官員的會晤,表達了友好的姿態,並承諾進一步建立信任。我在記者群中有一個位於大廳後面的座位。視線穿過頭、肩、和此起彼落的閃光燈,我看見洛第嘉日先生發言時多次揮動他的右手,他的拇指和食指碰觸很多次,用以表達接觸的建立。他的發言語調清楚,談判是隔靴搔癢,我們與中國有根本的分歧。
   嘉日仁波切先生,前和尚和康巴土司的兒子,發言時帶著很大的自信,是具有天賦的外交官。格桑堅贊先生則在安排好的演說當中不時地插話。布瓊次仁先生沒出現。德寶索南諾布先生則維持秩序,「一個人一個問題」。至少被五位記者問到的最熱門問題,是有關他們與中國官員的「自由和坦誠」的討論,但是沒有得到答覆。因此,人們只能猜測當中洩漏出來的東西是什麼意思。
   代表團從中國返回,則使我們受到充滿希望和超出常情的鼓舞,因為北京政府似乎在西藏問題上和往常一樣強硬。嘉日先生在回答問題時報告說,中國的政策是基於他們今年五月二十三日所發布的《白皮書》。這是中國的西藏政策文件,而毫不含糊地被流亡藏人所拒絕,我們把它叫做「黑皮書」。
   代表團還在中國的時候,來自西方和印度不同西藏支持者的新聞報導和猜測,都指出尊者回到西藏的時間為時不遠。中國為了他們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公共關係,以及基於西藏流亡政府有關西藏的妥協政策,而死命地呼籲尊者返回西藏,看起來好像可以在北京奧運會的前幾年終結尊者大流亡的故事。如果尊者返回西藏,我相信百分之八十的流亡藏人將跟著回去。
   今年初,內閣首席部長噶倫赤巴桑東仁波切在由西藏婦女會(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主辦的一個活動項目上,於達蘭薩拉(Dharamsala)的青年學校(Youngling school)做了公開演講。我看見他在電視上說,西藏流亡政府的「真正自治」就是最終目標,而不是獨立的進階。我同意他是極為真誠而言行一致,因為他是甘地主義者(Gandhian)。
   但事到如今,我認為這個問題將可能會是這樣的解決方式,如果這一情況發生了:即西藏社會支持中間路線。然而要使西藏真正自治,就只有我們到那裡展開自由的鬥爭。這可不是什麼天大的機密,我們也不會低估中國監視這個重大政策的情報能力。而且,即使不敲鑼打鼓,我們也一定能夠藉由與中國的安排來成就西藏,因為不解決中國與西藏的基本衝突──即漢族中國對於西藏人、蒙古人、伊斯蘭突厥人和滿洲人的種族主義主張,中國和西藏之間將不會有和平。我們可能會進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類的處境。
   接受在中國內進行自治的提議,可能會使西藏在無需中國宣告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的情況下,於實際上成為中國的一部份,而這卻是中國與尊者談判所設定的先決條件。中國統治西藏的主張,總回溯自元朝,當時我們向控制中亞細亞包括西藏和中國的蒙古皇帝朝貢。元朝的權力被中國的明朝所取代,主張則被繼承。這一次,一旦我們作出這個妥協,我們豈非在重演歷史?未來中國的後代不會主張,是達賴喇嘛十四世將西藏主權讓渡給中國的?
   與此相反,我一直倡議國際聲援自由西藏。中國因為佔領西藏,丟了面子和砸了錢,只能以意志消沉的行動來回應。在西藏人和加拿大的西藏支持者系統性的聲援和辛勤付出後,我們已經能夠擊敗中國,即使他們威脅放話,如果總理與尊者會面,加拿大將有嚴重後果。最後,加拿大政府因為絕大多數民眾的輿論壓力,而被迫進行這次會談,儘管他們的長期政策,是屈從於中國的經濟影響力的。
   中國今天該為亞細亞洲的苦難負起大部份的責任。如果我們能夠在中國組織一個爭取自由與民主的國際聯盟力量,我相信我們可以推翻這個騎在上億人民頭上的腐敗、殖民的共產主義政權。在香港、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中國民主追求者、臺灣、東土耳其斯坦、蒙古、西藏和滿洲的獨立追求者,以及無處不在的法輪功學員,都將是我們的盟友。中國有可能自由和民主嗎?我相信會的。
   原刊:《西藏評論》(Tibetan Review),二零零四年十一月
   民國九十九年十一月六日晚六時
   於臺灣桃園機場第二航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11/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