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范围天地圣贤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敢逐东海客?悲智老秃驴!
·无极的快乐,永恒的享受
·胆大包天心细如发
·东海答客难(525--530)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范围天地圣贤心

   范围天地圣贤心

   一曾有人问我人要大到怎样的程度才算大人物,我回答:十几年前、几十年前或者光屁股的时期随随便便放的一个屁,都会被人勤勤恳恳挖掘出来,小心翼翼收藏起来,并经常不断添油加醋地拿出来进行炒作……那样的人就可以称为大人物了----当然是戏言。

   世俗所谓的大人物,指地位特别高、权力名望特别大的人物。儒家的眼光则不一样。人的大小,不以地位权力名望等等外在的标准去衡量,而是论其德,论其心。小心者为小人,大徳者为大人。心有多大,人就可以有多大,人的伟大,大在德,大在心。最大的人是证悟“天地万物一体之仁”者,就是圣贤。正如王阳明所说:

   “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学问》)

   徳大,无位如孔子、贫穷如颜回也是大人;心小,富如石崇、贵如桀纣也是小人---桀纣不仅是一般小人,而且是贱人、非人、丧心病狂的罪人。人小,小在其心,凡事必循一己之私、只为自己考虑、极端自私自利、不惜损人利己者,小人也。

   儒学是培养君子和大人的学问,儒者大多是很牛的。《孟宪实:贞观之治的当代价值》一文中介绍了唐朝一件事:“有一官员犯法,唐太宗很愤怒,下令杀人。但是这个官员所犯罪行,不足以处以死刑,所以大理寺的法官戴胄反对,并以法律条款为根据。唐太宗说,法律的权威要维护,但是皇帝的权威就不要维护了?法律的信誉要维护,皇帝的信誉就不要维护吗?皇帝已经下令,你却不让执行,这不是让皇帝丧失信誉吗?戴胄回答,法律是皇帝与天下人共同拥有的,皇帝的一时决定和命令虽然也应该维护,但是比及法律来,这是小信,法律才是大信,小信与大信之间发生冲突,小信理当服从大信。最后,皇帝妥协。”

   有网友惊叹:古人就是牛,不服不行!其实这种表现在儒家根本不算什么(某些法家人物也能做道),自古以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牛人,在儒门中海了去了。历代大儒圣贤那种发自本心的“牛气”,非当今国人所可“思议”也。

   世俗的一切包括皇权,与良知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在君主时代,君主是国家的“象征物”,君权有一定的合法性,当然要予以相当的尊重,但是,如果君主权力与道德良知产生了冲突,儒者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良知一边。

   二在世人心目中,身为实,心为虚(此心指意识心,世人不识本心也),但在大人“看”来,肉体与意识都是虚的,唯本心才是“实体”。一切都是变动不居、变易不常的现象,唯本心永恒不易(易经语)的生命之本质、宇宙之本质。这是儒佛道三家的共识(当然对这本质特性的认知有所不同:道家虚极静笃,儒家天行健;佛教无生,儒家生生。)

   对此,某些西哲也有所发现,正如陆九渊所言:“东方有圣人焉,其心同,其理同;西方有圣人焉,其心同,其理同。”网友惠寄的《性-生态-灵性》“神性的深度”一章中,作者肯-威尔伯说:

    “正如所有下层都在上层之中、但所有上层并不都在下层之中(但确实渗透到下层中)一样,整个自然都在圣灵之中,但整个圣灵并不都能在自然中找到。确切地说,圣灵完全彻底地渗透到自然中去了,它自己停留在自然的后面,超越于自然,却不受自然的限制,不与自然同一,但也没从任何方面与自然分离或分开。”(肯-威尔伯《性-生态-灵性》)

   上层与下层的关系,与中华文化中形而上与形而下、道与器、不易与变易、理一与分殊、一与万法、本质与现象的关系相当。“圣灵”相当于形而上的道、本质,即易经的乾元、孔子的仁、《大学》的至善、《中庸》的诚、程朱的天理、王阳明的良知。

   三良知本心其大无外,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因此儒家的仁爱有秩序而无极限),又其小无内,无迹无相无声无臭。它是宇宙万物包括肉身与识心的“母体”,物质与意识、时间与空间一切都是它生生不息、新新不已的产物,一切都是它的作用和化现。

   它既潜在一切又超乎一切,既可以“曲成万物而不遗”又可以“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这是体用不二的最高理想境界。《楞严经》曰:“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东海有七绝一首:胡跪西天枉苦劳,来参东海亦无聊。愿君深向心头拜,方识乾坤一睫毛。

   (本诗大意是:别说参见东海,就是拜西方的上帝西天的佛,都是形式,不重要。拜自己的良知才是正经,证入良知本心,才知道外在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即使宇宙在心头,也不过太清一浮云而已。)

   “乾坤一睫毛”就是化用佛理的。但严格地讲,这不确切,有“范围天地之化”而“过”了之嫌。实质上,宇宙多大本心就多大,既不少一点儿,也不多一点儿,恰恰好,把天地都笼罩着,但又不超过。

   究竟而言,“无相大光明”在本心是超意识、超语言、超理性、超科学、超逻辑、超一切境界的,“说似一物即不中”-----因为一切意识语言理性逻辑超境界都是它的产品,不足以完全彻底全部地把握它、说明它、了解它、证明它、推断它。我上面这么说,也是勉强而言,“明知不可而言之”罢了。

   注意,对于意识语言理性科学逻辑等,形上本心是超,不是悖,不是反。例如,就科学而言,儒家经典和良知信仰超越科学,极具宗教精神,同时又不违科学原理、符合科学常识、富有科学精神,这与基督教的经典和信仰的明显反常识违科学完全不同。正所谓“极高明而道中庸”。极高明,妙不可言,超绝言诠;道中庸,大中至正,平易正常。

   四中西各门各派都有可能产生大人物,儒佛道三家的人物皆多且大,其中又以儒家最多最大。因为儒家对本心的证悟、对“万物一体”之理的领会最为中正圆满(可参看拙文《无相大光明》)。

   人人良知心都同样广大无限,大人小人无异。小人之心之所以小,是良知丧失了领导权,被强烈的物欲所遮蔽,被无边的恶习作了主。小人,就是心为物化、身为物役、身不由己的人,就是家有宝藏而流浪、捧着金碗而要饭的人,人生之可怜可悲,无逾于此。

   只要你想做,正心诚意地做去,你就可以不断驱习破障,成为正人君子、英雄豪杰乃至大贤至圣,圆成一颗良知心,成为一个大人物,这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和幸福。而这是不需要依赖外人外物外在条件的。甚至条件越差环境越坏越能玉汝于成。艰难困苦乃是上天的试金石呢。在当今中国做一个大人,也就是在黑铁时代铸一块黄金,在龌龊社会拓一席净土,特别不容易,特别有意义。

   修良知心做大人物,必然“好仁而恶不仁”,被世俗误解嘲笑、被宵小骚扰攻击、被众多“不仁”者仇视痛恨围剿是难免的。孔子不也或畏于匡或绝粮于陈蔡之间饱受颠沛流离艰难险阻吗?但同时也必有仁者惺惺相惜,所谓英雄惜英雄,大人识大人。德不孤必有邻,古今中外所有圣贤大人的心都是同频共振或精神相通的。2010-11-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1/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