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范围天地圣贤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范围天地圣贤心

   范围天地圣贤心

   一曾有人问我人要大到怎样的程度才算大人物,我回答:十几年前、几十年前或者光屁股的时期随随便便放的一个屁,都会被人勤勤恳恳挖掘出来,小心翼翼收藏起来,并经常不断添油加醋地拿出来进行炒作……那样的人就可以称为大人物了----当然是戏言。

   世俗所谓的大人物,指地位特别高、权力名望特别大的人物。儒家的眼光则不一样。人的大小,不以地位权力名望等等外在的标准去衡量,而是论其德,论其心。小心者为小人,大徳者为大人。心有多大,人就可以有多大,人的伟大,大在德,大在心。最大的人是证悟“天地万物一体之仁”者,就是圣贤。正如王阳明所说:

   “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学问》)

   徳大,无位如孔子、贫穷如颜回也是大人;心小,富如石崇、贵如桀纣也是小人---桀纣不仅是一般小人,而且是贱人、非人、丧心病狂的罪人。人小,小在其心,凡事必循一己之私、只为自己考虑、极端自私自利、不惜损人利己者,小人也。

   儒学是培养君子和大人的学问,儒者大多是很牛的。《孟宪实:贞观之治的当代价值》一文中介绍了唐朝一件事:“有一官员犯法,唐太宗很愤怒,下令杀人。但是这个官员所犯罪行,不足以处以死刑,所以大理寺的法官戴胄反对,并以法律条款为根据。唐太宗说,法律的权威要维护,但是皇帝的权威就不要维护了?法律的信誉要维护,皇帝的信誉就不要维护吗?皇帝已经下令,你却不让执行,这不是让皇帝丧失信誉吗?戴胄回答,法律是皇帝与天下人共同拥有的,皇帝的一时决定和命令虽然也应该维护,但是比及法律来,这是小信,法律才是大信,小信与大信之间发生冲突,小信理当服从大信。最后,皇帝妥协。”

   有网友惊叹:古人就是牛,不服不行!其实这种表现在儒家根本不算什么(某些法家人物也能做道),自古以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牛人,在儒门中海了去了。历代大儒圣贤那种发自本心的“牛气”,非当今国人所可“思议”也。

   世俗的一切包括皇权,与良知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在君主时代,君主是国家的“象征物”,君权有一定的合法性,当然要予以相当的尊重,但是,如果君主权力与道德良知产生了冲突,儒者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良知一边。

   二在世人心目中,身为实,心为虚(此心指意识心,世人不识本心也),但在大人“看”来,肉体与意识都是虚的,唯本心才是“实体”。一切都是变动不居、变易不常的现象,唯本心永恒不易(易经语)的生命之本质、宇宙之本质。这是儒佛道三家的共识(当然对这本质特性的认知有所不同:道家虚极静笃,儒家天行健;佛教无生,儒家生生。)

   对此,某些西哲也有所发现,正如陆九渊所言:“东方有圣人焉,其心同,其理同;西方有圣人焉,其心同,其理同。”网友惠寄的《性-生态-灵性》“神性的深度”一章中,作者肯-威尔伯说:

    “正如所有下层都在上层之中、但所有上层并不都在下层之中(但确实渗透到下层中)一样,整个自然都在圣灵之中,但整个圣灵并不都能在自然中找到。确切地说,圣灵完全彻底地渗透到自然中去了,它自己停留在自然的后面,超越于自然,却不受自然的限制,不与自然同一,但也没从任何方面与自然分离或分开。”(肯-威尔伯《性-生态-灵性》)

   上层与下层的关系,与中华文化中形而上与形而下、道与器、不易与变易、理一与分殊、一与万法、本质与现象的关系相当。“圣灵”相当于形而上的道、本质,即易经的乾元、孔子的仁、《大学》的至善、《中庸》的诚、程朱的天理、王阳明的良知。

   三良知本心其大无外,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因此儒家的仁爱有秩序而无极限),又其小无内,无迹无相无声无臭。它是宇宙万物包括肉身与识心的“母体”,物质与意识、时间与空间一切都是它生生不息、新新不已的产物,一切都是它的作用和化现。

   它既潜在一切又超乎一切,既可以“曲成万物而不遗”又可以“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这是体用不二的最高理想境界。《楞严经》曰:“当知虚空生汝心内,犹如片云点太清里。”。东海有七绝一首:胡跪西天枉苦劳,来参东海亦无聊。愿君深向心头拜,方识乾坤一睫毛。

   (本诗大意是:别说参见东海,就是拜西方的上帝西天的佛,都是形式,不重要。拜自己的良知才是正经,证入良知本心,才知道外在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即使宇宙在心头,也不过太清一浮云而已。)

   “乾坤一睫毛”就是化用佛理的。但严格地讲,这不确切,有“范围天地之化”而“过”了之嫌。实质上,宇宙多大本心就多大,既不少一点儿,也不多一点儿,恰恰好,把天地都笼罩着,但又不超过。

   究竟而言,“无相大光明”在本心是超意识、超语言、超理性、超科学、超逻辑、超一切境界的,“说似一物即不中”-----因为一切意识语言理性逻辑超境界都是它的产品,不足以完全彻底全部地把握它、说明它、了解它、证明它、推断它。我上面这么说,也是勉强而言,“明知不可而言之”罢了。

   注意,对于意识语言理性科学逻辑等,形上本心是超,不是悖,不是反。例如,就科学而言,儒家经典和良知信仰超越科学,极具宗教精神,同时又不违科学原理、符合科学常识、富有科学精神,这与基督教的经典和信仰的明显反常识违科学完全不同。正所谓“极高明而道中庸”。极高明,妙不可言,超绝言诠;道中庸,大中至正,平易正常。

   四中西各门各派都有可能产生大人物,儒佛道三家的人物皆多且大,其中又以儒家最多最大。因为儒家对本心的证悟、对“万物一体”之理的领会最为中正圆满(可参看拙文《无相大光明》)。

   人人良知心都同样广大无限,大人小人无异。小人之心之所以小,是良知丧失了领导权,被强烈的物欲所遮蔽,被无边的恶习作了主。小人,就是心为物化、身为物役、身不由己的人,就是家有宝藏而流浪、捧着金碗而要饭的人,人生之可怜可悲,无逾于此。

   只要你想做,正心诚意地做去,你就可以不断驱习破障,成为正人君子、英雄豪杰乃至大贤至圣,圆成一颗良知心,成为一个大人物,这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和幸福。而这是不需要依赖外人外物外在条件的。甚至条件越差环境越坏越能玉汝于成。艰难困苦乃是上天的试金石呢。在当今中国做一个大人,也就是在黑铁时代铸一块黄金,在龌龊社会拓一席净土,特别不容易,特别有意义。

   修良知心做大人物,必然“好仁而恶不仁”,被世俗误解嘲笑、被宵小骚扰攻击、被众多“不仁”者仇视痛恨围剿是难免的。孔子不也或畏于匡或绝粮于陈蔡之间饱受颠沛流离艰难险阻吗?但同时也必有仁者惺惺相惜,所谓英雄惜英雄,大人识大人。德不孤必有邻,古今中外所有圣贤大人的心都是同频共振或精神相通的。2010-11-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1/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