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一枭(余樟法)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无权无势,近十年来更是处于物质上清贫化、社会上边缘化、政治上“敏感化”、形象上“丑恶化”(“江湖上”各种传言和污蔑丰富多彩)的状态。在这个时期对我依然尊重的,无疑是真正的尊重;在这样的时候以我为师,无疑也是真正理解、信任东海和尊崇儒家的。

   少数儒者和儒学爱好者知道我的特殊状况,且有些人还没有见过东海的真面,仅仅凭东海文章就“无条件”信任我,足见向儒之诚和“求道”之勇,足见孔孟之道作为正学和真理的巨大魅力。格筠就是这样的“江湖弟子”之一。

   东海儒门不讲什么形式,一篇读后感或拜师函就可以作为“束修”了,“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根据格筠的特长,我说写一首诗吧。于是格筠写来了一首题为《无题——给余樟法先生》诗作为“入门申请书”---那是2008年。诗颇有新意和深度,对我的描述准确深入。

   格筠在新诗圈子里资格甚老,名声颇著,难能可贵的是有志于儒学,能认真阅习儒家经典及东海文章。我自诩为儒门旧诗第一(当然是就当代而言),戏称之为儒门新诗第一。当时格筠在创作上遇到了一些困惑。我告诉她,本心智慧无限,内在光明无限,多多学习和实践儒家良知学,不难在诗创作中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三年来,格筠对儒学的领会越来越深入,对一些佛教经典也有兴趣且能读进去。她通过电邮和qq提了不少有一定深度的问题,颇能搔到痒处,让我很感欣慰,不无得意。

   2010年10底,格筠邀我到她所在的城市讲学。她说:自己知道了好东西,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当初之所以不避好为人师之嫌,面对少数向儒者木门小开,也是这个原因。独乐乐,何如众乐乐?自己回了家,也希望更多的人回家。传孔孟之道、授仁义之业、解种种人生、政治、社会之惑,觉人醒世,儒者之责不可推也。

   给格筠所在地的三所学校作了“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的主题演讲,并分别进行了座谈,就教师们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作了回答、沟通和交流。格筠一路陪同着,并兼司机与秘书之职---我演讲,她就殷勤为我打字记录。可以看得出来,她在当地有很好的人缘。

   期间游览了虢国博物馆、函谷关及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受到了有关学校及当地教育局领导的热情款待,结识了多位新朋友。格筠是个摄影高手,一路上为我拍了不少“很艺术”的照片。其中有一幅盘腿小照,摄于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取景、采光和意境都特别好,特题以诗曰:

   落叶淡淡地飘过肩头风清清地拂过脸颊柔柔的阳光和目光中盘腿而坐气息悠悠深入秋的殿堂

   被老子过关时的玄想染透了外衣但不影响里面的红几千年依旧红得热烈致虚极守静笃之后乾元生气勃勃光明一片身边有石头开始柔软

   如果打开我的胸膛你会看到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题《盘腿小照》

   把“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介绍给广大同胞,是儒者的文化责任;把那个理想的中国落实到现实中来,则是儒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这需要众多有识有志之士共同努力。时事艰难,正学衰歇,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临别之前,格筠说:我从此以后也要做一个老师一样的儒者。我说,这是东海之荣,更是儒门之幸。此言对我也是一种激励,让我对自己更加高标准严要求,努力再努力,尽心更尽心,以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孔孟、对得起儒友们珍贵的信任。

   眼下儒门萧条,真儒罕见,女儒者更是希有(于丹辈只是一般儒家学者而非儒者,且在儒学方面造诣亦极有限)。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儒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影响有限。但是我们的心性可以也应该先放出光明来,在照耀自己的同时尽量多多地照耀他人,争取让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安身立命的“灵魂的家”,共建长治久安的中华之家。

   曾经有人问我个人最大愿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在一所大学做一个老师。倘能“得天下应英才而教育之”,为儒门推出一批贤者,那将是我最大的快乐、光荣和成功,那是给我南面王、大总统我也不换的。但愿此生有这样的机会。

   并愿格筠百尺竿头不断进步,早日成为一个自立立人、自觉觉世的贤者,与我、与儒家同道们一起,为推动儒家的光大和中华的振兴而努力。清人有句:南楼谁弄梅花笛?某友有诗:东海潮生碧玉箫。集起来正好是一副好联,意长境阔,且嵌格筠与东海之名。师生同道,仿佛萧笛合奏,共迎儒家大潮之起,格筠勉之哉。

   格筠的真诚灵慧和当地的名胜古迹一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赠以一诗,是欣慰也是勉励。诗曰:吾家才姝出,一洗众芳空。慧眼溜溜黑,灵心杲杲红。耽诗开宿慧,格物养真功。更有可人处,良知一点通。(注:本诗首句化用古诗 “须臾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句,意为儒者的美是建立在真与善的基础上的,非世间凡花俗艳可比也。)2010-11-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东海儒者余樟法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1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