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无权无势,近十年来更是处于物质上清贫化、社会上边缘化、政治上“敏感化”、形象上“丑恶化”(“江湖上”各种传言和污蔑丰富多彩)的状态。在这个时期对我依然尊重的,无疑是真正的尊重;在这样的时候以我为师,无疑也是真正理解、信任东海和尊崇儒家的。

   少数儒者和儒学爱好者知道我的特殊状况,且有些人还没有见过东海的真面,仅仅凭东海文章就“无条件”信任我,足见向儒之诚和“求道”之勇,足见孔孟之道作为正学和真理的巨大魅力。格筠就是这样的“江湖弟子”之一。

   东海儒门不讲什么形式,一篇读后感或拜师函就可以作为“束修”了,“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根据格筠的特长,我说写一首诗吧。于是格筠写来了一首题为《无题——给余樟法先生》诗作为“入门申请书”---那是2008年。诗颇有新意和深度,对我的描述准确深入。

   格筠在新诗圈子里资格甚老,名声颇著,难能可贵的是有志于儒学,能认真阅习儒家经典及东海文章。我自诩为儒门旧诗第一(当然是就当代而言),戏称之为儒门新诗第一。当时格筠在创作上遇到了一些困惑。我告诉她,本心智慧无限,内在光明无限,多多学习和实践儒家良知学,不难在诗创作中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三年来,格筠对儒学的领会越来越深入,对一些佛教经典也有兴趣且能读进去。她通过电邮和qq提了不少有一定深度的问题,颇能搔到痒处,让我很感欣慰,不无得意。

   2010年10底,格筠邀我到她所在的城市讲学。她说:自己知道了好东西,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当初之所以不避好为人师之嫌,面对少数向儒者木门小开,也是这个原因。独乐乐,何如众乐乐?自己回了家,也希望更多的人回家。传孔孟之道、授仁义之业、解种种人生、政治、社会之惑,觉人醒世,儒者之责不可推也。

   给格筠所在地的三所学校作了“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的主题演讲,并分别进行了座谈,就教师们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作了回答、沟通和交流。格筠一路陪同着,并兼司机与秘书之职---我演讲,她就殷勤为我打字记录。可以看得出来,她在当地有很好的人缘。

   期间游览了虢国博物馆、函谷关及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受到了有关学校及当地教育局领导的热情款待,结识了多位新朋友。格筠是个摄影高手,一路上为我拍了不少“很艺术”的照片。其中有一幅盘腿小照,摄于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取景、采光和意境都特别好,特题以诗曰:

   落叶淡淡地飘过肩头风清清地拂过脸颊柔柔的阳光和目光中盘腿而坐气息悠悠深入秋的殿堂

   被老子过关时的玄想染透了外衣但不影响里面的红几千年依旧红得热烈致虚极守静笃之后乾元生气勃勃光明一片身边有石头开始柔软

   如果打开我的胸膛你会看到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题《盘腿小照》

   把“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介绍给广大同胞,是儒者的文化责任;把那个理想的中国落实到现实中来,则是儒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这需要众多有识有志之士共同努力。时事艰难,正学衰歇,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临别之前,格筠说:我从此以后也要做一个老师一样的儒者。我说,这是东海之荣,更是儒门之幸。此言对我也是一种激励,让我对自己更加高标准严要求,努力再努力,尽心更尽心,以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孔孟、对得起儒友们珍贵的信任。

   眼下儒门萧条,真儒罕见,女儒者更是希有(于丹辈只是一般儒家学者而非儒者,且在儒学方面造诣亦极有限)。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儒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影响有限。但是我们的心性可以也应该先放出光明来,在照耀自己的同时尽量多多地照耀他人,争取让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安身立命的“灵魂的家”,共建长治久安的中华之家。

   曾经有人问我个人最大愿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在一所大学做一个老师。倘能“得天下应英才而教育之”,为儒门推出一批贤者,那将是我最大的快乐、光荣和成功,那是给我南面王、大总统我也不换的。但愿此生有这样的机会。

   并愿格筠百尺竿头不断进步,早日成为一个自立立人、自觉觉世的贤者,与我、与儒家同道们一起,为推动儒家的光大和中华的振兴而努力。清人有句:南楼谁弄梅花笛?某友有诗:东海潮生碧玉箫。集起来正好是一副好联,意长境阔,且嵌格筠与东海之名。师生同道,仿佛萧笛合奏,共迎儒家大潮之起,格筠勉之哉。

   格筠的真诚灵慧和当地的名胜古迹一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赠以一诗,是欣慰也是勉励。诗曰:吾家才姝出,一洗众芳空。慧眼溜溜黑,灵心杲杲红。耽诗开宿慧,格物养真功。更有可人处,良知一点通。(注:本诗首句化用古诗 “须臾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句,意为儒者的美是建立在真与善的基础上的,非世间凡花俗艳可比也。)2010-11-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东海儒者余樟法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1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