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一枭(余樟法)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作者•若舟•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家境贫寒,且命运多舛。力不能及,她只能超负荷奉献自己的气力和爱心,甚至不惜以牺牲自己的健康为代价。14年来,她克服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煎熬和磨难,坚持给养女一份完整的母爱。让这个世界少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孤儿,多了一个品学兼优、兴趣广泛、健康美丽、富有孝心的女孩。

   抱养弃婴,遭到丈夫坚决反对1996年5月8日这天上午,天上不时滚过雷阵,一场暴风雨即将倾盆而下。故事中的主人公,姓尹,名丽芳,时年43岁的中年妇女,1.5米的小个头,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些。黝黑的脸上虽然没有太多皱纹,却在略显忧郁的神情和有些倔犟的目光中,留下了沧桑岁月的痕迹。她的丈夫是开大车的,人不坏,却爱喝点小酒,耍点大男人的脾气,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在她身上撒野,只要她一反抗,就将遭受一顿毒打。一对儿女,只要看见母亲被父亲毒打,就吓得躲到角落里哭泣。儿子已经19岁了,女儿也16岁了,尹丽芳虽然经常遭到丈夫的打骂,望着渐渐长大的儿女,也能从中得到一些宽慰。在暴风雨的驱赶下,人们纷纷择地避雨。尹丽芳就近来到南宁市妇幼保健院门口,公共汽车站的一棵老槐树底下,这是躲雨的好地方。没等她喘过气来,就看见不少躲雨的人围着一个破纸箱,七嘴八舌谈论弃婴的事。她凑过去想看看热闹,却被一张紫红的小脸蛋深深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刚出生2天的弃婴,弃婴的父母不知何故忍心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为了让抱养人知些根底,在弃婴的襁褓中留下了一张写有庚辰八字的红纸条,纸条下面还放了100元钱。红纸条下方写了一行字:希望有缘有爱心的人收养这个可怜的女孩。看到这一切,尹丽芳的心开始被暴风雨蹂躏撕扯,好像这个弃婴与她有了骨血的联系。她忍不住抱起这个可怜的女孩,当她用脸颊贴向弃婴的脸颊时,发现弃婴正发着高烧。再仔细一看,弃婴的脐带没有用纱布绑好,只是用一团纸巾塞住,脐带口红肿发炎,已开始化脓。当尹丽芳触碰到弃婴脐带处时,弃婴表情非常痛苦,哭叫声尖厉却已乏力。当过母亲的尹丽芳深知弃婴需要赶紧救治,要不,将会很快夭折。此时,暴风雨正瓢泼盆泻,不时滚过的雷阵,仿佛就在尹丽芳头顶炸响。善良的她看看手中抱着的弃婴,望望愠怒阴沉的天空,觉得老天爷也在为这个苦命的孩子打抱不平。尹丽芳来不及认真思考,只是一闪念想起自己不幸的童年和苦难的家庭,便下定决心要抱养这个弃婴,无论如何,她要拯救这个女孩。她把弃婴紧紧搂在怀中,尽量遮挡住风雨,不顾一切往家里奔去。她似乎知道丈夫会作出怎样的决定,但她必须去面对。收养弃婴,对于一个贫寒家庭,就是天大的事情,也将是雪上加霜。当她落汤鸡似地把弃婴抱进家门的时候,丈夫和儿女都惊呆了。也许是母爱的本能让她显得无比强大,也许不论什么人面对弱小的生命,都会产生自然的怜悯之情。当冲动渐渐平息,收养弃婴的问题就非常现实尖锐地摆在尹丽芳和家人的面前。出于道义,丈夫同意暂时救治弃婴,之后必须送往民政局或孤儿院。尹丽芳深知家境窘迫,首先是经济上不允许她收养这个弃婴。二是政策上与收养孩子有冲突,自己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而且都在读书,这种情况政府不会同意再收养小孩。此时,弃婴呼吸急促,命悬一线,尹丽芳趁着丈夫还有点同情心,赶紧搭上出租车,心急如焚地把弃婴送往医院。

   为救弃婴,换回一纸离婚证书一检查,弃婴高烧40°并引发严重肺病,必须住院治疗。丈夫虽然不反对尹丽芳为弃婴治病,但决不会伸手帮一帮。她只好忙里忙外,一面竭尽全力为弃婴治病奔走,一面为照料丈夫和孩子的生活忙碌。很快,家里那点不多的积蓄就花光了,弃婴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身体仍然虚弱,需要继续住院治疗。万般无奈,她只好背着丈夫和家人,悄悄向亲戚朋友借钱,避免因缺钱停医断药,使救治弃婴功亏一篑。数个不眠之夜,尹丽芳只身守护在弃婴身旁。已经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的小精灵,这个可怜的弃婴,眼睛开始放射出光亮,嘴唇也开始泛红,仍然紫红的小脸蛋露出浅浅的笑涡,给尹丽芳无限的安慰。弃婴重生了,但自己的家庭,那个让她望而颤慄的丈夫,将会怎样对待自己。她不敢想,又必须去想。她能够预感到将会是怎样的后果,但她顾不了那么多。苦难的身世不时浮现在自己眼前,为她愈来愈坚定收养这个弃婴,寻找理由,增添力量。她出生在一个修钟表的世家,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但家境一直不错,温饱无须忧虑。只是到了父亲这一代,国运不济,家业败落。母亲生到第4个女孩,因病撒手早逝。父亲从没吃过苦,面对家里4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成天唉声叹气,束手无策。在亲戚们的安排下,含泪送走了2个最小的女儿,撕心裂肺的一幕让小丽芳永生难忘,那时她刚满10岁,骨肉分离,给尹丽芳留下了永远的痛。从此,性格开朗的尹丽芳变得越来越孤僻。送走2个女儿之后,耐不住寂寞的父亲不久便找了一个后妈。这个后妈除了经常打骂她和弟弟,还不让她读书,只希望她成天在家里帮做家务。为了偷偷学修钟表,她不知挨了后妈多少毒打。想着自己的命运,看着眼前的弃婴,她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感叹命运无情,更感叹世态炎凉。她希望自己坚持守护这个弃婴,进而救赎自己不安的灵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弃婴的肺病治好了,当尹丽芳把弃婴抱回家的时候,她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的消息,也传到了丈夫和家人耳中。这让丈夫非常恼火。丈夫向尹丽芳发难,厉声正告她:“这个弃婴绝对不能在这个家里收养,你尹丽芳要收养弃婴,就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所有为弃婴治病欠下的债,你尹丽芳一人去偿还。”面对责难,尹丽芳抱着弃婴跪在地上向丈夫乞求,她的亲生儿女也帮着母亲向父亲求情。最后换来的却是一纸无情的离婚证书。捧着离婚证书,尹丽芳再也流不出眼泪。她知道是自己坚持抱养弃婴,让原本就对她不好的丈夫作出无情的决定,她必须自己去承受这一切。只是当她看见亲生儿女眼中流露出来的苦痛与茫然,她的心碎了。她抱着亲生儿女含泪承诺:“我虽然要离开了这个家,但我永远是你们的母亲,以后,我仍会尽母亲所能,关心你们、爱护你们……。”

   同命相怜,出租屋里也有温暖一纸离婚证书,剥夺了尹丽芳原来的户籍,让她和苦命的弃婴组成了母女新家庭。买不起煤气,找来破铁皮敲个炉子,背着养女去建筑工地捡柴火做饭,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那盏电灯,最值钱的就是一部照相机。这部照相机是她隔三岔五帮人拍照挣点生活费的唯一帮手。尽管她也能修钟表,但如今人们钟表坏了都是扔掉又买新的,修钟表的人几乎绝迹。因此,她小时候遭受毒打偷偷学来的修钟表手艺,不能保她衣食无忧。养女在尹丽芳的精心照料下渐渐长大。她为养女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尹露•芳萍”,这个名字是她琢磨了许久才想出来的。“尹露”寓意雨露,露天下的弃婴,“芳萍”则是与母亲“丽芳”萍水相逢之意。意在表达母女之间真实的身份和不同寻常的情缘。养母与养女相依为命,她们住进了尹丽芳娘家留下来的一间房子。尽管屋里简陋,除了一张床,就没有其它家具。但终究有个栖身的窝,冬能避风寒,夏能遮烈日。要养大一个小孩,各项开支真不少。张口要吃,除了熬粥之外,还得买上一些奶粉、饼干之类的食物。下地要穿,不仅不能冻到孩子,还要让她穿得舒适漂亮。为了给养女基本的生活保障,尹丽芳身上背着养女,手上拿着照相机,四处奔走在邻里乡间帮人拍收费低的婚纱照。因为收费低,照出来的相片质量又不错,因此来找她的人越来越多。正当这对母女开始平静快乐地生活,居委会计生办的同志找上门来,给她宣读“计生政策”“收养条例”之后,便开出了一张大罚单,让她把手中仅有的一点积蓄都掏光了。为此,她抱着养女大哭了一场。为了免予再次罚款,尹丽芳借钱办了收养证,并且给养女入了正式户口。养女上学,还要交高额学费。这费那费,加上那段时间养女肺病复发,住院又花了一笔钱。尹丽芳终于顶不住了,万般无奈只能狠心把那间唯一的住房卖掉。从此这对苦命的母女俩,搬进了破漏的出租屋。出租屋虽破,也要栖身,养女已经五、六岁了,各种开销也大了。为了多挣点钱让养女吃得好点,穿得暖些,尹丽芳开始联系多家家政工作。一忙起来,就只能把养女锁在出租屋里。养女特别听话,一个人在出租屋里玩耍,饿了吃一点剩饭,渴了自己喝水,困了和衣睡上一觉。忙了一天,回到家里,她一定要烧点好菜,让养女吃饱了再去上床睡觉,做个好梦。为了节省柴火,十多年来尹丽芳自己都是喝自来水,从未喝过一口热茶。帮人打工,她总是用饭盒装上一点米饭,吃饭时,在米饭中兑上一点水,稀哩哗啦喝下去充饥抵饿。

   养女贪玩,不打骂而是罚自己 养女发蒙上小学,在尹丽芳眼里这是天大的事,再苦再穷,不能苦了盼望上学的孩子,不能穷了渴望启蒙的学生。2003年9月1日这天,尹丽芳起了大早,把女儿上学用的新书包摆放好,把女儿要穿的新衣服准备好。她还特意为女儿准备了牛奶、面包和红鸡蛋。女儿一觉醒来,看到新崭崭的书包和花衣服,甜甜地躲进母亲怀中撒娇。母亲心里也无比高兴,她熟练地在女儿秀发上扎了两只彩蝴蝶,穿上缀满鲜花的连衣裙,多么美丽漂亮。女儿吃好早餐,她又将两个红鸡蛋放进了新书包中。此时,在母亲的眼中,女儿是天底下最漂亮、最乖巧的女儿,在女儿眼中,母亲是天底下最慈祥、最善良的母亲。母亲的爱化作了春风雨露,始终沐浴着可爱的女儿,让女儿成了好学、上进、充满爱心的小天使。从读小学一年级开始,小芳萍就成了老师同学喜爱的好学生。每个学期都能给母亲捧回奖状,年年如此,小小的出租屋里贴满了各种奖状。小芳萍不仅学习优良,还在母亲的精心培养下,弹得一手好电子琴,并且喜爱唱歌跳舞。虽然不是母亲手把手教女儿,但女儿每次学琴、每次比赛、每次考级都倾注了母亲无数心血。有时为了送女儿去参赛,她用照相的手艺为主办方抵工,时间久了,主办方领导被她的精神所感动,常常少收或免收女儿参赛、考级的费用。但小孩毕竟是小孩,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小芳萍也不例外。有时放学回家,和同伴一起在路上磨蹭到天黑才回家。一次,二次,养母责怪几句就完事。有段时间,小芳萍经常这样,就让母亲非常恼火生气。但她没有挥手打养女一个指头,而是用不吃饭的方式来责罚自己。她不忍心打女儿,自己小时候就被后妈毒打怕了,结婚后又经常遭受丈夫毒打。丈夫打人的方法很独特,拽着她的头发朝墙壁擂鼓般的撞击,她不能让女儿也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看着母亲责罚自己,女儿终于哭着向母亲认错。原来是最好的同学家里刚买了电子游戏机,好心的同学趁放学领着小芳萍到家里去玩上一阵。没想到,女儿竟迷恋上了。女儿哭着向母亲保证:“妈妈,你吃饭吧,女儿再也不去同学家里玩电子游戏机了!”此时,养母忘了自身的饥饿,连忙帮女儿擦去眼泪,同时心中暗暗自责。她深知因为家里穷,不能给女儿提供更好的学习和生活条件,让女儿受委屈了。培养小孩,除了耐心,还是耐心。小孩天性活泼好动,要坐下来学一样东西,能坚持的时间不会太长。女儿学电子琴的过程,让尹丽芳感触很深。像她这样的家庭,女儿学电子琴本来就非常不易。一是再苦再穷,也要帮女儿买一架电子琴;二是老师为女儿上课,每节课就是50元钱。这50元在尹丽芳眼里可不是小数目,而是可以省吃俭用过上一个星期。为了女儿不半途而废,尹丽萍咬牙送女儿学琴,风雨无阻。既便这样,女儿也常常会因为缺乏耐心练琴,而让她痛苦伤心。面对还没完全懂事的孩子,母亲一面加紧督促检查,一面挤时间陪伴在孩子身边。女儿练一个小时琴,母亲就在女儿身后站一个小时。这一招果然奏效。从此,女儿不仅能在母亲的陪伴下练琴,还能在母亲忙碌的时候自觉练琴。渐渐地女儿终于爱上了弹奏电子琴,在学琴的小伙伴中,小芳萍进步最快,琴艺也最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