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一枭(余樟法)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作者•若舟•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家境贫寒,且命运多舛。力不能及,她只能超负荷奉献自己的气力和爱心,甚至不惜以牺牲自己的健康为代价。14年来,她克服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煎熬和磨难,坚持给养女一份完整的母爱。让这个世界少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孤儿,多了一个品学兼优、兴趣广泛、健康美丽、富有孝心的女孩。

   抱养弃婴,遭到丈夫坚决反对1996年5月8日这天上午,天上不时滚过雷阵,一场暴风雨即将倾盆而下。故事中的主人公,姓尹,名丽芳,时年43岁的中年妇女,1.5米的小个头,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些。黝黑的脸上虽然没有太多皱纹,却在略显忧郁的神情和有些倔犟的目光中,留下了沧桑岁月的痕迹。她的丈夫是开大车的,人不坏,却爱喝点小酒,耍点大男人的脾气,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在她身上撒野,只要她一反抗,就将遭受一顿毒打。一对儿女,只要看见母亲被父亲毒打,就吓得躲到角落里哭泣。儿子已经19岁了,女儿也16岁了,尹丽芳虽然经常遭到丈夫的打骂,望着渐渐长大的儿女,也能从中得到一些宽慰。在暴风雨的驱赶下,人们纷纷择地避雨。尹丽芳就近来到南宁市妇幼保健院门口,公共汽车站的一棵老槐树底下,这是躲雨的好地方。没等她喘过气来,就看见不少躲雨的人围着一个破纸箱,七嘴八舌谈论弃婴的事。她凑过去想看看热闹,却被一张紫红的小脸蛋深深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刚出生2天的弃婴,弃婴的父母不知何故忍心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为了让抱养人知些根底,在弃婴的襁褓中留下了一张写有庚辰八字的红纸条,纸条下面还放了100元钱。红纸条下方写了一行字:希望有缘有爱心的人收养这个可怜的女孩。看到这一切,尹丽芳的心开始被暴风雨蹂躏撕扯,好像这个弃婴与她有了骨血的联系。她忍不住抱起这个可怜的女孩,当她用脸颊贴向弃婴的脸颊时,发现弃婴正发着高烧。再仔细一看,弃婴的脐带没有用纱布绑好,只是用一团纸巾塞住,脐带口红肿发炎,已开始化脓。当尹丽芳触碰到弃婴脐带处时,弃婴表情非常痛苦,哭叫声尖厉却已乏力。当过母亲的尹丽芳深知弃婴需要赶紧救治,要不,将会很快夭折。此时,暴风雨正瓢泼盆泻,不时滚过的雷阵,仿佛就在尹丽芳头顶炸响。善良的她看看手中抱着的弃婴,望望愠怒阴沉的天空,觉得老天爷也在为这个苦命的孩子打抱不平。尹丽芳来不及认真思考,只是一闪念想起自己不幸的童年和苦难的家庭,便下定决心要抱养这个弃婴,无论如何,她要拯救这个女孩。她把弃婴紧紧搂在怀中,尽量遮挡住风雨,不顾一切往家里奔去。她似乎知道丈夫会作出怎样的决定,但她必须去面对。收养弃婴,对于一个贫寒家庭,就是天大的事情,也将是雪上加霜。当她落汤鸡似地把弃婴抱进家门的时候,丈夫和儿女都惊呆了。也许是母爱的本能让她显得无比强大,也许不论什么人面对弱小的生命,都会产生自然的怜悯之情。当冲动渐渐平息,收养弃婴的问题就非常现实尖锐地摆在尹丽芳和家人的面前。出于道义,丈夫同意暂时救治弃婴,之后必须送往民政局或孤儿院。尹丽芳深知家境窘迫,首先是经济上不允许她收养这个弃婴。二是政策上与收养孩子有冲突,自己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而且都在读书,这种情况政府不会同意再收养小孩。此时,弃婴呼吸急促,命悬一线,尹丽芳趁着丈夫还有点同情心,赶紧搭上出租车,心急如焚地把弃婴送往医院。

   为救弃婴,换回一纸离婚证书一检查,弃婴高烧40°并引发严重肺病,必须住院治疗。丈夫虽然不反对尹丽芳为弃婴治病,但决不会伸手帮一帮。她只好忙里忙外,一面竭尽全力为弃婴治病奔走,一面为照料丈夫和孩子的生活忙碌。很快,家里那点不多的积蓄就花光了,弃婴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身体仍然虚弱,需要继续住院治疗。万般无奈,她只好背着丈夫和家人,悄悄向亲戚朋友借钱,避免因缺钱停医断药,使救治弃婴功亏一篑。数个不眠之夜,尹丽芳只身守护在弃婴身旁。已经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的小精灵,这个可怜的弃婴,眼睛开始放射出光亮,嘴唇也开始泛红,仍然紫红的小脸蛋露出浅浅的笑涡,给尹丽芳无限的安慰。弃婴重生了,但自己的家庭,那个让她望而颤慄的丈夫,将会怎样对待自己。她不敢想,又必须去想。她能够预感到将会是怎样的后果,但她顾不了那么多。苦难的身世不时浮现在自己眼前,为她愈来愈坚定收养这个弃婴,寻找理由,增添力量。她出生在一个修钟表的世家,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但家境一直不错,温饱无须忧虑。只是到了父亲这一代,国运不济,家业败落。母亲生到第4个女孩,因病撒手早逝。父亲从没吃过苦,面对家里4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成天唉声叹气,束手无策。在亲戚们的安排下,含泪送走了2个最小的女儿,撕心裂肺的一幕让小丽芳永生难忘,那时她刚满10岁,骨肉分离,给尹丽芳留下了永远的痛。从此,性格开朗的尹丽芳变得越来越孤僻。送走2个女儿之后,耐不住寂寞的父亲不久便找了一个后妈。这个后妈除了经常打骂她和弟弟,还不让她读书,只希望她成天在家里帮做家务。为了偷偷学修钟表,她不知挨了后妈多少毒打。想着自己的命运,看着眼前的弃婴,她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感叹命运无情,更感叹世态炎凉。她希望自己坚持守护这个弃婴,进而救赎自己不安的灵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弃婴的肺病治好了,当尹丽芳把弃婴抱回家的时候,她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的消息,也传到了丈夫和家人耳中。这让丈夫非常恼火。丈夫向尹丽芳发难,厉声正告她:“这个弃婴绝对不能在这个家里收养,你尹丽芳要收养弃婴,就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所有为弃婴治病欠下的债,你尹丽芳一人去偿还。”面对责难,尹丽芳抱着弃婴跪在地上向丈夫乞求,她的亲生儿女也帮着母亲向父亲求情。最后换来的却是一纸无情的离婚证书。捧着离婚证书,尹丽芳再也流不出眼泪。她知道是自己坚持抱养弃婴,让原本就对她不好的丈夫作出无情的决定,她必须自己去承受这一切。只是当她看见亲生儿女眼中流露出来的苦痛与茫然,她的心碎了。她抱着亲生儿女含泪承诺:“我虽然要离开了这个家,但我永远是你们的母亲,以后,我仍会尽母亲所能,关心你们、爱护你们……。”

   同命相怜,出租屋里也有温暖一纸离婚证书,剥夺了尹丽芳原来的户籍,让她和苦命的弃婴组成了母女新家庭。买不起煤气,找来破铁皮敲个炉子,背着养女去建筑工地捡柴火做饭,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那盏电灯,最值钱的就是一部照相机。这部照相机是她隔三岔五帮人拍照挣点生活费的唯一帮手。尽管她也能修钟表,但如今人们钟表坏了都是扔掉又买新的,修钟表的人几乎绝迹。因此,她小时候遭受毒打偷偷学来的修钟表手艺,不能保她衣食无忧。养女在尹丽芳的精心照料下渐渐长大。她为养女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尹露•芳萍”,这个名字是她琢磨了许久才想出来的。“尹露”寓意雨露,露天下的弃婴,“芳萍”则是与母亲“丽芳”萍水相逢之意。意在表达母女之间真实的身份和不同寻常的情缘。养母与养女相依为命,她们住进了尹丽芳娘家留下来的一间房子。尽管屋里简陋,除了一张床,就没有其它家具。但终究有个栖身的窝,冬能避风寒,夏能遮烈日。要养大一个小孩,各项开支真不少。张口要吃,除了熬粥之外,还得买上一些奶粉、饼干之类的食物。下地要穿,不仅不能冻到孩子,还要让她穿得舒适漂亮。为了给养女基本的生活保障,尹丽芳身上背着养女,手上拿着照相机,四处奔走在邻里乡间帮人拍收费低的婚纱照。因为收费低,照出来的相片质量又不错,因此来找她的人越来越多。正当这对母女开始平静快乐地生活,居委会计生办的同志找上门来,给她宣读“计生政策”“收养条例”之后,便开出了一张大罚单,让她把手中仅有的一点积蓄都掏光了。为此,她抱着养女大哭了一场。为了免予再次罚款,尹丽芳借钱办了收养证,并且给养女入了正式户口。养女上学,还要交高额学费。这费那费,加上那段时间养女肺病复发,住院又花了一笔钱。尹丽芳终于顶不住了,万般无奈只能狠心把那间唯一的住房卖掉。从此这对苦命的母女俩,搬进了破漏的出租屋。出租屋虽破,也要栖身,养女已经五、六岁了,各种开销也大了。为了多挣点钱让养女吃得好点,穿得暖些,尹丽芳开始联系多家家政工作。一忙起来,就只能把养女锁在出租屋里。养女特别听话,一个人在出租屋里玩耍,饿了吃一点剩饭,渴了自己喝水,困了和衣睡上一觉。忙了一天,回到家里,她一定要烧点好菜,让养女吃饱了再去上床睡觉,做个好梦。为了节省柴火,十多年来尹丽芳自己都是喝自来水,从未喝过一口热茶。帮人打工,她总是用饭盒装上一点米饭,吃饭时,在米饭中兑上一点水,稀哩哗啦喝下去充饥抵饿。

   养女贪玩,不打骂而是罚自己 养女发蒙上小学,在尹丽芳眼里这是天大的事,再苦再穷,不能苦了盼望上学的孩子,不能穷了渴望启蒙的学生。2003年9月1日这天,尹丽芳起了大早,把女儿上学用的新书包摆放好,把女儿要穿的新衣服准备好。她还特意为女儿准备了牛奶、面包和红鸡蛋。女儿一觉醒来,看到新崭崭的书包和花衣服,甜甜地躲进母亲怀中撒娇。母亲心里也无比高兴,她熟练地在女儿秀发上扎了两只彩蝴蝶,穿上缀满鲜花的连衣裙,多么美丽漂亮。女儿吃好早餐,她又将两个红鸡蛋放进了新书包中。此时,在母亲的眼中,女儿是天底下最漂亮、最乖巧的女儿,在女儿眼中,母亲是天底下最慈祥、最善良的母亲。母亲的爱化作了春风雨露,始终沐浴着可爱的女儿,让女儿成了好学、上进、充满爱心的小天使。从读小学一年级开始,小芳萍就成了老师同学喜爱的好学生。每个学期都能给母亲捧回奖状,年年如此,小小的出租屋里贴满了各种奖状。小芳萍不仅学习优良,还在母亲的精心培养下,弹得一手好电子琴,并且喜爱唱歌跳舞。虽然不是母亲手把手教女儿,但女儿每次学琴、每次比赛、每次考级都倾注了母亲无数心血。有时为了送女儿去参赛,她用照相的手艺为主办方抵工,时间久了,主办方领导被她的精神所感动,常常少收或免收女儿参赛、考级的费用。但小孩毕竟是小孩,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小芳萍也不例外。有时放学回家,和同伴一起在路上磨蹭到天黑才回家。一次,二次,养母责怪几句就完事。有段时间,小芳萍经常这样,就让母亲非常恼火生气。但她没有挥手打养女一个指头,而是用不吃饭的方式来责罚自己。她不忍心打女儿,自己小时候就被后妈毒打怕了,结婚后又经常遭受丈夫毒打。丈夫打人的方法很独特,拽着她的头发朝墙壁擂鼓般的撞击,她不能让女儿也遭受这样非人的折磨。看着母亲责罚自己,女儿终于哭着向母亲认错。原来是最好的同学家里刚买了电子游戏机,好心的同学趁放学领着小芳萍到家里去玩上一阵。没想到,女儿竟迷恋上了。女儿哭着向母亲保证:“妈妈,你吃饭吧,女儿再也不去同学家里玩电子游戏机了!”此时,养母忘了自身的饥饿,连忙帮女儿擦去眼泪,同时心中暗暗自责。她深知因为家里穷,不能给女儿提供更好的学习和生活条件,让女儿受委屈了。培养小孩,除了耐心,还是耐心。小孩天性活泼好动,要坐下来学一样东西,能坚持的时间不会太长。女儿学电子琴的过程,让尹丽芳感触很深。像她这样的家庭,女儿学电子琴本来就非常不易。一是再苦再穷,也要帮女儿买一架电子琴;二是老师为女儿上课,每节课就是50元钱。这50元在尹丽芳眼里可不是小数目,而是可以省吃俭用过上一个星期。为了女儿不半途而废,尹丽萍咬牙送女儿学琴,风雨无阻。既便这样,女儿也常常会因为缺乏耐心练琴,而让她痛苦伤心。面对还没完全懂事的孩子,母亲一面加紧督促检查,一面挤时间陪伴在孩子身边。女儿练一个小时琴,母亲就在女儿身后站一个小时。这一招果然奏效。从此,女儿不仅能在母亲的陪伴下练琴,还能在母亲忙碌的时候自觉练琴。渐渐地女儿终于爱上了弹奏电子琴,在学琴的小伙伴中,小芳萍进步最快,琴艺也最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