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干大事需要有大才。何谓大才?可以括以四个字:智谋深沉。既足智多谋而又能凝重沉稳深藏内敛从容冷静不动声色,如俗话所说,扎得紧嘴巴沉得住气。而且深沉比智谋更重要,深沉才是大智。

   明末大儒吕新吾说:“安重深沉是第一美质,定天下之大难者此人也,任天下之大事者此人也。”(《呻吟语》)所谓胆欲大而心欲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是胆大;战略越宏伟策略越细密,目标越远大措施越仔细,这是心小。胆大方能安重,心小方能深沉。

   撇开道德不论,干好事需要深沉,干坏事同样需要深沉----奸雄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东周列国志》中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正好说明浅浮粗疏、奸而不雄而自取灭亡的可悲。故事出自该书第十一回“宋庄公贪赂搏兵,郑祭足杀婿逐主”,梗概是:

   在郑大夫祭足拥立下,郑国公子突即位为君,是为厉公。祭足统揽大小政事,居功骄横,郑厉公想杀之而后快。郑大夫雍纠是祭足的女婿,看出厉公的心思,就表态说,娶祭足的女儿,是出于宋君所迫,并非自己所愿。厉公许愿说:“你如果杀了祭足,我让你代替他的职位。”于是雍纠策划好了杀祭足的计划。接着是《东周列国志》的描写:

   雍纠归家,见其妻祭氏,不觉有皇遽之色。祭氏心疑,问:“朝中今日有何事?”纠曰:“无也。”祭氏曰:“妾未察其言,先观其色;今日朝中,必无无事之理。夫妇同体,事无大小,妾当与知。”纠曰:“君欲使汝父往东郊安抚居民;至期,吾当设享于彼,与汝父称寿,别无他事。”祭氏曰:“子欲享吾父,何必郊外?”纠曰:“此君命也,汝不必问。”祭氏愈疑。乃醉纠以酒,乘其昏睡,佯问曰:君命汝杀祭仲,汝忘之耶?”纠梦中糊涂应曰:“此事如何敢忘!”早起,祭氏谓纠曰:“子欲杀吾父,吾已尽知矣。”纠曰:“未尝有此。”祭氏曰:“夜来子醉后自言,不必讳也。”纠曰:“设有此事,与尔何如?”祭氏曰:“既嫁从夫,又何说焉?”纠乃尽以其谋告于祭氏。祭氏曰:“吾父恐行止未定。至期,吾当先一日归宁,怂恿其行。”纠曰:“事若成,吾代其位,于尔亦有荣也。”

   祭氏果先一日回至父家,问其母曰:“父与夫二者孰亲?”其母曰:“皆亲。”又问:“二者亲情孰甚?”其母曰:“父甚于夫。”祭氏曰:“何也?”基其母曰:“未嫁之女,夫无定而父有定;已嫁之女,有再嫁而无再生。夫合于人,父合于天;夫安得比于父哉!”其母虽则无心之言,却点醒了祭氏有心之听。遂双眼流泪曰:“吾今日为父,不能复顾夫矣!”遂以雍纠之谋,密告其母。其母大惊,转告于祭足。祭足曰:“汝等勿言,临时吾自能处分。”

   至期,祭足使心腹强鉏,带勇士十余人,暗藏利刃跟随。再命公子阏率家甲百余,效外接应防变。祭足行至东郊,雍纠半路迎迓,设享甚丰。祭足曰:“国事奔走,礼之当然,何劳大享。”雍纠曰:“效外春色可娱,聊具一酌节劳耳。”言讫,满斟大觥,跪于祭足之前,满脸笑容,口称百寿。祭足假作相谗,先将右手握纠之臂,左手接杯浇地,火光迸裂。遂大喝曰:“匹夫何敢弄吾!”叱左右:“为我动手。”强鉏与众勇士一拥而上,擒雍纠缚而斩之,以其尸弃于周池。厉公伏有甲士在于效外,帮助雍纠做事。早被公子阏搜着,杀得七零八落。厉公闻之,大惊曰:“祭仲不吾容也!”乃出奔蔡国。(《东周列国志》第十一回:宋庄公贪赂搏兵,郑祭足杀婿逐主。)

   雍纠所策划的的计划相当不错,本来成功的概率很高,可谓有谋,可惜此人太也浅率疏漏,毫不设防,“胸无城府”,老实得可恨、可怜、可笑,简直还有些可爱呢。

   你瞧他丝毫沉不住气,居然在妻子祭氏面前自露马脚;继而被祭氏以酒灌醉,而诈出实话,继而向祭氏把真相和盘托出,继而任凭祭氏找借口回娘家…。对于祭氏种种明显的疑点一点不怀疑不防范,一错再错三错四错,终于坏了“大事”,害自己丢了性命,害主子(郑厉公)丢了大位。

   难怪厉公出逃蔡后,听说是雍纠告诉祭氏所以泄密给祭足,叹道:“国家大事,谋及妇人,其死宜也。”这话一针见血。不过,谋及小人与“谋及妇人”,半斤八两耳。把这么生死攸关的“国家大事”随随便便托付给雍纠这种人物,毫无知人之明,本非成事之主。

   (当然,从道德的角度看,这对君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遭到恶报。雍纠贪图权位而自告奋勇谋杀岳父,尤其天理不容、罪无可恕。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既娶其女,便是半子,且不论祭足罪不该死,即使罪该万死,也轮不到雍纠来杀。)

   知夫莫若妻。在这个故事里,雍纠的妻子祭氏能够察言观色,套出丈夫心中机密,不失为聪明有计谋,但也只是小聪明小计谋而已。本来她可以作出更好的选择的。清蔡元放评曰:“祭氏此时确乎难处:不告则杀父,告之则杀夫。唯有暗阻其行,而讽以避祸,庶乎可耳。尽泄其谋,是明教以杀夫矣。其与助夫杀父之罪,相去几何?妇人不知大义,便至陷于大恶而不能救,惜哉。”2010-11-2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