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别怀疑我的决心]
沧海一叶集
·民主台湾给我们上的一课
·理性爱国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定州屠杀案必需彻查
·人安排事做,不要事安排人做
·挥拳头与杀人
·定州惨案我们绝不能够沉默
·从李建平案看共和国的冤案是如何产生的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怀疑我的决心

    别怀疑我的决心
    林键
   
    为我母亲的手我总共写了十三篇文章,写到我自己都不想写下去,写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可以看不见,就是写写写写,写到我死,又能怎么样呢?中国多少的案子比起我母亲的一只手重多了,又有那么多的人关注,最后又能怎么样,还是党国想怎么样就怎么。关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党国从来就不曾在乎过不同的声音,那怕他们的人实在做得过份,最后不过是异地为官而已。我实在很不爽,为其他人不平我都义愤填膺,而轮到我亲人的身上,难道也只是义愤填膺。
    在我知道我母亲的手被打断的那时起,我就决定如果依那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必需有人要去坐牢而没有去坐,那么我自己去坐。这是我从我自己许下的诺言,中国人的诺言比起政客们还不可靠,每个人都可以当它是放屁,然而我是一诺千金。一个月,他们私了了,我只好去犯罪,以实际行为去支持马晓旭的“鼓励犯罪”和平奖颁给罪犯是鼓励犯罪,明明知道有人犯罪执法者不去执法,还要去为难报案的人更是支持犯罪。


    就在十一月十一日那天,英国首先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二个装满红油漆的小玻璃瓶子亲吻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正大门,时间大约是十一点五十分,而我母亲手断的那一天也约在十一点半左右,虽然我曾经想提前实施过,然而我不想英国的首相在中国因油漆亲吻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正大门而不敢提人权问题,也不想他在中国被人提到“这种卑鄙的技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的友谊。”当然就算卑鄙吧!也总比那些伟光正在暗地里要求其他国家不要去参加12月8日的诺贝尔和奖来的光明正大,虽然我并不是光明的在英国生活着,英国的警察就在我的身边,立即就把我给逮捕了,没有使用超过一分种,抓了、向上面报告情况、请求支援,然后把我带到人行道上。在现场的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没有一个中国使馆的官员们出现过。
   
    英国警察要告为毁坏公物罪,我毁坏了中国大使馆的大门,上面有一此红油漆,虽然我曾以为我行为是完全的失败的,油漆瓶并没有在我预计的地点破裂,只是在我估计的最坏的情况掉到地下时破裂,当我听到大使馆大门上有油漆时,我真的很开心,就如同中了六合彩的头奖。
    油漆沾上了大使馆的门,有点意外,更意外的是我本以为我出不来了,并不是我的毁坏公物,并是我的身份,他们只要一查,我的非法身份警察们就可以把我送到移民局,让民局的官员们处理我的身份,虽然很多时候他们并不热衷处理非法移民们。但他们明确告诉我不查我的身份问题。
    一切按规矩办事,没有律师,他们用法律援助为我提供我无需付费的律师,他们找了评估修好大使馆的门大约需要5000英镑,比我母亲的手值钱多了,我母亲的手将来极大可能给他的生活带来不便,而大使馆的门就算不修(重新油漆)也只不过是不美观而已。我是决计不会付钱给大使馆修门的,不要说5000镑就算是5镑我都认为太多,五便士倒有可能,对于一个奴隶庄园驻英国的代表处,其实我连工都不能合法的打,不能有合法的收入,5000镑想都不用想。
    中国政府完全可以用他们惯用的手段对付我,对付我的在中国的亲人们,就像对刘晓波的妻子,对杨佳的母亲,他们可以让我的亲人们失踪,自杀,然而我管不了那么多,而我也有他们没有的优势,(想想这优势都汗颜,我并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控制下的文明英国,他们除了犯罪没有办法让我失踪)也不想去想那么多,我只知道如果打人都以及办我母亲案子的那些人中,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必需要负法律责任者而不用去负,那我只好自己去负法律责任,当然他们也可以在英国对我实施并不光彩的手段,以表示对使馆大门的重视,那是他们的事,自有英国政府跟进。
    我只是提醒,我的案子是跟我母亲的断手案挂钓的,如果像断手这样的刑事案私了是对的,那我的毁坏中国大使馆的门也应该可以私了。如果我的毁坏中国大使馆的案不可以私了,那我母亲的案子也私了不了。
    我只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知道我面对的对手实力。然而我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可以解决我母亲的手,我相信中国政府也希望通过法律的途径解决大使馆的门。不要把法律的门关上,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们看不到开着的法律之门将会产生大量的杨佳。
    油漆只是提醒,并没有恶意,虽然英国政府说我是犯罪,但在我的意识里那只是一件非常小的事。别指望我会被遣返回中国然后对待我,那怕是做一个英国的犯人也还是人,我甘愿下一个犯人在英国坐牢也不愿被遣返,一个人当罪犯也不愿意回中国当公民实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并不光彩。
    别逼我犯罪,中国政府可以怀疑我的勇气,但不要怀疑我的决心!
   

此文于2015年04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