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
陈泱潮文集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抨击金正日王朝
·征集签名:就中国必须坚决摆脱被金正日王朝核捆绑告全国人民书(图)
·果断快速摧毁朝核武,是维护东北亚暨世界和平所必须
·ZT直击朝鲜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Aung San Suu Kyi and Human Dignity
   
   2008-07-13 20:46:39   来自: 清晨的荣誉
   
      清晨点唱机:http://blog.sina.com.cn/morningradio
     
      对于1991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缅甸政治领袖昂山素姬,可能很多中国人都不太了解。即使了解,但却少有积极的评价。其原因我想可能有两方面:1,她作为一个佛教领袖,并且获得过诺贝尔奖,还被政府关押多年,实在让人不得不想起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起的某个神秘老人;2,很多中国人从建国以后的思维就定格在这样的逻辑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如果简单的引申的话就是“亲西方的就是坏人,敌视西方的就是英雄。”
   
      这种简单的几乎白痴的逻辑根深蒂固与很多人的脑海里。这也就不难理解中国在两个非洲小国所遭遇的国际尴尬和为什么很多国人依然把萨达姆和米洛舍维奇看成是民族英雄的原因。
   
      我可以善意的把这个理解为个人喜好,个人喜好是一个人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我想作为人类的一分子,我们的喜好应该有一个底线。
   
      当我们看到2个月前,缅甸这个中国的“友好邻邦”遭受特大灾难,造成数百万人受灾,10万人以上死亡时,缅甸军政府采取的“救灾”措施只有一项,那就是“封锁”,封锁一切受灾信息,并拒绝外国援助。他们把那数百万无辜灾民像垃圾一样封存在塑料袋里,任其发酵腐烂。面对这样的军政府,你如果再说这是“个人喜好”,可能就让人感觉有点人格变态了。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友好邻邦是我国的幸运还是耻辱。(只可惜很多友邦都这个德性)
       
      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近二十年来一直有一个伤疤是军政府不愿触及的,那就是昂山素姬。
   
      从早先的照片上看,我们不难发现她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子,当我看到她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想象,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事实上,她本可以在安静的牛津大学里,看书,弹弹琴,相夫教子安详的度过一生。可是,命运把她推向了另一面。
        
      她1945年6月19日出生于缅甸仰光,是领导缅甸独立的民族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缅甸于1044年形成统一国家,19世纪后成为英国殖民地,1942年被日本占领。缅甸国父昂山组建"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起义抗击日军。日本战败后,昂山带领缅甸人民向英国殖民政府要求独立,终于于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遗憾的是昂山已于头一年的7月被政敌暗杀,时年32岁,当时,昂山素季2岁。
   
      1960年15岁的她,随担任大使的母亲到了印度。在当地一所女子学院学习期间,“圣雄”甘地的政治和哲学“渗入她慢慢发展的心灵”。
   
       1963年,昂山素季被送到英国,就读于著名的牛津大学,大学期间,昂山素季利用课余时间搜集各种有关她父亲的缅文或英文资料,撰写父亲的传记。在写作过程中,昂山素季被她父亲无私无畏的精神以及热爱国家和民族的深厚感情所深深地感染,她多次向同学表示,她一定要返回缅甸,为那里的父老乡亲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奋斗。她在这里也认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人英国学者迈克·阿里斯(Michael Aris)。可以说这段时间是她人生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但是在昂山素季离开的日子,缅甸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1962年,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开始了至今的军人统治。军政府宣布走社会义主道路,没收剥削阶级——主要是勤劳的华人——的资产,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到1980年代末在军政府的统治下,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缅甸已经沦为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
   
       几代军头都用赤裸裸的暴力来维系他们的权力,悍然取消缅甸人民基本的人权和自由,将这个昔日的佛国变成了“动物庄园”。回顾近代以来缅甸的历史,是一幕仍然在上演的悲剧。比昔日的殖民者更可怕的是本国军头的“自我殖民主义”。利用暴力和恐惧,军政权将缅甸人民都变成了自己的“人质”,这是一种更加直接的“国家恐怖主义”。这就不难理解缅甸政府在这次救灾行动时的表现。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为了反抗缅甸军政府的压迫,学生和僧侣们组织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抗议活动,这也把昂山素季推向了历史的舞台。
        
      昂山素季于1988年回到缅甸照顾生病的母亲。她亲眼目睹了祖国所遭受,那个自己父亲为之付出生命的土地被一些人如此蹂躏,她感到心痛不已。
   
      八月二十六日,仰光近百万群众在瑞德贡大金塔西门外广场集会,昂山素季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民众发表演说。她一身雪白的长裙,宛如一只从仙境飞来的白天鹅。她那慷慨激昂的神态、铿锵有力的声调、掷地有声的言词令所有在场的民众印象深刻。 昂山素季敏锐地发现了缅甸悲剧的根源,她说道“极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恐惧是阴险的,它很容易使一个人将恐惧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当作存在的一部分,而成为一种习惯。”这一刻缅甸人民盼望已久的领袖诞生了。
   
      从此昂山素季走向了历史的舞台上,也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她深受圣雄甘地的非暴力理论影响,昂山素季开始参与政治并致力于民主进程,但也因此得罪了独裁政府。1989年她被军政府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遭到软禁,并一直关押至。
         
        军政府(独裁者都是这么白痴)于1990年举行了“实验性”的大选,本以为军方似乎稳操胜券,结果出乎意料,却好像是情理之中,昂山素季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绝对优势。在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成为国家总理,但选举结果被作废,军政府拒绝交出政权。这件事在国际产生了巨大回响。
   
      1991年,国际社会为了她在维护缅甸人民权益上做的贡献,授予她诺贝尔和平奖。但此时被软禁的她无法亲自前往挪威领奖,只好让儿子代替自己发表了答词。这份答词中引述了昂山素季的名言:“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人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1994年10月21日,联合国下属有关机构在菲律宾召开“文化与经济发展关系”国际研讨会,被缅甸军政府软禁的昂山素季寄去一篇论文,由菲律宾前总统科·阿基诺夫人在会上代为宣读,文章尖锐地驳斥关于发展中国家“应该经济先走,民主缓行”的观点;指责许多当权者不分青红皂白,将民主运动与要求落实人权问题一概说成是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而加以否定;呼吁联合国重视和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贫穷落后国家的民主运动和人权问题。这篇演讲也在整个亚太地区造成了很大的轰动效应。
        
      对比她坎坷的政治经历,更让人感到扼腕叹息的是她和那位英国丈夫之间凄美的爱情。
   
      早于1970年代,两人在牛津订下婚姻盟誓前,研究西藏文化的英国学者迈克·阿里斯已经知道,有一天命运会叫他们在家与国之间作出抉择。他清楚知道,眼前这个容颜清丽的妻子绝非一般缅甸女子,她体内流着的是缅甸独立运动领袖昂山的血,生来就跟国家人民扣连一起。她内心明白,当人民需要她,她必会毫不犹豫付出自己。
   
      婚后十多年,她随他在牛津静静过日子,照顾家庭,让他专心学术研究,那是他们婚姻中最美好祥和的时光。直至1988年3月,昂山素姬获悉母亲中风病危,便匆匆告别丈夫与两个儿子,赶返缅甸侍母,想不到此一去,却是夫妻天涯断肠之始。
   
      此后,阿里斯多次要求到缅甸探妻,均遭到军政府拒绝。几经争取,几年间两人只短暂会面五次。
   
      夫妻最后的相聚是在1995年底,可是此后他便不再获准进入缅甸。1999年3月,阿里斯因癌症在牛津逝世,在军政府多番阻挠下,昂山素姬最终也无法赴英奔丧。
   
       “我永远不会站在你和你的祖国之间。”当年阿里斯这句爱的承诺,最后通过死亡来体现。他的爱,是别在昂山素姬发上的那朵白花,素净而坚贞。而今,则化作她孤独长路上的一盏温柔的灯,静静为她照亮前路。
        
      2005年6月19日:全球14个国家爆发反缅甸示威,要求释放昂山素季因为这一天是她60岁的生日。Damien Rice的这首Unplayed Piano也创作于此。据说被软禁期间,昂山素季没有消沉。她的生活十分规律,阅读诗歌、散文,学习法语和日语。她爱听摇滚乐,美国摇滚乐队“感激的死者”是她最喜欢的一支摇滚乐队。她还经常在夜里独自弹奏钢琴曲,但是她的钢琴坏掉之后想修复却受到了层层的阻挠。这也是damien这首歌歌名《unplayed piano》的来源。
     
      Damien rice和lisa hannigan唱到:
   
      "Come and see me
       Sing me to sleep
       Come and free me
       Hold me if i need to weep
       Maybe it's not the season
       Maybe it's not the year
       Maybe there's no good reason
       Why i'm locked up inside
       Just cause they wanna hide me
       The moon goes bright
       The darker they make my night
       
       Unplayed pianos
       Are often by a window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
     
      如泣如诉的歌词描绘了昂山素姬凄美的爱情和悲惨的现状,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
        
      从昂山素姬身上,我看到了人类的尊严。和许多伟大的政治家和人道主义者们一样,她具有坚韧的人道信念和精神追求,和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图图主教一样,昂山素季也是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少有的具有大仁大智的政治家。精神的永恒和心灵的伟大,是那些独裁者和军头们无法理解的。他们不明白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安妮为在集中营里写日记,他们也不明白坚固的柏林墙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倒塌,他们更不会明白为什么那个弱女子能舍弃自己幸福的生活,敢于和火枪大炮还有阴险的男人世界进行抗争。尽管墨索里尼,齐奥塞斯库等人的尸体早已曝光于全世界人民的眼前,但还是有那么多独裁者和军政府们继续走上这条可耻的不归路。是的,昂山素季的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她改写了亚洲人不配享有民主和自由的恶毒的诅咒,总有一天她会带领她的人民由屈辱走向光荣,从奴役走向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