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公元2010年10月8 日,當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主席口中緩緩地念出“劉曉波”三個字時 ,正在屏息聆聽的世界與中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這歎息,凝結成了歷史的碑文。

   這是對曉波多年來堅韌抗爭和無畏奉獻的褒獎。這是對中國當下人權狀況的判決。這是二十一年前天安門呐喊的回聲。這是中國向文明人類再進發的集結號。

   從此,中國的劉曉波,與德國的卡爾.馮.奥斯茨基(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緬甸的昂山素季、西藏的達賴喇嘛尊者、南非的曼德拉和圖圖主教、捷克的哈維爾、前蘇聯的索爾仁尼琴、薩哈洛夫、帕斯捷爾納克……諸位前賢一起,在這片背負厚重文明和深重災難的神州大地之上,卓然而立。

   就這樣,滿載著一節節重負而輝煌的人文故事的諾貝爾列車,終於,駛進了中國。

   在該諾貝爾列車上,每一個故事,都裝載著一顆自由、深邃和倔強的靈魂,都能瞥見一個龐然大物的強固鐵籠。回望前塵,那些靈魂與鐵籠的對峙和博弈,譜寫了一曲曲近代歷史的沉重樂章:

   帕斯捷爾納克1958年雀屏中獎,前蘇聯當局殫精竭慮,力阻他出境領獎,軟硬兼施無效後,亮出殺手鐧:若他堅持出國領獎,則他的情人伊文斯卡婭將被處以重罰。帕斯捷爾納克並不懼死亡和流放,但深摯的愛情,卻阻斷了他領獎的航程。

   索爾仁尼琴1970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然而他並未出境領獎,因爲擔心無法歸國。可是當他的《古拉格群島》1973年在法國出版後,蘇聯當局以叛國罪逮捕了他,並在1974年將其驅逐出國,嚴禁返國;

   獲得1975年諾貝爾和平獎的薩哈洛夫,則是被流放到蠻荒之地,任其自生自滅,禁其返家;

   其他自由之魂:奥斯茨基、哈維爾、曼德拉、昂山素季、圖圖們……,情形亦大抵相似,坐牢的坐牢,軟禁的軟禁,在如磐大山似的政權面前,似乎個個纖弱似水,無力對抗。恰如村山春樹所說,較量雙方,雞蛋對高牆,不成比例。

   然而,曾幾何時,那些曾經固若金湯的鐵籠,而今安在哉?那些一言九鼎,定人生死的大人物,哪裏去了?人們發現,今日巍巍乎赫然於青史之上的,卻是當年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和“罪犯”們,而當時無所不能的龐然大物,卻化作了縷縷歷史青煙,隨風飄散了。

   遺憾的是,如今,北京當局又踏上了老路。它不由使人想輕聲提醒它一句:你能否吸取哪怕是一星半點的教訓呢?你的想象力,就不可能超越自己的極權前輩一絲一毫?注定要遵從上述軌道,一絲不苟地乖乖步其後塵?

   坦率地說,筆者相當悲觀。只要看看他們正在毫無想象力地、亦步亦趨地在重蹈其前輩的覆轍,精確地複制其前人的政策、動作和語言,就足以窺知他們的智商、膽識與格局,也就能預見其基本的結局了。其始作俑者毛澤東對其敵手的詛咒,恰好是對他們自身的寫照:他們正在把一個個包袱背在自己身上,把一根根絞索套上自己脖子,欲罷不能。獄中的劉曉波,如北京手心中的燙手山芋,握之不可,棄之無方,令他們惶惶然不可終日。然而囿於其想象力,卻只能依樣畫葫蘆地追尋其前任獨裁者。

   既然命運勢當如此,那就讓他們去追隨吧。夫複何言? 曉波獲獎,實至名歸,千壑回響,贏得舉世高度的認同。這是頗為罕見的人文景象。當然,我們也知道,針對此獎,仍有某些異議。這也是不難預料的人情之常。事實上,曉波並非聖人,他當然也有過自己的軟弱幽暗的時刻。但是,誠如羅曼.羅蘭所指出的,“真正的光明絕不是永沒有黑暗的時候,而是永不被黑暗所淹沒;真正的英雄絕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而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 劉曉波,正是這樣一位坦誠地赤裸裸地不斷反省不斷自責不斷超越自己的人。這是他身上至為顯著的高貴特征,也從而呈現了其人性的高度複雜性和豐富性。

   真正的桂冠,都是由荊棘編織而成。狱中劉曉波頭上的諾貝爾和平獎,正是一頂“自由荊冠”。在為自由跋涉的荊棘長途上,這一桂冠所承載的痛苦、血淚和責任,甚至蓋過了它耀眼奪目的光芒。

   有鑒於此,值此重要歷史時刻,我與夏明教授編選了這本《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以銘刻這一歷史事件,以答謝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以回應全球支持中國人權事業的仗義執言者,以舉杯朝向至今仍身陷囹圄無法與親友暢飲的劉曉波先生。

   本書旨在把這一中國民間“飯醉”的時刻“定格”,從而使國人在轉捩點上,駐足反思,思考中國自由事業的以往、今生和未來。可以想見,若干年後,當回首憲政中國的來路時,人們自然會把目光投向這個日子:2010年10月8日。就在這一天,國際社會對“中國號列車”亮出了清晰的綠色轉彎路標。而本書,正是一組長鏡頭的回放——它聚焦於那個令無數人涕淚交流的歷史關節點,挖掘了圍繞那個日子中國的歌哭生死,曉波的千腸百結心路歷程。

   一百三十年前,也是在落葉紛飛的季節, “秋風立馬越王台”的康有為, 曾慨然浩歎:“十七史從何說起,三千劫機歷輪回”。今天,是結束的時候了。我們正面臨終結中國歷史輪回的重要關口。眺望前路,會通文明世界、複興中華古典的歷史轉機——“大地山河跨海來”的那鐘鼓齊鳴的神聖時光,已經指日可待了。

(2010/11/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