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民主日记(之13)
   
   武振荣

   
   
   
   本日记的第11篇发表时,洪哲胜先生写了一个编按,在《独立评论》
   转载后小乔作了评论,特引证如下:
   
   ◆洪哲胜:《〈零八宪章〉=“重新启动”》编按
   
   鉴于《零八宪章》已经明白表述:“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
   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分,求同存异,积极参与
   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
   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
   想。”;
   
   鉴于武振荣既把《零八宪章》看作运动的重新启动,又说“此一运动
   若成气候,最终只能是‘人民’的”;
   
   武振荣似乎不妨进一步比较慷慨大方地把他的如下结论:“此一运动
   若成气候,最终只能是‘人民’的”升级为“如果好好地给予推动,
   这个属于‘人民’的运动一定可以终于蔚成气候”。
   
   ◆小乔:《零八宪章》意图启动的是“公民运动”
    2010-11-04 03:04:05
   
   “人民运动”共党早就“发动”过了──文革是, 49年之前的“解放
   战争”也是, 当时确有很多得到一亩二分地的农民自愿用小推车“支
   前”的, 结果共党这边“解放”那边就把农民剥夺成“贱民农奴”,
   60年至今不得翻身。
   
                  ◆
   
   二人对我的文章做了如此认真的回应,我得感谢,特别是洪哲胜,我
   以为现在中文网站只有他一个名副其实的“编辑”了,把李敖所说的
   “如写在厕所墙上的字”当成严格出版物来把关,精心编辑,这样的
   人在当今简直是凤毛麟角。说了这种感谢的话后,我便进入正文论
   述。
   
   上述二位都看出了我的文章的毛病:不提文明的公民运动,却偏偏要
   提倡过了时的并且毛病百出的人民运动,这如果不是老武我的粗心,
   就是我的愚蠢,可不是吗?放着高级的“熊掌”不吃,偏要吃发臭了
   的“鱼”(“人民运动”的“文革”因毛而臭,是众所周知的事
   情)。
   
   我这一组文章是为了纪念中国“民主革命”百年而写的,因此,我不
   想把自己和最好的事物捆绑到一起,为之写作,而只能和那些被现在
   的许多人认为“错误百出”甚至“严重犯罪”的革命运动联系起来,
   对它作在精明人看来是愚蠢的辩护。
   
   公民运动、公民社会、公民文化等我100个赞成,一万个拥护,如果
   我们中国人现在搞的民主运动是从今天开始的,那么,“人民运动”
   一词有可能被我抛弃,但是,我非但没有抛弃它,反而尽可能避免采
   用“公民运动”一词不是没有原因的。在我看来,中国缺乏公民运动
   的传统,而只有人民运动的遗产,所以,我在近几年的写作中,没有
   象中国社会那一帮“公共知识分子”一样地鼓吹“公民论”。说实在
   的,在这个问题上刘晓波先生比我老武要进步得多了,他很早就是文
   明公民文化的提倡者,因此,《零八宪章》呼吁公民运动的本意我不
   是看不出。如此一说,问题又来,那就是,我虽然是《零八宪章》的
   签名人,虽然以自己微薄的力量为之推波助澜,但是,我却对它的前
   景有着和刘晓波先生不同的估价,《零八宪章》如果最终煽不起人民
   运动的风波,它就会成为一个“干物宪章”,和网上的“干物女”一
   样。
   
   “公器公用”是《零八宪章》19条中的一条,因此,它公布后,也就
   变成了“公器”,我老武“用”它,想使它朝着我属意的那个地方推
   进,并不违背它的本意。这样一来,我就避免了在签名时,一些人所
   犯的错误,即如果自己不同意其中的一个字,或者一个条款,就不填
   字,我呢?在上文中说清楚了,我签名的原因在于它可能具有“重新
   启动”“运动”的功能,至于说被“还原”或“恢复”的“运动”之
   性质到底是“人民的”或“公民的”我则不介意。如果是后者,那就
   太好了,放着“熊掌”,谁还去吃“鱼”呢?
   
   中国知识分子又一个最大的缺欠,就是在中国鼓吹民主时,总是放不
   下西方的本子,总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拾人牙慧。他们有权利
   这样做,他们的知识服从于 “知识”,没有强迫性地服务于中国人
   民的意思,可我──就一个出身于社会最基层的人,并一直生活在社
   会基层,因此,使自己的思想和理论服务于和我一样的普通人之所需
   是我的一种志向。职此之故,我对于已经上了书本的“知识”就不再
   贩卖,只对那么没有上书本的“知识毛坯”感兴趣,就以为这个,我
   吃力不讨好,在中国时写了30本,一本都不敢出版,所以,在2004年
   3月以前所有中文公开出版物里(包括网络)没有我写的一个字。
   
   公民理论在17~18世纪的西方社会,已经是学者们的热门话题了,法
   国马布里、英国的霍布斯、洛克等都有专著,到20世纪中叶后,它又
   一次再兴,是西方社会的产物,是西方人实践和经验的成果自不待
   言,它和西方社会近代化过程法律构建变迁出入一辙,是法律造就了
   公民,而公民又不断地推动法律的进步和完善,所以,即使在法国发
   生了踢开法律的“大革命”,法律的大框架也没有被弄跨啊!
   
   公民学说进入中国是20世纪初的事情,只是在世纪开始的20年间,被
   中国社会的知识阶层所谈论,其风气没有熏染人民大众。国共两党战
   争时期,它销声匿迹,抗日战争时,又被“人民抗日”(不是公民抗
   日)取代,共产党建政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体系排斥了法律制
   度,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公民意识的缺位,52宪法颁布时,法律上
   虽然有了“公民”二字,但是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却没有“公民”的
   意义,情况不仅仅是“缺位”,问题还在于”缺位”处又填上了“人
   民”的内容——这就是现实。如果目前中国民主运动与此“现实”无
   关的话,我老武能愚蠢到把“公民”中国的好东西拿掉,去翻“人民
   运动”的垃圾袋吗?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洪哲胜先生对《零八宪章》的期待是想要它
   朝向台湾民主化时的方向,对此,我深表理解,以为刘晓波先生所提
   倡《宪章运动》如果能够因此而改变中国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台
   湾模式的胜利,我也甘愿放弃我的主张,可话又说回来,台湾民主化
   的经验(我认为它是世界最好的)用不到大陆,因此,我没有对此之
   期待,“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面”;大陆民主运动的经验固然很不
   理想,你甚至说它“不好”,但是“施泽脂粉黛,则倍其初”。
   
   在台湾专制独裁时代,专制独裁的程度有时候一点也不逊色于大陆,
   但因为它长期靠挂着“自由世界”的领头羊──美国,法律的体系没
   有倒,所以,法律与公民的关系尽管疏远,但是和“缺位”的大陆比
   较起来它到底是“有”啊!在国民党独裁下,三民主义虽然是台湾的
   正统思想,但是,它无论如何都不象大陆那“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
   想”把人民包得死死的,因此,台湾民主化过程中台湾人民的法律意
   识高涨,民主运动可以接受“公民运动”的解读是一个实事;而在大
   陆一边,公民运动还仅仅是一个理论上的构建。
   
   最后,本文既然由《宪法》说到“公民”,我就多说几句。文化大革
   命前,当毛泽东感觉他在党内说话不灵时,就生出了被剥夺的感觉,
   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他拿了一本《宪法》,一《党章》,摇了,
   说:我拿了两个本子,一本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本是《党
   章》,这个两个东西给我发言权(大意);一次是刘少奇在挨整时,
   也抬出了 “宪法”,说他是“受宪法保护的国家主席”,言下之
   意,别人不能非法批他。好了,你看,“宪法”和“公民”在这两位
   顶尖级权力人物身上都就是在如此这般的情况下才被运用的,是打马
   虎眼。你毛泽东在1957年把多少人的口都给堵住了,说《宪法》吗?
   你刘少奇在骇人听闻的“四清运动”和“文革”初期“整人”时,提
   过“宪法”一个字,说过“公民”一声吗?可见,在不民主的中国它
   是用来哄人的。
   
   其实,我老武何尝不如此?记得,我在1989年5月18下午,于咸阳市
   人民广场近万人的集会上做《中国大学生万岁》的演讲前,也振振有
   词说了“宪法”和“公民”:“我武振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
   今天所发表的言论是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保护的”。
   其实,我在说此番话前,眼睛没有看见过一例《宪法》保护公民的事
   情,因此,此话也是打马虎眼的。
   
   好了,20多年过去了,中国《宪法》有多少改进?如果没有多少改进
   的话,就靠百十号公共知识分子和千把个民运人士(他们没有广播电
   台,没有电视台,没有报纸,没有统一的行动)凭网上的一些文章,
   就可以在中国搞成功把共产党赶下台的“公民运动”──别人信,我
   不信!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2010/11/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