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民主日记(之24)
   
   武振荣

   
   
   
   【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近百年中国民主革命不是在常态的社会环境里进行的,革命行为虽然
   造成了清王朝的解体,同时却引出了长达40年的社会大动乱,革命政
   党和革命力量都是在长期社会大动乱的泥水里中摸爬滚打的。因此,
   民主革命所可能出生的“民主”是一个缺陷很大的东西。战争形式的
   民主革命结束后,它又托着一个非战争式的尾巴,台湾长期的戡乱时
   期,和中国大陆的“阶级斗争”时期都是如此。
   
   上述情况决定了战争形式的民主在尾巴时期就得经过一番反馈,而反
   馈不仅仅成为对革命战争的回忆,亦成为对民主的再定义和再解读。
   如果说在此间,这一切事情只能由执掌权力的人来做的话,那么,专
   制就不可避免了。1949年之后,随着战争的结束,大陆人民的生活本
   该返回常态,但是,中国共产党所推行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化政
   策,导致社会出现紧张,再加上对战争时期持续的回忆,使五亿人民
   被迫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特殊时代,人人都高度紧张,理想被放大到极
   端,而生活必须的物质和资源却一贫如洗。于是,民主革命在已经完
   结的情况下却又重新地被做了:生活被定义为“革命”,一条专制主
   义的绳索毫无例外地套住了所有的人。正是在这样的不正常情况下,
   民主革命时期那些没有发芽的“民主的种子”,却因为遇到相应的
   “土壤”而纷纷发芽。最后,当这些苗发展到快要独立自主的时候,
   毛泽东思想的剪刀就开始剪裁:最明白者的脑袋被“剪裁”掉了,普
   通人的精神和思想出现了一种齐头并进的局面。此间,民主制度的形
   式虽然连一点也看不见,可是,民主所需要的基础性土壤却被夯实
   了。
   
   但是,到邓小平政策出台后,第一个举动是抛弃了“革命生活”,并
   且运用政策的方式把人民过去以革命方式所抛弃的常态生活给拽了回
   来。生活不仅仅是恢复常态,而且是把常态生活里所连带的古老专制
   成分(革命的对象)也一起的给复活了。常态时候的生活不再刮大风
   了,于是,民主所藉以出头的机会日渐萎缩。生活就是这样,从来就
   是这样。用一个文学家的话说:“奴役是生活的唯一法律,……没有
   造反或者另求庇护的可能。”(费南多.佩索阿:《惶然录》)
   
   问题是,恢复常态的生活没有错误,也就是说生活本应该恢复常态,
   只是,在这样的变化过程中,我们中国人却没办法保持革命时代的那
   种许多民主的东西。于是,我们过去所熟悉的那些民主的因素,就蛰
   伏在常态的生活中而不能浮现。上面,我已经说了,在民主社会里,
   民主是在法造运动的过程中存在的。而在中国的常态生活中,不但没
   有“法造运动”,而且运动和动乱划上了等号(运动=动乱),所有
   欲搞运动的人。都被当成动乱分子而绳之以法(刘晓波的例子),网
   上的运动概莫例外。与此相应的是,生活的内在要求抑制了普通人要
   求民主的积极性,管好自己的事情,不使自己受穷,就是实惠的事
   情,而国家和社会进步的事情被认为是不着边际的。
   
   在社会生活中,民主的效应是冲动性的,可常态的生活造成了“冲
   动”机制的瘫痪,于是就形成了民主的“死机现象”。在“死机现
   象”里,不是没有民主,而是民主动惮不得。
   
   有鉴于此,我认为民主革命百年纪念之机遇如果真正地能够被民运人
   士抓住,那么,恢复“死机”的民主,就是我们中国人民的迫切任
   务。在长达100年的时间里,我们中国人民不是一无所有,而是有了
   收获,有了装备,只是缺乏对装备的统一配备和对收获的各自分享。
   质言之,它是重新编码的过程,不是重新设计的事情。
   
   对于革命来讲,殷红的血已经流了,我们不是要对此发泄怨气,把血
   迹摸去,把流血的革命历史批个狗血淋头,而是要使民主和自由同它
   的历史性联系永远不失去价值;对于过去持续不断的民主运动来讲,
   人民每一次投入虽然都没有拿到一种成功的收获,都留下了教训,都
   在事后的反省中也找出了缺陷,但是,最终的民主的收获却是由一次
   又一次的失败之代价构成的。对一个伟大而古老的民族来说,这一切
   都意味着承担,勇敢的承担!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2010/11/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