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民主日记(之23)
   
   武振荣

   
   
   
   ┌────────────────────────────┐
   │  问题不在中共大搞群众运动.而在它没有搞好群众运动  │
   │                            │
   │           洪哲胜 编按            │
   │                            │
   │                            │
   │ 中共在其60年的革命实践当中,头30年大搞特搞群众运动, │
   │ 闯下一连串的错误;后半的30年据说是学了乖,就干脆禁绝 │
   │ 一切运动。一个举着追求人民当家作主旗帜的革命党禁搞群 │
   │ 众运动,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事实上,中共头30年的失败, │
   │ 不是因为它大搞群众运动,而是因为它没有能力或意愿搞好 │
   │ 群众运动。它利用群众运动进行内斗,搞民粹而没有设法让 │
   │ 群众在运动当中有系统地自我启蒙,从而导致一场又一场的 │
   │ 暴民运动。因此,事后聪明地说,中共如有正确地领受教  │
   │ 训,那么它就不应该禁绝群众运动,而是要改推公民运动。 │
   │ 果真这样做了,当今的中国人铁定已经养成一定的能量和意 │
   │ 识,不让国家的财产几乎全部被放进权力集团以及他们通过 │
   │ 权钱交易所勾结的先富起来的特权集团的口袋里面。    │
   │                            │
   │ 武振荣此篇议论把群众运动列入运动议程是弥足珍贵的。  │
   └────────────────────────────┘
   
   【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我在上面的讨论中说道,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无运动即无民主的事
   情。可是,我还得说,在一个常态的社会里,正常的公民生活好象并
   不需要运动。所以,也许为了使常态的社会不失去民主,就出现了法
   造运动:用法律规定的选举周期性地造运动;相对而言,中国的失败
   在哪里?就是“不再搞政治运动”。
   
   一个常态的民主社会里如果没有运动,就是一潭死水,再聪明、再有
   活力的民族也会变成为行尸走肉。因此,我认为民主设计的第一条就
   是给政府一个时间里的“必杀令”,使政府在法定的时间里立即“死
   亡”,同时用选举煽动起来的公民热情造一个新政府。以我之见,这
   就是民主,舍过它而言民主,就等于痴人说梦。
   
   在任何一个国家中,政府的生与死都意味着一次“革命”,因此,民
   主的社会里一次大选就是一场革命。可目前,中国社会里那些吃西方
   “知识”没有消化的人,不懂这一点。他们教文明中国人放弃运动而
   学习西方文明,岂不谬乎?可见,到今天为止,我们中国人在对比中
   如何认识在非常时期里我们自己的民主之收获,并且把它正确地和当
   代常态民主社会里的民主相比较,在比较行为之中取长补短,才是我
   们的正确做法。
   
   中国人的民主实践大都发生在非常时代,所以,我们中国民主知识和
   理论,也都关乎着非常时代。可是,当我们不时发现我们自己的理论
   和西方社会差距很大时,就想到了“弥补”;“弥补”的事行为一旦
   确立,我们首先选择的是西方常态社会里的民主理论,于是,把它
   “拿来”说我们的事情,就成为一种时髦了(赶时髦的行为往往导致
   人的自我迷失,就好象时兴喇叭裤那一阵子的事情一样,不想穿喇叭
   裤的人也给穿了啊)。这样一来,寓于西方常态社会里的那种我们本
   应当搞的东西(革命性质的运动),在我们的衡量中,却成为“动
   乱”而被我们弃之不用。“6.4”之后,中国20多年没有政治运动,
   风平浪静,除官方原因外,一个更深刻的原因就隐藏在我们中国人的
   潜意识里:别搞运动。
   
   《零八宪章》运动之后,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
   变化,那就是许多人不再受到邓小平“不字套”(“中国不再搞政治
   运动”)的影响,认为中国应当以“公民运动”的方式来推进中国的
   民主。虽然到今天为止“公民运动”是一个网上的作业,但是,我还
   是热情地支持和参与,因为,我看到的是知识分子群体在观念上的变
   化,“不字套”已经失去了法力,再也套不住人了。你胡锦涛、温家
   宝不搞运动,我们“公民”自己搞!特别是《零八宪章》的发起者
   ──刘晓波在获奖之际对于“六四亡灵”的呼唤,使我们再一次地怀
   念和回想起伟大的“89运动”!
   
   “听话听音,锣鼓听声”,《零八宪章》发出的一种否定性声音是:
   在无运动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有民主;其肯定之声音是:发扬“六
   四精神”以“公民运动”的方式推进中国民主!
   
   结论:在法律不造运动的当下情况里,只有“公民”自己造运动。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