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民主日记(之22)
   
   武振荣

   
   
   
   【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国民党民主革命和共产党民主革命,都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即民主革
   命战争结束后民主都遗失了。所以,追回遗失了的民主之代价是革命
   党丧失已经到手的政权。
   
   对比地看,美国之所以没有出现上述的情形,是因为美国的民主革命
   (独立战争)在胜利后,以一部《宪法》收拢了革命成果,而革命家
   要维护自己的声誉也只能维护《宪法》。中国和美国情况的巨大差
   异,不是中国革命之后没有制定《宪法》,而是《宪法》没有起到收
   拢民主革命成果的作用,是革命家收拢了它。既然是这样,进一步的
   研究就会发现,被《宪法》收拢的民主革命成果,只能是“人权”这
   种普通的事物,没有诸如人类幸福、人类道德以及人类高级理想之类
   的内容。所以,“革命成果”的普通性质就和革命后人民生活的普通
   性对应,一起构成社会的共同纽带。《宪法》和法律成为社会矛盾的
   最终调解者。
   
   问题是:当革命家收拢了革命成果时,情形就不一样了。革命家首先
   是一种人格,其次又是一种道德,最后还是最好事物的符号。革命家
   的人格在革命过程中是一种待检验的东西,革命胜利后它现实了升
   华,成为高于普通人人格的东西,无疑地也变成为人之楷模。于是,
   《宪法》里的人格平等意义就已经被颠覆了;高于普通人格的东西说
   到底是一种道德的东西,而道德中最高的境界是革命家为了革命而出
   生入死,视死而归。因此,一个达到了和经过了如此境界的人,就成
   为生活中的超人了,而法律是管不了超人的;但是和卡通片里的超人
   不同,革命家的超人人格又肩负着人类最美好的事物。于是,追随革
   命家脚步的过程,使人自觉或不自觉地走上了追求人生终极目标之路
   了(宗教)。论述到此可知,错误是如此这般造成的,和革命家的邪
   恶本性似乎联系不太多。就此,我说,民主的批评、批判应该是科学
   的话,那么,批判的价值就会立了起来。
   
   我的方法是,在明确了革命家引导革命后的人民犯上述错误之后,我
   们沿着此错误之路线逆行批判,那么批判之成果就不会被浪费;反
   之,我们把批判共产党当权派和他们的专政历史当成对“坏人坏事”
   的声讨,不就卸载了批判的政治责任和历史责任而仅仅拽住一缕道德
   的意义吗?其实,对“坏人坏事”的批判并不必然意味着我们就
   “好”,过度的批判反而会使我们陷入尴尬境地,目前的情况正是这
   样。
   
   民主革命必然要启动人民对于革命的热情,给人民一种革命的灌输。
   所以,在民主革命的过程中,事实上存在着一种有关对人民的“革命
   教育”。可是,问题在于这种“教育”如果在战争结束后就立刻结
   束,情况也许会有变化的。只是,革命政权在没有进行法律化转化
   时,它必然被延续下去,由此造成的一种结果是,革命家都成为社会
   教育家了。在这样的身分转化里面就隐藏着专制,只是教育或接受教
   育的人都没有对之警惕而已。
   
   在革命过程中,一部分被作为革命对象的人所受到的压制本当由革命
   的胜利而解除,但是,当新生的革命政权同世间的所有事物一样都处
   于动摇状态时,所需要的维持行为拉长了革命后的“专制”时期,自
   然而然,革命的成果也就死于“专政”时期了──“半截子革命”就
   是这样形成的。显而易见,在这样的情况下,“卸载”革命精神,并
   且用政策的方式割断革命的脉气,就是今天中国之现实。因此,在今
   天,民主立起行为和形式无论如何都带有革命的特征。在这个意义
   上,民运人士对百年革命的回忆和纪念是很有价值的,它不光是要拽
   回过去的记忆,更重要的是要继续过去那一场没有最终完成的革命!
   
   建立了这样的思路,我们就可以把近几十年以来所有欲唤醒革命的那
   些事件当成是“重新启动”要恢复的东西,我们也藉此获得了民主运
   动的历史。可见,这样的历史它不仅仅是续在了民主革命的开端处,
   同时存在于后续处,于是,我们今天所立足于其中的“运动”之历史
   就完成了“一以贯之”的任务。在过去,它只是一个时间的存在物。
   
   可是,在今天的中国民运中,近“60年”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经我
   们的折腾,这里里面已经没有了民主,好象是一个“民主的黑洞”,
   此间的民主因素都被它吞噬了。
   
   在批判问题上,我和大家是有分歧的,我认为,负责任的批判应该
   是:一半儿批判共产党;一半儿批判我们自己(自我批判)。目前,
   前一半儿我们做了,并且做得过头;而后一半儿我们没有做,也不打
   算做,这怎么行呢?
   
   在中国,民主的价值不是一次性给予我们的,它是多次给予的,甚至
   每一次都是星星点点的。我们如果因此而拒绝了它,想吃一个总,那
   么,错误就在我们了。那星星点点的价值对我们而言也是宝贵的啊!
   无论怎么说,它是我们经手的价值,何况,它也是在积少成多的过程
   中才有可能现实价值之兑现。如此明白的道理,我们为什么不懂呢?
   强力运动要求运动中的每一个人不是懵懂人,因此,所有推动运动的
   人都有着一部自己的历史,哪怕相对于个人,它仅仅是一种开端。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2010/11/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