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民主日记(之18)
   
   武振荣

   
   
   
   【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
   │ 【说明】我把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后所引起世界 │
   │     舆论对于中国人权、民主和自由的热切关注现象, │
   │     和它在中国人民、中国知识分子以及中国民运人士 │
   │     中间造成的巨大冲击之实事,合称刘晓波现象。本 │
   │     文是对此做出积极解读的一种尝试。       │
   └────────────────────────────┘
   
   大体说来,近二、三年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同时存在着两个运动:
   
   ◆以中国知识分子里的“异议人士”为主的异议运动,和,
   ◆传统的以政治运动的方式存在的民主运动。
   
   这两个运动有时候交叉存在,免不了彼消此长。但是,至刘晓波现象
   方式后,这个运动出现了合流的现象。因此,在我个人看来,这的确
   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可是呢?刘晓波现象在当前民运人士中却
   产生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
   
   ◆一种反映是积极的;
   ◆另一种是消极的。
   
   我本人对此的判断和认识是积极的。因此,我积极地评价这一现象。
   本文也就以此立论。在这样做时,我要表明我的观点,即我个人认为
   正面、做出积极评价,并不必然地要站在“消极评价者”的对立面,
   也就是说,在评价刘晓波现象时,我认为应该有消极评价地盘的存
   在。为什么这样呢?在我看来,民主的地方肯定是多元化的。
   
   什么是异议人士、什么是民运人士?说得通俗一点,在搞民主的事情
   上,所有欲单枪匹马干的人,就是异议人士;所有想和他人“结党”
   的、力求运用组织性的力量的人就是民运人士。异议人士好象一面
   锣,只管发声、而不顾发出的声音传向何方、哪些人可以听见、有什
   么样的反映?而民运人士却象一面战鼓,向特定的人群发声,鼓舞人
   群的士气,有一种组织性的功能。当然,这样的分类虽然说不上精
   确,却可点出人物的不同处,是可用的,特别用它分析在中国搞民主
   的人和事时,不失为一种方式。依据此方式,我把《零八宪章》出台
   前的刘晓波先生视作为异议人士(我的看法也许错误),并且,在过
   去写作的一些文章中,也曾经多次不点名地批评了他,如他的“党文
   化说”、“封建主义说”、“殖民地说”,我都不赞成。但是,《零
   八宪章》运动的发动,使我看到了刘晓波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
   推进中国民主运动时,他不再是“单枪匹马”地干了,而是要用一份
   文件来发动更多的人,并且要明确地要造就一场“运动”。既然这
   样,他就不再是“异议者”了:他要组织人马,要搞“公民运动”,
   已经成为“造运”的人。
   
   我的看法是:《零八宪章》发表后,他不但变成民运人士,而且同普
   通民运人士(如我个人)比较,是获得了特殊荣誉的人,是一个招牌
   性的人物,含金量很大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获奖后,把给自
   己的奖励转赠给了“六四亡灵”,就等于给《零八宪章》引进了“六
   四精神”。这样的事情,象我老武这样的普通民运人士无论如何是作
   不了的。因此,我向他致敬。如果说在刘晓波现象里包含着“六四亡
   灵”,那么,《零八宪章》运动的最后成功,不就是意味着“第二
   个”六四运动的兴起吗?
   
   我个人是这样猜测的:刘晓波在起草《零八宪章》时,心中是不是想
   到了“六四亡灵”?或者看见了“六四亡灵”?只有他自己才说得清
   楚。可是,在公布了的《零八宪章》文本里,人们很难发现“六四亡
   灵”却是一个不争的实事。因此,如果说牢狱之灾实事上引发了他对
   《零八宪章》的重新思考的话,那么,签名活动可以激发中国人民的
   热情,使之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以“六四亡灵”为支持,一个大无
   畏的斗争精神不就是立起来了吗?好心的民运人士担心,一旦刘晓波
   现象滚雪球式的扩大,民运的斗争精神有可能被消弱,而他们根本就
   没有看到和平奖就是奖励他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呢?因此,我认为中
   国民运队伍中有了刘晓波现象,它变化得更加多姿多彩,更加丰富、
   更加壮大和更加成熟。
   
   在我们这个时代,民主也需要一些花哨的东西,如果有人说,和平奖
   是一个花哨的东西,那么我就回答了这样的问题。搞民主的人,不象
   革命时代的革命家,他们是俗人,免不了俗气。因此,一个花哨的东
   西有时候就可以把一个人的能量放大。民运中多一些能量大的人有什
   么不好呢?
   
   《零八宪章》运动已经两年了,虽然至今没有人宣布其结束,它自然
   是存在的,只是发展的势头因刘晓波坐牢、主脑人物被控制而大大的
   消弱了,甚至出现了迟滞,大有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之相。但是它有
   一个很大的价值,值得提取,那就是:它是一次有组织、有策划(官
   方的话“有预谋”)的造成了气候的运动,对于组织极其缺乏的中国
   民运却提供了宝贵的组织方面的经验。民主的运动,说到底就缺乏这
   样几个字:组织,组织,再组织!
   
   实在地说,《零八宪章》之前,我没有服过晓波先生,但是,至我签
   名后,的确是从内心佩服他。他和我一样,都使用互联网的工具,但
   是,象《零八宪章》这样的事情我是作不来的;他不但做了,而且做
   得很好,非常出色。所以,我是在“实事”面前服了他,向他学习
   的。
   
   我们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是一个新的传媒,未来的民主必然会首先会现
   身于此。可我自己没有在它里面逞能的本事,而我们所谓民运人士中
   间也很少有这样的能人。现在刘晓波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为什么不
   服呢?我对自己说:你不服也可以,能够拿出超越他的东西吗?你能
   够做一个类似《零八宪章》的运动吗?能够一个把和平奖给予“六四
   亡灵”吗?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2010/11/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