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隐士与少女]
槟郎文集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隐士与少女

   
   
   
   
   

   隐士与少女
     槟郎
     
     森林里早已没有人走的路
     隐士忘记自己的来处
     草舍石台掩在野菊花丛
     餐英饮露于流水一般的日子
     吟风啸月而与天地共游
     树上石壁上随手涂抹了诗句
     这些诗被百兽朗诵,百鸟吟唱
     隐士笑道你们才是我的知音
     
     隐士正趴在老虎背上作诗
     大虫忽然发出一声长啸
     荆棘的火焰吓退一群入侵者
     一个少女跌跌撞撞而来
     长发飞舞而锦裙如鹑衣百结
     她只来得及朝他招了下手
     将昏晕的不速客抱上虎背
     西山夕阳便收起最后一抹余晖
     
     石床上的少女夜半醒来
     清泉便从瓦罐滴入她的红唇
     松明火把下老虎在打盹
     一个中年男子含笑欣赏她的美
     她惊问你是谁呀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大地但已不是人间
     我是人但是与你不一样的人
     得保密关于我与你这里的一切
     
     朝阳将森林镀上了金光
     少女在野菊花丛欣喜地奔跑
     忽然看到千百种动物围过来
     惊吓得退回扑进隐士怀里
     隐士大声呵斥这是我的贵客哟
     鸟兽们一起兴奋地载歌载舞
     别怕,小姑娘,他们都欢迎你
     比与你我同类的人更加纯洁
     
     少女在草地上翩翩起舞
     小溪发出高山流水的音乐
     她却哭倒在地上诉说起不幸
     远方的城市有她不忍回顾的苦难
     隐士为她梳理缎子般的长发
     我因为太熟悉你的来处而离开
     但这里不能收容你,一个
     中年人的隐居岂可有少女伴随
     
     目送狮子驮着少女远去
     虎背上的隐士多年第一次流泪
     他知道少女恨他,但不知道
     她偷藏了写有诗句的树叶
     交给了她曾疯狂逃离的老富翁
     只要他出版一个隐士的诗集
     读了诗的粉丝们纷纷进山朝拜
     菊丛中的草舍早已空空无人
      2010-11-26
     
(2010/11/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