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文集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
     
     已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
     我该如何在这个尘世里打捞
     炳权和明文现在哪里呢
     当初送我到大学的校门外
     转交我佛家山水胜唐篇的诗条
     使老班与系领导们震惊不已
     
     山村二十年的第一个大学生
     一年后因校园爱情而苦痛
     他爱上了一个瘦弱的女老乡
     她却亲口告诉对男友的痴情
     他发呆了几天后便准备起旅程
     在与两个同学的道别后出发
     
     巢湖去芜湖的火车紧刹住
     孤单的背包客寻着了安师大
     在高中余同学的铺上挤了一夜
     被他送到清晨扬子江的码头
     江汉轮上旅客中的一个学生仔
     手捧着释迦牟尼传低头沉思
     
     江岸终于吐出白雾中的城市
     我踏上了外省的南京下关
     终于找到南苑新村的马绪英家
     诗人对我的诗稿反复摇头
     指点我去栖霞寺的乘车路线
     中国诗坛的大门在我身后紧闭
     
     巴士将我抛在栖霞山下
     初冬的细雨里寺庙巍然铺开
     在稀少的旅客中东转西逛
     终于停在一株桂花树下发呆
     一个红鼻子的嶙峋老僧走过来
     叹道又是个中文系学生多愁善感
     
     惊诧的我到庙后第一次开口
     法师,怎么知道我是中文系的
     我想出家,听口音是安徽人吧
     师父答道贫僧阅过的人多了
     你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其它则出家人不谈凡世籍贯
     
     我追着他到一间清雅的僧舍
     他递给我一张说明书便关上门
     出家要亲属和单位出证明呀
     我沮丧地彷徨在楼宇亭台间
     大佛殿功德箱前一个和尚睡觉
     流口水浸湿了桌上的捐款簿
     
     我茫然地走到寺外感到失望
     千佛岩的六朝雕塑也无心细看
     舍利塔的如来佛骨还有灵知吗
     我终于将释迦摩尼传塞进背包
     走到山上的污泥浊水的品外泉边
     便决定先回学校暂住人间片段
     
     那次老班和同学惊喜地迎接我
     系主任发话再不回校就开除
     而今我正漂泊在外省都市南京
     马绪英和红鼻法师不曾重见
     滚滚红尘中我如牛马般地谋生
     出家的夙愿仍时时在内心中翻腾
      2010-11-23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