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文集
·你总是太任性
·重阳节的颜色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
     
     已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
     我该如何在这个尘世里打捞
     炳权和明文现在哪里呢
     当初送我到大学的校门外
     转交我佛家山水胜唐篇的诗条
     使老班与系领导们震惊不已
     
     山村二十年的第一个大学生
     一年后因校园爱情而苦痛
     他爱上了一个瘦弱的女老乡
     她却亲口告诉对男友的痴情
     他发呆了几天后便准备起旅程
     在与两个同学的道别后出发
     
     巢湖去芜湖的火车紧刹住
     孤单的背包客寻着了安师大
     在高中余同学的铺上挤了一夜
     被他送到清晨扬子江的码头
     江汉轮上旅客中的一个学生仔
     手捧着释迦牟尼传低头沉思
     
     江岸终于吐出白雾中的城市
     我踏上了外省的南京下关
     终于找到南苑新村的马绪英家
     诗人对我的诗稿反复摇头
     指点我去栖霞寺的乘车路线
     中国诗坛的大门在我身后紧闭
     
     巴士将我抛在栖霞山下
     初冬的细雨里寺庙巍然铺开
     在稀少的旅客中东转西逛
     终于停在一株桂花树下发呆
     一个红鼻子的嶙峋老僧走过来
     叹道又是个中文系学生多愁善感
     
     惊诧的我到庙后第一次开口
     法师,怎么知道我是中文系的
     我想出家,听口音是安徽人吧
     师父答道贫僧阅过的人多了
     你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其它则出家人不谈凡世籍贯
     
     我追着他到一间清雅的僧舍
     他递给我一张说明书便关上门
     出家要亲属和单位出证明呀
     我沮丧地彷徨在楼宇亭台间
     大佛殿功德箱前一个和尚睡觉
     流口水浸湿了桌上的捐款簿
     
     我茫然地走到寺外感到失望
     千佛岩的六朝雕塑也无心细看
     舍利塔的如来佛骨还有灵知吗
     我终于将释迦摩尼传塞进背包
     走到山上的污泥浊水的品外泉边
     便决定先回学校暂住人间片段
     
     那次老班和同学惊喜地迎接我
     系主任发话再不回校就开除
     而今我正漂泊在外省都市南京
     马绪英和红鼻法师不曾重见
     滚滚红尘中我如牛马般地谋生
     出家的夙愿仍时时在内心中翻腾
      2010-11-23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