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文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
     
     已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
     我该如何在这个尘世里打捞
     炳权和明文现在哪里呢
     当初送我到大学的校门外
     转交我佛家山水胜唐篇的诗条
     使老班与系领导们震惊不已
     
     山村二十年的第一个大学生
     一年后因校园爱情而苦痛
     他爱上了一个瘦弱的女老乡
     她却亲口告诉对男友的痴情
     他发呆了几天后便准备起旅程
     在与两个同学的道别后出发
     
     巢湖去芜湖的火车紧刹住
     孤单的背包客寻着了安师大
     在高中余同学的铺上挤了一夜
     被他送到清晨扬子江的码头
     江汉轮上旅客中的一个学生仔
     手捧着释迦牟尼传低头沉思
     
     江岸终于吐出白雾中的城市
     我踏上了外省的南京下关
     终于找到南苑新村的马绪英家
     诗人对我的诗稿反复摇头
     指点我去栖霞寺的乘车路线
     中国诗坛的大门在我身后紧闭
     
     巴士将我抛在栖霞山下
     初冬的细雨里寺庙巍然铺开
     在稀少的旅客中东转西逛
     终于停在一株桂花树下发呆
     一个红鼻子的嶙峋老僧走过来
     叹道又是个中文系学生多愁善感
     
     惊诧的我到庙后第一次开口
     法师,怎么知道我是中文系的
     我想出家,听口音是安徽人吧
     师父答道贫僧阅过的人多了
     你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其它则出家人不谈凡世籍贯
     
     我追着他到一间清雅的僧舍
     他递给我一张说明书便关上门
     出家要亲属和单位出证明呀
     我沮丧地彷徨在楼宇亭台间
     大佛殿功德箱前一个和尚睡觉
     流口水浸湿了桌上的捐款簿
     
     我茫然地走到寺外感到失望
     千佛岩的六朝雕塑也无心细看
     舍利塔的如来佛骨还有灵知吗
     我终于将释迦摩尼传塞进背包
     走到山上的污泥浊水的品外泉边
     便决定先回学校暂住人间片段
     
     那次老班和同学惊喜地迎接我
     系主任发话再不回校就开除
     而今我正漂泊在外省都市南京
     马绪英和红鼻法师不曾重见
     滚滚红尘中我如牛马般地谋生
     出家的夙愿仍时时在内心中翻腾
      2010-11-23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