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第97回:姐妹株连处女遇险 野蛮结扎记者见刀
   
   

    自由苑:倦昏暗
   
    黄昏胭脂透,
    向晚依旧。
    本是良辰情怀时候。
    却见那、惊鹿乱奔风骤。
    倚危翠莺落花流水,
    恨被他人侯。
   
    (生灵:光)
    远来的云到了边垂地带,就脱变为大块的稠缎。
    从眼帘中透视过去,山峦若雕,林峰如塑。
    生活中不缺少新闻,缺少的是发现。我时常觉得边疆太封闭,山的困惑是那样堆满了峡谷沟壑。又一个傍晚时分,我骑摩托车路过一田野,忽然听见女人的尖叫声,就循声而觅,发现两个男人在追一女孩子。那俩男人很野蛮,如老鹰捉小鸡般,不一会,就把那女孩捉拿到路边的汽车旁。一开始,我以为是遇到歹徒了,忙停好摩托车冲了过去,大叫一声:“给我住手!还有没有王法!!”
    那俩粗鲁汉子不理我,准备把那女孩子押近汽车里。我看那汽车上涂有红十子的牌子,心中大致明白了八九分。那女孩子也在呼救:“我未婚,我还是处女,我不作结扎!”我一听更火了:“我不准你们碰她!”
   
    俩粗鲁汉子开始注意到我:“你是她什么人?是她男人吗?不是就走开,省得吃亏!”见我未走开,一个粗鲁汉子道:“看来你是她男人啦!告诉你:或者她做结扎!或者你做结扎!二者必扎其一!”我看见那女孩子的眼神悲哀而无可奈何,几双大手正欲摧残一朵鲜花。我急道:“放开她!让她走!天塌下来我顶着!”
   
    俩粗鲁汉子嚷嚷:“那你可想好了,放走了她,我们可不会放走你。”“没问题!我会配合你们的!”听我此言,俩粗鲁汉子终于松开了手,那女孩得以逃脱。
    我正好想进手术车上看看!就钻了进去。见里面密封很严,还有一医生模样的人,身穿白大褂。粗鲁汉子放走女孩后上车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脱?”
   
    我见再不亮出真身,恐怕就得任其宰割了。我不想急于掏出记者证来,就是想看看:如果没有背景的大头百姓,会有何坎坷!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居然摆出刀来要结扎我!我冷笑一声:“你们连身份证也不用登记吗?”另一人回答:“速速掏出来,莫扯瓜经!”眼看他们就要动手了,我则不慌不忙地递上身份证和记者证。一帮人大惊失色!粗鲁汉子道:“真的?假的?”我又拿出报社的一份报纸来,上面正好刊有我写的批评稿。见我满脸不高兴,那穿白大褂的人急忙解释道:“我们完不成任务,也时常被扣奖金,我们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我鼻子哼了一声:“为完成任务,处女也不放过?”
   
    粗鲁汉子道:“她那象处女?处女的屁股都夹得紧紧的。我们有经验。过去,常扎错过人。如今我们已经把误扎处女的发生率控制在百分之二以下。结扎100个农家妇女,误扎处女最多不超过两个,而且每人还补偿数百元,没亏待她们。”
    我道:“她正好要求体检,到时候大家看结论好了。”
   
    穿白大褂的人摆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再讲话,他皮笑肉不笑地:“记者同志,实话不瞒你!不错,她可能还是处女,可为什么要结扎她?你知道吗?她姐姐偷生了一个!我们乡是全省计生模范乡,多年未有过超生的记录!被她姐姐破坏了!她姐姐敢超生,而且,人也躲起来找不到了,我们就罚她妹妹不准生!”
    我怒言之:“这是哪家的法律?居然还搞株连?”
    白大褂长叹一声:“其实,这些话本来都不该由我来说。我不过就是一把手术刀而已!拿到输卵管或输精管就奉命咔嚓一下。”
    粗鲁汉子道:“我们也不负责审查是不是处女,我们也就是根据列入黑名单的,就抓拿到手,按住屁股不准动。”
    我连声道:“简直比阉猪还野蛮!”
   
    有诗为证:
    一分春色九分愁,
    花开易患花落忧。
    心阑何时无悲悯,
    走遍天下怜凄柔。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1/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