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艾鸽文集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第97回:姐妹株连处女遇险 野蛮结扎记者见刀
   
   

    自由苑:倦昏暗
   
    黄昏胭脂透,
    向晚依旧。
    本是良辰情怀时候。
    却见那、惊鹿乱奔风骤。
    倚危翠莺落花流水,
    恨被他人侯。
   
    (生灵:光)
    远来的云到了边垂地带,就脱变为大块的稠缎。
    从眼帘中透视过去,山峦若雕,林峰如塑。
    生活中不缺少新闻,缺少的是发现。我时常觉得边疆太封闭,山的困惑是那样堆满了峡谷沟壑。又一个傍晚时分,我骑摩托车路过一田野,忽然听见女人的尖叫声,就循声而觅,发现两个男人在追一女孩子。那俩男人很野蛮,如老鹰捉小鸡般,不一会,就把那女孩捉拿到路边的汽车旁。一开始,我以为是遇到歹徒了,忙停好摩托车冲了过去,大叫一声:“给我住手!还有没有王法!!”
    那俩粗鲁汉子不理我,准备把那女孩子押近汽车里。我看那汽车上涂有红十子的牌子,心中大致明白了八九分。那女孩子也在呼救:“我未婚,我还是处女,我不作结扎!”我一听更火了:“我不准你们碰她!”
   
    俩粗鲁汉子开始注意到我:“你是她什么人?是她男人吗?不是就走开,省得吃亏!”见我未走开,一个粗鲁汉子道:“看来你是她男人啦!告诉你:或者她做结扎!或者你做结扎!二者必扎其一!”我看见那女孩子的眼神悲哀而无可奈何,几双大手正欲摧残一朵鲜花。我急道:“放开她!让她走!天塌下来我顶着!”
   
    俩粗鲁汉子嚷嚷:“那你可想好了,放走了她,我们可不会放走你。”“没问题!我会配合你们的!”听我此言,俩粗鲁汉子终于松开了手,那女孩得以逃脱。
    我正好想进手术车上看看!就钻了进去。见里面密封很严,还有一医生模样的人,身穿白大褂。粗鲁汉子放走女孩后上车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脱?”
   
    我见再不亮出真身,恐怕就得任其宰割了。我不想急于掏出记者证来,就是想看看:如果没有背景的大头百姓,会有何坎坷!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居然摆出刀来要结扎我!我冷笑一声:“你们连身份证也不用登记吗?”另一人回答:“速速掏出来,莫扯瓜经!”眼看他们就要动手了,我则不慌不忙地递上身份证和记者证。一帮人大惊失色!粗鲁汉子道:“真的?假的?”我又拿出报社的一份报纸来,上面正好刊有我写的批评稿。见我满脸不高兴,那穿白大褂的人急忙解释道:“我们完不成任务,也时常被扣奖金,我们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我鼻子哼了一声:“为完成任务,处女也不放过?”
   
    粗鲁汉子道:“她那象处女?处女的屁股都夹得紧紧的。我们有经验。过去,常扎错过人。如今我们已经把误扎处女的发生率控制在百分之二以下。结扎100个农家妇女,误扎处女最多不超过两个,而且每人还补偿数百元,没亏待她们。”
    我道:“她正好要求体检,到时候大家看结论好了。”
   
    穿白大褂的人摆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再讲话,他皮笑肉不笑地:“记者同志,实话不瞒你!不错,她可能还是处女,可为什么要结扎她?你知道吗?她姐姐偷生了一个!我们乡是全省计生模范乡,多年未有过超生的记录!被她姐姐破坏了!她姐姐敢超生,而且,人也躲起来找不到了,我们就罚她妹妹不准生!”
    我怒言之:“这是哪家的法律?居然还搞株连?”
    白大褂长叹一声:“其实,这些话本来都不该由我来说。我不过就是一把手术刀而已!拿到输卵管或输精管就奉命咔嚓一下。”
    粗鲁汉子道:“我们也不负责审查是不是处女,我们也就是根据列入黑名单的,就抓拿到手,按住屁股不准动。”
    我连声道:“简直比阉猪还野蛮!”
   
    有诗为证:
    一分春色九分愁,
    花开易患花落忧。
    心阑何时无悲悯,
    走遍天下怜凄柔。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1/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