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96回
   
    第96: 荒山野岭爱心萌动 平息心潮花月困苦
   
    自由苑:心扉梦

   
    月落岭花吐情,
    寂寞时分偏偏心难宁。
    爱是什么,千古难明。
    生死缘何在,
    为谁留园庭?
    不知,不知,只把芬芳敬。
    (生灵:光)
    云萡上太阳光飘逸着,所有的山脉都笼罩着一层朦胧色。
    目脑纵歌结束后,我提出要到更高的山上去采访,希望找个人帮我带路。柔栩的目光中含着滋润:“我陪你去不好吗?”
    我觉得山高处有没有地方住都不知道,就婉言谢绝了,请他帮找个男人同行较方便。后来,柔栩给我带来一个男孩子:“这是我弟弟。他眉清目秀,就说话带娘娘腔。”我便道:“没关系。”
    行路时我才知道,她弟弟也不懂路,两人只好摸索前进,直到天晚时才到山顶。其实这里就住着三户人家。路口有一间闲置的土屋,就让给我们歇脚。可他们只送来一床铺盖。说实在是穷,没有办法。我走了一天的路,太累就先睡了。两人同用一床被子,我便留出一半来给他。
   
    那男孩比我晚睡,他睡下来不久,突然道:“啊兄,我冷,抱着我。”
    我心想少数民族很纯朴,恐不会有同性恋想法,而他确实冷,只有一条被子,就把手放在他腰间,象征性地抱着他,只是给他一种安全感而已。
    两人就这样昏昏睡着。
    下半夜了,忽然门外一阵山风袭来,把门都催动了一下。
    我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听到他轻声道:“抱紧我!抱紧我!!”
    怎么,还要抱紧?两个人的躯体已经很近了。再抱紧,就等于贴在一起了。我开始怀疑他有同性恋倾向,故略带警告地说:“你可不要调皮,我不是同性恋者。”
    “那你一定是异性恋者。”他说。
    “自然。”
    “那你想过没有?假若睡在你身边的不是柔栩的弟弟,而是柔栩的妹妹,你会怎么样?会爱上她吗?”这语气十分柔软。
    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两个镜头:一是路上我小解时就在树侧,而他小解时竟然躲起来。临睡前冲凉时,因山寨没有自来水,要用桶蓄水,我曾经建议两人一起洗,可节约用水,而他却坚持自己洗。莫非她真是女孩子?
   
    我打开被子一角,飘了他一眼,骤然发现她(他)的胸部是隆起的!她千真万确是个少女!也不知她是否裸体,我不敢再往下看,生怕自己热血沸腾起来受不了。两个躯体,距离竟然是如此靠近,此时我明白:只要一抱紧她,结局就会变得不可收拾。就如鸟儿自然会飞往窝巢,溪流难免会奔向海洋。而我明白,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以为爱情就是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可我比她成熟,我明白零的突破对一个女孩子意味着什么?我惊叫一声:“啊,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她娓娓而言:她叫柔馨,是柔栩的妹妹。见目脑纵歌时,我给那么多女孩子题了诗,而又没有跟任何一人缠绵,她姐姐便开始暗恋我。在得知我要继续上山采访时,便主动提出陪我去。在我提出女孩子不方便后,她姐姐找到柔馨,要她借一套男孩的服装穿上陪我去。姐姐说:这男儿很清纯,你大胆和他交往。柔馨闭着眼睛道:“可我一不小心,就大胆到你的怀抱中来了!”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可热血依然在沸腾。生理反应不顾心理反应的指令,顽强地抵抗着,试图享受一番。就象春潮澎湃着要涌向冰川,而我如冰峰一样,面对融化为冰川的趋势不知所措。见我不敢抱紧她,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那裹着女人味的音韵,迅速膨胀开来。我依然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始发出轻微的颤动。我本准备说出一句合适的话后,然后把抱着她的手收回。想了一会,竟然傻傻地说道:“这是关系到两个民族的团结问题……”柔馨嘴一动: “不。和民族无关,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非常敏感,此时,甚至她香喘中一丝一毫的变化我都能体会到。我已经发现:春潮正以无比的魅力试图征服我,她正在朝着我的怀抱靠近。两人本来就隔着很近,异性相吸的规律正在发酵。
   
    更要命的是她可能是处在裸体状态之中。我放在她腰部的手,下意识地稍微靠上一点,没有发现衬衣的衣角,稍微靠下一点,也没有碰到裤腰线。显然,她洗浴后就直接入睡了,她已经做好了为爱情献身的一切准备。而此时此刻的她,眸波荡漾,芳唇含露,刘海飘然,安谧柔顺。她确实是美得让人心颤。如果不是我已经心有所属,我想我可能会毫不迟疑地接受她的这份纯情。可她来晚了。我不能骗她。如果说,上半夜我不知情,抱着她睡情有可原,那么,下半夜,我已经得知她是女孩,我如果继续抱着她睡就太过分了。明天下山后怎么向她姐姐交代?我有一些话想跟她说,而她似乎什么也不想听,她依然在继续靠近我。而我的热血也在继续沸腾,如果100度是临界点的话,现在正在以秒计算地升腾者:75度,85度,95度,96度,97度,98度……我突然想道:这是误投怀抱。人家是觉得你比较清纯,才大胆地投入到你的怀抱中……就在春潮即将把冰川融化的最后一刻,我摹地坐了起来: “柔馨,你也起来,我们背靠背唱山歌,好吗?”
   
    柔馨即起来背靠着我,先唱道:“
    月儿弯弯在山峰,
    阿妹孤单无人痛。
    花瓣不知飘何处,
    阿哥懒心惜情浓。
   
    我听后好不心酸,接唱道:“
    星光落在荒山坡,
    阿哥是鸟妹是窝。
    只是天下爱有缘,
    阿妹来迟难相约。
   
    柔馨声音又飘动着:
    不见太阳只见光,
    隐隐约约到山乡。
    一寸情丝万般恋,
    应知天涯送温暖。
   
    我又接唱道:
    眼前若是忘情树,
    记得几多春之露。
    年幼不知情难还,
    何忍将来阿妹苦。
   
    ……,我和柔馨就这样一直对歌到天亮。
   
    有诗为证:
    白雾缠绕云多情,
    远寨高处天露临。
    心弦何人能拨动,
    人际多少爱无凭。
   
    (共120回,未完待续)
   
   历史图片:在目脑纵歌节日里的景颇姑娘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此文于2010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