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96回
   
    第96: 荒山野岭爱心萌动 平息心潮花月困苦
   
    自由苑:心扉梦

   
    月落岭花吐情,
    寂寞时分偏偏心难宁。
    爱是什么,千古难明。
    生死缘何在,
    为谁留园庭?
    不知,不知,只把芬芳敬。
    (生灵:光)
    云萡上太阳光飘逸着,所有的山脉都笼罩着一层朦胧色。
    目脑纵歌结束后,我提出要到更高的山上去采访,希望找个人帮我带路。柔栩的目光中含着滋润:“我陪你去不好吗?”
    我觉得山高处有没有地方住都不知道,就婉言谢绝了,请他帮找个男人同行较方便。后来,柔栩给我带来一个男孩子:“这是我弟弟。他眉清目秀,就说话带娘娘腔。”我便道:“没关系。”
    行路时我才知道,她弟弟也不懂路,两人只好摸索前进,直到天晚时才到山顶。其实这里就住着三户人家。路口有一间闲置的土屋,就让给我们歇脚。可他们只送来一床铺盖。说实在是穷,没有办法。我走了一天的路,太累就先睡了。两人同用一床被子,我便留出一半来给他。
   
    那男孩比我晚睡,他睡下来不久,突然道:“啊兄,我冷,抱着我。”
    我心想少数民族很纯朴,恐不会有同性恋想法,而他确实冷,只有一条被子,就把手放在他腰间,象征性地抱着他,只是给他一种安全感而已。
    两人就这样昏昏睡着。
    下半夜了,忽然门外一阵山风袭来,把门都催动了一下。
    我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听到他轻声道:“抱紧我!抱紧我!!”
    怎么,还要抱紧?两个人的躯体已经很近了。再抱紧,就等于贴在一起了。我开始怀疑他有同性恋倾向,故略带警告地说:“你可不要调皮,我不是同性恋者。”
    “那你一定是异性恋者。”他说。
    “自然。”
    “那你想过没有?假若睡在你身边的不是柔栩的弟弟,而是柔栩的妹妹,你会怎么样?会爱上她吗?”这语气十分柔软。
    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两个镜头:一是路上我小解时就在树侧,而他小解时竟然躲起来。临睡前冲凉时,因山寨没有自来水,要用桶蓄水,我曾经建议两人一起洗,可节约用水,而他却坚持自己洗。莫非她真是女孩子?
   
    我打开被子一角,飘了他一眼,骤然发现她(他)的胸部是隆起的!她千真万确是个少女!也不知她是否裸体,我不敢再往下看,生怕自己热血沸腾起来受不了。两个躯体,距离竟然是如此靠近,此时我明白:只要一抱紧她,结局就会变得不可收拾。就如鸟儿自然会飞往窝巢,溪流难免会奔向海洋。而我明白,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以为爱情就是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可我比她成熟,我明白零的突破对一个女孩子意味着什么?我惊叫一声:“啊,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她娓娓而言:她叫柔馨,是柔栩的妹妹。见目脑纵歌时,我给那么多女孩子题了诗,而又没有跟任何一人缠绵,她姐姐便开始暗恋我。在得知我要继续上山采访时,便主动提出陪我去。在我提出女孩子不方便后,她姐姐找到柔馨,要她借一套男孩的服装穿上陪我去。姐姐说:这男儿很清纯,你大胆和他交往。柔馨闭着眼睛道:“可我一不小心,就大胆到你的怀抱中来了!”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可热血依然在沸腾。生理反应不顾心理反应的指令,顽强地抵抗着,试图享受一番。就象春潮澎湃着要涌向冰川,而我如冰峰一样,面对融化为冰川的趋势不知所措。见我不敢抱紧她,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那裹着女人味的音韵,迅速膨胀开来。我依然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始发出轻微的颤动。我本准备说出一句合适的话后,然后把抱着她的手收回。想了一会,竟然傻傻地说道:“这是关系到两个民族的团结问题……”柔馨嘴一动: “不。和民族无关,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非常敏感,此时,甚至她香喘中一丝一毫的变化我都能体会到。我已经发现:春潮正以无比的魅力试图征服我,她正在朝着我的怀抱靠近。两人本来就隔着很近,异性相吸的规律正在发酵。
   
    更要命的是她可能是处在裸体状态之中。我放在她腰部的手,下意识地稍微靠上一点,没有发现衬衣的衣角,稍微靠下一点,也没有碰到裤腰线。显然,她洗浴后就直接入睡了,她已经做好了为爱情献身的一切准备。而此时此刻的她,眸波荡漾,芳唇含露,刘海飘然,安谧柔顺。她确实是美得让人心颤。如果不是我已经心有所属,我想我可能会毫不迟疑地接受她的这份纯情。可她来晚了。我不能骗她。如果说,上半夜我不知情,抱着她睡情有可原,那么,下半夜,我已经得知她是女孩,我如果继续抱着她睡就太过分了。明天下山后怎么向她姐姐交代?我有一些话想跟她说,而她似乎什么也不想听,她依然在继续靠近我。而我的热血也在继续沸腾,如果100度是临界点的话,现在正在以秒计算地升腾者:75度,85度,95度,96度,97度,98度……我突然想道:这是误投怀抱。人家是觉得你比较清纯,才大胆地投入到你的怀抱中……就在春潮即将把冰川融化的最后一刻,我摹地坐了起来: “柔馨,你也起来,我们背靠背唱山歌,好吗?”
   
    柔馨即起来背靠着我,先唱道:“
    月儿弯弯在山峰,
    阿妹孤单无人痛。
    花瓣不知飘何处,
    阿哥懒心惜情浓。
   
    我听后好不心酸,接唱道:“
    星光落在荒山坡,
    阿哥是鸟妹是窝。
    只是天下爱有缘,
    阿妹来迟难相约。
   
    柔馨声音又飘动着:
    不见太阳只见光,
    隐隐约约到山乡。
    一寸情丝万般恋,
    应知天涯送温暖。
   
    我又接唱道:
    眼前若是忘情树,
    记得几多春之露。
    年幼不知情难还,
    何忍将来阿妹苦。
   
    ……,我和柔馨就这样一直对歌到天亮。
   
    有诗为证:
    白雾缠绕云多情,
    远寨高处天露临。
    心弦何人能拨动,
    人际多少爱无凭。
   
    (共120回,未完待续)
   
   历史图片:在目脑纵歌节日里的景颇姑娘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此文于2010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