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96回
   
    第96: 荒山野岭爱心萌动 平息心潮花月困苦
   
    自由苑:心扉梦

   
    月落岭花吐情,
    寂寞时分偏偏心难宁。
    爱是什么,千古难明。
    生死缘何在,
    为谁留园庭?
    不知,不知,只把芬芳敬。
    (生灵:光)
    云萡上太阳光飘逸着,所有的山脉都笼罩着一层朦胧色。
    目脑纵歌结束后,我提出要到更高的山上去采访,希望找个人帮我带路。柔栩的目光中含着滋润:“我陪你去不好吗?”
    我觉得山高处有没有地方住都不知道,就婉言谢绝了,请他帮找个男人同行较方便。后来,柔栩给我带来一个男孩子:“这是我弟弟。他眉清目秀,就说话带娘娘腔。”我便道:“没关系。”
    行路时我才知道,她弟弟也不懂路,两人只好摸索前进,直到天晚时才到山顶。其实这里就住着三户人家。路口有一间闲置的土屋,就让给我们歇脚。可他们只送来一床铺盖。说实在是穷,没有办法。我走了一天的路,太累就先睡了。两人同用一床被子,我便留出一半来给他。
   
    那男孩比我晚睡,他睡下来不久,突然道:“啊兄,我冷,抱着我。”
    我心想少数民族很纯朴,恐不会有同性恋想法,而他确实冷,只有一条被子,就把手放在他腰间,象征性地抱着他,只是给他一种安全感而已。
    两人就这样昏昏睡着。
    下半夜了,忽然门外一阵山风袭来,把门都催动了一下。
    我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听到他轻声道:“抱紧我!抱紧我!!”
    怎么,还要抱紧?两个人的躯体已经很近了。再抱紧,就等于贴在一起了。我开始怀疑他有同性恋倾向,故略带警告地说:“你可不要调皮,我不是同性恋者。”
    “那你一定是异性恋者。”他说。
    “自然。”
    “那你想过没有?假若睡在你身边的不是柔栩的弟弟,而是柔栩的妹妹,你会怎么样?会爱上她吗?”这语气十分柔软。
    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两个镜头:一是路上我小解时就在树侧,而他小解时竟然躲起来。临睡前冲凉时,因山寨没有自来水,要用桶蓄水,我曾经建议两人一起洗,可节约用水,而他却坚持自己洗。莫非她真是女孩子?
   
    我打开被子一角,飘了他一眼,骤然发现她(他)的胸部是隆起的!她千真万确是个少女!也不知她是否裸体,我不敢再往下看,生怕自己热血沸腾起来受不了。两个躯体,距离竟然是如此靠近,此时我明白:只要一抱紧她,结局就会变得不可收拾。就如鸟儿自然会飞往窝巢,溪流难免会奔向海洋。而我明白,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都以为爱情就是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可我比她成熟,我明白零的突破对一个女孩子意味着什么?我惊叫一声:“啊,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她娓娓而言:她叫柔馨,是柔栩的妹妹。见目脑纵歌时,我给那么多女孩子题了诗,而又没有跟任何一人缠绵,她姐姐便开始暗恋我。在得知我要继续上山采访时,便主动提出陪我去。在我提出女孩子不方便后,她姐姐找到柔馨,要她借一套男孩的服装穿上陪我去。姐姐说:这男儿很清纯,你大胆和他交往。柔馨闭着眼睛道:“可我一不小心,就大胆到你的怀抱中来了!”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可热血依然在沸腾。生理反应不顾心理反应的指令,顽强地抵抗着,试图享受一番。就象春潮澎湃着要涌向冰川,而我如冰峰一样,面对融化为冰川的趋势不知所措。见我不敢抱紧她,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那裹着女人味的音韵,迅速膨胀开来。我依然放在她腰上的手开始发出轻微的颤动。我本准备说出一句合适的话后,然后把抱着她的手收回。想了一会,竟然傻傻地说道:“这是关系到两个民族的团结问题……”柔馨嘴一动: “不。和民族无关,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非常敏感,此时,甚至她香喘中一丝一毫的变化我都能体会到。我已经发现:春潮正以无比的魅力试图征服我,她正在朝着我的怀抱靠近。两人本来就隔着很近,异性相吸的规律正在发酵。
   
    更要命的是她可能是处在裸体状态之中。我放在她腰部的手,下意识地稍微靠上一点,没有发现衬衣的衣角,稍微靠下一点,也没有碰到裤腰线。显然,她洗浴后就直接入睡了,她已经做好了为爱情献身的一切准备。而此时此刻的她,眸波荡漾,芳唇含露,刘海飘然,安谧柔顺。她确实是美得让人心颤。如果不是我已经心有所属,我想我可能会毫不迟疑地接受她的这份纯情。可她来晚了。我不能骗她。如果说,上半夜我不知情,抱着她睡情有可原,那么,下半夜,我已经得知她是女孩,我如果继续抱着她睡就太过分了。明天下山后怎么向她姐姐交代?我有一些话想跟她说,而她似乎什么也不想听,她依然在继续靠近我。而我的热血也在继续沸腾,如果100度是临界点的话,现在正在以秒计算地升腾者:75度,85度,95度,96度,97度,98度……我突然想道:这是误投怀抱。人家是觉得你比较清纯,才大胆地投入到你的怀抱中……就在春潮即将把冰川融化的最后一刻,我摹地坐了起来: “柔馨,你也起来,我们背靠背唱山歌,好吗?”
   
    柔馨即起来背靠着我,先唱道:“
    月儿弯弯在山峰,
    阿妹孤单无人痛。
    花瓣不知飘何处,
    阿哥懒心惜情浓。
   
    我听后好不心酸,接唱道:“
    星光落在荒山坡,
    阿哥是鸟妹是窝。
    只是天下爱有缘,
    阿妹来迟难相约。
   
    柔馨声音又飘动着:
    不见太阳只见光,
    隐隐约约到山乡。
    一寸情丝万般恋,
    应知天涯送温暖。
   
    我又接唱道:
    眼前若是忘情树,
    记得几多春之露。
    年幼不知情难还,
    何忍将来阿妹苦。
   
    ……,我和柔馨就这样一直对歌到天亮。
   
    有诗为证:
    白雾缠绕云多情,
    远寨高处天露临。
    心弦何人能拨动,
    人际多少爱无凭。
   
    (共120回,未完待续)
   
   历史图片:在目脑纵歌节日里的景颇姑娘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此文于2010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