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94回
   
   第94回:似相契合命运交错 恻隐之心难遂芳愿
   
    自由苑:《半窗幽梦》

    人漂泊,心在港。
    花惹蝶缠无妨。
    魂悸魄动时刻,何彷徨!
    心弦怎放得下情韵,
    命运交错还奇幻。
   
    (生灵:光)
    自古风月债难偿。可这风月债又错综复杂,远非人居两地,情发一心可以澄然。
    环省采访途中,不时会遇到些奇异怪事。或许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可能是横断山脉太古幽了,各种不同文化反差很大。一次,在一深山老道上行驶时,见一农夫向我招手,并顺便把我带到他家小憩。
    见她女人躺在床上,眉蹙春山,眼濒秋潭,神态倦缱,双臂微露。见过我后,他们用土语俚话交谈了半天,我也不明其意。后来,那男人拿出米酒和芭蕉来请我品尝。接着,说出一串令我惊讶不已的话来。
   
    这男人块头大汉,笑的时候一脸的憨厚样:“兄弟,就算是帮我维持一下家庭吧!”他好不容易把那些难以表达的隐秘事情让我听懂了。这山特偏僻不说,习俗还有讲究。如果结婚双方无法生孩子,属于男方原因的,女方有权借种;属于女方原因的,男方可以休妻。而小两口结婚多年了,没有孩子,后来男方先下山到医院检查了两次,均被认定是精子质量不行。按习俗,女方有权借种。如果女方仍无法生育,那么,男方亦可休妻。他们目前正处在“借种”还是“休妻”的紧要关头。这男人因女人颇有姿色,不想休妻,被迫同意“借种”。可这种事情自然是希望“外来人”做比较好,省得麻烦。从他们的言谈中,我已经明白了八九分:他们希望由我来承担这个重任。我一惊:“城市医院里,据说有试管婴儿。”
   
    她女人开始对我说话了。这是个既开朗又直率的女人,她始终目视着我:“我们乡下人,讲究实实在在,不比你们城市人,玩暗的,来虚的,拐弯抹角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怀孕了。还不知道是那只猫那只狗的呢!我们可是一根肠子通屁眼!什么‘试管婴儿’?我们不懂那个。也不信那个!我们乡下人,是种田人,就知道个品种,要看得见摸得着的,我们才放心得下。”她男人补充道:“我也曾经给她提过几个人,可她说人家只够格和母猪交配。今天,你一进门,我看见她的脸上长出花来了,就明白她愿意向你来借种。”
    我简直闻所未闻,不敢相信。怎么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都会碰到我身上?是不是我太大胆独闯深山野林了?”
   
    我尴尬地笑笑:“人怀孕那能配种似地,配一两次就行了。”
    山寨少妇的男人大大咧咧地:“兄弟,不管配多少次,直到我女人怀孕!十天,半月,一月都没关系。天天好酒好肉招待你。我们穷没有钱,但临走,会送你一大包土特产。”
    见那女人一脸春风,秋眼漂流,身躯逶迤,嘴翘口伶,那么看得中我,而她男人求子心切,又豪不在乎,不禁让人心神驰骋一番。我特别喜欢小孩子,一时头热心跳,差一点答应下来。可最主要的是又觉得这种事情涉及到性,我不应该自己做主。有了爱情,就应该尊重她。于是,我便道:“你们还是另外找人吧。我恐怕受不了你们的重托。”那漂亮的山寨少妇眼巴巴地:“为什么?”我眼睛不敢看她,瞄着地下:“因为……”
   
    她示意那男人走开:“我单独和他谈。”她男人推门道:“如定下来,我就去杀猪备酒肉。我先到田里收菜去。”
    男人走后,那女人干脆从被窝里钻出来,坐在床头,肉感的大腿裸露着。她见我不为所动,就直接来拉我,往她怀里拽,还用两腿来夹我。我毫无思想准备,险些倒在她怀里。我好不容易挣扎开来:“不知道该称呼你什么?你比我小,就叫你小妹吧!这事情我实在无法答应下来。”她披头散发,双眸夺人:“难道我生的不好吗?不值得你……。”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半响,才喃喃道:“我自己是无法作主的,因这涉及到爱情。”乡妹子抬起眼睛:“是她不会同意吗?”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城市姑娘,你想哪里会肯?再说,你们这种借种的方式……,我都不好意思开口去问她。” 乡妹子难过地: “一点希望都没有吗?”见我沉默不语。她又说:“你不是说你是记者吗?记者什么没见过,还那么保守。”我望了她一眼:“其实,我思想也挺解放的,但也挺传统的。我的观念里,现代意识、传统美德并存。但我是理解你们的。我内心也真想帮你这个忙,可我又实在无法答应你。”心中又想:她男人还会杀猪,若事后反悔,把我当猪杀掉怎么办?越想越觉得难以应允。她难过地道: “想做的男人一大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看得舒服的男人,偏偏你又不肯。”男人被女人夸奖自然心花怒放。我不忍心拒绝,只好找借口:“另外,我很忙,不太可能在这里呆上十天半月的。”那山寨少妇又道:“那怕你只能在这里住一两天,只能交配几次,也是有可能怀孕的,即使没怀上,也怨不得你,命不好我也认了。”
   
    我脸上热热的:“请不要再使用交配二字好不好?人又不是动物。”山寨少妇害羞起来:“我没文化,说的不好,你会听就行了嘛。”“那到是。”见山寨少妇因难过神色黯淡起来,我似乎觉得辜负了她。她面临被男人休掉的可能,也挺可怜。我就拼命想着如何设法补救,可山里人只信亲眼看得见的东西,空有闲愁万种。直到她男人返回,我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我最后是怀着迟疑、矛盾、歉意和不安的心情离开那山寨的。
   
    有诗为证:
    春风有意拂心径,
    秋虑无缘上芳亭。
    夏露逶迤留不住,
    冬暮何忍愧柔卿。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1/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