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BURMA-缅甸风云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伊勒瓦底江(The Irrawaddy)杂志与网站,是流亡泰国的缅甸新闻工作者, 1993年在泰国清迈大学开始成立的非盈利新闻机构。它十七年如一日,发布缅甸与东南亚信息给国内外缅甸各族人民与国际社会友好人士。

   在2010年11月20日,伊洛瓦底江编辑昂梭(Aung Zaw)提问,昂山素姬回答, 貌强则直接译成中文如下:

   伊洛瓦底江编辑=伊, 昂山素姬=姬

   伊:经7年被软禁在家,几天前您有机会对(住宅围墙外)人民讲话,并看到外面世界。您觉得有什么变化?

   姬:第一,我注意到欢迎我的人群中青年人多起来。他们很多都用手提电话,还用它照相。手提电话我没见过——它十年前未出现(仰光), 目前却这么普遍。现在通讯比过去发达——这很重要。城市的变化不大——可能我还没走遍市区。我不是喜爱逛街者。…总的印象是变化不大。

   伊:缅甸人民是否比过去更穷困?

   姬:人民看起来穷困,但前来欢迎和支持我的,都显得很快乐——个个笑容满面的。我很感谢他们,我深深感觉到他们的热忱。

   伊:有人说释放您,只是把您的囚室扩大些,您认为对吗?

   姬:我不这么看。我从来自觉自由,因为我的内心自由。我走在我自己选择的思想与信仰道路上。我从来不感到不自由。甚至在我正式被释放的过去那些日子,我也是感到释放与不释放,并没两样。当然,我现在有很多工作要做,本身看与感有所不同——但内心感觉却是不变。

   伊:很多人说大选刚结束一星期,就释放您出来了——这是军政府企图转移人民对大选的注意力,您的看法呢?

   姬:我的确不清楚,可能对吧。因为现在选举过去了,人民不用注意它了,所以人民更多地注意到我了(笑声)。

   伊:您一被释放,就说您要见军政府领导,想帮他们迎来全国全民大和解。但军政府领导人看不出想跟您谈话。自您1988年首次问政以来,军政府一而再地表明不要您在场。22年过去了,他们仍然不想跟您谈话,即使您在很多场合提出希望跟他们对话。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姬:我认为事关对话的主要目的、真正意义与实质方面——大家的理解不相同。 我理解的是:对话,并非要争论到一方赢另一方输。双方可以各自陈述究竟要什么。若双方达不到同意境地,就必须妥协。双方对话,必须双赢才行。这些我告诉过他们,但他们看来不理解我的话——我可不知道他们不理解还是不相信。 可能军队处事不讲妥协——不存在“妥协”这方法。

   伊:您跟他们的谈话,开过花结过果吗?

   姬:我们会谈过——我不知道算不算是真正对话。 在迪芭荫(注:Depayin是军政府的当年群众团体“联邦巩固与发展组织”暴徒们杀害昂山素姬车队之镇)事变后,我会见过丁莱、觉温、丹吞等大小军官(Col Tin Hlaing, Maj-Gen Kyaw Win and Brig-Gen Than Htun),进行过真正的讨论。 但讨论成果从不见付诸实现。

   伊:这些军官现在都不在其位了——包括钦纽将军,有的还被判长年坐牢呢。 您认为他们能为您与军队所存在的鸿沟,连线搭桥吗?您有计划再会见他们吗?

   姬:我相信他们无不各尽所托。我发现每次跟他们对话,他们都提出好点子。就因为这样,我才不认为我永远对。当然,有些事情使我深感挫折,可能他们对我也深感泄气。

   伊:我听说他们很尊重您。您对他们呢?

   姬:他们待我好。最近几天官方派来保护我的安全人员,待我也都好。我当然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但我感到他们态度友善,为此我很感谢他们,也希望大家成为朋友。星期天我在我民盟党总部前面对群众说过:我希望他们(军政府领导人)像对待我一样,也善待所有人。

   伊:您认为将来您有机会到内比都跟丹瑞大将会谈吗?

   姬:我并不依赖想像。我爱动脑筋去努力实现。虽然甘地是印度教徒,不知你们有否听说过他很喜欢唱基督赞歌名叫“领路吧!善良的光!”?歌词是”我不要求看到遥远的景色,一步之遥我已满足”。我是甘地精神的追随者。我要尽我所能,一步一脚印,好好向前走。只要轨迹对,我一定会达到目标。我不喜欢想像很遥远的事物。对我来说,愿望就是要努力争取到事物。我只要有什么愿望,就一定努力去争取。

   伊:国内外,甚至联合国,早有这么推测,说您跟军队高级领导,有实质对话的指望。您怎么认为?

   姬:不错,有这个可能性。我有时在考虑——当然不是常常, 如果有机会跟他们会谈,我必须谈些什么好。我必须有所准备,不然,被邀请对话时,不知该谈些什么,怪尴尬的。所以,我并不反对人家预测会发生这事那事。不过,有时我会对一些预测哑然失笑,一些人很好笑。

   伊:能否记得哪些事特别好笑?

   姬:对那些预测我不想大谈特谈,他们中有些人对我开大玩笑、恶作剧,但我不怪他们。有些人预测这预测那,目的是想推动改革,一心想为国家好。但有些人过于悲观、偏激,比如老认为处境永远不会好起来。其实,事情会转变,有时会大出我们意料之外。

   伊:那么,如果您再会见丹瑞大将,您想说什么?

   姬:看情况——我说话会看环境,看会面原因等。

   伊:有人已表明缅甸政治不能摒弃军队。新宪法保证军队在未来政治中占支配地位。对军队和它将扮演的政治角色,您有何高见?

   姬:在政治上,不能摒弃任何人,因为政治跟任何人都有关系。不过,重要的是,必须正确对待政治。

   伊:我们听说军队里有人支持您和民主运动。对想看到变化的军官与其家属,以及军方其他人,您想传达什么话?

   姬:如果他们想改变,他们就必须让改变能实现。我说过,我不喜欢仅仅在想像着更美好事物或远景——如果我们想要什么,就一定争取得到它。

   伊:这次大选既不自由也不公平。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肯定赢——虽然结果未公布。它将组织新政府。 国际社会有些人认为缅甸新政治图景将出现了。您如何面对这处境?

   姬: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新政治图景是指什么。是指新议会吗?不论如何,总会有些人在议会内搞政治,有些人则在议会外从事政治。我们将是第二类人。对他们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的政治活动,我们颇有认识与经验,我们会运用各种方法展开议会外的政治活动。

   伊:在这次大选前,国际社会一些人,尤其在欧洲,说缅甸反对派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参选。现在大选结束了,看到军政府的所作所为,支持参选的那群人都感到尴尬。您想对他们说什么?

   姬:边生活,边学习(笑声)。

   伊:国际社会为您获释放而欢呼。美国说将继续其现行缅甸政策——既制裁也接触。您认为国际社会对缅甸军政府应该实施哪类压力?跟缅甸军人集团应该维持哪类关系?您对中国和东盟意想说些什么?

   姬:我要东盟和中国跟我们关系密切。我要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他们难于打交道者。我想,制裁所以继续,原因是你刚才说的新政治图景未明朗。他们可能在观望这新政治图景——看看是什么货色。

   伊:缅甸国外流亡社团越来越大。千千万万缅甸人非法离开他们的国家,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一代。您常说教育的重要性,常帮青年人认识他们的潜力与前景。对生活于国内外的年轻人,您的计划是什么?您想传达什么?

   姬:我想跟生活在国外的缅甸年轻人接触,因为我想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他们——尤其生活在西方——比缅甸国内青年人有更多接受教育的机会。 我要国内外缅甸年轻人互相多接触。我不愿见到生活在国外的缅甸年轻人忘掉生活在国内的缅甸年轻人。我相信他们不会——因为我见到他们很多一直积极参与博客与互联网等群众活动,可见他们念念不忘国内兄弟姐妹们的处境。我相信他们有信心有力量,愿意拥抱国内同胞。

   伊:过去您被释放时,缅甸众土族社会大多默不作声。这次,他们却热烈祝贺您,强力支持您;而您也支持召开第二彬龙会议。对众土族欢祝您被释放,您有何感想?

   姬:我很快乐——不是因为他们支持我,而是因为他们变得更团结。这将引导与促成我们将来全国全民大团结。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