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欣欣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欣欣文集]->[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朱欣欣文集
·朱欣欣简历
·生命从自由表达开始——兼评电影《梦想阿根廷》
·我们共同的名字——《零八宪章》
·在非人国度谈普世价值
·谁是世上最牛“封口人”
·人权与爱国——观匈牙利电影《孩子的荣誉》
·评官方“粉刷匠”的言说—— 点评《“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专访北京奥组委宣传部部长王惠》
·芳草无涯——读《思忆文丛——原上草》
·春天并不遥远—— 写在“布拉格之春”四十周年
·良知的力量—— 读索尔仁尼琴长篇小说《第一圈》
·构建“和谐”还是“合胁”
·没有旁观者的世界(旧作)
·宽广温暖的忧郁——倾听拉赫玛尼诺夫(旧作)
·以良知坚守诚信(旧作)
·死 婴 与 鲜 花(旧作)
·被 逼 胡 诌(旧作)
·宠物的生命是不是生命(旧作)
·走向法治还要付出多少代价(旧作)
·谎言与谣言(旧作)
·从两个总书记讲话的关键词看改革中的倒退
·“化危机为机遇”的根本靠什么?
·中共意识形态的极端现代主义——兼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讲话
·“和平演变”与“不折腾”
·启动检验真理的实践由谁做主——兼评房宁《我国决不能搞西方的多党制》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六月的第四天,我穿上白色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无人幸免的精神毒气室
·宣传部副部长之死:自杀还是他杀
·幻灭中的精神再生
·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党国“国庆” 石家庄桥东国保又要我“旅游”
·软禁作品之三:一个被软禁者来到西柏坡
·软禁作品之二:诗三首
·软禁作品之一:一个公民对中共国保说“不”之后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二)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一)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六)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五)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七,全文完)
·记者访谈:关于四川地震中的学校豆腐渣2008年5月19日
·记者访谈:毒奶粉2008年10月13日
·记者访谈:河南內黃縣民警毆打農民杜學雷致死2008/10/14
·记者访谈:真正颠覆国家是中共自己 绝非谭作人
·记者访谈:刘翔退赛单纯还是预谋?政治奥运背景下无法避免质疑2008年8月22日
·记者访谈:又有教授被舉報 朱欣欣談告密文化2008-12-17
·记者访谈:邓玉娇事件燃起亿万网民怒火2009年5月20日
·记者访谈:习近平的话彰显党文化熏陶出一代的无知和蛮横2009年2月19日
·记者访谈:维权人士朱欣欣在中共"国庆"期间被要求"旅游"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异议人士被强制外出“旅游”
·记者访谈:中国国庆前受监控活动人士大声疾呼2009-09-13
·记者访谈:大陸民主人士談扁案判決案感受2009年9月14日
·记者访谈:中共教育体系钳制创新致学者与诺贝尔奖无缘2009年10月10日
·记者访谈:大陆学者:中共巨资书展是另类形式的欺骗2009年10月16日
·记者访谈:中共想用"神七"来挽救这个千疮百孔的大厦2008年10月5日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三)
·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连载四)
·记者访谈:中共极力屏蔽奥巴马访华普世价值言论
·记者访谈:2010年国家公务员录取比高达69比1
·用权利驯服权力
·递交抗议书 声援刘晓波
·记者访谈:中共整顿互联网 目的在于钳制资讯
·记者访谈:独立中文笔会新年祝福中国良知犯
·谷歌欲退出中国 各界反应强烈
·中国唯一女省长去职对于和谐是个缺憾
·刘晓波案二审第二天
·记者访谈:国家司法人员犯罪率远高于民众
·“被”的舆论与真的现实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像谷歌一样“逃离”中国
·记者访谈:大陆人士主动传播破网五剑客
·请温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记者访谈:中国处理金正日秘访方式辨析
·记者访谈:大陸人士:中共利益集團是校園兇殺案的根源
·一位电台编辑和朋友与一九八九
·天津大学学生1989年5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的演讲
·那场屠杀为何在继续?
·从昨日的南非看中国
·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共同纲领
·记者访谈:父爱缺失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问题(一)
·大陆青年参考书目、影视和网站
·记者访谈:探讨中国学生成绩突出、想象力缺乏之现象(一)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石家庄民主人士欢庆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记者访谈:朱欣欣等探讨中国大陆离婚率逐年递增现象(一)
·记者访谈:重庆维稳“扩招”警察 大量博士硕士站街巡警
·记者访谈:春晚「落花有意」民众「流水无情」
·记者访谈:学者解读“负面报导”:中共特色党文化
·记者访谈:中共歪曲埃及革命 学者:民众已会反看
·一位石家庄人在2月20日茉莉花到来时……
·朱欣欣作品更新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来源:民主中国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1989年5月4日八九民运中的北京长安街大游行
   最初知道“泥石流”这个词,是在儿时看露天电影,文革中仅有的几部黑白科教片之一《泥石流》,总是在正片之前与科教片《台风》一起放映。银幕上沙石俱下,巨石被冲得像小船一样漂移,至今记忆犹新。也许因那时新闻控制更严,也许那时环境破坏不如今天,儿时从没听说哪里发生泥石流的新闻。而今泥石流频频爆发,难道仅仅是环境的问题吗?
   “把稳定看成了目的,把维持现状看作实现稳定的手段,从而使固有的因循保守观念和教条主义思想不断发展,最终使传统的领导和管理体制由稳定逐渐转化为僵化。”“权力集中的一个重要表现是党政不分和以党代政。”“整个干部队伍缺乏新生力量和改革精神。”“……最终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即所谓‘特权阶层’。……他们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特权者互相维护、互相包庇,形成以权力为基础的官官相护网络系统。”“在思想特征上,特权阶层以维持现状为目标,……以权谋私是特权阶层的主要行为特征。……同时,特权阶层为了维护他们的特权,在行动上总是掩盖矛盾、粉饰太平。”“掌握信息的不平等也是现代社会不平等的重要体现之一。……出于各种需要,特权阶层总是有意地对社会封锁一些信息,根本不属于国家机密的信息也被封锁起来,形成信息垄断。”“某种高等教育的文凭也是特权阶层借以证明自己能力和自己掌权合法性的一种手段,所以他们也利用手中既有的权力来捞取文凭……”“加强了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对社会科学工作者来说,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论证和诠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言论和报告。”“特权阶层的成员都极力扩大自己的权力领域,为此他们甚至不惜侵犯公民应有的权利……”“法律往往成了政府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的工具。”“……综合使用了逮捕、审判、判刑、驱逐出国、强送精神病院等办法,尤其是政府更多地使用驱逐出国和放宽定居国外条件的限制,使许多运动活跃分子和对当局不满的人居住到了国外……”“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态度是竭力维持现状,反对改革,以使自己的特权不至于受到损害;也有一小部分人更进一步,希望对某些特权的占有合法化,希望对财富的支配权变成个人所有权,进而将它们传诸子孙。”“特权阶层追求奢侈豪华的生活方式,使得社会上奢靡之风盛行……”“在特权阶层的破坏性影响下,为生活所迫,失望的民众也只得随波逐流……谎报指标、弄虚作假、盗窃公物、行贿受贿实际上已成为群众性现象。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之风在社会上流行,尤其在青年一代中,丧失了社会主义的远大理想,把追求个人生活的幸福和高收入的职业放在了第一位……”“……没有了信仰的特权阶层又指手画脚地让人民信仰共产主义,人民对此又将是什么样的感受!人民对共产主义又会做怎样的的理解!”

   以上这幅图景,读者一定以为描述的是中国大陆,这些文字摘自《勃列日涅夫18年》一书(郭春生著  人民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是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执政后期的真实写照,是昨日苏联崩溃前的政治、社会生态,然而它与今天中国大陆的现实多么相似!
   从大历史的尺度看,任何邪恶势力的一时成功并不能证明其合理性与合法性,只能证明历史的曲折与吊诡,也许是上帝用铁的事实让人类狂妄的脑袋撞上南墙,才能让人类清醒一些。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来,在欧陆逐渐形成一种理性至上的唯意志观,促使第一个“人造乌托邦”——苏联的诞生,与另一个同样是“人造国家”但顺服上帝、以基督教立国的美国相比,二者的命运大相径庭。早在1918年,列宁曾经的战友普列汉诺夫在临终前口述的《政治遗嘱》(1999年11月30日在俄罗斯《独立报》首次发表)早就预言了苏联的命运:“布尔什维克党的党员人数近来激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的有觉悟党员人数的增加,因为绝人多数入党者甚至不了解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一些人相信列宁的思想和布尔什维克的许诺,将成为他们领袖意志的盲目执行者;另一些人入党是为了及时从‘革命的馅饼’上捞到一块大一点儿的,他们将只会投‘赞成票’,此后将变成党的官僚。他们将比沙皇官吏还要可怕,因为执政党的官员将干预一切,而所干下的一切只对‘党内同志’负责。”“……布尔什维克政权将演变如下: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将迅速变为一党专政,党的专政将变为党的领袖的专政,维持领袖权力的起先是阶级恐怖,后来是全面的全国恐怖。布尔什维克不能给人民以民主和自由,因为他们一实施民主和自由,马上就会丧失政权。列宁很清楚这一点。既然如此,布尔什维克除了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就别无道路可走。但是通过恐怖、欺骗、恐吓和强制能否迅速发展生产力和建成公正的社会呢?当然不能!这只有在民主的条件下,在自由的、自觉的和结合个人利益的劳动的基础上才能做到。但布尔什维克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查封的报纸杂志比沙皇当局在整个罗曼诺夫皇朝时代查封的还要多,还有什么民主可言呢?实行了‘粮食专卖’,提出了劳动义务制和劳动军的问题,还有什么劳动自由和结合个人利益可言呢?”“关于布尔什维克所说的一切——他们的策略、他们的意识形态、他们对剥夺的态度、他们不受限制的恐怖一一都使我很有把握地断定:布尔什维克的垮台是不可避免的!布尔什维克指望的恐怖是刺刀的力量。但众所周知,坐在刺刀上是不舒服的,20世纪是伟大发现的世纪,启蒙和急剧人道化的世纪,将推翻并谴责布尔什维主义。我设想列宁依靠全面的恐怖将取得他执着追求的国内战争的胜利。在这种情况下布尔什维克的俄国将处于政治经济的孤立状态,不可避免地变成一个军营,那里将用帝国主义来吓唬公民,给他们开各种空头支票。但迟早有一天人人都将清楚列宁思想的谬误,到那时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将像纸牌搭的小房子那样坍塌。我为俄国人的命运而痛哭……”“一个大权在握的人或者一个享有巨人威望的政治家在其活动中首先应该遵循全人类的道德原则,因为没有原则的法律,不道德的号召和口号对国家及其人民来说可能变为一场巨大的悲刚。列宁不懂得这一点,他也不想懂得这一点。”“对于任何一个有文化的人来说,自由主义是一个正面的观点体系,而对于列宁来说,这无非是‘自由主义的下流货色’对于任何一个有文化的人来说,资产阶级民主,即使是打了折扣的,毕竟仍然是民主,而对于列宁来说,这是‘庸俗行为’。可是不受任何限制的阶级恐怖却是‘无产阶级的民主’,虽然从原则上说,民主即人民的权力不可能是资产阶级的,也不可能是无产阶级的,因为资产阶级也好,无产阶级也好,单独来说只是人民的一部分,而且远非是一大部分。”“一个国家只要它的公民还贫困,就成不了伟大的国家!公民富裕,国家才富裕!决定一个国家真正伟大的,不是它的国土辽阔,甚至不是它的历史悠久,而是它的民主传统、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只要还没有民主,国家就难保不发生社会动荡,甚至难保不土崩瓦解。”
   政改恐惧症与社会泥石流——写于中共建政61周年
 
   美国总统布什2007年6月12日在华盛顿“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铜像揭幕仪式上讲话
   普列汉诺夫道出了所有专制体制的本质和结局,比九十多年后的人们有远见。苏东剧变后,中共兔死狐悲,对外称尊重那里人民的选择,对内却将其称为悲剧,是所谓社会主义试验的挫折,而全然回避和掩盖在世界各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夺去了大约一亿男女老少的生命”(美国总统布什2007年6月12日在华盛顿“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铜像揭幕仪式上的讲话,该雕像原作“民主女神”八九民运期间矗立在天安门广场),为其继续把国家和国民绑架在专制机器上而辩护。因此,《勃列日涅夫18年》一书的官方学者,把导致苏联社会“停滞”归咎于人为因素和没有及时改革,而没有揭示共产体制的根本性缺陷,这种体制决定了在没有危机和压力的情况下,难以产生自我更新的机制,与其它专制制度一样,必然一次次失去改革的机遇。晚清戊戌变法失败导致辛亥革命,军阀群起;民国搞训政,丧失宪政机遇,日寇入侵,中共趁势做大,武力夺权。——均是如此。
   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部分否定了毛泽东乌托邦的失败,类似于苏共二十大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否定;其后的十年改革,类似于苏联和东欧五六十年代对体制的修修补补;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与1969年苏联出兵绞杀“布拉格之春”是一样的分水岭,中共政治上倒退,经济改革畸形,而苏东则进入“停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苏东旧体制耗尽了最后一点能量,或和平演变,或暴力更迭,均土崩瓦解。如今中国大陆又同样处在拖延二十多年政改的最后关头。
   早在1963年赫鲁晓夫主政时,苏共中央在致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共产党员的公开信中就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标准”([苏]费奥多尔•布尔拉茨基《领袖与谋士》200页  东方出版社1992年4月);1977年,中共出于改革的需要,破除“两个凡是”,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992年,邓小平针对六四后改革的倒退,提出“三个有利于”,突破了市场姓社姓资的藩篱,推进了经济改革走向市场化;而今,中共又陷入新的“两个凡是”,面对历经百年、遍及全球实践所证明的现代民主体制,中共以中国特色为借口,把三权分立、多党制等当作西方独有的东西加以抵制,不付诸实践检验,御用学者也提出民主有“姓社姓资”之分。可是,就我所接触的打工者、商贩等底层人,都反对中共一党专制、对三权分立、多党制等持肯定态度。我们还是用中共之矛戳穿其盾:“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中共《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载《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汕头大学出版社1999年9月  该书汇集中共建政前在所办《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上的文章,后被中共查禁)今天的中共已不是认识问题而是利益所系,中共自称唯物主义、“实事求是”,但从来却是相反的唯意志论者、唯权力的物质利益者,他们的“实践标准”是为己所用的工具,而不是超越性的外在真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