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张三一言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對美國國父反民主的理解諒解和批判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四)
·彭定康促民主反港獨
·知識精英兼權官李國章
·不滿是真情緒 港獨是真命題
·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從沒有一個可以取代秦始皇的力量說起
·知識精英如何控制民眾?
·團結次要敵人泛民打擊主要敵人港獨
·看着王振民反民主反港獨失敗
·領袖越偉大人民越渺小
·今日中國:主人必須服務公僕
·正本清源:香港人是被漢化的南越民族
·黨人治港是共產黨的實然初衷
·極權屬下地方爭民主與爭獨立是同一回事
·董建華懵懂說民主
·鄺保羅發甚麼噏風?
·飯桶謀士的武統臺灣戰略原則
·對轉型迷史伏初世界形勢預測的評議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宗教信仰!
·迷:習近平集權主導民主轉型?
·認識黨奴中的偏激派
·習近平能否公平對待毛獨和港獨?
·是賤族還是貴族?
·變敵為友是共產黨懵了還是泛民邪了?
·言論自由包含發謬論權利
·排外才能保權益
·好嘢:總統和媒體打架
·特郎普打壓媒體是政治常態
·港獨有出路+胡平茉莉的偽善論有理
·國際刑警發紅色通緝令 追捕逃美華商郭文貴
·“恩人”眼中的郭文贵--马建有话说
·中国反腐败决不容境外势力设置议题
·習共民主轉型=太陽西出
·
·
·最中國的廣
·我看劉曉波
·到了另組民主聯合國的時候了
·張曉明對港人三個不容許是高山滾鼓
·錯責滔天的劉曉波+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劉曉波之死證明劉曉波有敵人
·胡平胡理
·從鄭板橋善待強盜想起一位女子
·把劉曉波“我沒有敵人”這句話頂回去
·普世價值散議
·暴力反抗與非暴力抗爭齊飛+極權不會自行民主改革
·雜碎四則
·對劉曉波封聖與捧殺+有敵人無敵人是真問題
·共產黨對自由人洗腦+共產黨洗腦洗出本土港獨
·劉源斷正症開錯方+總地主總資本家私有制
·自信敢自由不自信必忌諱+余杰們的沒有敵人論
·自由內含殺人放火
·平等散議
·“為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錯了嗎?
·民粹與被污名的民粹
·剷除異己實現香港和諧
·組建中華聯邦的基本道理+三子冤獄香港政治大陸化
·香港不沉淪
·香港的正邪之爭
·香港人存在就是港獨
·自由民主等等都是港獨
·對人類史上最邪惡的制度充滿自信
·在“大面積的塌方式反叛”下的制度自信
·共產黨燒香拜佛無神論
·習痴:習近平集權行民主
·組建中華聯邦隨想錄
·簡談先法治後民主
·張三一言:反革命使人墮落
·張三一言 講下港獨都犯法
·習近平鎖國建獄的自信
·妄議不准妄議中央
·從大學校長跪低說到言論自由邊界
·有共產黨才有分裂的中國
·因為共產黨不准妄議中央所以要妄議中央
·民主理解民主
·一國兩制係贗品
·共產黨說它是全民黨
·反黨不反動
·樂見共產黨反對“領土分裂”
·猴王制優於接班制
·張三一言: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
·張三一言 法國大革命核心價值:平等【平等是催毀專制極權的利器】
·張三一言:法國大革命殘暴辨識
·張三一言:民主真話決戰極權假話
·張三一言:組黨反黨是人民權利和義務
·張三一言:貴族先祖是匪類【仗義每多屠狗輩】
·張三一言:中國人有宗教信仰
·張三一言:岔路X路習路
·張三一言:跪著造反站著投降+香港怪現象
·張三一言:全面管治下無自治
·張三一言 :傳位制接班制選舉制比較 [2篇]
·張三一言:共產黨權力與思想成正比
·張三一言:習近平時代開始了+習近平你說是不是事實?
·張三一言:治黨反腐永遠在路上+全面專政與高度自治不矛盾
·張三一言:無自由非祖國
·張三一言:上民主反下民主
·張三一言:自由殖民地專制祖國你要哪一個?
·張三一言:民自由講對抗黨不准講
·張三一言:人性天然右傾
·張三一言 :沒有思想是習近平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张三一言
   
   

     在网上看到一句话:“怎么对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我理解这句话是“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的意思。就是说,善待敌人的就是文明,恶待敌人的就是野蛮。
   
     我的实时反应是:“这样也行?(这样都可以?)”。
   
   
   [一]、老话重谈
   
     有人不把敌人当敌人,在撤旦身上也能找到善的火花碎片,以善待之。这些人大多有真摰虔诚宗教情怀。是值得尊重的价值。人类善得以维系,这些人厥功至伟。这些人主要做人的心灵工作;在他们做心灵工作时,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戴。有些人把它用到政治运作方面去,成为一个政治思想和运作的一个模式。大体上称为改良的就是这种模式。这个模式因所面对的对象不同,有些取得了伟大光辉的成就,有些则走向一条死路;所以引起极大争论。我认为,应该尊重这些人的努力和已经作出的贡献。对正在往死路走的,应给予提醒和批评。
   
     有人把敌人当作敌人,不与之谈善,以敌对的态度和方法对待敌人。成为另一个政治思想和运作的一个模式。一般被称这个模式为革命。这个模式虽则有时代价大些,但是,人类社会的进步主要靠这个模式推进。
   
     这两个模式,一般来说是策略分歧而非目标分歧。但是,这个个策略是会发生冲突的。在冲突中,我看到一个怪现象。主张无敌和善爱至上的改良一方与革命一方都表现出敌意,其憎恨情绪都极之浓厚。革命者如此表现固然不应该,但还可以说是合乎逻辑的事,可以理解。但是改良者没有把其理念贯彻始终,一反其至善至爱的无敌情怀,充满仇恨和敌意,让人难于理解。
   
     我认为,诉诸情绪无助于交流和解决问题。应该拿出事实来说事,拿出道理来说理,用理性进行讨论、交流,或许也还能解决问题。
   
     反革命(包括反暴力革命,下同)主要两条理论。
   
     一条是革命要死人。一条是革命结果必然是以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
   关于第一条革命要死人,请问,共产红潮六十年来中国的平民百姓死于革命反抗(包括暴力反抗)的多,还是死于不反抗、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多?若在六十年前有一个反革革命,中国人会死少很多。以死亡人数为根据,主张反革命就是主张维护死人多的制度与维持死人多的现状;主张革命就是主张减少甚至是废除死人多的制度;消除死人多的现状──这是用事实与逻辑得出的结论。
   
     关于第二条,革命结果必然是以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这是反革命仿效戈陪尔──把谎言说上千万次就成为真理。请问,用暴力革命的美利坚合众国是专制国家吗?辛亥暴力革命建立的、经过挫折后,现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专制国家吗?用外来暴力建立的今天德日是专制国家吗?
   
     请坚持“革命结果必然是以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评论家、理论家、思想家、哲学家们,回答我以上提出的问题。若回避、不敢回答、不能回答,就请不要再期望作戈陪尔的信徒取胜。
   
   
   [二]、用文明对待可接受文明的敌人,用野蛮对待只接受野蛮的敌人
   
     “用文明对待可接受文明的敌人,用野蛮对待只接受野蛮的敌人”,应该是人们的常识;也几乎一条规律,是人们实际行动中很难不遵从的。
   
     在敌人还是敌人,即敌人还在以敌对态度和以致我们于死地之时,我们以文明的态度和手段相待,你说,我们的结果会如何?这与纳粹期间的犹太人排着队自动自觉地走进焚化炉有甚么不同?如此善待敌人,可取吗?其次,敌人会回报于文明吗?刘晓波以最温和讨好的态度,算是够文明的了吧,共产党回报于文明了吗?不。回报的是野蛮:严判11年。这说明,用文明对待不接受文明的敌人所得的回报是野蛮。此路不通。
   
     常识告诉我们,对迷信暴力和野蛮、不接受文明的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野蛮对待野蛮、以暴力对待暴力。野蛮的军国主义日本、纳粹德国、布尔布特红色高棉…是用文明打败的还是文明一方回以野蛮的暴力把他们打败的?
   
     再拿日本来说一下。侵略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是不接受文明,只接受暴力征服和野蛮掠夺的。中国和世界人民用甚么方法对待不接受文明、只接受野蛮的日本军国主义?并没有用了温良恭检让的文明,而是以牙还牙还以被视为野蛮的敌对、仇恨、暴力。历史给了这个被视为野蛮的敌对、仇恨、暴力的事件赋予正义的评价和荣加光环。
   
     请问主张善待敌人为文明论者,你们支持还是反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抗日思想、行为?如果你们反对,我承认你们对自己信念是真诚的。如果你们支持,那就证明你们的理念错了──你们自己也不能坚持到底。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认为在抗日这件事上不用你们提出的判断标准,在对待与日本同军国主义同一性质的另外事件上则可以这个判断标准──具体明确地说就是对待日本野蛮屠杀劫掠不用这个判断标准,对本国极权者的野蛮屠杀劫掠要用这个判断标准?是这样吗?
   
     如果在抗日战争时,有人坚持文明对待敌人信念,呼吁中国抗日民众:放下你的刀枪,用文明对待入侵的日本侵略者;走汪精卫与日本强权合作路线,你能接受吗?你不能接受,就是证明你相信:“用文明对待可接受文明的敌人,用野蛮对待只接受野蛮的敌人”这个道理。这个道理也是常识,也是可以泛应用的规则。所以,反世界反纳粹战争、犹太人追查纳粹犯罪分子、德国人清算纳粹、海牙法庭审判、现在东欧一些国家清算前共产党罪行都不是以文明宽待、善待敌人;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并没有选取“没有敌人”、“我没有敌人”“不以敌对和仇恨的态度对待敌人”的路线与策略;相反,是以牙还牙对待野蛮者。米寄尼克的善待前政权犯罪者的建议遭到波兰人民抛弃。历史和现实都证明,所有前述不善待敌人的行为并没有受到不文明的指责,反而荣获正义的光环。
   
   
   [三]、对待作战中的敌人和对待战俘不能等量齐观
   
     其实现在讨论有没有敌人,应该怎么样对待敌人问题时,都在概念不清的情况下进行的。这就是没有分清所说的敌人,到底是在作战中的敌人还是作为战俘的敌人。不能把作战中的敌人和战俘等量齐观。
   
     一搞清了这个概念,用两句话就可以轻易解决问题:
   
   第一句,对作战状态中的敌人,要用敌对的手段和仇恨的态度,要以牙还牙;在这种情况下善待敌人是致命陷阱。
   第二句,对失法战斗力的人甚至是俘虏的敌人要文明善待之;在这种情况下善待敌人是正道。
   
     但是,有一条重要界线要划清。失去战斗力的人甚至是俘虏,这些人若是之前曾作恶犯罪则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的话,所有收起屠刀的杀人犯、穿回裤子的强奸犯就不用受到惩罚了。
   
     我们可以说,看这个国家是否善待弱者可以判断其是否文明。这没有多少人反对。
   
     若有人说,看这个国家是否善待敌人可以判断其是否文明。是荒天下之大唐。
   
     (为甚么现在会产生善待现行强敌、恶敌的思想?这是恐惧的产物。这个问题要用另文讨论。)
   
   
   张三一言 20101029 香港
(2010/10/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